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7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3章 偷情

第113章 偷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听着渐近的声音,佟锦一慌,兰青倒是沉着许多,拉着她的手沿着林立的假山转了几转,便到了山石深处。

    “你倒是挺熟的……”

    话没说完,便被他的手掌封住口唇,被他带到某座假山后的凹陷之处。

    “别出声,来人灵力不俗……”他自后方拥着她,双唇紧抵在她的耳边,声音小到细不可查。

    佟锦的身子抖了一下,这样的姿势,他温热的呼吸尽数吹到她的耳中,让她不由自主地激起一身粟米。

    “这里我小时常来……”他再开口,却是解释佟锦先前的疑问,不过耳听着那杂乱的脚步声竟也一路跟到了深处,他竖起食指在佟锦唇边示意了一下,自己也再不说话。

    来人的脚步声就停在他们所在的山石之外,佟锦的心几乎跳出胸口,开始怀疑是不是他们被人发现了,有人赶来捉奸,否则这里如此隐密,到底……

    正猜测之时,外面传来几声女子的闷哼,紧接着便是衣料摩擦的声音,窸窸窣窣,倒像在……

    “太、太子殿下……”

    突来的声音带着乞求与微泣,纵然只有一句话,佟锦还是如遭重击!

    她忍不住想去看看外头——就算是透过山石的孔隙看上一眼也好,身后的兰青却死死地抱着她,手脚并用地缠住她,不让她挪动分毫,纤长的手指又摸上来,象征性地掩着她的双唇,又扳过她的脸,朝她摇了摇头。

    他眼中的含意她清楚,他以为她是听到了太子的称呼而感到惊诧,可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那声音……

    这么一耽误的功夫,外头的声音越发明朗起来,女子的声音中已带了明显的哭腔,“殿、殿下……不行……”

    “上次,不是很好吗?”温和平稳的声音,正是佟锦曾经听过的太子的声音,如今又带了些陌生的轻佻与狂放,“还记得这儿吗?上次也是在这,你把我咬得多紧……小喜儿,你变坏了,竟敢拒绝我……”

    佟锦脸上的血色登时褪得一干二净,偏偏外头传来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可闻。

    “上次不还叫我‘熙’么……快叫,不然我不进去……”

    “小喜儿,有没有人说过你太固执了……”

    “我们……都这样了,你抗拒还有什么意思?你有没有想过,之前的那两次,你可能已经怀了我的子嗣……”

    女子的哭声终于传了进来,同时也伴随着让人脸红的嘤咛与男子舒心的喘息,佟锦只觉得缠在腰间的手臂一紧,外间暧昧的声息与轻微的身体撞击声毫无阻隔地传了进来。

    “这次不会疼了吧?”兰熙的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色彩,又有些小心温柔,“疼就说,我慢一点。”

    这还是她见过的那个平和近人的太子殿下吗?佟锦先前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可渐渐的,随着女子压抑的呻吟间断逸出,后又被兰熙引着说了好些哀求放浪的话,直把佟锦逼得面红耳赤,身上也不可自抑地热了起来。

    身边的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了许多,佟锦轻转了下身子,想去寻求一个更开阔的地方,却发现她身后的人,早已忍至极限了。

    靠得如此之近,勃发的身体不可能隐藏得住,缠在她腰上的手臂收得更紧,根本不让她逃开半分,他的手也不太安分地在她腰侧缓缓按揉,直将佟锦揉得腰酸腿软,再无一丝力气地倚靠在他怀中。

    耳边的呼吸一下子加重了不少,佟锦脸上烧成一片,干脆闭上眼睛不加制止,反正……早晚的事。

    他却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了,甚至连腰间手上的动作都慢了许多,要不是身后仍然顶弄着她的炙热强硬,她险些要以为自己真那么没有吸引力了。

    伸手覆上他的手,明显感觉到他的手轻抖了一下,可紧跟着他便要松手,佟锦先一步紧按着他,最后,干脆在他怀中转了身子,直接面对他。

    在他面前,她早就没有尊严了,也不差这么一回!她抱着豁出去的想法,回头看清了他,却是怔了怔。

    他满面通红,紧咬着牙关,额上甚至渗了汗珠——认识他这么久,何曾见过他失态如此?

    不用……这么忍着啊……佟锦被身上的热度蒸得眼前模糊一片,完全放弃了羞怯的心情,抬手摸上他的脸。这一摸,才发现自己居然也抖得厉害。

    兰青眼底的暗沉无边无际,呼吸不可抑制地加重了许多,可看着她闭上眼睛微微抬起头来……他还是抿着唇躲开了。

    他的躲避如同一盆冷水将佟锦从头到脚淋了个通透!脸上的红晕迅速被惨白占满之前,她被压着后颈死死地按在他的胸前。

    别……他在她后背胡乱写着这个字。

    佟锦顿时生出一种哭笑不得的情绪,敢情——她这是硬逼他了是不?

    赌着气,她伏在他怀里再不肯动上一下,可抵在她小腹上的火热始终未能消减,顶得她难受,怀着报复和占便宜的复杂的心情,她又轻轻地扭了扭身子,结果只是让他更为用力紧密地将她压在身体与山石之间,不容她再动分毫。

    外间的狂乱此时已进行到最火热的时候,肌肤的拍打声和男女压抑又动情的呢喃叠喘极为清晰地绕在佟锦耳边,让她没出息地又乱了呼吸,脸埋在他的胸口,抓着他衣襟的手也越收越紧。

    最后,外头的女子又哭了——这次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含义。

    “可惜,一会还得去见父皇……”兰熙微喘着,又带着满满的意犹未尽,“小喜儿,回去别做重活,别乱吃药,知道吗?别惹我生气。”

    佟锦没有听到回答,只听到凌乱的窸窣的声音,而后虚浮的脚步声苍促远去,兰熙轻轻地笑了两声,也跟着走了。

    这可该……怎么办?

    佟锦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复杂,只是眉头还来不及皱起,耳尖上就被狠咬了一口,“该算我们的账了。”

    抬起头,倒像主动迎上他压下的双唇一样,不知在心里预演过多少次的场面一下子真人上演,两唇相碰,便全忘了刚刚还在埋怨不满,只知闭紧了双眼,呼吸狂乱地任他一遍又一遍地浅吮轻咬,抓着他衣襟的双手不知何时揽上他的颈项,配合着他,呼应着他,踮着脚尖交付自己的全部。

    揽在腰间的手掌在她后背上不轻不重地摸索着,她身上烧得更热,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随着他唇上的动作侧头、后仰……方便他做一切他想做的事情。

    感觉着颈侧细密舔吻带来的激动与战栗,佟锦从没这么无助过,太快了……不,太慢了……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他怎样,当当他的手渐渐移到她的身前,试探着拢住一方柔软时,她忍不住细细地叫出声来,双手无力地推拒着他,心里有些害怕,想他停下来,却又希望他能突破那层薄薄的布料,再进一步。

    “要是刚刚……你也发出这样的声音……你说我们……怎么办……”咬着她的耳垂,他呼吸频乱,还不忘调侃她早前动情的表现。

    佟锦差不多连脚趾甲都红了,刚刚还觉得适才外面那样激烈的反应有些过度,事到临头才知道,原来她也能发出那样只听到便让人羞赧万分的喘息。

    “别分心。”

    咬着她的人有些不满,双臂紧箍,硬是揽得他们之间再无一丝空隙。顶在腹间的钢硬更为炙热,隔着衣物也能烫得她轻颤不已,身前那人鼻息沉重地揉捏着她最柔软的地方,她咬着唇,却总是忍不住逸出些羞人的声音,就是这声音让他突地发了狠,长腿挤进她双腿之中,弯了身子托住她的腿根,一个用力就将她抱起紧抵在山石之上。

    她的后背靠着粗糙的假石,双腿却凌空被他托在臂弯处,火热的地方早已寻到了最为软热的源头,只隔着两层夏衣布料,让她清楚地感知到他的贲张与形状。

    她说了些话,却转眼又忘了说过什么,只记得一颗心跳得极快,急切地寻找着他的唇,让他安抚下自己心底的紧张与慌乱。

    他的吻也带着热切的索求,压着她、磨着她,腰身轻顶,听她的喘息声中也带了隐隐的泣音,“青、青”地叫着,软腻得沁心,又似在乞求一般,引得他心痒难捺,身体也空虚得难受。

    真是自找麻烦!

    难解难分的长吻过后,兰青再无什么过分的动作,抵着她,面孔埋在她的颈侧半晌不起。许久之后,他松了手,让她重新站在地上。

    “到外面去……等我一会。”他半垂着眼帘,替她拉好领口。

    佟锦的双腿还有点软,抬着仍有些湿润的双眼看着他,兰青却伸手覆上她的眼睛,帮她转了身子,将她推到假山之外。

    “一、一会就好……”他的气息已乱到连说话都困难的地步。

    佟锦虽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事,但以前发达的网络让她隐隐明白他推她出去的含义,不由得红透了脸颊,一边乖乖地走到外面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一边又暗暗地想……其实……她也不是不能……做到最后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