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8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6章 温雅

第126章 温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曾经以为温雅对自己的敌意来自于水明月的影响,可现在看来又不全像。

    同样对她态度莫名的还有太后,虽说她并非太后传召而是奉了永兴帝的旨意才来寿安宫的,但好歹您老人家也给点面子啊!要么就睡觉发呆一声不吭,要么就抽冷子问出一句,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在御花园和兰青多腻歪会呢。

    太后最终也没追究佟锦没认真听讲的过失,因为她也不认真,一直心不在焉的,偶尔还面露感概,一副伤心莫名的样子。

    佟锦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了,压力很大啊!

    佟锦最终被太后留在了宫中,暂时住在温雅的清宁殿,说是等皇上问过话了再出宫去。这倒没什么,唯独一点,太后由始至终也没提起佟锦的圣灵真气。

    跟着温雅离开寿安宫时候天色已近傍晚,天气有点阴,乌沉沉地堆了好些云在头顶。她们上了辇车没多久,空中就见了雨丝,一直没与佟锦交谈的温雅抬头看看天色,与随行的太监道:“让蒋大人雨停了再过去请脉吧,我要睡觉,经不得他烦!”

    那太监连忙应声去了,佟锦好奇地看着她,“你哪里不舒服吗?”

    温雅的目光溜了她一圈,并不回答,佟锦便也不再追问。本来她还想,要是温雅哪里不舒服,可以介绍三枷进宫来给她看看,这样多少也能折些银子,抵上回的劳务费啊!

    佟锦不再说话后温雅倒不自在起来,目光接连地投过来,见佟锦真没有继续攀谈的意思,负气地撇过头去,可没一会,又忍不住转过来看佟锦的反应。

    佟锦没有看她,心里却忍不住想笑,这小姑娘倒还有点可爱之处。

    “你别得意!”温雅终是没忍住,睨着佟锦微抬下颔,“不就是有了圣灵真气么?我许多哥哥都有,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有能耐就让太后喜欢你。”

    佟锦忙问:“太后为什么不喜欢我?”

    温雅哼了一声,“这事外人不知,我却是知道的。皇爷爷大行前留下遗诏,将你外婆遗骨暗中火化成灰随葬帝侧,与皇爷爷同棺同椁,发生了这样的事,太后对你和揽月姑姑如何喜欢得起来?”

    佟锦极讶,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太后对她和揽月公主的漠视竟是来源于此!这么一来所有的事都想得通了,连太后逝后都只能与先皇帝分棺而葬,而她的外婆,一个出身寒微甚至还早有一子的寡妇,竟能得先帝念念不忘以至到死都挂在心上,这样的情况下,太后会待见她们母女那才有鬼!

    许是见佟锦默默不语并没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温雅的神情更为不快,待辇车停在清宁殿前,她便寒着一张小脸进了殿,一副万分赌气的样子。

    不过她的气恼只维持到入殿之后,看见候在殿中的人时,她立时收了恼意,神情中却又见了几分别扭,“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人告诉你雨停了再来么?”

    来人自然是蒋寒扬,听了温雅的话,蒋寒扬漠然的眉间动也没动一下,“没遇到传话的人。”说着又朝佟锦点了点头,话也不说一句便摆下腕枕,一副急于完成差事的模样。

    温雅便又恼了,狠瞪了佟锦一眼,这才过去坐下,将手置于腕枕之上。

    佟锦真是躺着也中枪啊!想到上次见到温雅和蒋寒扬时他们也是这副别别扭扭的样子,她就真不明白了,明明看不顺眼还偏往一起凑,就不能换个御医么?

    正腹诽的时候,又听温雅冷声道:“一会让小安子给你取套干衣过来,省得你病了传染给我。”

    佟锦离得远,听了这话才看到蒋寒扬的肩头上被雨淋湿了一片,看温雅那副不情不愿又气又恼的样子,再想到她适才在辇车上的吩咐……当下心中一片了然。

    原来不是看不顺眼,是看得太顺眼了,不知道怎么表达。

    想到这里,佟锦又是心思一动,她现在才发觉温雅刚刚提起自己外婆一事有些突兀,难道竟是温雅有意提点不成?

    如此一想,佟锦看温雅的目光又大有不同,待蒋寒扬请过脉后,她走上前去,“蒋大人,温雅刚刚在辇车上头晕了好一会,没什么大碍吧?”

    温雅一愣,略有诧异地看向佟锦,佟锦装着没看着她的目光,又说道:“还一个劲的说心口疼,这是什么症状?”

    蒋寒扬的脸上终是现了些神情,却是双眉微蹙看起来有些不耐,将刚刚收好的腕枕又重新拿出来,冷声道:“这是什么时的事?刚才为什么不说?”

    温雅本还为他没有马上离去而带了些喜意,得此冷语,立时委屈得眼圈发红,忿忿地看着佟锦,“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心口痛了?”

    她的语气令蒋寒扬眉间更紧,“温仪公主是关心你,倒也错了?你还想任性到什么时候!”

    “你!”温雅紧咬贝齿,看看蒋寒扬再看看佟锦,眼底满是怒意,“你们……”

    “温雅不要任性。”佟锦一把抓住她的手按在腕枕上,“让蒋大人看看你到底有没有事,要是你觉得蒋大人的医术不佳,我们再换个御医便是。”

    温雅气得小脸煞白,连挣了两下都没挣开佟锦的手,顿时急道:“谁要换御医?我才不要!”说罢又急冲冲地对蒋寒扬道:“我没说要换御医,你别听她胡说!她是没安好心!”

    蒋寒扬冷着一张面孔专心听脉,对温雅的话置若罔闻,不由让她更为气恼。

    蒋寒扬不信温雅的话,仔仔细细地替她检查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样,最后狐疑地望了佟锦一眼,见她老神在在地没有任何心虚之态,一时间又有些拿不准,干脆刚刚的检察再来一次,听脉查眼望舌……直折腾到了天色渐暗,这才纠着眉头离开了清宁殿。

    蒋寒扬走后,温雅立时来了火气,怒冲冲地直奔佟锦。佟锦却朝她笑笑,“不这么说他怎肯多留一阵子?你也见不到他那担心你了。”

    “他担心我?”温雅像是听了多好笑的话,“你这么做只会让他对我更加厌烦!”

    “是吗?”佟锦坐在八仙桌旁支着下巴,“那我怎么看到蒋大人在听到你身体不适的时候紧张万分,连向来自以为傲的医术也不相信,反来覆去地生怕漏查了你的状况呢?”

    本来佟锦是想试一试温雅的态度,不想却另有收获。之前蒋寒扬为她治疗额伤,他们断断续续地接触了月余,她自然知道蒋寒扬对自己的医术向来有信心,可他刚刚那副愁破头的样子,只怕没有亲眼见到她也根本无法相信!

    那边温雅却是呆立良久,连火都忘了发,想想刚才的情形,他的确是比以往更加仔细小心了不少……温雅突地抬起头来,朝着佟锦喝道:“你在暗示什么?我与蒋大人清清白白,岂容你这小人污蔑!”

    这就成了小人?佟锦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我是小人?好吧,本来还想和你说说我的一些发现呢,现在却是不必了。”说着她站起身,“我住在哪里?我要歇休去了。”

    她说着要走,温雅有点急,又有点拉不下脸,一时间僵在那里,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

    佟锦叹了一声,“我理解你的心思。”

    温雅恼道:“你才不理解!”

    佟锦歪头看她,“难道不是像我对兰青那样?”

    温雅眼中闪过一抹诧色,佟锦失笑,“我对蒋寒扬可从来都没什么兴趣。”

    温雅的眉目间便带了些窘意,极不自在地道:“你——你到底是一个女子,怎会——怎会如此不知廉耻,说出这样的话!”

    佟锦失笑,“我还以为在你心里我早就是个没有廉耻的人了呢,既然如此,还故作什么姿态?”

    温雅的眼睛便是一亮。再开口,却是问的完全无关的事,“那首诗,是你写的吗?”

    佟锦想了想,“说将军们抱孩子的那首诗?”

    温雅点点头,佟锦也跟着点点头。

    “写得勉强可以!”温雅习惯性地抬了抬下颔。

    佟锦就笑了,温雅是公主,自然会喜欢那首诗。

    “其实你用的方法错了。”佟锦又坐回桌边,说回原来那事。

    温雅第一次现了些扭捏,“你是怎么知道……”

    佟锦无语,“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好不好?”

    “怎会?”温雅瞪圆了眼睛,“我之前和明月姐姐每天在一起,她都不知道!”

    嗯……她能说这位公主殿下真就是个小孩儿吗?以前没深接触过,还以为温雅是个早熟的姑娘,如今才知道,这姑娘连掩饰功夫都很不过关。

    不过不管水明月怎么样,都是温雅与水明月之间的事,佟锦也不去追究水明月到底是真的毫不知情,还是有意的不知情,更不愿做那背后数人不是的小人,当即不再追问,转而问道:“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以目前来看,你们完全没有可能。”

    温雅原见了些红润的面庞一下子苍白起来,站在原地茫然半天,“我、我知道……所以我让自己对他坏一点,可又忍不住总想见他,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