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7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8章 压抑

第108章 压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边平安王妃与孔梦云聊得正好,时不时的也会带上佟锦,气氛很是不错,这时一些下人抬着几盆牡丹过来,旁边跟着两个花匠和芳华园的总管。

    其中一个花匠上前道:“王妃,我和老王选中这几盆,王妃看看可还合心意?”

    王妃便去看那牡丹,边看边与孔梦云道:“我家中也有许多牡丹,只是近来天热,开得不好,就带了人过来再寻几盆,孔姑娘也帮我看看吧。”

    孔梦云虽说是已定的太子妃人选,但她现在毕竟还没过门,所以王妃待她虽然客气,但仍是持着长辈的态度,不会给人以过于谄媚之感。

    孔梦云便随王妃去看牡丹,又拉上了佟锦。

    佟锦对花没有研究,也就是凑个热闹,看了一圈下来,倒是被其中一个花匠腰里别着的汗巾吸引去了目光。

    青底黄花,绣的还是迎春……佟锦确认再三,终是变了脸色!

    兰青站在她们身后,很轻易就发现了佟锦的不对,再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佟锦再没什么心思赏花了,夹着恼意与孔梦云和王妃道别,而后沉着面孔,匆匆而去。

    孔梦云等人都有些茫然,只有兰青,心里微微的有些不是滋味。

    这下也不用什么“最后一次”的拒绝了吧?任何人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对待。

    因为这件事,让兰青在后半场的相亲聚会上始终处于神游状态,引得王妃略有不满。

    “就算不满意,也不必表现得那么明显。”回程之时,王妃于车内对兰青淡淡地说。

    兰青靠在车窗旁边,垂着眼帘没有言语。

    “那佟锦……”王妃缓缓问道:“听说你们之前倒是关系不错?”

    兰青看了王妃一眼,良久过后移开目光,“没有。”

    微带些抗拒的态度,让王妃了然地笑了笑,“可是还在怪母妃之前不同意你们的事?”

    “没有。”这次的回答又多了一丝烦躁。

    “之前只是母妃气恼佟家,与她是没什么干系的,还有上次那事……我也不信她会这么无聊地想要戏耍你,总归是有些误会……青儿,母妃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你真的中意她,母妃豁出颜面不要,也会为你再次向太后求旨赐婚的。”

    王妃说得情挚意切,兰青却格外不耐,脸上也没了一贯的温和笑意,轻轻一哼,“我中意与否有那么重要么?在母妃心中怕还比不上她和孔家的交情重要。”

    王妃皱了皱眉,“这是什么话?她的身份交际自然重要,但你的喜好与否也同样重要,这并不矛盾。”

    “是么?”兰青的唇边挂了淡淡的嘲讽,“之前母妃向太后求下与刑家联姻一事,似乎并未考虑过儿子的喜好。”

    “你之前对联姻一事并不抵触,今天是怎么了?”王妃脸上的笑容渐渐落下,“难道你真对那刑茉华动了心思?”

    兰青转过脸去并不回答,这样的态度引得王妃一声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假借他人之名向刑茉华所在的庵堂捐了不少钱财,又嘱咐那庵主对她多多照应,不要让京中流言传到她的耳中……”

    兰青猛地看向王妃,虽未开口,眼中的诧异却是一清二楚。

    王妃只是冷哼,“收起你那随便和廉价的同情心吧!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当年你一无所有之时可有人同情过你?就算你表现得再怎么谦和有加,换来的也不过是更多的嘲笑与冷眼!又有谁真正看得起你?如今兰绯与那水氏在旁虎视眈眈,你不思进取也便罢了,还对我这般态度!你当我如此辛苦筹谋,都是为了谁?”

    眼见着兰青面色微白,王妃也知道自己这番话有些重了,但心中实在气恼兰青的不体谅,便也冷下脸来不理会他。直到回了王府,母子分别下车,见兰青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的住处走,王妃终还是不忍,示意兰石拦下兰青,跟上前去软声道:“要是你喜欢那刑茉华……待你娶了正妃后,娶她做个侧妃也是可以的,虽然我们与刑府有些误会,但刑茉华身体不好,她的家人总不会再让她孤苦一生,还是有希望的。”说罢又郑重交代,“锦娘那边……你多去与她走动走动,她对你很有心思,要是能让佟家再主动一些,那便最好不过了。”

    面对王妃的柔声相待,兰青只是点头,而后一路疾行回到玉闲雅居,顾不得洗去一身尘埃,便一头扎进沉金园中。

    沉金园的面积不大,看上去只是个布置精致的院落,可自书房的书柜后,有一条直通地下的通道,连接着一处宽阔的密室。

    因兰青的少年天纵,他日常的修炼也成了众人好奇的目标,为了保护兰青,平安王便以精钢为壁,为兰青在地下特别修建了一处密地,沉金之名也因此得来。时至今日,已无人再关心兰青的修炼进度,可这里,仍然是他最常流连的地方。

    机械地自钢架上取下一块灵石,兰青盘腿而坐,手握灵石,闭目感受着灵力涌入身体时扩充筋脉带来的疼痛感。

    这样的疼痛他已经历了五年,不同于身负灵气之时身体对灵力的接纳度,灵气尽失后,他一身的筋脉也回复到正常人的程度,是而每次有灵力注入,便都是重新开辟筋脉,时至今日,他由初时的痛呼出声,已习惯到了面不改色的地步。

    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他自嘲地想,对自己意料之中的没能集聚灵气带了一股颓败的坦然。

    无论吸取再多灵气,灵气也无法收拢在他体内,至多半个时辰,便会全然消散一空。这么多年,他用过的灵石无数,用过的药物更是不计胜数,极热极寒,极痛相激,他什么都试过了,他一次次地满怀信心,又一次次地面对失望,他总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能行!今天他也同样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能行!

    待体内的灵气全部散光,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坐休息,而是又拿了一块灵石。疼痛的刺激让他可以暂时忘却心中的烦恼,他得专心,他告诉自己,只有这样,才不能负母妃的期待,才能让他有勇气一直站在世人面前。

    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连续不断的刺激终于让他的筋脉到达了可以承受的极限,刮骨抽髓般的痛楚让兰青的四肢抽搐不停,他身下积聚了一摊水渍,全是他渗出的冷汗。

    他就这样了。

    他睁眼看着密室角落叠摆成阶梯状的废弃灵石,突地极为压抑地低吼了一声,而后竭尽仅剩的力气,将手中已转为花白的灵石掷向那堆灵石。

    有什么用!眼中乍然涌起的热意让他恐惧,他直直地向后倒去,手臂遮至眼上,掩去室内鱼目石映下的点点光辉。

    他还有什么用?除了周而复始没有尽头的浪费这些灵石,他还有什么用!

    曾经他是平安王一脉的希望,更是大周的骄傲,如今却只是一个累赘!父王对他的信心与爱护被这些年磨得只剩疲惫与无奈,看着日益成长的弟弟,他甚至想过,让出世子之位吧,他已经不能再为平安王一脉增添光彩了,甚至还需要联姻、需要用一个女人来稳固自己的地位!这样的地位他要来做什么?他早已不是原来那个意气风发的兰青了,现在的他自卑,还带着让人可怜的懦弱。母妃说的对,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同情别人!

    要是他能消失就好了,他负气地想,要是那样,他就不会给任何人丢脸了,也不会让人知道他从容不迫的外表下,藏着的竟是如此不堪的软弱。

    他这是怎么了?堵回自己满眼的温热,他静静地躺了一会,移开手臂,看向室顶满壁的光辉,灿如星芒。

    她会不会喜欢这样的景致呢?以她的性子……应该会吧。

    缓缓地坐起身来,他甩了甩头,甩去一些莫明的想法,站起身来,走到那堆废弃的灵石跟前,坐下来,将刚刚砸散的灵石连同新用完的,一块块地重新叠成整齐的形状。

    而后他至密室中出来,出了沉金园。

    才一出来,就遇上了急得打转的兰石,兰石大松了一口气,“世子,王爷叫您呢,这都好一会了,派人催过两次了。”

    兰青点点头,简单的换下被冷汗浸透的衣物,直朝怡春园而去。

    此时已是夜间了,怡春园内却是灯火通明,进了客厅,兰青便见平安王面带喜色地居于正位之上,旁边是面色微沉的王妃,再下首,是侧妃水氏,对面则坐着兰绯。

    见兰青进来,水氏与兰绯均起身相迎,兰青神色一如往常,又笑问了兰绯几句最近聚会的情况,这才落了座,与平安王道:“刚刚有些事耽误,来得晚些,请父王见谅。”

    平安王一捋胡子,笑着摆摆手,“无妨。”说着看向兰绯,“这是你的喜事,你自己与你大哥说吧。”

    兰青便也看过去。兰绯遗传了水氏的美貌,容貌自是不差,但作为一个男人来说稍显秀丽了些,好在他的举止狂放,弥补了这项不足。

    “大哥!”他满面喜色地站起来,“我的灵力已突破至四层中段了!”

    灵力四层初段是一个瓶颈,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突破,此时兰绯已至中段,对平安王府而言,自然是大大的喜事!

    “恭喜二弟了。”兰青的态度十分诚挚。

    兰绯微微红了脸,“和大哥是比不了的,大哥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

    平安王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兰绯的话,看向兰青,见他一如既往地笑着,似是并不在意,这才放了心,但心里总还有些惋惜。

    “绯儿才刚突破,我担心他状态不稳,想为他寻个安静点的练功场所……”

    兰青笑笑,“不如就去沉金园吧,我那里置了些闲物,明日就派人收拾一下。”

    平安王喜道:“若不打扰你自是甚好,待绯儿状态稳定一些,便不用了。”

    兰绯也是极喜,“如此就叨扰大哥了。”

    兰青点点头,眼底没有一丝波动,“那我这便回去让人先收拾房间,二弟这段时间就住在我那,也省得来回奔波。”

    得了应允的兰青回到玉闲雅居便让人收拾房间,第二天清晨,兰绯便带了简单的衣物搬了过来。

    带着兰绯简单地参观了一下沉金园后,兰青就退了出来,无视兰石气愤难平的面色,一如既往地前去上朝。

    散了朝后,兰青自宫中出来,笑着与几位同僚道别后,正欲前往吏部,便见皇宫外大街的一处巷口,一辆熟悉的青顶马车停在那里。

    犹豫了一下,兰青轻夹马腹,朝那马车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