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6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1章 偶遇

第101章 偶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和孔梦云见面的地点仍在八仙楼。

    佟锦从第一次到了这地方就喜欢上了,当着正街,视野宽阔通敞,又是一些人下朝出宫的必经之地,所以每回约人见面,她都要约这地方。

    还是八仙楼的三楼包间,佟锦早早的就去了,到了楼上就把窗子推开朝外头望,一方面告诉自己说这是在吹春风呢,一方面心里也不是没有一点点期盼,要是某些人骑马经过的话,那不就能“偶遇”一下了么?

    她正琢磨着偶遇这回事,房门由外而来,一个姑娘脸上蒙着块帕子冲了进来,进来就说:“之前我没去找你,倒要你写信来叫我,我现在是没脸见你了。”

    佟锦当时就乐了。

    因为她犯错误这事,以前玩在一起的朋友没一个主动过来看她的,她也理解,毕竟这年头的姑娘还是以名誉为先,就算她们顾念着友情,她们的家人也未必允许,所以佟锦理解,换了她,她也不会上赶着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她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的,孔梦云却是一点也不领情,把脸上帕子一掀,没好气地说:“你这是想仁义装到底了,跟我还玩以德报怨这套?我可真不乐意了啊。”

    佟锦知道这姑娘是真抗不住了,心里指不定怎么愧疚呢,马上道歉,又跟着说:“我这不也是有事才想起你来么?平常可没空想你。”

    孔梦云当时就乐了,“有事好,用得着我的只管说。”

    “就跟你打听打听情况。”佟锦知道孔梦云表面贤良淑德的,实际上和她一样闷骚得很,几乎是什么聚会都不愿意错过,为的是听听小道消息,满足一下她的八卦之心。

    “听说平安王妃向刑府下了文定?”

    孔梦云一双美眸瞄过来,满目的了然,“这事你问我还真问对了,我哥那天正好在刑府和刑公子小聚,这事他全程目睹。”

    说话前先交代故事背景,再练习练习她就能去说书了,不过佟锦也不打断她,要是不让她说完,估计一时半会也听不到正文。

    孔梦云开场白做完,这才心满意足了,直接进**部分,“平安王府的确是向刑府下了文定,但提亲的不是刑大姑娘,而是刑府的四姑娘。”

    佟锦一怔的功夫,孔梦云已直接跳到了结果分析,“太后那日允婚,只是允了平安王府与刑府结亲,却没说是哪位姑娘。”

    佟锦不由得有些佩服起王妃的手段,难怪那天自己说出刑茉华的不足之处时,王妃虽然恼怒却没有紧张之态,想来早在那时便有了计较。

    “那结果呢?刑大人可应允了?”

    孔梦云哼笑,“刑家老四和刑茉华一样是嫡出的姑娘,今年才十三岁,我听说,刑夫人对自己这个幼女早有了打算,是想配一位皇子的,哪会看上平安王府?”

    佟锦点了点头,“这个结果也是意料之中。”因当时太后并未指明是哪位姑娘,将来就算这事闹到太后跟前,平安王府也不失一个理字,顶多就是有点赖。

    “不过刑大人夫妇为了这事极为恼火,刑茉华也受不了,当天晚上就病了,这也两天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对刑茉华,佟锦倒是有几分同情的,不过同情系数有限,她同情别人,又有谁来同情她?反正最后都怪到水明月头上就对了。

    孔梦云瞥着佟锦,胳膊肘轻碰了她一下,“哎,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佟锦就连真带假地把“自己”表白的经过说了,最后挫败地道:“我也没料到事情怎么就变成那样,不过也好,说我戏耍他总比说我表白被拒好一点。”

    “你也真冲动了点。”孔梦云对佟锦说着,神情中倒有些不以为然,眼底还带了些微微的羡慕。

    “我大概也逍遥不了多久了。”她说。

    佟锦想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不由失笑,“定给谁家了?”

    孔梦云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你猜。”

    佟锦想了一圈也没想出什么头绪,以孔梦云的家世来说,配个皇子或是哪个王爷世子都是可以的。

    孔梦云有些郁闷地道:“可能以后会和你沾亲。”

    佟锦更摸不着头脑了,他们家属于半路出家的贵族,根本没几个能拿得出手的亲戚,也就是安家……“难道是安允之?”她自己都有点不太相信。

    孔梦云翻了个白眼,“最后一个提示,佟玉帛。”

    佟锦顿时灵光了,“是太子?”

    孔梦云点点头,“过了端午皇上就会赐婚了。”

    “这是好事啊,以后我得叫你一声太子妃了。”佟锦不解地看着孔梦云,“你对太子印象不好?”

    孔梦云迟疑了一下,看着佟锦摇头道:“不是,嫁谁不是嫁?不过我宁可嫁个平凡些的人,像我爹那样的,家里也有三妻四妾,我看我娘每天都操心得很,何况是太子府?”还有一句话她没说,佟玉帛还没有真正到太子身边,现在已绞尽脑汁地吸引太子的注意,像她这样的女人在太子身边肯定也不会少,整天对着这些人,她烦也要被烦死了。

    “还有皇太孙,前太子妃早薨,他自小养在太后那里,要是我与太子成了婚,想来他便要回太子府了,我……我也不知该怎么哄他……”

    佟锦忍不住乐了,“你这是婚前恐惧症。”

    孔梦云长叹了一声,“我还担心将来生了孩子,又会有人论起嫡长与皇太孙相争,真的,我现在都在想,是不是该注意一下,别那么早要孩子,等皇太孙长大成人了再考虑。”

    佟锦拍了拍她的手,“从这就能看出你肯定能和皇太孙处得不错。放心吧,我弟弟是皇太孙的伴读,我让他多给你吹点好话。”孔梦云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可她什么也不能说。有些事不是孔梦云能做得了主的,她们也都清楚,只要孩子这件事,关系的不仅是她和皇太孙,还有她的娘家以及皇太孙的外祖家,并不是一句“不要”就能解决的,孔梦云也就是发泄一下心中郁闷,佟锦对此更是没有半点话语权。

    “不说了,真烦。”孔梦云抓着佟锦的胳膊,“你找我不是光为问这点事吧?”

    佟锦也顺着她的意转了话题,“兰青最近怎么样了?”

    “自太后寿辰后我也再没见过他,不过……”孔梦云同情地看着佟锦,“应该是不太好。”说完又问了一句:“你知道他升官的事了吧?”

    佟锦立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被人以感情为名戏耍,这才得到了加官进爵的补偿,兰青新晋的官职最有实权在手,同时却也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当时是不是该豁出去承认自己暗恋表白比较好呢?那样自己固然辛苦一些,他却可以轻松得多了……她竟然后悔了?佟锦心底微微一惊,却也没有过多的意外情绪,好像她后悔是理所当然一样,弄得她有些混乱了。

    其实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不是吗?她抓着一个“幕后主使”的空名额从而保全了自己,还让外界对她的同情大增,最重要的是兰青因此跌到了更凄惨的境地,他所在的那位置会不断地提醒他,他是怎么得来的这个差事。这样的兰青应该是最脆弱的,同时平安王妃也是最需要她的,她若此时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说服了自己两遍,原来那些隐隐的后悔便全都压了下去,佟锦带些恍惚地对孔梦云说:“我想见见他。”

    孔梦云没怎么考虑,一口应承。

    直接约他见面肯定是不行的,好在兰青现在在吏部当差,孔梦云的父亲正是吏部尚书,所以想拿到兰青的排值表易如反掌。掌握了他的行踪,见面就容易得多了。

    四月的吏部正是忙碌的时候,正赶上官员季度考核,虽只是简单巡查记录这样的事,但兰青作为新进的考功司外郎,正是该励精图治以身作则的时候,又因要配合考功郎中掌百官功过、善恶之考法及其行状等事,自然不敢怠慢,忙得人仰马翻。

    其实他还好,只负责京城官员的考核,每天虽忙得马不停蹄,但日子过得充实,当然,要是耳边再少些唠叨就更好了。

    这日午后,兰青难得地空闲下来,便早早地从考功司出来,乘着马车一路悠然地往王府而去。

    行至半途,车速忽然减慢,兰石的声音自车外透进来,“世子,好像是佟大姑娘。”

    “回府,不必耽搁。”兰青倚在车中看书,姿势也不换一下地吩咐。

    兰石本就因这次的事暗暗埋怨佟锦,此时是看见了不得不说,但既得世子吩咐,他也便走得心安理得,当即调转车头,打算绕路而回。

    兰青在车里感觉到了马车转向,不由眉间轻皱。虽是不打算见她,但也不用见了她就转头,弄得像落荒而逃似的。

    这么想着,他便以指尖轻撩了车窗帘子,朝外一瞥,正值马车转到一半,他所望出的方向,正对着之前行进的方向。

    一个人倒在地上,旁边停了不少百姓围观,却无一人伸出援助之手,还有一个半大的调皮孩子扯落了那人头上精致华美的抹额,朝着那人直撇嘴,“真丑……”

    那大片的红褐瘀痕刺得兰青稍稍眯了下眼,行动快于所想地,他拍了拍车厢,“停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