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8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1章 生路(一)

第121章 生路(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见那和尚过来,佟锦便让嬷嬷打了车帘,待他走近一些,轻轻笑道:“三枷大师,久违了。”

    三枷微一欠身,“贫僧要前往陈村超渡往生,却是不能迎接施主入寺了。”

    佟锦没有开口,她身边的嬷嬷倒有些急了,“大师何时回来?公主此次前来便是特地来听大师讲禅的。”

    “公主?”三枷一怔,半垂的眼帘抬了抬,眸光流转之处熠熠生华,又是让那嬷嬷呆了一呆。

    另一位嬷嬷便说了佟锦受封一事,三枷便又欠身,说了两句恭喜之言,可离去之意不减,让嬷嬷们都有些为难。

    佟锦笑笑,“天下众生平等,百姓抑或公主,在大师眼中都是一样的。大师只管去吧,我在寺中恭候大师回来。”

    嬷嬷们便又急了,在外留宿不在她们的预期之中。

    好在三枷答应加快行程,过午便回,如此算来,他们亦可赶在城门关闭前回到京城。

    三枷谢绝了佟锦以车相送的好意,撑着伞踩着脚下泥水,一步步顾自远去。

    走出老远,三枷这才慢了脚步,停在原地良久,终是没有回头去看那公主的仪仗车驾,只低头看看已被泥水染得变得了色的衣摆,喃喃一句:“离别在即,这脏了衣服的钱,就不和你算了。”

    那边佟锦别过了三枷,直到目送他出了自己的视线,这才下了车驾,与老夫人柳氏等人一同入了清源寺。

    如今的清源寺已是香火鼎盛,虽是雨天,仍是有许多香客往来于大殿之中。佟锦不愿打搅他人,只匿了身份隐在香客之中敬了回香。

    上香礼佛,佟锦做得安安静静,却让她身边的两个嬷嬷和一众禁卫的心提得老高,寺内人多,要是一时不查失了佟锦的踪影,他们便是百死莫辞了。好在,佟锦寸步不离身边的嬷嬷,上过香后便让嬷嬷去找沙弥,替她们暂时安排休息之所。

    随着沙弥进了东跨院的禅房,这里的禅房刚刚修缮过,房内宽阔雅致,散发着一股新居的气味。

    安排好佟锦后沙弥又分别安排了老夫人与柳氏,这才退了下去。

    闲来无聊,佟锦在屋里寻了本书,倚靠在窗前的椅子上看,因为光线不好,看了没几页,便把书盖在脸上,像是有些乏了。

    过了许久,佟锦动也不动一下,眼看天色近午,两个嬷嬷都打不定主意是不是该叫她起来,这时老夫人身边的一个丫头过来,与嬷嬷低声道:“老太太有些难受,想和公主说说话,能不能请公主过去看看?”

    两个嬷嬷还没应声,佟锦便拿了脸上的书,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今早老夫人的态度实在可疑,至今佟锦也没弄明白她的意思,如今叫她过去,怕也是别有深意的。自己的计划不容打扰,为免老夫人中途再来寻人,佟锦决定过去看个究竟。

    到了老夫人的禅房里,老夫人正倚在榻前默默垂泪,佟锦连忙过去,“奶奶……”

    老夫人泪眼模糊地看看她,又朝她身后的人道:“你们出去,我有话对公主说。”

    两位嬷嬷对视一眼,佟锦已开口道:“你们就在门外守着吧,有事我叫你们。”

    嬷嬷们福了一福,连同老夫人身边的丫头,一同退了下去。

    待房门合上,刚刚还不太有精神的老夫人一下子坐了起来,在佟锦惊诧的目光中,坐到桌前,喝了杯早已倒好的茶。

    “锦娘,佟家对不起你。”老夫人眼眶含泪,神情却是清醒,“只是奶奶能力有限,帮不了你许多。”

    佟锦在老夫人身边默然而立,心中疑惑更深,老夫人特地约她到这里,绝不是为只说上这么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正在佟锦等着老夫人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见老夫人面色一恍,继而眼帘沉下,晃了两晃,伏在了桌上。

    佟锦大惊,可不待她的惊呼出口,一只纤长的手掌已自身后探来,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双唇。

    “锦儿……”

    低低的一声,顿时止住了佟锦的挣扎。

    “别怕,只是普通的迷药,让人昏睡,于身体无碍。”

    听着耳边的声音,佟锦眼中一热,回身便扑了过去,“你……怎会在这里……”

    回应她的只是带着急切的索吻,不过只是浅尝即止,便又被他牢牢地锁在怀中。

    “我去求老夫人,让我们见上一面。”

    佟锦心中一动,回头看看伏在桌上的老太太,一时间百味交集。

    “锦儿,”他握紧了她的手,“我们时间不多,有件事与你商量。”他挨着她的耳垂,声音极低地吐出一些话。

    听着他的话,佟锦身体微震,末了,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底已是一片坚定,“锦儿,你……怕不怕?”

    佟锦的心思复杂至极!她抬起头,看他满面倦容,眼底布满了血丝,也不知多久没有睡过,原本清润的面颊也有些凹陷,显示着这几天他饱受的折磨与摧残。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没有一丝一毫要放弃她的想法,如今,甚至在赌自己的性命。

    见她不说话,只盯盯地看着自己,兰青有些乱了,握着她的手劲不自觉地加大,“锦儿,你说话,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

    “没有……”佟锦垂下眼帘,缓缓地靠回他的胸前,面孔埋在他的怀中,“没有……”她声音微哑,“我都听你的。”

    环在身上的手臂力道一下子紧了许多,佟锦只觉得身体一轻,已被他抱了起来。

    “放心……不会很疼……”他伏在她的耳边,气息炙热如火。

    三枷如约到陈村做完法事,回转之时天刚过午,雨也小了些,只偶尔有一些雨丝落下,空中更是大亮,即将见晴。

    回程之时,他没有谢绝陈村的礼遇相送,乘着一辆骡车赶回了清源寺。

    到了寺门之处,天气已彻底放晴,三枷拎着收起的油伞下了车,郑重地向送他回来的村民道过谢后,便拾阶而上,回到寺中。

    看看天色,约么佟锦那边已经做好了准备,三枷也不回禅房休整,直接去了东跨院。

    进到院中,便见佟锦身边的两个嬷嬷守在一间禅房跟前,三枷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那并不是事先安排好的房间。

    两个嬷嬷也已看到了三枷,连忙过来,“大师回来了,公主正与老夫人说话,容老奴去请。”

    嬷嬷们是最想快点结束这次出行活动的,自然想着早点听完讲禅早点回去,三枷却是心头一凛,抢先一步到了门前,“公主一直在老夫人这说话?”

    “是啊……”嬷嬷再想说什么,身前却没了人,三枷已推门而入,转眼又关了房门。

    两个嬷嬷一愣,跟着也想进去,可房门推了又推还是纹丝不动,竟是被三枷由内锁住,跟着不久便听到屋内似有闷哼传来,当下更是慌了,一人留下拍门,另一人出了跨院去寻同来的禁卫。

    此时的屋内也是狼藉一片,三枷丢下手中的凶器硬是将佟锦自兰青身下拖了出来,神情微恼,“你疯了!”

    佟锦衣裳不整,却只顾去看不省人事的兰青,三枷恼意更甚,听着门外越加急促的拍门声,两下抱起兰青塞到榻下,又极为迅速地将榻上被褥铺得齐整,不容分说地拉了佟锦到桌边坐下。

    “死不了!”他微微咬牙,“倒是你,不要命了。”

    才说完这句话,房门已被禁卫由外踢开,几个魁伟禁卫气势汹汹地冲进来,却见到老夫人伏于桌面,三枷与佟锦好好地坐在桌边,不由都是一愣。

    “你们做什么?”佟锦脸上泛红,状似极怒,“大师正为奶奶调理身体,你们贸然闯入意欲何为?我这便入宫要皇上将你们尽数革职!”

    她说话便往外走,一个嬷嬷连忙扯住她,“公主息怒,都是奴才们的不是!”却是只字不提刚刚她们极力拍门也没人回应一事,反正主子都是不讲理的,而他们的职责是看住佟锦,只要佟锦还在,其余的事他们并不过于追究。

    三枷此时松了置在老夫人腕间的手,淡然垂眸,“公主稍安勿躁,还是先顾老夫人要紧。”

    佟锦便气哼哼地坐下,“奶奶不要紧吧?”

    三枷摇摇头,“无妨,只是近来太累,容贫僧为老夫人施针,再多加休息便可无事。”

    佟锦就回头,“还不扶奶奶到床上躺下!”

    两个嬷嬷不敢怠慢,连忙扶了老夫人过去,而后三枷施针,以不便多人观看为由,又请了她们出去。

    嬷嬷们这次更加小心,时不时的就贴到门旁听里面的动静,听到屋内一直有人说话,虽听不真切在说什么,但佟锦的声音总在,这才又放下心来。

    屋内的三枷此时却是面色微青,看着低头而坐的佟锦,心中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是再三口,总是没了刚才的恼怒与急迫,缓缓问道:“你花了我这么多精神布置,钱可是还没付呢,你现在和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又不走了?”

    佟锦的目光自床榻下方溜了一遭,收回眼来,朝三枷笑笑,“他为了我、为了保全我那些家人,宁愿舍了全部,我还怎么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