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7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6章 交心(二)

第116章 交心(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信步而入,“你们姑娘呢?”

    那小丫头忙道:“姑娘才从宫里回来有些倦了,正说要歇歇呢。”说着去敲卧房紧闭的房门。

    佟锦便站在院里等着,又看到院子一角的小厨房里有灶烟腾出,那是个简易的小厨房,只能烧点水热点东西,看这丫头忙乱的样子,刚刚估计就是在厨房里忙活。

    卧房的门很快打开,佟喜衣着整齐地由屋里出来,见着佟锦神情中现了一点喜意,忙请她进了客厅。

    “我打扰姐姐休息了?”佟锦随意地打量着屋里的摆设,比起她在的时候,现在的家具少得可怜。

    佟喜却忙着站了起来,“大姑娘还是叫我喜儿吧。”

    佟锦笑笑,过去按她坐下,“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名正言顺,有什么叫不得的?”

    这么一说,佟喜更为紧张,眉眼间不知怎地带了些愁苦,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可终是忍下了,坐在那怔怔的出神。

    佟锦朝静云看了一眼,静云立时找了个由头拉那小丫头一起退了出去,也不关房门,远远地守在院子里。

    佟锦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下,轻笑道:“看院子里在烧水,姐姐是要沐浴吗?我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佟喜立时带些慌乱地看向佟锦,佟锦这才发现,她原本圆润的面颊见了消减,眼下也是青黑一片,似乎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佟锦心里一叹,原先她还想过,这件事瞒得如此严密,会不会也有佟喜故意为之的因素,以免有人坏了她入太子府一事,如今看来,隐瞒的因素是有的,但却只是因为内心的煎熬。

    “姐姐。”佟锦也是内心矛盾,不愿意再转变抹角,直接问道:“姐姐与太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佟喜闻言,脸色骤然一白,难以言表的羞愧与耻辱齐齐涌上眼底,身体也不可自抑地轻颤起来。

    “姐姐别怕。”佟锦移开眼去,不给她更大的压力,“家里除了我,并无旁人知情。”顿了顿,她问出最想问的,“你与太子……是两情相悦?”

    许久之后,她听到佟喜微带颤音的回答。

    “我到现在为止,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本来过得好好的,怎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听到她话语中的哽咽,佟锦抬头,便见佟喜的眼中渗了大颗的泪珠下来,她随即以手掩面,却有更多的泪水渗过她的指缝,滴了下来。

    “到底……”

    佟锦才开口,佟喜又猛然抬头,“你、你是如何知道的?当真……没有别人知道了吗?”

    佟锦想了想,低声说道:“今天在御花园北角的假山群处……我听到你和太子在说话。”

    佟喜的眼睛睁了睁,随即想到佟锦有可能听到了什么,瞬间涨得满面通红,泪水掉得更凶。

    过了好一会,她闭了闭眼睛,“总之一切都是错的,我无心高攀太子,太子对我……原也只是无心之失,我也不知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佟锦倒是好奇,到底是怎样的“无心之失”会让一个好好的姑娘**于一个男人,不过看佟喜的样子,怕是不会与她细说的。

    许是因为说出了憋在心里多日的话,佟喜的状态比原来轻松了不少,慢慢平复了一下心情,她擦干眼泪,“你今天来……并非只是好奇我和太子之间的事吧……可是为了孔姑娘?”

    看佟锦微有讶然的神色,佟喜苍白一笑,“与你无关的事你从不插手,包括玉帛入太子府一事,也没见你过多询问,要是无关他人,想来你也会乐于见到我有一个归宿,而不会贸然向我吐露你今日所闻……”她说着,脸上又染了一层薄红,让她原带着可爱的脸上多了几分女子的妩媚,“可你偏偏来了,又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想来孔姑娘是你的好友,你心中又牵挂着我,这才左右为难,想过来找我问个究竟。”

    佟锦万分惊诧,她知道佟喜单纯的外表下藏着细腻的心思,可没想到,她竟能将真相分析到如此精确的地步。

    “我……该是会入太子府的。”佟喜低下头,目光怔怔地看着地上,“我和他之间已到了现在的地步,我没有别的选择,我……不能像我娘一样,让男人占了身子……最后落得个无名无分的结局。”

    她语带凄然,显然是想到她母亲的原故,也让佟锦一时无语。

    跑来这里询问究竟,本就是多余的举动,佟喜与太子两情相悦也好,被迫接受也好,她能改变什么?正如佟喜所说,她不入太子府,根本没有别的出路,而孔梦云也终究是要嫁给太子的,这是圣旨。

    “至于你所担心的……”佟喜的笑容中带了无限的苦涩,“想来在太子心中,我与玉帛、和他太子府的其他姬妾并无两样,只是不同的挑战罢了,或许会有一时兴起,但太子妃终究是孔姑娘,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锦娘,”佟喜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如果可以,我只愿平安过完此生,不管是在佟家做丫头,还是在太子府,都是这样的心思。”

    佟锦临走之前,佟喜斟酌了一下,细声道:“二夫人……许是又有什么打算,今日她将我和玉帛谴出去,独自与柳妃娘娘聊了许久,回程时玉帛又提起你的名字,让二夫人压下了,我总觉得二夫人与柳妃娘娘密议的事与你有关。”

    佟锦心中便是一沉,她刚才还在预感柳氏又憋了坏水儿,这会就证实了,只是……她有什么事是值得柳氏与柳妃商量的?

    离开金纷园的时候,佟锦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让她不得不连连深吸气,以缓解心中压力。

    不止因为柳氏未知的计划,而是在太子的婚事上,她想得太过简单了。一个佟喜算什么?太子身边,早有无数的娇姬美妾,太子对她们岂会个个无情?王子看上灰姑娘并为之情订终身的事只能存在于童话之中,她到现在才明白孔梦云这段时间为什么一直闷闷不乐,又为什么会时常流露出对自己的羡慕之情。

    想到这里,佟锦忍不住庆幸,还好兰青早年受挫,如若不然,以他的人品资质,岂会一直孤独到现在,让她捡了个大便宜?

    想了一周,最后又想到了佟喜身上,由始至终,佟喜也没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听到她和太子的事,其实她可以问的,那里极为偏僻,若非秘事,怎会出现在那里?可佟喜就是没问,正是这分善解人意,让佟锦更为感叹,但担忧的心思却是放下了一些。

    虽然佟喜看起来无比脆弱,但流过泪后,她还是会努力地面对一切,今天这事,就算不是太子,相信佟喜依然能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积极面对,而不是一味的退败逃避,甚至无视自己的生命。平安过完此生,说起来简单,实则是最为艰难的事。所以佟喜是真的强大,命运待薄了她的同时,也给了她无匹坚强的内心。

    只是……孔梦云呢?与佟喜交谈过后,佟锦才惊觉,看似坚强的孔梦云,面对这桩婚事时,持的是一种认命的态度。

    佟锦最终还是回了公主府,本想直接到后园去,可经过前厅的时候,就见一个人在厅里止不住地转圈,仔细一看,竟是孔梦云。

    “你怎么还在这?”佟锦连忙进了厅去,“我还以为你早走了。”

    孔梦云见了她长长地呼了口气,又急问:“怎么样了?急死我了,你再不回来,我可真得走了。”

    “什么怎么样?”看见孔梦云如此为自己担心,佟锦心里难受得厉害,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面对她才好。

    “你和兰青啊!”孔梦云抓着她,脸上尽是好奇之色,“找着他了吗?”

    佟锦点点头,挑着不要紧的与她说了点,最后又说了他们相约一起看睡莲那事。

    孔梦云舒了口气,由衷笑道:“你们可真好。”

    佟锦心里一酸,竟差点落下泪来。

    孔梦云吓了一跳,连忙拉她坐下,“怎么了?要哭了似的?”

    佟锦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脆弱,以前她也哭过,但大都是假的、装的,今天眼里的酸意却是从心底直接冲了上来,怎么也压不下去。

    “你嫁给太子这事,会有变数吗?”佟锦抱着连自己都没信心的希望问。

    孔梦云怔了一下,突然一瞪眼:“我大婚在即,你就这么祝福我吗?”

    佟锦摇摇头,低沉的态度让孔梦云也觉得不对,认真地看她半天,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声。

    “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孔梦云有些颓然地坐到佟锦旁边,“不嫁给太子,我就只能嫁给林家的小国舅爷……你知道那个小国舅爷吧?”

    佟锦点点头,林家出了个皇贵妃,先皇后薨逝后永兴帝并未另立皇后,如今的后宫都是皇贵妃主事,那个小国舅爷是皇贵妃的幼弟,自小被家里宠坏了,好事一件都轮不到他做,坏事倒十件有九件与他有关,欺压百姓强抢民女,就没有他没做过的。就是因为他,御史连连参奏林家,只是因为林家根基过深,又有皇贵妃和二皇子撑腰,根本无法动其分毫。

    “这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孔伯父原先有与林家议亲的念头吗?”

    孔梦云丧气地摇头,“是林家有这个意思,我爹不愿,不知动用了多少关系,才求得太后点头将我许给太子,可……你知道吗?皇上原先属意的太子妃不是我,是武清云,只是因为太后发了话,我才能做这个太子妃,但武妹妹却是要顶替我,去嫁给那小国舅爷了。”说完也不看佟锦惊诧的神情,苦苦笑道:“害了武妹妹这样难看的事,我自然不愿与你提起。”

    听完这番话,佟锦怅怅不语。想到武清云,她便想到那个爱笑爽朗,敢在冰湖之上抢李莞风头的飒爽姑娘,难怪当初皇上下了林武两家的赐婚圣旨后,孔梦云不愿多聊此事,却不知道这桩婚事里竟还有这样多的曲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