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7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1章 进展

第111章 进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黄存喜收到那张清单的时候暗暗苦笑,他很是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这边他前脚才抓了人,佟锦后脚就把清单送过来,似乎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似的,亏他还处处小心,以免被此事牵连。

    看着清单上一个个店铺名字,黄存喜叹了一声。这姑娘太狠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任何人也无法拒绝的厚利!上次如此,这次同样如此,看来不把他绑上这条船,这姑娘是绝不罢休的,既然如此,他便帮她一次,左右只是个地位尴尬的外戚,不至引火烧身。

    黄存喜有了决定,对宗人府那边自然多多关照,几次隐讳的提醒过后,宗人府顺利地取得了陶氏贪墨公主府资产的口供,也因此牵出了胡嬷嬷。

    有了胡嬷嬷的配合指认,陶氏罪名更是成番的上涨,黄存喜拿了口供回去比对,见陶氏招出的铺子竟比清单上还要多上五六个,黄存喜也不私藏,全都添到了清单上,又让人拿给佟锦看。

    这不过就是三五天的事,效率快得惊人。佟锦趁热打铁,捧着清单进宫面圣,只说陶氏因涉嫌造假地契而被宗人府带去询问,审理之下竟交代出许多隐密之事,这些年与胡氏共谋贪墨公主府钱财挪为已用,致使公主生活窘迫饱受委屈云云。

    永兴帝看罢口供十分震怒,当即判了陶氏一家流放关外,取消陶氏哥哥的官职此生永不录用,胡嬷嬷因认罪态度良好,只判了归还所有财物又与其家人终生不可入京。

    因此事事关皇室颜面,所以并未张扬太过,但太后也是把揽月公主宣进宫去厉斥了一番,责其一味纵容亲眷才有今日之果,又罪她禁足半年,以示悔过。

    公主对太后素来惧怕,见着太后就连话也说不出来,根本不敢反驳,至于进宫前下了半天决心想给大哥潘志华求情一事,更是连提也没敢提。

    陶氏一家,自然包括了陶氏、潘志华、儿子潘杰、媳妇小陶氏和女儿潘珍珠,以及陶氏的大哥一家和与此事脱不了干系的亲戚。

    他们离京那天阴雨连绵,二十几口人都只穿着最朴素的单衣,被衙差押着排了一长串。

    佟锦死活没让公主去送行,给的理由也简单,他们是因为公主府一案被皇上亲自判的流放,你再出去送,不是自己在皇上面前找不自在么?

    公主最后认同了这一说法,但还是提前到城门附近的酒楼里遥望着那帮人出京,看到几个还抱在怀里的孩子,忍不住轻泣出声。

    佟锦心里也不好受,她也不愿意连累无辜的孩子,她甚至连陶氏大哥一家的面都没见过,但现在的律法如此,一判就是全家,她能怎么办?现在的情况,他们只是流放,并不用与人为奴,已是很不错的结局了。

    “你原不是这么说的。”公主微红着双眼,低头不看她,“你舅母这么多年虽占了些钱财,但公主府上下都是她在打理,还是十分尽心的,还有胡嬷嬷……”

    佟锦有点不耐烦了。

    这不是自找麻烦么?她给公主府揪出了一颗大毒瘤,结果公主说,其实留着也没什么不好。

    “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原本佟锦还想找个机会,把整个计划说给公主听,让她多少长些心眼,现在看来却是不必了,“是陶氏贪心不足,造假了地契这才被宗人府抓去,后来审出的那些事,都是她害怕自己招出来的。”

    公主愣了愣,不太相信地抬眼看向佟锦,“真的?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

    佟锦点点头,“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买通黄公公和宗人府。”

    公主的脸色这才好了些,缓缓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公主这副样子让佟锦心里横了口气,决心以后再也不理公主府的任何事了,找了个借口冷着脸从那间酒楼出来,任公主自己回府。

    佟锦出了那间酒楼,还没上车,就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城外而来,听声音数量还不少。为免混乱,佟锦就先退到酒楼门口去,等那些马匹过去再行上车。

    从城外进来的人大约有十来个,都骑着马,经过佟锦所在的酒楼门前时,马队里一匹马不着痕迹地后坠了些,马上的人风尘仆仆地,给了佟锦一个疲惫又温柔的笑脸。

    佟锦便改了主意,没有回府,而是跟着去了吏部,等了小半个时辰,才等到想见的人。

    还是八仙楼,还是三楼的那个房间,佟锦率先上楼叫好了吃食,又叫小二备了毛巾热水,才刚备好,就听外头传来急促的上楼声。

    谴走小二,佟锦到水盆边摸摸水温,又将手巾投进去浸湿、拧干后,正好交给刚刚进屋的人。

    来人脸上笑意浓浓,接了手巾仔细擦过手脸,又掸了掸身上的浮尘,这才把手巾又还回去。

    佟锦回身,想再洗洗手巾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带着隐隐的犹豫与试探,自身后将她包围。

    “吏部的差事,去了三天……”他环着她的腰,稳下自己因紧张而微微发颤的手,轻倚在她的肩头,“一回来就能看见你,真好。”

    佟锦便扔了手巾,紧贴着他回过身去,结结实实地回抱着他,脸侧贴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跳声。

    “怎么了?”他再想不了别的事情,用下颔轻轻摩挲着她的头顶,“心情不好?”

    “嗯……”佟锦委屈又失落的心情在他暖暖的怀中平复了不少,也不管他听没听明白,唠唠叨叨地把近来的事一口气说了个痛快。

    头上传来他舒心的轻笑,“你既然已经明白你娘的性子,又何必气成这样?”

    “你还笑!”她不满地瞪他。

    他的笑容却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因为她对他的坦白;因为她对他的毫无保留,连这样隐秘的构陷也毫不瞒他。

    她有心计,他早就知道,若她是敌人,想来他会痛恨到底,可她不是,所以他乐于听她的计谋,也乐于给她适当的赞赏。

    “等她有了自己的生活后,她会感谢你的。”不舍地放开怀里的人,他握住她的手,“你父亲……下个月就会回京了。”

    佟锦有些意外,“不是说九月吗?”虽然他们谁也没有提过,但就是有莫明的默契,待佟介远回京,他们的事就该初步计划起来了。

    “有些变化。”他拉着她坐到桌前,挑了些女孩儿爱吃的菜式挟了一小碗,放到她面前,这才自己拿起碗筷,“赵国近期屡犯我朝边关,皇上已允了温仪公主赴赵和亲,此时叫你父亲回来,许是为了送公主入赵的。”

    这件事佟锦也听说过,那温仪公主也不是真正的公主,只是一位郡王的庶女。她和孔梦云还就此事讨论过,一朝庶女变公主,可谓是飞上枝头做凤凰,可却也是远离家乡远离亲人之时,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为什么一定要和亲呢?”这是佟锦另一个万分不解的地方,“我大周国富民强,比起赵明二国丝毫不会逊色,为什么还要出这和亲的手段呢?难道大家都忘了当年的安然公主,是怎样被赵国羞辱又将她谴送回来的吗?”

    兰青摇摇头,“自三分天下那日起,赵明二国便对我国频扰不断,皇上早已对此忍无可忍。不过,我国与赵明二国关系微妙,两国开战,势必引起第三方的滋扰,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们三国尽管战事无数,却仍是相互和亲通婚的原因,因为这样的局面一旦打破,那便不仅是两国之战,而是无法预知结果的连年混战。”

    佟锦叹了一声,“所以现在也只是维持个表面平和的假象罢了,这场仗终究还是要打的。”只是没人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开打而己。

    眼见着话题趋于沉重,兰青覆上她的手,轻捏了她的指尖一下。

    “刑大人那边,我已有办法求得他的原谅。”

    “真的?”佟锦一下子就精神起来。

    他们的事,最大的阻碍还是刑茉华一家。如今皇上和太后看的也是刑家的态度,他们不愿臣子寒心,所以势必不会在近期再提给兰青赐婚一事,但如果刑家不再介意这件事,那么皇上和太后那边就好办得多了。

    兰青笑着点头,“你只管等我消息。”

    佟锦忽地就脸红了,瞧他笑得那么了然的模样,好像她有多么着急似的。

    分别之际,他们黏黏腻腻的谁也不愿意先走,拉着手靠在一处说了好些无聊的话,最后还是兰青抬出了揽月公主,“回去多哄哄她,她再同情陶氏等人,也不及与你的情份。”

    佟锦不太情愿地点点头,看看外头的天色,已经过午了,势必不能再耽搁了,便恋恋不舍地再重复一遍自己近期可能出行的时间路线,让他记牢了,这才撒了已然汗津津的手,一步步地朝门口挪去。

    即将出门之时,他又跟过来,自后轻拥住她,小心又仔细地啄了她的耳尖,“锦儿……我们一定会很好的。”

    佟锦一下子就软了腰,全无出息地倚在他怀中,连呼吸都是抖的,也不知是为了那初次的亲密啄吻,还是为了他那声不掩宠溺与欢喜的“锦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