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8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4章 理想

第124章 理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圣灵真气”四字一出,瞬间引沸了殿内的凝滞气息,许多人顾不得天子在上,纷纷涌至佟锦身边。他们不是没看出那是什么,只是不敢置信!

    圣灵真气是拥有大周皇族血脉的人才会一定机率存在的特殊灵气,在皇族中所占比例不过十分之一,它不仅是代表天家血统的至高荣耀,同时也更能轻易使用普通灵气无法使用的更高端的武技心法。是而几百年来,纵然外界武者的天姿再强,最强武者仍是存在于皇室之中,只是,这样的特殊灵气极少出现在女子身上,偶有破例,也个个都是登凌越顶的超然存在,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被誉为圣朝神女的开国战神,她曾以一已之力于阵前斩杀赵明二国第一高手,由此奠定大周天下争雄之路,引得世间无数武将为之倾伏拜倒,至今仍是不朽传奇!

    “可惜!可惜!”当朝武将之首,曾为帝师的季老将军双手微颤,双目圆睁,盯盯地瞪视着佟锦,神情复杂至极!

    季老先生最终也没再说出什么,说了两句“可惜”后,竟是连早朝也不上了,摇着头冲出大殿,竟是极为伤心难过的样子。

    有些人不知季老将军为何如此失态,可几名老将与永兴帝却是明白,心中也不免大感可惜。

    大周圣朝的历史上,仅有的几名身负圣灵真气的女子莫不是习武资质极高,达到的高度也是常人难以企及,由此可见,拥有圣灵真气的女子具有绝佳的修炼天赋,若能自小好好培养,何愁不再出一名开国战神?所以皇室中人不管男女,都是自小要接受试金测试的,只是圣灵真气本就难得,生在女子身上更是百年难遇,如今发现了佟锦,她却已经早过了最佳的习武年龄,纵然资质再高,将来的成就也只得一般,如此上好的天赋被生生浪费,怎能不引人感叹!

    “公主原也是宗室出女,出生时理应接受过试金测试才对!怎地那时没有发现!”此时也有不少人反应过来,纷纷开口。

    佟锦却是没想到还会有此插曲,抬眼望向佟介远,见他面色一片青黑,鬓间竟已见了冷汗,心中不由冷笑连连。

    误了二代战神的成长,间接导致国力受损,这等罪名岂是佟介远承受得起的?但所有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只怕他不是当时没有发现锦娘的灵力,而是锦娘根本没接受过试金测试,宗室出女?在今日之前,又有谁真正把她当做宗室出女看过?尤其是佟介远,在锦娘出生的时候,巴不得躲得远远的才好吧!恐怕他做梦也想不到,就是这个他看也不看一眼的女儿,可以给他带来无尽的荣耀,同时也能一手将他推至地狱,将他费尽心力才求得的皇帝信任轻而易举地毁了个干干净净!

    眼见着好好的朝堂乱成了一锅粥,永兴帝也大感头痛,着黄存喜喊停了众人,这才开口,“温仪出京行程暂缓,且随朕到御书房说话。”说罢永兴帝便站起身来,在众臣拜倒相送之时,目光瞥向佟锦身侧恭敬拜倒的兰青,眼角一跳,“兰青,你也来。”

    他就不信,今天这事弄得这么乱七八糟的都是出于巧合!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佟锦是绝无可能再去和亲了,虽然她已不适合习武,但只凭她一身圣灵血脉,永兴帝便绝不会任其落入异族手中!

    得了点名的佟锦与兰青俱都低着头随永兴帝离了太銮殿,一路上他们自各前行,佟锦于前,兰青堕后,脚步匆匆,并无半点沟通,就像他们真的纯洁似的。

    直到到了御书房前,永兴帝的脚步停下,回头看了看他们,目光定于佟锦身上良久,这才收了目光转身入殿,“温仪去寿安宫陪陪太后吧,兰青,你随朕进来!”

    佟锦一愣,连忙抬头去看,正对上兰青安抚的目光。

    等我。

    他口唇轻动,转身便跟了永兴帝入殿,黄存喜则留在殿外,关好殿门。

    “公主大喜了。”看到佟锦有今日机缘,黄存喜是真的很欣喜。几次交道打下来,佟锦行事利落,出手又极是大方,在黄存喜眼中,这样的人自是该引为知己的。

    佟锦笑笑,并不和他怎么客气,但越是如此,越让黄存喜觉得佟锦不将他视为外人,投桃报李之下,心里话也便吐露一些。

    “公主有此奇遇,将来定然贵不可言,只是皇上不喜欢恃宠生骄之人,更时刻以大局为重,所以有些事公主还需早日决断的好。”

    黄存喜的话没有明说,但对佟锦而言却是足够了。永兴帝不喜欢恃宠生骄的人,自然不会喜欢她拥有圣灵真气后乱提要求;时刻以大局为重,便是为国力着想,将她放置到最合适的位置上去;至于早日决断的……佟锦目光微黯,看来他们都高兴得太早了。

    上次在清源寺,她和兰青本已做定了孤注一掷的打算,岂料三枷带回的试金石让他们绝处逢春。丝丝的金线代表着大周最为尊贵的圣灵真气,竟会存在于她的身上!

    因为有此发现,她和兰青才暂时搁置了原定的计划,现在看来,这次的选择也不见得比原来的好到哪去!

    圣灵真气珍贵无比,永兴帝自然会因此放弃送她和亲的想法,却也可能因此让她远离兰青,因为兰青灵脉已废,她这一身资质,自是不能浪费在他身上。

    满腹心事地走离御书房,陪在她身边的是黄存喜的徒弟小德子,听了没多远,佟锦听到他问:“公主可是现在就去寿安宫?奴才立刻去备辇轿。”

    “不用。”佟锦想到刚刚分别前兰青的暗示,与小德子道:“你回去吧,我自己缓步过去。”说罢不待小德子拒绝,顺手摘了腰间的一块玉佩推过去,“替我谢谢你师傅,告诉他我会好好想想的。”

    小德子便不再坚持,收好玉佩匆匆而回。

    身边没了人,佟锦加快脚步去了御花园,刻意避着人,依着记忆中的印象到了上次兰青带她来过的地方。

    这次该不会撞到什么不该撞的场面了吧?佟锦心里忍不住调侃两句,却也为保险起见,仍是转到假山后的凹陷处躲着。

    发现了圣灵真气,代表着她将来前途无限,暂时放下她和兰青的事,她想不出同辈人中还会有谁比她更为耀眼,这自然是好事,这代表着她的亲人会很好、她的仇人会很不好。

    她绝对不会忘记今日的种种风波是拜谁所赐,若有机会,这份情谊怎能不还?

    佟锦默默地靠在假山上,尽量让自己想想以后拉风报仇的日子,可心里却一直浮躁得很,宁愿没有听到黄存喜的话。

    她原是打算直接去求永兴帝说她要嫁给兰青的,可黄存喜的警告让她清醒不少。没错,永兴帝是个明君,同时他也是一个帝王,手握天下权柄,任何人任何事在他面前,都没有一定。

    他们的路就这么难走吗?佟锦心里有些泛酸,从开始到现在,他们历经了多少波折?那么难走他们都走过来了,却在柳暗花明之时,又添一笔无法反抗的沉重。

    一会见了他要说什么呢?是庆祝自己不必再去和亲,还是沉默以对,哀悼他们注定艰难的未来?

    正纠结着,佟锦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已闪了进来,紫冠红袍,贵气天成。

    “这么快?”佟锦愕然,她以为永兴帝会有许多事想问他。

    兰青握住她的手,笑容舒展,“我还嫌慢呢。”

    佟锦感受着他手上的温度,使劲回握了一下,以期得到些力量,“皇上和你说了什么?”

    “皇上说……”兰青轻叹一声拥住她,“我与你合谋欺君,要治我的罪。”

    佟锦当即急了,“既是合谋,为什么只治你的罪?再说,这些主意都是我出的,那诗也是我写的……”

    听她越显急躁的声音,兰青将脸埋在她的颈侧低声闷笑,“不过我们此举成功地在群臣心里留了一个契机,所以将功折罪,两不追究。”

    佟锦也是关心则乱,现在一想,永兴帝要是真有心治罪,又岂会容兰青出来,当下拧了一下他的腰间,“什么契机?”

    兰青只答了一个字,“战。”

    佟锦微讶,“皇上竟想向赵明两国宣战吗?”

    “现在还不是时机,但总有一天会战的。”

    兰青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可说过话后,与佟锦两个竟齐齐安静了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地互拥着。

    “你怕不怕?”佟锦突然问道。

    无头无尾的一句话,他们却没人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兰青拥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抵着她的耳边,极为郑重地说:“放心,我不会放弃的,无论前路多难……锦儿,只要你不放弃我,我就一直在你身边。”

    什么不安,什么郁闷,所有的负面情绪,全在这一句话中,烟消云散了。

    因永兴帝复了兰青的差事,他稍后要去报道,不便久留,佟锦也得赶去寿安宫面见太后,所以两人匆匆而聚,也只能匆匆而散,不过好在,已没了浮动的不安,只剩坚定的携手并肩。

    兰青嘱咐佟锦隔一会再出来,以免被人发现,接连说了两回,这才松了他们一直腻在一起的手,自假山后转出。

    由始至终,兰青也没提起永兴帝进了御书房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除了求朕给你和温仪赐婚一事,随便说些什么都好。”

    永兴帝的态度十分明确,这样的情形他也早有预料,他明白以现在的自己是绝无可能求到赐婚圣旨的,但他绝不放弃。

    或许该试试云先生的提议了……不,兰青知道,早在与佟锦制定了今日的计划之时,他心里就已经下了决定。

    云先生是蒋寒扬的老师,同时也是一位灵药师。在他灵气逐渐消失的那两年,都是由云先生负责照看他的身体。云先生曾说过,因身负绝佳的天赋,让他修炼之始便接触到天下间最为精湛深奥的技法,以至他对灵力的认识与掌控难有人及,而精准的掌控灵力,正是成为一名灵药师的基本条件。而他失去的灵力,也成为灵药师的必备因素,灵药师不能习武、不能积聚灵气,否则会因体内灵气过盛而影响灵药制成。

    聚外界灵气,以身体为媒介,御灵入药,掩去所有光华,站至强大的武者身后,为支持武者的修炼而存在,灵药师,就像一个影子,也是它的全部意义。

    成为灵药师这条路,以前的兰青不能去走,因为未来的平安王不可能由一个身无武技的人来担任;他也不屑去走,因为虽然失去一切,但他仍有他自己的骄傲与抱负!所以他这六年来无时无刻地鞭策自己寻找恢复灵气的办法,他一定要恢复、他也必须要恢复!这为的不是什么世子之位,也不是为了什么人,而是为了他的理想、他的追求!

    这是他可以排除万难坚持到今天的唯一理由!纵然身兼文职,他却没有一刻不在提醒自己,尽洒男儿热血,会尽天下英雄,这,才是一个男人该过的生活!

    心中的激荡从未停止过,就算是现在,想到年少时曾立下的雄心壮志,他仍会激动得不能自已!不过这一切,在失去佟锦的代价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兰青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情愿为她去奋斗、为她去改变、甚至不惜抛去所有理想,也要拉紧她、陪在她身边的。

    佟锦就是那个人。

    兰青想,如果有一天自己恢复了灵力,但没有她在身边,一切也都是没有意义。

    既然如此,为她放弃心中所想,改走另一条可行之路,又有何不可?

    兰青相信,以他对灵气的认识和资质,就算成为人人视之为影的灵药师,也绝对是最为出色的存在!这样的自信,他绝对有。

    只要再次成为可用之人,不计回报为皇室带来丰厚的利益,他与佟锦之间的距离就会逐渐消失,而在那之前,他无需她为此担忧困扰。所以他也没有向她透露离开御书房前,永兴帝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一年之内,你若能战败云先生成为大周灵药第一人,我就给你机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