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95.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2章 出窍
    这是……锦娘!

    就算佟锦是穿越来的,就算她知道自己身体里还存在着另一个灵魂,就算她曾无数次地想过与锦娘真正面对面的一天,可当这个时刻来临的时候,她还是差点吓傻了。

    她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惊叫或者慌乱失措满地乱爬什么的,可能有,但她完全不记得,看着那个半透明的人影,她身上一层一层的全是鸡皮疙瘩,直到看到那人影同样的惊惶,比她还害怕似的,她倒镇定下来了。

    “锦娘?”佟锦缩在空间中离那人影最远的地方,后背紧抵着假山,一丝空隙都没有。

    其实不用问,只看对方愈加清晰的相貌就知道了,和她如出一辙,跟双胞胎似的,不是锦娘又是哪个?

    锦娘也是好半天也恍过神来,试探地叫了声……“阿锦?”

    可能是因为锦娘熟悉的嗓音让佟锦得到了确认,她心里猛地一松,整个人一下子坐到地上,直盯盯地瞪着锦娘,好一会才能再发出声音,“你怎么……出来了……”

    锦娘脸上的茫然越发浓重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漂浮在空中半透明的身体,又抬起双手到眼前看了半天,终于确定了自己现在的状态,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佟锦缓了一会,努力把现在的情形往科幻片上靠,感觉也就没那么惊悚了,不过还是疑问多多,“你不怕太阳吗?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能感觉到身体吗?”

    锦娘是面迎着夕阳的,听了佟锦的话后眯着眼睛看了会太阳,突然笑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我还不是鬼?至于身体……”她动了动肩膀,那半透明的身体就随着晃了晃,她越发地觉得好奇,试验了半天,她才感慨而又放松地叹了一声,“我这次大概真的要走了。”

    佟锦抿了抿唇,脸上的好奇神色也尽数收起,看着锦娘,半天没有言语。

    锦娘半透明的面容很难看出细微的情绪变化,只看得出她在笑,声音略带涩意,“虽然我的愿望是要嫁给他,但你现在已经得到了他的心,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提前出来。”

    “你这次……甘心了吗?”佟锦的想法和锦娘差不多,但她一点也不敢怠慢,上次锦娘给她的教训太过深刻,以至让她所有计划全都毁之一旦,这次她自然不会再不加提防。

    锦娘垂下头去,似乎难过了一会,再抬起头来,脸上带着苦苦的笑容,“其实头从到尾,我都是错的。我喜欢兰青,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当初却因我这分执念而逼迫你,让你想尽办法嫁给兰青,所为的不过是完成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却从未想过你的感受。我们变成这样,你也不想的,我们谁都没法控制这样的事,可我却一直在逼着你,一方面逼你嫁给他,一方面又害怕他真的喜欢了你,还那么无耻地意图抢回身体……”她说着以手掩面,过一会又讶异地放开手,看着自己的掌心半天,悲哀地说:“原来我已经不能哭了……”

    “你别害怕。”锦娘难过了一会,低低地叹了口气,“我已经从体身里出来了,就不能再回去了,以后,你就是佟锦,唯一的佟锦,再无须受到我的逼迫了。”

    “你……”佟锦开口,却觉得自己想问的实在太多,一时间竟不知该从何问起。

    锦娘笑笑,“你什么都不用说、不用问,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将来我会如何,我不比你知道得多,我只知道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佟锦的生活也和我再无一点联系。往后,你喜欢对谁好、对谁不好,选择继续留在他身边、或者离开,都随你。”

    “离开?”佟锦有一瞬间的茫然,随后心间一滞,一股巨大的恐惧顷刻袭遍她的全身!

    她竟忘了,她……原是为了独占身体才去成全锦娘的愿望接近兰青的!要不是因为这样,她怎会注意到兰青?怎会主动追求,又怎会那样的百折不挠,终得到他几分感动?现在细想,连月来他们相处的种种,无不是她刻意迎合讨好,纵有推拒也多是欲擒故纵,连番下来,这才抓紧了他的心。若非如此,若非她心怀这样的目的,她怎会容得自己如此低声下气百般容忍?原来……一切都是出于这样的前提!

    是假的吗?她对兰青的种种感觉,都是假的吗?都是她为争取自己的身体自主权所做的假象吗?亏她还以为……还以为……

    这样的认知让佟锦心慌不已,明明他们刚刚还在你依我侬,明明他们已有了无须言语的甜蜜默契,明明他们已经一同度过了最大的难关……明明……

    “你怎么了?”锦娘飘过来,让佟锦清楚地看到她眉眼间的担心,“你是不是……”

    话未说完,假山外忽地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声音很小,却足矣让佟锦的心坠至谷底!

    兰青!会是他吗?佟锦从不知道自己竟也会有这么害怕的时候,根本无暇思考,许多纷杂的念头全都涌进脑子里。要是兰青……他看得到锦娘吗?他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吗?也知道了她接近他的背后,有着如此不堪的真相吗?

    佟锦的腿软了一下,不过还是立时扶着假山转出去,只凭着这一刻纠结的心情,她已瞬间做下了决定。

    不管起因如何,走到今日,这个男人她绝不愿放弃!

    转过假山,虽然已有了种种假设,可当她见到他真的去而复返,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时,她还是惊惧得浑身发颤。他要是看到了,会不会把她当成妖怪,厌恶恐慌,从此再不愿见她?

    兰青却意外地平静。

    他手里拿着一个短小的卷轴,见了她便递过来,“刚刚……忘了拿出来……”

    他没有发现?佟锦倍感愕然的同时心里又极端庆幸,此时那卷轴已递了过来,她连忙伸手去接,即将碰到卷轴的时候,他的手抖了一下,卷轴随即落地。

    佟锦马上低头去拾那卷轴,便没见到,收回手的兰青狠狠地掐了自己的指尖一下,脸上仓惶的惨白一闪而过。

    “这是什么?”佟锦抬头,勉强让自己现出一个笑容,“是给我的?”

    “你……自己看……”兰青说罢猛然转身,竟连个道别都没有,脚步急乱地走了。

    佟锦心中微凉,这般的表现,还是发现了什么吧?可若是他发现了,如此惊人的真相摆在眼前,他怎能还可以如此镇定?

    或许……他是急着去办差事或者担心王妃的病才急着回府……毕竟他们在宫里留了这么久,耽误了不少时间……

    心里一遍遍地说着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安慰话语,佟锦抖着手打开那只有巴掌大小的卷轴,只看一眼,心间蓦然大痛,连思考都没法继续下去。

    卷轴上密密地录写着许多诗,大多是与梅有关,也有写迎春和睡莲的,厚厚的一卷,大约有近百首之多。

    他曾说过,他要每天都写诗给她的,以弥补之前她撕毁那首咏梅诗的遗憾。一直以来她还以为他忘了,却不想他一直记在心上。

    卷轴拿在手里,似有千斤重量,佟锦知道,无论自己之前的接近出于什么目的,她这一生是绝计再无可能放弃兰青的。

    只是,兰青呢?他当真什么都没看到吗?

    不愿去思考那个令人窒息的可能,佟锦重新卷好卷轴,忐忑不已地回到假山后,锦娘却已消失无踪,任她多次呼唤,锦娘都未再出现。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已恢复了暖热的温度,身体也带了一种奇异的轻松感。

    是因为锦娘离开的缘故吗?她们纠缠了那么久,锦娘却突然间出现、又突然间消失,走得竟是如此简单。

    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啊!她终于可以自由地掌控身体了,可心里怎么这么空呢?眼底也酸涨得难受,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慌紧紧地缠着她,她想知道那个答案,却又害怕得根本没有办法面对。

    佟锦不知道自己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合的禄公公、怎么和温雅道别、怎么出的宫、回的公主府,怎么见了清秋、说了什么话……她全都没有印象。她甚至想,是不是锦娘还没走?又占了身体的主导?可对着镜子看了许久,指尖弯曲又打开地重复了无数次,终于确定,现在活着的是她,可为什么,这么无趣呢?

    从来没这样茫然过,佟锦很是消沉了几天,随后回过神来,便急切地按照原先的约定方法给兰青递送消息。可十来日过去,也不知兰青是没收到消息还是怎么着,音讯皆无。

    这十余日佟锦每天都是浑浑噩噩地,每天只盼着能得到兰青的回信,可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让静云与曼音担心不已。好在有一日她终于清醒了,她再不能再这么忐忑担心,又懊悔自责的过日子了,她得去问问兰青,那天到底看没看到,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死是活,便一朝来个了断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