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61.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8章 面圣
    平安王妃对佟锦的怀疑从来没有隐藏过,哪怕是被佟锦点醒联姻蔽大于利的现在,她仍是不改对佟锦的防备。

    佟锦自然看得出来。

    “以王妃的心思,想通这些事是迟早的事,只是今天过于气愤,这才冲动地求了太后赐婚。”她替王妃找了借口,自己的神情却有些黯然,“只是……有一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

    “那日我与世子表白后,世子竟无半点相信,一心认定我是戏耍于他……这又是为什么?”佟锦吸了口气,“当时我并不知道有可欣郡主之例在先,后来还是明月郡主指认我学那可欣郡主,我才知道当年还有这么一桩事,我便更不明白,为何同是表白,刑茉华就更能让人相信,而我……”她轻合双眼摇了摇头,“今日在太后面前那么说,是因为我不愿承认对世子有情而使得佟府蒙羞,但我对世子的心思……却是始终未变的。”

    听着佟锦的话,王妃的神情微有变化,目光轻动,却没说什么。隔了一会,王妃淡淡地道:“若你所说全是实情,倒是委屈了你。不过……”王妃话锋一转,语气带了三分凌厉,“你与我说了这么多,目的为何?”

    佟锦低头坐了一会,忽而起身下地,到王妃跟前深深地施了个大礼。

    “我想请王妃,给我一次机会。”佟锦抬头,目光坚定不移,“不瞒王妃,我与世子在此番之前有过几次私下接触,我更以相利为名提出要嫁给他,世子并不反对。这次若非明月郡主另有安排,想来我与世子已能更进一步了。”

    王妃对她的答案并不感到讶异,反而问道:“我之前舍你而就佟玉帛,你可知为什么?”

    佟锦轻笑,“我幼弟年纪尚小,佟家目前可做筹码的只有两个女儿,我父亲一直希望能在官场上更进一步,我若嫁个平常人家也就罢了,如果我能嫁入王府,何愁我父亲不会鼎力相助?而且在外人眼中,谁会管你家女儿在家受不受宠?结为亲家便是荣损与共,合作更是无关亲情,只需看双方可付出多少交换的条件,王妃先前的顾忌却是有些多虑了。何况……”佟锦一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没有起来,“何况我最近的情况,未必就不如佟玉帛。再告诉王妃一件事,柳氏想要抬作平妻,是绝无可能的,想来王妃也不愿要个庶女做世子的嫡妻。”

    王妃眉梢微挑,“哦?”

    佟锦便道:“因为我不会让她如愿。”

    王妃定定地看着佟锦,半晌没有言语。

    她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儿了。

    初次见面无疑是很不愉快的,今日在凤鸣殿第二次见面,她还是一副小气恹恹的模样,最后竟还当众晕倒,倒与初次见面时,她吓得身不能动一般表现!

    可当她再出现在凤鸣殿,却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利落表现。

    冷静、沉稳、侃侃而谈,将自己的孝义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皇上不也是因为这个,才对她的说辞有了怀疑吗?

    想到这里,王妃突地一惊。

    皇上认为此事另有内情,或者说,另有指使之人,还派了身边的黄公公过来询问,不过最终结果并无外人知晓,谁也不知道佟锦向黄公公说了什么,只知道皇上并未再追究佟锦的过错,只是让她闭门思过;太后甚至下旨,道佟锦知错能改,不惜一死悔过,罚过相抵,往后不许再有人私下议起此事。

    皇上又当场给兰青晋了官爵,给了从五品的吏部外郎,连跃数级不说,难得的这是个正经的实缺,实权在手,又有大把的晋升空间,比起之前却是不知好了多少。

    太后的举动可视为保全皇室的颜面,皇上的晋封之举可视为对平安王府的安抚,可对佟锦呢?对于目前来说仍是这件事“主谋”的佟锦,皇上竟没有任何指示,而当年的可欣郡主,可是随即便被皇上下旨远嫁,无诏不可回京的。

    这说明了什么?王妃盯着拜于自己面前的佟锦,突然觉得全然不识。

    之前明明已身陷那般无可转圜的地步,甚至不惜以死明志,可一眨眼,她却仍是好端端的,除了那形同虚设的思过一说,竟未招致任何责罚!

    王妃的目光在佟锦缠着绷带的额上盘旋不去,心中隐隐地有了些猜测,可又觉得……会吗?短短的时间之内,她就能想出这样完美的脱身之法?若是真的,她的心计不容小窥,同时,也便不能放到兰青身边!

    察觉到王妃的目光,佟锦苦涩一笑,“若非想向太后求情饶恕我的家人,早在偏殿之时,我便已经去了。现在我还有些后悔,若是我真的死了,才是真正的不孝不义。”说着她抬起手来,三两下便将额上绷带尽数除去。

    王妃即时低呼一声。

    先前她还怀疑佟锦是故做姿态碰柱博取同情,可此时见佟锦额上黑紫一片,更是肿得发亮,若是这般也能做假,那这碰柱之举也太过冒险了点,当即疑心尽去。

    佟锦并不说话,只是试着要将绷带再缠回去,只是苦于看不到额上情况,缠得便难看了些。

    王妃低叹,就手接过佟锦手中的绷带,轻巧地替她裹缠。

    “谢王妃。”佟锦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王妃缠好了绷带,又拉了佟锦起来,脸上神情仍是淡然,“现在却不是我给不给你机会的问题,太后懿旨已下,允了我们与刑府联姻。”换言之,不成这个婚,就是欺君。

    佟锦神色淡淡,“我相信王妃是真心爱护世子的,定会寻到解决之道。”

    王妃不予置评,她心中已有了想法,只是不必和佟锦说明。

    此时佟锦又道:“还有一事,恳请王妃答允。我对世子的真实心意,请王妃暂时替我隐瞒,我不愿世子再对我生出什么误会。”

    王妃并没有直接应允,看了佟锦一会,站起身来。

    “离席太久恐太后追问,我要回去了。至于你和青儿的事,我不会插手,却也不会帮忙。青儿看似随和,实则十分固执,他不愿的事,我也没有办法,你若有能力让他点头,那么一切都随你。”

    王妃走后,揽月公主匆匆而入,拉着佟锦看个仔细,“怎么样?她没有欺负你吧?”

    佟锦笑着摇头,揽月公主却又看到她额上的绷带和之前似有差别,追问之下知道佟锦曾拆了绷带,不由万分担心,连忙又叫了小太监去请御医。

    佟锦虽觉得公主小题大做,但能被这样的关心着,她心里也是高兴的,便由着公主去了。

    待御医到场,再次拆开绷带时,公主的眼泪瞬时而下。

    “怎会这样?竟似比原来严重十倍了!”

    御医忙道:“公主放心,但凡磕碰都是初时并不怎么明显,过了段时间症状才会完全显现,又因淤血不散,所以看着才会严重了许多,这是正常的。”

    佟锦也道:“是啊,我完全不觉得比原先更疼,许是因为肿起来了,所以看着可怕了些。”若非如此,她又如何取信于平安王妃?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公主,又送走了御医,佟锦正想问问出宫的事,却不料黄存喜去而复返。

    “皇上召姑娘乾清殿见驾。”

    佟锦微讶,“皇上没陪太后赏戏吗?”

    黄存喜笑答:“太后乏了,已回宫歇了,皇上便让太子招待群臣,圣驾回了乾清殿,姑娘,我们也走吧?莫让皇上久候。”

    佟锦自然马上答应,草草收拾了一番,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这才随着黄存喜上了外面的辇轿。

    她猜到皇上或许会想见她,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永兴帝是一位才能出众的明君,在位二十年,识人善用,开创平兴盛世,百姓富足四边平定,可谓人人称颂。

    也正是因为他的“明”,佟锦才敢放手一搏。

    辇轿平稳地落下,佟锦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低头出去。

    虽然平时身边交往的都是家世不俗的公子贵女,太后也见过了,可在得知要见永兴帝的时候,她还是会忍不住紧张。

    因为出身不差,所以平日与人交往时佟锦并不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更多的时候她还是习惯平等视人,可皇帝这个职业比较特殊,让人既向往,又有点未知的恐惧。

    随着黄存喜入了乾清殿,待黄存喜入内通禀过后,佟锦微有忐忑地跨进了殿门。

    她没有抬头,这是规矩,她的目光只能盯着黄存喜的衣摆,他走她走,他停她停,然后下跪。

    “罪女佟锦,参见皇上。”

    很长时间的沉默。

    佟锦知道上面有人在打量她,眼角都不敢乱动一下,保持着跪拜的姿势静心垂目。

    轻轻缓缓的脚步声自不远处响起,跟着一双明黄的绣龙云纹朝靴出现在她的眼前,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嗓音向上而起,“罪女?你说说,你有什么罪?”

    佟锦微微抬起身子,仍是不敢抬头,“罪女自残身体,罔顾孝道,乃是大罪。”

    “哦?还有呢?”

    佟锦便道:“惊吓了太后,也是罪无可恕。”

    “嗯。”不置可否的一声,却又明显在等着她的下文。

    于是佟锦又道:“罪女不会向皇上说出任何人的名字,此为罪三。”竟是先堵了皇帝想要问的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