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77.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4章 长女
    兰青由假山后转出的时候,衣裳虽整,可脸上的红晕分明可见,见着佟锦,微微地偏过头去,不与她的眼神接触。

    佟锦这会也冷静多了,想着刚才他们擦枪走火的那劲头,脸上也是红如火烧,毕竟他们上一次还仅限于小心的拥抱,连个轻吻都没有,这回却是差点做了全套,刚刚因为有真人春宫当面上演,他们情难自抑还说得过去,可现在回归平静,再想到这事,饶是佟锦脸皮再厚,也有点羞于见人了。

    两个人一个扭头看树,一个低头看地,并肩站了好一会,佟锦的指尖无意识地绕着腰间的络子,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她向来转得不慢的脑瓜这次却是半天也没想出该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

    一声轻咳,却是兰青先伸出手来抓上她的手,手里带着微微的汗渍。

    “也没什么……我们……反正早晚……”他有点语无伦次,“你不要自责……今天都是我的过错……我……是我忍不住才唐突了你……你是被我所迫……没有一点错处……”

    佟锦的脸涨热一片,低着头听他说话,心里有点乱——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自小受到的外界影响让她并不会因为今天的事而产生什么羞耻愧疚感,尤其他们也算是两情相悦,纠缠了这么久,有机会做些出格的事并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只是……咳,她有点害臊了。多新鲜,原来她也会害臊。

    兰青却因她的沉默而微感慌乱,抓着她的力道重了些,急急地道:“你放心,我定会负起责任的,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会加快行动,尽快娶你过门的。”

    他那样儿……又急又躁,佟锦突然很想笑,可她知道现在不是笑的好时机,就只管忍着,在他复又开解她“放心,不会有孕”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当我什么都不懂吗?”她脸上带着酡红,斜着目光轻睨他,“这就是你的人了?那你新婚之夜打算怎么过?”

    兰青顿时臊得满脸通红,瞪着她,一时无言。

    他倒忘了,他这未来的世子妃向来大胆,连男人都敢主动追求了,还有什么话是说不出口的?不过他刚刚的话也的确是有些幼稚了,可他那不是着急么!

    看她面色如霞一眼扫来的娇嗔模样儿,兰青刚刚平复下的身子又有些疼了。他当然希望她真的变成他的人啊!刚刚他几乎忍不住,但太子先前的话让他硬生了几分清醒。他不能让她冒着受孕的风险,如果他们的婚事出现什么波折,那他无法想象她将面对的将是怎样的羞辱与指责,到时就算他挺身而出,也难以平复外界对她造成的伤害,所以他只能强忍。

    “什么话都敢说,你看我不……”狠捏了一下她的手,接下来的话全都掩入他惩罚性的吮吻之中。

    佟锦连连拍打着他,却被他轻易制服了双手,握在他的手中。不过,终是没再过分了,重重惩罚渐渐转为绵密的浅啄,似乎永远也不满足一般,良久良久,才分了开来。

    他有些懊恼地转过身去,又是好一会才恢复到比较从容的样子。

    “要不……最近我们别再见面了。”她红着脸窃笑。

    脸上当即被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我忍得住。”

    看他气息微乱,偏又力图冷静自持的正经模样,她心中一软,“其实……”

    他又摸上她的手,手上微微用力,“总得正式拜了堂,我心里才踏实。”

    佟锦不言语了,任他拉着,低着头顺从地跟在他身后,看不清楚神情,可颊边颈侧一片潮红,久久不散。

    “今天的事别太在意。”走出假山群之前,他低声嘱咐。回头见她好不容易才消了红晕的脸上又红了,心中一满,拉着她便停了下来,调侃地笑道:“我说的是太子的事,你又想到哪去了?”

    佟锦狠掐了他腰眼一下,他嘴里喊着疼,脸上却笑嘻嘻地,那样明朗的笑容是佟锦从未见过的,鲜活、灿烂,耀眼得有如一轮骄阳,让她一时有些怔忡。

    他抚上她的脸,目光柔柔,“你若喜欢看我笑,以后我就常笑给你看。”

    佟锦只觉得眼中酸涨无比,有什么东西似乎要喷涌而出,她一头扎进他的怀中,用他的胸膛堵回自己满满的动容,鼻音稍重地说:“兰青,和我在一起,你不会后悔的,真的。”

    身前的胸膛微振,他笑声很轻,却又笑得如此满足,无需回答,他们已知彼此的答案。

    佟锦终还是答应了兰青三番两次的郑重嘱咐,宫中的事不要过多探听,尤其是太子的事,对她没有好处。

    佟锦心里却更为复杂和矛盾,因为自己也还没弄清楚,所以她并不多说。与兰青各自出宫,又拐了个弯在宫外会合,他们一车一马地并行前进,隔着纱帘谈天说笑,虽无肢体碰触,心里的温度却愈加火热。

    极为缓慢地行了一路,车马最终在距佟府一条街的地方靠边停下,佟锦盯着纱帘外的挺拔身影道:“公主府的事你不用操心了,孔梦云借了几个帮手给我,我还应付得来。”

    兰青微一点头,在外人面前,他还是习惯性地沉稳下来,并不表露过多的情绪。不过,在佟锦恋恋不舍地说了道别后,他轻咳一声,“你……还想去看睡莲吗?我派人去清源寺打探过,已经全都开了。”

    佟锦心甜如蜜,掀了纱帘却又故做不悦,“当初可是我求你去,你还假装没听着的。”

    “锦儿!”兰青握着缰绳的指尖动了动,终是忍下了伸手摸她的冲动,半垂着眼,以极低的声音说:“以前是我不好,以后……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依你。”

    佟锦心中微震,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当着静云和王老实的面,他竟也会说出这样服软的话。

    “饶了你了……”看着对面静云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佟锦忍着脸上热意小声嘀咕了一句,又想了想,“我回去安排一下,定好了时间,就让人去八仙楼留个口讯,你定期派人去看。”

    兰青点点头,这次告别倒很利落,拨了马头就走了。

    佟锦狠哼了一下,还有没有点诚意了?

    静云却是再忍不住笑,“世子再不走,脸上就要红透了。”

    佟锦本没留意兰青的脸色,听静云这么一说,心里这才舒服了,又想到今天的事,先是羞赧至极,后又渐渐败了脸色,与王老实道:“先回家吧。”

    佟锦已经很久没回过佟府了,老夫人知道公主府事忙,也不催她回去,算算时间,却是有半个多月没见过家里人了。

    回了佟府后,佟锦便往老夫人的畅松园去,这个时间老夫人午睡还没起,她也就不着急,慢慢溜达了过去,又找了守门的李妈妈说了半天的话。

    今天佟玉帛与柳氏果然入宫探柳妃去了,不仅如此,还带了佟喜前往。佟锦刻意套话,当即大作不解之状,“喜儿是何种身份?二娘为何带她一起入宫?”

    李妈妈神秘地看了看左右,“听说是与二小姐的婚事有关,对方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不喜欢亲家府上有什么说不得的秘事,特地着人指示过二夫人,让二夫人尽快处理好喜儿姑娘的事,以免将来授人以柄,说他亲家府上不认长女,失了仁心。”

    “竟有这样的事?”佟锦吃惊不小。授意柳氏的人定是太子无疑,今天的事她本以为是太子一时兴起欺负了佟喜,对她只是玩弄而己,如今看来却是早留了退路。

    今天太子对佟喜的嘱咐表明他是有心思接她入太子府的,可佟喜将来是跟着佟玉帛以一个丫头的身份入太子府还是以佟家长女的身份,结果是截然不同的。若只是陪嫁丫头,那么佟喜终生只能依附在佟玉帛之下,将来就算有孕生子,也没有亲自抚养的资格,生下的孩子也要尊佟玉帛为母,更别提越过佟玉帛给她封赏位份了。可若是以佟家庶长女的身份入府,那么一切都会不同。

    只是柳氏怎会甘心?

    李妈妈又凑过来,低声说道:“今天却是柳妃娘娘直接点的名,说要见见喜儿姑娘,喜儿姑娘这才跟着入了宫。”

    佟锦听她一口一个“喜儿姑娘”叫得尊重,心里觉得好笑,又问道:“那喜儿现在还跟在玉帛身边吗?”

    李妈妈便现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哪儿能呢?二夫人让人收拾了大姑娘原先的金纷园让喜儿姑娘过去住,又拨了两个丫头照看,如今也有姑娘的风范了。”说完又细声笑道:“二夫人就算再不开怀,又怎会为这样细末的小事耽误了二姑娘的前程。”

    佟锦这才意识到柳氏可能根本不知道太子的意图,正全心为佟玉帛的前途打算,殊不知太子也有自己的想法,先恢复了佟喜佟家长女的身份,再谈入府,将来无论是生育子嗣或者封赏名份就都容易得多了。

    这么说来,太子对佟喜,竟是带了几分真心的吗?否则又何必大费心机安排种种?

    如此一想,佟锦的心情更为复杂。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