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81.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8章 旨意
    想伸手抓住些什么定定神,动了动手,才发觉自己一直都抓着椅子的扶手。佟锦缩回手来,手都是抖的,冰凉一片没有丝毫热度。

    怎么可能……不!没什么不可能的!

    历来外出和亲的公主都不是什么真正的金枝玉叶,尤其在安然公主受辱之后,和亲的公主更不会从嫡系中选出,多半是偏远宗室之女,既然如此,封她这个宗室出女为公主,外派和亲便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只是为什么会是她?既然黄存喜让人传来这样的话,可见永兴帝的态度已定,说不定只等佟介远回京便会发下圣旨……可她最近和太后与皇上的关系明明不错……佟锦猛然想到佟喜说过的话,柳氏与柳妃正密议一件与她有关的事,柳妃正值圣宠,要是有她说和,对方又是自家亲戚府上的,不仅可以解了永兴帝的燃眉之急,更可因此落得个深明大义的名声!

    难道从很久以前开始,柳氏就开始筹谋这次的计划了吗?佟锦脑中灵光一闪,又是想通了一个关节。那裕郡王府的姑娘断不会突然猝死,肯定是先病了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可能从很早开始,皇室就开始物色可以顶替的人选了。

    佟锦这次是真的慌了,手掌握起又放开,坐了半天,脑子里竟是一片空白,一点应对的头绪也没有。

    就算是老夫人,也不可能去违抗圣旨,至于佟介远,更不用寄丁点希望在他身上,佟锦痴坐良久,突地被身前的人影吓得打了个冷战清醒过来,呆呆仰望半晌……“曼音……”

    曼音被佟锦的样子吓坏了。

    恐惧、茫然、怯懦……这些她曾经以为决不可能在佟锦身上见到的东西,如今一一浮现,更让佟锦显得分外无助。

    原来她也会害怕,原来她也不是强大到无所畏惧,这样的佟锦让曼音也跟着有些慌了,并带着微微的心疼。

    她是一步步看着佟锦从怎样的逆境走到今天的地步的,她才知道,原来人还能这样活,不怨天由人,不自怜艾,虽然面对旁人时佟锦总是笑眯眯的,但这条路的极苦之处,也只有她和静云看得最清楚!

    曼音已忘了她从何时开始像现在这样活得堂堂正正,只知道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正视与尊重,她现在一一拥有。她永远也忘不了她得知静云已经赎身,回归自由时的心情,有委屈、有不甘,她甚至冲动地去找佟锦,问她能不能让自己赎身。

    佟锦反问她,“你有地方可去吗?”

    她无言以对,佟锦就笑笑,“等你以后有了想去的地方,我不会留你。”

    从那时起,她就知道了自己未来的方向,势必是要追随着她家姑娘,上天入地的。

    曼音心疼佟锦,脚下步伐更是匆匆。为避人耳目,她并没有乘车出来,而如今天色已晚,街上连行人都少见,更别提去雇马车了。

    曼音将自己往年学过的灵巧身法发挥到极致,急赶着到了平安王府,转过正门,去拍后门。

    隔了许久才有人过来开门,正想数落几句埋怨这门拍得太急太响,手里便是一沉。

    入手之物冰冰凉凉却又带着让人心喜的重量,应门者急急抬手让其滑入袖中,这才抬头,看着门外气喘吁吁的清瘦姑娘,语气极为客气,“姑娘有事?”

    “麻烦妈妈,”来人又塞了一块银角过去,“我想找世子身边的石哥儿,家里有要紧的事。”

    “家里的事自然缓不得。”应门妈妈笑容满面,“姑娘进来等吧,我这就打发人去找。”

    兰石得到通知的时候心里有些纳闷,他自小被王爷收养,家里早没人了,谁还会为了家里的事来找他?可传话的人说得笃定,他便将信将疑地跟着过来,便见到了曼音。

    佟锦并不常带曼音在外走动,所以兰石想了好一会,才记起这面善的姑娘是谁。

    兰石对佟锦的印象并不好,连带着对曼音也不太客气,上来便道:“不是已在八仙楼留过话了么?还巴巴的跑来催,我们世子不像有些人言而无信出尔反而的。”

    曼音正心急如焚的,哪听得这些话?神情一恼便要翻脸,可想想自家姑娘,总是忍住了,不仅如此,还放软了身段,“石头哥哥,我们姑娘有要紧的话传给世子,我找不到旁人帮忙,只能来求你。”

    曼音和静云同年,今年也才十五,长得瘦瘦小小的,近来日子好过了,脸色白嫩了许多,大大的眼睛惹人怜爱,又是刻意软了声音,一时间竟是弄得兰石面红耳赤,再说不出什么过份的话来了,乖乖的去给曼音传话。

    兰石找到自家世子的时候,兰青正在沉金园的院子里给兰绯解答练功时的疑惑。

    兰青虽然无法聚集灵气,但因之前达到的高度,又有全国的资源供他使用,说起修炼时的经验自是头头是道、条理分明。

    沉金园外人不可随便进入,纵然现在园门大开,兰石也还是依着规矩守在门外,等兰青解答告一段落后,这才朝兰青示意一下。

    待兰青出来,兰石先是不满地嘀咕了一句:“世子何必如此认真?”

    在他看来,兰绯就是想等练好了灵气后来夺世子之位的,兰青却只是一笑。以前他也没想过自己竟能做到这种地步,兰绯对他的敌意他知道,兰绯的目的他也知道,换作以前,他就算为了掩饰和气也断不会如此真心教授,可如今,却是无所谓了。

    世子之位本就是有能者居之,这对王府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以前的他得到的多、失去得也多,到最后竟是身无它物,除了世子之位,他不知道自己还拥有什么,而现在他所拥有的,就算用十个、百个世子之位来换,他也不会看上一眼。

    “什么事这么着急?”兰青接过馨竹递过的手巾擦了擦额上的汗,“可是母妃又发了脾气?待我换过衣服就去看她。”近来王妃心情不好,总得他过去陪着说说话,才肯罢休。

    兰石摇摇头,拉了兰青离开馨竹几步,低声说了曼音刚刚传过来的话。

    兰青初听到佟锦派人过来还不由失笑,可听到后来,却是脸色微白,连衣裳也顾不得换,丢了手巾便朝王妃的怡春园冲去。

    曼音回到公主府的时候佟锦还坐在大厅里,也不让人点灯,急得静云在厅外直转圈圈。

    曼音顾不上和静云说话,直奔向佟锦身前矮下身子,“姑娘,我在王府外守着,看见世子和王妃的马车往宫里去了。”

    “是么?”佟锦无意识地问了一句,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曼音的话,心里这才稍稍安稳了些。

    一直以来,所有的事都是她自己在面对,可这次她是真的无能为力了。她不能入宫,不能自己送到皇上面前,否则皇上当着她的面下旨,她便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次要不是曼音的提醒,她差点忘了,她还有兰青可以依赖。

    要是兰青和王妃一同出面请求赐婚的话……虽说仓促了点,但若能赶在皇上下达圣旨之前,还是有希望的吧?

    夜晚从来没有如此漫长过,知道一旦有了消息兰青必然会先来通知她,佟锦连睡觉都省了,一夜守在大厅,可直到天边见亮,也没等到什么消息。

    佟锦饱含期待的心渐渐沉下,这是出了差错,否则无论成功与否,兰青都断不会不来给她传个话的。

    佟锦不睡,曼音和静云也跟着陪了整宿,她们是仅有的知情人,现在也是对望无言,根本想不出什么法子,只得一趟趟的去门外张望,希望能第一时间发现点什么。

    曼音这边才从门前回来,静云便又去了,没一会火烧眉毛一样地跑进来,朝曼音连喊,“黄公公来了!”

    曼音精神一振,立刻去叫佟锦。佟锦在厅里也听到了,但她不知道黄存喜此次带来的消息是好是坏,反而紧张得半天没动地方。

    那边黄存喜匆匆而至,手里还拎着圣旨,佟锦一见之下更为急躁,话也说不得就想去看那圣旨。

    黄存喜连忙闪过,“这圣旨不是给姑娘的,咱家出来宣旨,知道姑娘着急,特地先过来看看。”

    佟锦一呆,黄存喜加快语速说道:“昨夜平安王妃与兰青世子进宫求旨,希望皇上能为你与世子赐婚,可他们去得不巧,佟大将军那时……刚刚接了封姑娘为公主的旨意。世子向皇上百般进言,皇上便询问佟大将军之意……唉!”黄存喜再叹一声,“佟大将军为国尽忠,不愿皇上再为此事伤神,还是收了圣旨,宫里的封赏待会就会到了。”

    佟锦的脸色瞬间惨白,“我爹回来了?”

    黄存喜点点头,“昨夜刚刚回京就入了宫,后又被皇上留下,估计早朝散后就会回来了。”

    佟锦缓缓地点头,她本就不对佟介远抱什么希望,可心里毕竟还是觉得自己到底是他女儿,怎会一点也不怜惜,如今一听,她却是连这点心思都是妄想了。

    看着佟锦的脸色,黄存喜也有些不忍,可接下去的话还是得说,“还有一件事,姑娘听后千万莫急。兰青世子见佟将军收了圣旨,情急之下口出恶言甚至拳脚相向,现在被皇上扣在宫中,下了天牢。咱家正是要去平安王府传这旨意。”

    听清了这话,佟锦脚下一软,连最后一丝支撑的力气也没有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