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83.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0章 往来

第120章 往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还好,这些不是她的亲人,而是锦娘的。

    佟锦回到公主府,面对冷清的四周,只剩这句话可以安慰自己。

    曼音下了狠心跪在佟锦面前,“我愿代姑娘入赵和亲,只要到时候我们换了衣裳,盖着红帕没人看得出来。”

    佟锦的心里便又回暖了一些,拉起曼音,朝她笑笑。

    佟锦被限制了行动,那些禁卫就守在门前,名为保护实则监视,出入公主府的人都需经过严密的盘查。佟锦起先还不明白为什么永兴帝如此大张旗鼓,直到下午黄存喜带了宫里赏下的东西过来,佟锦才得以趁机询问。

    待黄存喜离开,佟锦心底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原来裕郡王府的姑娘死得蹊跷,皇上怀疑是他们家人暗做了手脚,报了个病死,实则是金蝉脱壳。但裕郡王毕竟是正经的皇亲,皇上也不愿过多追究,这次却是特别嘱咐禁卫盯好了,要是再出了差子,要连坐问责的。而这次黄存喜来也带来两个嬷嬷,说是随身照料,但真实用意谁都看得明白。

    多看得起她。

    揽月公主还是回了公主府,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老远的看见佟锦在厅里,低头绕着走了。

    第二天一早,得了消息的孔梦云匆匆而来,劈头便问:“你有什么打算?我帮你!”

    佟锦想了想,本想让她尽力保兰青出来的,但最后还是没说。她自己都身不由己了,如何帮得别人?

    哄走了孔梦云,佟锦又迎来了佟喜。

    佟喜带着简单的行李,跟着她的嬷嬷不待她下令就自顾着去安顿了,丝毫不容人拒绝。

    佟锦失笑,“佟介远让你来看着我?”

    佟喜摇摇头:“是奶奶怕你孤单。”

    佟锦便不再说什么针对的话,闲闲问道:“你的身份恢复了吗?”

    佟喜点头,“太子府那边……今日也下了诏令……与玉帛一样,同为五品承徽。”

    “那好啊。”佟锦眼底微黯,却又很快掩去,“柳氏很吃惊吧?”说完又自己点头,“一定是气到发狂,不然奶奶也不会把你送过来,是担心你在柳氏手里出了意外。”

    佟喜抬头,她没有说话,却让佟锦看到她颈侧的划伤。

    “要是我能早些探知她和柳妃娘娘密议的内容……”

    “那也没用。”佟锦打断她的话,给她一个无须自责的笑容,“没有这回,还有下回,柳氏断不会让我安生度日的。”

    佟喜摸摸颈边的伤,“其实我们谁都没惹。”

    看她失了往日光泽的目光,佟锦脱口而出,“去找孔梦云吧,站在她的身后,这样无论将来出了什么事,你都能好好的。”

    佟喜不解地望过来,佟锦却再不说什么了,疲惫地转过脸去。

    曾经她同情佟喜,现在却是反了过来。

    宫里派来的那两个嬷嬷现在是数着指头过日子,只盼着这半个月快点过去,等佟锦出了京,她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于是她们整日的提心吊胆,生怕出了什么意外,可佟锦根本不做什么出格的事,至少在她们看来,佟锦既不像一些等待和亲的姑娘那样终日哭泣,也不自怜自艾,更没什么其他的意图,就是沉闷了些,这些合理,毕竟出国和亲者多半没有好的下场,心里苦闷是应该的。

    这分平静一直持续到了第五天头上。

    这天早上,佟锦一如既往地穿戴整齐坐在前厅里,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也不和人说话,就那么干坐着,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个上午。

    今天却是没坐多久,一个带风的人影就杀了进来。

    那人身后还跟着两个满眼戒备的禁卫,两个嬷嬷也有点慌,不知来者是谁。

    佟锦却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来送我的,不用这么紧张。”

    虽是这么说,禁卫和嬷嬷还是不敢完全放松,他们觉得来人身上带着无尽的怒意,像要杀人似的。

    最终佟锦大敞了厅门,让禁卫和嬷嬷都守在外头,她就坐在厅里和那人说话。

    “我算着你这两天也应该来了。”她亲手倒了杯茶送到那人身前。

    那人“啪”地一甩手,茶杯应声落地碎做几片,佟锦也不看,转身回了座位坐好。

    “韩林。”她开口,“我不是不找你帮忙,而是这件事谁都无能为力。”

    “你放p!”韩林英挺的俊脸上染着怒意的潮红,“那你怎么去找水明月去帮兰青?在你心里,她比我还要可靠是不是?你这把子就是这么拜的是不是?在你心里,我韩林就是个没用的缩头乌龟,是不是?”

    佟锦无心和他辩驳,轻轻地靠在椅上,“我没这么想过。”

    “你就是这么想的!”韩林暴跳如雷,“就因为上次那事我没有给你出头!让你走投无路自绝于寿康宫,你心里怨我,是不是?”

    佟锦没有回答,她是真没这么想过,再说上次那事与韩林何干?倒是他受了她的牵连,被定北侯拘了数月没让出府。但韩林不信,最后颓了一张俊脸,“你出了事后……我真和我爹说过要娶你的,但是除了奶奶没人支持我,我那时才知道自己多么没用。”

    佟锦听得双眼发热,她两眼直直地盯着墙上的一幅字画,却根本没看清它上面写了什么,她只听到自己说:“那不怪你,再说,你要娶我,我也不会嫁你。”

    韩林又激动起来,“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兰青!但他心里没有你!”

    佟锦闻言双眼一亮,骤然而起,几步上前抓住他,“兰青——他出来了,是不是?”

    韩林愤然甩开她的手,“对!他不仅出来了,还向太后和皇上大表忠心,说一切都是被你所惑,愿将功补过,亲自送你入赵!你看看!你喜欢的就是这么个男人!”

    佟锦却缓缓地舒了口气,“太好了……”

    韩林大怒,“你以为是这是权宜之计?你没看到他与水明月一搭一和的样子,这个男人……”

    “不管是不是权宜之计……”佟锦拍了拍他的肩,安抚一下他激动的情绪,“他能出来就好。”

    韩林当即又气又怒,一副如噎在喉的样子,佟锦看看他,“你到底是在为我不平,还是在为水明月一心帮他生气?”

    韩林猛一愣,回过神来眼底泛红,抖着手指直指佟锦的鼻尖,“佟锦,你好样的!”声音咬得极碎,回身便走。

    目送他的背影一路出了公主府,佟锦还是站在厅前,不愿回去。

    “姑娘……”曼音极为担心地出声。

    佟锦惨惨一笑,神情中却并无后悔之意,她心中之计已定,如今,只能少累一个是一个。

    次日清晨,佟锦叫上那两个嬷嬷,“去通知外面的禁卫,我要去清源寺听禅。”

    两个嬷嬷面面相窥,“不如请三枷法师入府讲经。”

    佟锦摇头,“我曾在佛前发愿,出嫁前是一定要去的,今天不去过几日也得去。”

    两位嬷嬷正在为难的时候,外头突然人有来传,佟老夫人已入了府中。

    佟锦倍感意外,出门相迎,便见晨光之下,老夫人原本花白的发丝尽数全白,神情虽然稳定,但不掩眼中愁苦。

    “奶奶……”那满头的白发晃得佟锦眼疼。

    老夫人握上她的手,手劲极大,语气却是淡淡,“我与你二娘要去清源寺还神,想起你以前说过要去还愿,与我们一同去吧。”

    佟锦一怔。

    那两位嬷嬷却是松了口气。他们都知道佟家对这婚事的态度,是断不会让佟锦出半点差错的,当即便道:“老夫人来得巧,公主正准备往清源寺去呢。”

    老夫人也是愣了愣,而后点点头,“那我们……早去早回。”

    话虽如此,但佟锦如今身份不同,出行之时仪仗繁复,折腾了半天这才成行。

    佟锦独乘一车,出京之时,探出头去回望京城,眼中布了些说不清的感概。

    车队行至半途,天上突然下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打在车盖之上,听得人有些心烦。

    身边的嬷嬷试探说道:“今日天气不好,不如改日再去吧。”

    佟锦懒懒地靠在软椅中,“出都出来了,左右也是麻烦一次。”

    那嬷嬷便不再说话了,突然觉得身边少了些什么,想了半天,“怎么不见曼音姑娘?”

    佟锦打了个哈欠,“上车的时候她肚子疼,便没让她跟。”

    嬷嬷点了点头,心里突然起了一种异样的预感,恍恍惚惚地摸不清楚。

    马车停在的清源寺前时候,雨势稍大,从车内望出,雨滴连成无数条银钱,铺天漫地,让所有的景致都变得模糊起来。雨帘之中,一柄微黄油伞自寺门处隐隐而现,斜斜地撑着,移下石阶,直朝车队而来。

    “这和尚……好俊俏……”一个嬷嬷模糊地嘀咕一句。

    油伞下,一个素衣僧人眼帘微垂,眉目间宽仁慈悲,一点红痣格外鲜艳。他一手撑伞,宽大的素白袍袖自上扬的小臂上滑下一些,挺括又自然地堆在肘间,露出腕上一串莹白佛珠,隐隐生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