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85.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2章 生路(二)
    听了佟锦的话,三枷垂目不语。佟锦虽然紧张兰青的伤势,但也知道此时断不能拖他出来查看,否则一旦被门外的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便又问道:“你怎么知道……”

    话说了半截,语意已经模糊。三枷淡淡地道:“他之前曾来找我,说想与你在此见上一面。”

    佟锦一怔,三枷神情不变,继续说道:“只是我与你联系不上,只能按原定的计划走下去,便告诉他,我没办法找你出来,可没想到……”

    没想到他竟去求了老夫人,这是相当冒险的做法,要是老夫人不应,他一条意图私下授受的罪名又是跑不了了。

    “刚刚我回来,见你没在自己房中,又谴出了跟随的嬷嬷就知道出了差错,隐约觉得和他有关,就抢先进来……”三枷说着抬眼看来,见到佟锦颊边留着一道淡淡的红晕,声音便顿了顿,移开眼去又道:“不过现在也不知道我的闯入是不是坏了你们的计划。”说着又从袖子里滑出一个小瓶递给佟锦,“刚刚在榻上找到的,是你的吧?”

    见了那小瓶,佟锦脸上登时红如火烧。这瓶里装着一些滋润凝露,是兰青怕她太疼而特地备下的,急急地将瓶子紧攥在手里藏好,她这才答了三枷刚刚的问题,“今晚我想办法留下,总……还有机会。”

    三枷动了动唇,终是没忍住心底的探究之意,“你们做何打算?”

    佟锦定了定心底的翻涌,低声道:“他说……他以酒后失德之名……待我们事定之后,皇上再无法送我前去和亲,因我是被动承受,事后再自愿出家,皇上不会多加怪责,也可保全我的家人不被追究。”说到这里,她住了口。

    三枷等了半晌,追问一句,“那他呢?”

    佟锦面上倒是平静得很,“王爷不会任皇上处死他的,拼了所有不要,总能保得一条命来。”

    她说得冷静,却让三枷这个方外之人颇感触动。一个出家、一个倾其所有只剩一条性命,纵然过得几年待事情平息他们两个大可海阔天空,但无论之前之后,这条路都充满了无尽的艰难凶险,难道他们全不在意?

    “你何必……要选这么难的路走……”理智制止之前,这句话极低地由三枷口中吐了出来。

    早在佟锦受封之前,她就交代了刘长空兄妹,移出铺面里所有钱财来找三枷,要他选一间禅房修建夹层,待佟锦入房休息时便躲到夹层之中,做出她已经逃跑的样子,最后再由三枷“无意间”发现房间已空,借此洗清三枷的嫌疑,再趁禁卫外出搜寻之时将她转移到别处,寻机遁走。

    这便是佟锦的计划,事出紧急,容不得她再做挣扎,那便一走了之!佟锦自知她走后定会牵连进许多人,但不牵连他们,倒霉的便是自己!佟锦自认和佟介远等人没有那么深厚的情份,她也没圣母于以身度天下的地步,所以自事起便开始暗自筹措,只是没想到,中间还是出了各种差错。

    先是兰青,她总得听到他平安出来了,才能放心地走;接着便是老夫人,兰青虽求了老夫人带她至此,老夫人并不知道他们后会发生什么事,却情愿喝下迷药留在房中,只为给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而最后的差错,还是兰青。

    佟锦已做好暂时离京的准备,至于兰青,待风声过了,她总会想办法回来。可她万没想到,兰青竟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抛弃所有,地位、名声、乃至地对父母的孝义,也不愿放弃她、也要将他们牢牢地拴在一处。

    他定下这样的计划,只为保全佟府上下不受连累,却不知道……佟锦心口一窒,到榻前蹲下,掀了床帘朝榻下看去,见兰青紧闭双眼,仍是晕迷着,心中这才稍安。

    要是让他知道,他一心保全的人根本就放弃了她的家人,他不知会做何想法。

    伸出手去,轻轻地触碰他的面颊,佟锦轻声说道:“他既全我孝义之心,我便全他爱护之举,这条路虽然难走,但只要我们还活着,便总会看到希望。”说到底,也不愿他见到自己冷硬无情的一面。

    “刘长空和曼音他们……你让他们各奔前程去吧,我以后,怕是顾不上照看他们了。”佟锦说话时伸手去摸兰青被三枷砸到的后脑,隐隐摸到一个肿包,心里有点心疼,嘀咕了一句,“怎么下这样的重手……”

    三枷无言以对,又想起刚刚砸人的东西还丢在地上,连忙起身过去捡了起来。

    佟锦见那是一个包得四四方方的小蓝布包,不由奇道:“里面装了什么?竟能打得死人。”

    “是陈村村长送我的答礼。”三枷不理她话中的恼意,自顾解开布包,包里裹着一块半透明的方砖,“这是试金石,村长留在手上没什么用,就顶了这次的超渡之资给我。”

    佟锦闻言翻了个白眼,“求你也像个正常的和尚一样吧,怎么什么都要?这东西虽然稀少,但对普通人来说根本没用,也就不值什么钱……拿来我看看……”

    三枷悻悻地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其实他也是宁可收钱的。

    他们到榻前说话,离房门就远了些,门外的两个嬷嬷留神细听,却听到佟锦的声音越来越小,隔了一会,竟是什么也听不到了,不由得又暗自担心起来。

    再等了一会,屋里还是没有动静,一个嬷嬷大着胆子唤了一声,“公主?”

    室内马上传出佟锦的声音,“什么事?”

    嬷嬷舒了心,连忙说没事,问佟锦要不要用些素斋。

    佟锦当即应了,过了一阵子,嬷嬷送斋饭进去,见屋里一切如故,老夫人也仍在榻上躺着。

    佟锦的心情似乎变得很好,眼睛都放着光,“你们也去吃吧,再给二娘那边送去一份。”

    嬷嬷应声退出,又觉得奇怪。她们都是从宫里出来的,自然听到了些风声,听说佟锦受封公主入赵和亲一事是柳氏一力促成的,怎么这公主竟不埋怨?

    又过了约么一个多时辰,天色渐晚,两个嬷嬷的腿都站酸了,院门处守着的禁卫也不断地以目光相询,她们便再贴到门边听上一回,再朝禁卫们点点头,以示佟锦还在。

    这边刚与禁卫示意过,嬷嬷的耳朵还没来得及移开来,紧闭的房门毫无预警地由内打开,露出佟锦笑盈盈的一张面孔。

    “奶奶醒了,我们回去吧。”

    嬷嬷与禁卫自然求之不得,连忙各自准备,另一间禅房里的柳氏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以手掩口浅浅地打了个哈欠,又看到佟锦,轻轻一笑,“三枷大师果然法力无边,这便让公主见了笑颜。”

    佟锦也好脾气地朝她笑笑,想到刚刚老夫人醒来见到她和兰青还在时的恼怒样子,竟问他们为何不趁机私奔,亏她提前派人来侦查了地形,选了个屋后有窗又临近后门的禅房来住,还说此行特地带了柳氏过来,要是将来论罪,也让柳氏逃不开责任,算是给孙女出气。

    直那时佟锦才觉得自己之前的决定真是错了,在这家里不是没人关心她,只是用的方法不同罢了。

    佟锦最终还是与老夫人等人先一步离去,他们走后许久,兰青才再一次自榻下出来,手里拎着三枷之前拿回的小蓝布包,隐下眉眼间的复杂情绪,看着三枷舒目一笑,“这次总没有问题了。”

    三枷跟着淡淡地掀了下唇角,“早知道是这样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倒把我折腾够呛,回头我写一张账目送到你府上去。”说完又想了想,“要现银,不收抵货啊。”

    兰青点头轻笑,“放心,定然与你不亏不欠。”

    似有玄机的话让三枷微微错愕,抬眼去看,兰青已朝他拱了拱手,虽仍是面颊消瘦的落魄外表,可他眼底风采灼灼,因佟锦一事带来的苦闷郁气全数尽消,姿态风流,竟比往日更加潇洒几分。

    他理应高兴的,那可真是……了不得的发现……三枷自他手中的布包上收回目光,恍恍地,又想起当初对自己侃侃而谈意图赖去车资的少女,那时的她定然不知,将来竟有如此难得的机缘!

    静坐良久,三枷缓缓合上双目,手中佛珠轻轻捻动,轻宣一声佛号,再睁开眼来,眼底一片清明澄静。

    永兴二十九年六月十八,周谴温仪公主入赵和亲,正一品领侍卫大臣佟介远率精兵相送。临行前,永兴帝特于太銮正殿召见温仪公主,送行加勉,以表公主之义。

    太銮殿中,永兴帝与太后高坐殿上,文武百官林立两旁,悠长的传诏声后,一个芳华少女身着盛装,自殿外缓缓而入。

    和亲,本就是两国不和之下才有的举措,是而和亲之女自古便少有善终,和亲的公主临行前也大多愁苦不堪,更有放声悲泣者,可无论她们哭得有多凄惨,终还是一队仪仗送出京去,从此家人故土天各一方,所有悲苦凄凉,只能一人承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