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9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1章 密会

第131章 密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算起来佟锦已有一个来月没见过兰青了,主要是做了公主后身份是升级了,自由也没了,身后成天跟着大队人马,今天还是交涉再三,禁卫们才只出动了四位,便装随行保护,根本没法脱离他们的视线。

    眼睁睁地看着兰青的马车消失在视线之中,佟锦郁闷至极,想了半天,回府的时候到八仙楼前暂停片刻,让曼音以打着买些外食的名义过去留了口讯,约兰青入宫相见。

    这可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自上次清源寺一聚后,佟锦和兰青再没用这种方法约定过,除了时间之外,她不可能留下名款,就连约定地点也只留了“假山”二字,要是在佟锦入宫前这段时间里兰青并没有派人过来查看,那这次约定就算白费心思了。

    但就算这样,佟锦也得一试,除了思念,她也有许多事想问兰青、还有一些必须和他商量的问题。

    怀着忐忑的等待心情,佟锦回了公主府。公主府本来也不热闹,揽月走了后更显冷清,幸好还有佟喜留下,不至让佟锦过于孤单。

    佟介远早在佟锦回府次日就惩治了柳氏,以苛待嫡女之名请出家法藤棍加身,虽只打了十藤,但有禄公公在旁盯着,稍轻一点就说不算,下人们便不敢放水,结结实实地揍了柳氏一顿。

    柳氏素来娇生惯养,哪受得了这个?又是佟介远亲自下的令,虽说这样比佟锦的责罚办法来得轻得多,但心里无法承受,而且这么一来她的名声算是丢尽了,根本没脸再现于众人面前。

    柳氏现在对佟锦的恨意已难以用言语形容了,被打得下不了床的那几天还不忘做个桐木小人,贴了佟锦的生辰八字待着没事就拿针扎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一心期待着佟玉帛正式入太子府那一天,只要佟玉帛讨了太子欢心,将来前途无限,待太子潜龙出天那一日,要对付一个佟锦,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么!

    不过柳氏这事做得不太隐秘,毕竟从做小人到扎小人,中间有很多程序,她又是倒在榻上不能动弹,于是便有许多想巴结佟锦的人传了话过来。佟锦常在电视上看到扎小人这一招,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得到如此招待,不过她向来不信这种事,要是扎一扎就能把人扎死,也不用什么阴谋诡计了,也不用什么两败俱伤了,连警察叔叔都能省了,结了梁子就人手一个小人可劲扎去呗!

    于是她甩甩手动动脚,发现没什么异样,也就没去再找柳氏的晦气,反正柳氏现在那副惨样,她再追着打也没什么意思,最好等柳氏缓过气来,舒服点了,再找她麻烦,这才是正确的报复规则。

    佟锦每天数着手指头算自己进宫的日子,每天又默默地发送脑电波,以期让兰青早点接收到,赶快派人去领了约会的时间地点,别让她空跑一趟。

    就在佟锦忙着期待的时候,她收到了一封信。

    这是一封求助信,来得很急,落款是清秋,就是佟玉帛的贴身大丫头清秋。

    清秋是柳氏派给佟玉帛的秘密武器,以便将来佟玉帛嫁人之后可助其一臂之力,佟玉帛不懂事的时候一度也万分信任她,可自搭上太子这条线,又自以为变聪明了以后,佟玉帛开始有意无意地把清秋排除在随行之外,原因很简单,因为清秋人聪明又漂亮,很容易会抢了主子的风头。

    所以佟玉帛有段时间就没让清秋跟在身边,而是选了不起眼的佟喜,没想到,换了个人结果还是一样!佟喜这件事,绝对能排进柳氏母女最怨恨事件的前三名!

    而清秋这次随佟玉帛一起去了外祖家,不想被佟玉帛的一个表哥看中了,佟玉帛没明确地同意,可总是找机会留清秋与那表哥独处。这样更是危险,还不如直接赏了开脸丫头,要不然没名没份的,很可能对方事后翻脸不认人,到时候她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辩不过谁去。

    清秋心思转得快,自是早就明白佟玉帛对她的顾忌,这次的事说不定就是佟玉帛故意为之,既然佟玉帛成心糟蹋她,她也不会做那愚忠之人,想起当初佟锦对她曾有过似是而非的承诺,她当下对那表哥假意敷衍拖着时间,又找人来给佟锦送信,希望佟锦对兑现会助她脱身的承诺。

    佟锦对清秋的印象不错,又得过她的帮助,原也是打算有所回报的,如今倒是正好,当下随便谴了个丫头过佟府去,专程等了佟介远回来,传话说“公主想要二姑娘身边的清秋姑娘”。

    没错,就这么直白,你同意不?不同意?那你可得罪我了啊!

    虽然佟介远很想像打那棵树一样轰佟锦一下,但无奈势比人强,佟锦如今圣眷正隆,为一个丫头再让她有找茬的机会,太不值得!当下佟介远也没和柳氏商量,直接派了人过佟玉帛那接人,连个理由都没问。

    佟锦也十分坦然,根本不去想佟玉帛是什么反应、柳氏会有什么想法,既然她现在有能力走直路,那又何必再绕弯子?

    清秋在两日后被接了回来,直接送到了公主府,佟锦却没等到见她,一大清早就递了牌子入宫面见太后去了。

    这次见面,太后待她不像往日那么冷淡,与她的对话也多了些,佟锦知道这都是揽月上次入宫的功劳,已经将太后的心结稍解。

    太后对先皇将揽月生母的骨灰带入陵寝一事郁郁不平,说白了,就是嫉妒。太后嫉妒揽月的生母在先后心中所占的位置,这才对揽月和佟锦偏见有加,只要解开太后这一心结,那么太后待她们的态度自然就会好转。

    佟锦原是打算由自己出面和太后交交心,但最后还是把这机会给了揽月,一是为偿揽月的弥补心思,二是当事者是揽月的母亲,由她出面,自然比由佟锦出面更有说服力。

    揽月入宫之前,佟锦给她指了几个大方向。幼时受尽苦楚、无生父惹人嘲笑、生母凄凉早亡以及先皇的愧疚之心。

    佟锦不知道先皇当时为何要下那样的遗旨,只是觉得这皇帝若真有心,怎会一走十几年,让一个寡妇带着孩子艰难度日?就算顾及名声,他也有足够的能力让她们在宫外生活得很好,可他什么也没做,一消失就是十几年。

    无论当年的真相到底如何,无论是有情还是无情,如今两位当事者都已逝世,再追究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佟锦只是选了最能让太后理解的说法,把先皇的做法归结为对往日无为的愧疚和对女儿的补偿,来解决这横在她心头多年的郁结。

    现在看来,效果是有的,只是还需要长时间的消化。

    佟锦没有冒进,虽然她很急,但这件事要力求稳妥,否则将来无论她再说什么,太后都不会再信。

    陪着太后说了会话,佟锦便与温雅一同离了寿安宫,随后让随行的禄公公去清宁殿里取东西。

    禄公公离去后,温雅盯着佟锦看了一会,轻哼一声,“宫里人多眼杂,你小心漏了行踪。”

    本来要支开禄公公就瞒不过温雅,佟锦也不否认,只是叹了一声,“这里已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说完朝温雅摆了摆手,拎起裙摆匆匆而去。

    再来这里,佟锦已是轻车熟路了,只是为了避人花了不少时间,确保没人看到自己这才一头钻进假山群中,朝最深处走去。

    也不知他收没收到消息,佟锦又紧张又忐忑又期盼,连转了几个弯后到了隐蔽的假山凹槽处,那里却是空无一人。

    佟锦提着老高的心一下子落了回去,可还没等她开始失望,一个暖热的怀抱便由后缠了过来,下颔让人捏着侧转过去,软热的唇舌即时压下,连让人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强硬又热切地索求,狠狠地吮吸,让她的脑中瞬间空白一片。

    “够、够了……”她极力地维持清醒,才勉强让他们紧合的唇齿稍稍分开一瞬。

    “不够。”他含回她的唇瓣,轻轻地咬了一下,声音模模糊糊地,“让我想了这么久,真该罚。”

    佟锦直被他吻得腰酸脚软,又随着他在自己身上不断探索的指尖,腹中似燃起了一簇烈火,无力地倚在他怀中,难捱地扭了扭身子。

    兰青这才停下。

    “我可不想**在这里。”他看着佟锦红肿的双唇,轻笑调侃。

    佟锦捏了他的腰间一下,脸颊红如火烧。

    还好意思说她?他自己还不是……还那么大模大样地抵着她,简直……

    兰青的状态无法隐藏,虽忍得难受,但还是放开了她,后退两步倚着假山坐到地上,又拉她入怀,坐到自己身上。

    “害羞什么?”他咬着唇角笑,看佟锦连耳尖都红了,心里的跃动止也止不住,“上次在清源寺的时候不是很喜欢吗?还一个劲地让我……”

    “喂!”佟锦连忙捂住他的嘴,手按在他的唇上,就这么投到他怀里,另一只手忙个不停地掐他,“别乱说……”

    兰青收了收手臂,将她揽得更紧些,咬着她的指尖轻笑,“那瓶凝露还留着吗?”

    指尖上传来的酥麻让佟锦的身子缩了缩,记忆中的一些感觉慢慢地回卷过来,臊得她眼前模糊一片。

    兰青倒正经起来,“留好了,以后用得着。”

    佟锦终是再忍不得了,扑过去狠狠地在他唇上咬了一下,留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印子。

    兰青伸出舌尖舔了舔,又窃笑,“要是有人问起,我怎么说?”

    佟锦扭过头去,“谁管你怎么说。”

    “嗯……”兰青按着她的后颈将她压到怀里,“就说是我娘子咬的。”

    佟锦便在他怀中抿着唇,无声笑开了。

    两人静静地互拥一阵,最终还是说起未来的安排,问起兰青世子换人一事,兰青便将自己与永兴帝的约定与她说了,又告诉她云先生已经回京开始指导他的修行了。

    虽然这对他们而言是件好事,但佟锦听罢半天没出声音,兰青心里突地就慌了一下。

    “灵药师也可以很有出息的,就像云先生……我……将来我一定能超越他!”从未有过的急切表白,就如他现在的心情一样,乱成一团,可表白得再急切,最终还是垂了眼帘,弱了声音,“你……不喜欢吗……”

    “当然不是!”佟锦立时揽住他的颈子,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想法,“我只是……”

    她只是有些感动,了解了这么久的大周历史,自然知道,做了灵药师,此生就绝对不能再踏武道一途了,这对曾经那样辉煌过的他来说,将是一件多么难以抉择的事,可他一字半句也没向她提过,直到他放弃了世子之位,师从了云先生,一切事定之后,才来对她说,“嗯,已经决定了。”

    好不容易才压下眼底的酸涨,她靠到他胸前,“王妃很难过吧?”

    兰青轻叹了一声,“一直病着,不见起色。”说罢又笑着安慰她,“只是心结未舒,过段时间她接受了也就没事了。”

    “你没和她说你和皇上的约定吗?”佟锦急问。

    兰青摇头,“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再说……她就算知道了,也不见得有多高兴。”没有一个母亲愿意自己的儿子笼罩在女人的光环之下,况且圣意难测,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求来的结果,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佟锦也想到了这个原因,不由得更为郁闷。如果可以,她宁可将自己深埋地底,也想看到兰青于人前光辉无限。

    兰青察觉到了她的心思,笑着曲指敲了她的额头一下,“除非你嫌弃我。”

    佟锦抱住他敲自己的手,抵在自己颊边,半晌颓然地嘀咕一句,“我是嫌弃自己太能干了。”

    兰青轻笑,“锦儿……”他垂目,“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佟锦立刻点头,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兰青被她这么盯着,倒不自在起来,耳边的红晕渐渐扩散到脸上,最后别了眼去,“唔……没什么,不说了。”

    佟锦眨了眨眼,突地笑了,“我也有句话对你说。”

    兰青转回眼来,便见她噙了一抹坏笑,歪了歪头,“嗯,没什么,不说了。”

    他一口咬下去,柔软芬甜,蜜入心脾。

    那话他们到底谁也没说出口,心里却比说出来更加满足,互咬了一会,直到了不得不出宫的时间,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又连约了几种通讯见面的方式,兰青才拉她站起身来,“你先出去,我待会再走。”

    佟锦推推他,“我一会要去找温雅,不怕耽误,你先走吧。”

    兰青稍一挑眉,“你和温雅?”

    佟锦笑道:“想不到吧?”

    兰青眉间轻动,想到自己那好友最近总是失魂落魄的,八成与温雅有关,本想问问,却又不愿让佟锦沾上麻烦,转念便将心思压下,又低头在她唇上寻了个吻,“那你自己小心。”

    佟锦点点头,看着兰青转出假山,这才想起还没问他去清心庵做什么,那天她可是看见兰石驶着马车从那出来的。

    正想着下次见面要记得问他,佟锦突地感觉额头一凉,像有一阵风吹出去似地……从她的额头吹出去的!

    一团模模糊糊的影子随着风动渐渐出现在她眼前,迎着暮色,那影子显出绚丽的半透明的色彩,那些色彩不断地流动着,变幻着,整合着……最后,现出一个满面惊诧与迷茫的少女影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