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9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4章 狭路

第134章 狭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自清源寺相见过后,佟锦与兰青间又恢复了彼此的互动,虽仍是极难得见面,但兰青会差人往刘长空那里送些东西或者留个口讯,佟锦也一一回应,以聊相思之苦。

    只是,佟锦总觉得没有以前来得安心。

    因佟锦现在的身份,她是得不到悠闲的,太后那里是每天必去的,对各宫的娘娘们也得以礼相待,哪个办个聚会宴请什么的,她也得酌情参加,最大程度地与各方面打好关系。她心里总是不安,虽说兰青与永兴帝有约在先,但她想,要是有办法将这期限提前一些,她也不会介意。

    佟锦如今在太后面前也算是混个脸熟了,有时候跟着温雅还能蹭些娇撒,太后也不介意,佟锦便瞅了个机会,拉着温雅求太后讲些以前的事来听听。

    太后在宫中待了这么多年,能做的事其实并不多,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又少儿不宜,所以说来说去,不可避免地提及往日与先帝的一些趣事,佟锦自是百听不厌,听过一次后没隔两天还要再听,太后也乐意讲,一来二去的,就算没有温雅陪着,佟锦也能挨在太后身边说会话了。

    进了八月后天气依然炎热,但早晚已现了些许凉意,因佟锦举荐之故,这几日三枷每天为太后讲经,颇得太后喜欢,这日佟锦又迎了三枷进宫,而后便不打扰太后听经,由宫内出来。

    佟锦的辇车才出宫门便见静云神色郁郁地守在外头,让曼音叫她过来,与曼音一同在辇车的脚踏处坐了,这才问:“不是去看你哥哥了吗?怎么也不多聚聚?”

    刘长空近来很忙,公主府名下的产业不少,多为金银玉器与丝帛绸缎,刘长空各个铺子摸了个遍,自觉最适合做玉石生意,佟锦便放手让他去做,不过她身边缺人手,其他铺面的掌柜虽然也都是经人担保介绍而来,但总是时间太短难以让她全然信任,也就只能让刘长空辛苦一些,忙得分身乏术,佟锦便时常让芳华陪着静云去探他。

    静云将手中一直捧着的小玉匣递过来,“这是公子让人送到哥哥那的,说是公子亲手炼制的第一份灵药,我便马上给公主送来了。”

    佟锦听罢连忙接过,打开那玉匣,便见匣内装着十来颗手指大小奶白色的药丸,也不知是如何制成,散发着阵阵清香。

    “公子还留了话,说这次做得品相不好,等下次做到十成品质就亲自送到公主面前。”

    佟锦听了暖暖一笑,“十成品质,哪那么容易。”不过话虽这么说,却将那小匣宝贝似地拿在手中,时不时地打开闻闻。

    曼音见状窃笑不已,回头又见静云还是神情怏怏地,便问:“你怎么了?一直没什么精神似的。”

    静云瞄了佟锦一眼,不愿搅了她的好心情,便摆摆手,“没什么。”

    佟锦看看她,“有什么不能说的?到底怎么了?”

    静云一撇嘴,“还不是那个兰石!”

    佟锦就明白了,“他又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

    兰石不喜欢她,她一向知道,自兰青放弃了世子之位后,兰石之后见她更是没有好脸色,只是不敢当着兰青的面发作,有时候就会在静云面前撂脸子。

    静云气得厉害,却也不重复兰石的话,只是恼道:“每回都是阴阳怪气的,好像我们亏欠他多少似的!”

    佟锦笑笑,“他也就是图个嘴上痛快,别理他就是了。”兰石是自小陪在兰青身边的人,感情深厚,佟锦自然不愿意因为他而让她和兰青之间生出什么不快。

    静云扁扁嘴,声音低了低,“我就是见不得有人对公主不好!”

    佟锦心中一暖,笑着说:“兰石对他家公子也是同样的心思,只是一时误会罢了,将来会好的。”

    在兰石看来,兰青放弃了世子之位、放弃了恢复灵力、一心要去做什么灵药师,还气得王妃卧病在床,都是她害的,所以态度激进一些也可以理解。

    静云仍是忿忿地,但最终也没再说什么,不愿佟锦因这事分神忧心。

    佟锦也不再追问,直接吩咐了回府,她这段时间她看了不少有关灵药师的书,希望能从中找到辅助兰青修习的方法,正好又得了这么一盒灵药,正好趁机研究一番。

    辇车离皇宫越来越远,没一会已驶出皇城范围,来到皇宫外大街。

    如今的佟锦除非刻意隐匿,不然出入时都要依足仪制,排场不小,虽不用次次都动用金凤鸾车,但平时的辇车也是精致华丽,她又因身具圣灵真气之故有别于其他公主,出行时都有禁卫相护,声势很不一般。

    平时公主鸾驾出现在街上行人是要回避的,就算是朝中官员也得给公主鸾驾让路,所以佟锦平日里出入都是一路通畅无阻,可今天却破了例,在途经八仙楼的时候,碰上了另一仗公主鸾驾。

    佟锦远远地就看到温雅与水明月一同坐在对面辇车上,身后还跟着不少宗女贵女的马车和骑着马的世族子弟,想来又是什么聚会。

    “我们暂停一下,让他们先过去。”虽然按品级来说她与温雅不相上下,但佟锦不愿给人留下恃宠生骄的印象,在外行走时都是以和为贵。

    佟锦这边停下,温雅那边也跟着停了下来,过了一会便见温雅身边的太监过来说话,“公主与明月郡主在八仙楼替七皇子提前庆生,请温仪公主一同相聚,不知温仪公主可有时间?”

    佟锦朝温雅看了看,正见着她朝自己招手。佟锦心有旁骛,本不想耽搁,不过当着这么多人,她也不愿落了温雅的面子,当下便点头答应。

    佟锦下车的时候对面的马车也都停下,里面的人也纷纷下车,佟锦这才发现竟有许多熟人,孔梦云也在其中,心情不由放松了些,原打算进去报个道就离开的心思也随之淡了。

    今日八仙楼自是被温雅包了场,众人也不上楼,就在布置妥当的一楼各自落座。

    今天是为七皇子提前庆生,一些皇子们便坐了正席,佟锦挨着温雅坐在陪席,孔梦云坐在佟锦身侧,水明月则坐到温雅另一边。

    似打相见,水明月就一直似有若无地忽视着佟锦,时不时地与温雅低声交谈,就算温雅有意把佟锦拉到话题之中,水明月也都是即刻住了口,并不与佟锦有什么交流。

    佟锦虽是秉着以和为贵的原则,但不是贱皮子,看在温雅的面子上才和水明月搭上两句,都没得到回应后便也不再理她,转头去与孔梦云说话。

    再有十天便是孔梦云的大婚之期,这次外出可能是她最后一次以未婚的身份在外聚会了,所以倍加珍惜,遇到佟锦更是欣喜不已,话题不断。

    她们这边一热络,温雅那边倒冷清起来了,李莞坐在水明月身边虽几次挑了话题来说,却总是聊不长久,一句两句,温雅就失了兴趣,反而专注于倾听佟锦和孔梦云说话。

    孔梦云自是不会放过拉拢温雅的机会,温雅大约是因她与太子婚期将近,待她也分外和善,一时间气氛融融。

    “听说温仪公主即将嫁给二皇子殿下是么?”

    冷不丁地一声,成功地让各人聊天的声音消寂下去。

    佟锦抬眼看向李莞,见她努力维持着好奇的神色,不由笑了笑,“皇上都不知道的事,倒让李姐姐知道了。”

    李莞面色一滞,勉强开口,“我只是关心公主罢了。”

    佟锦淡淡一笑,并不答话,让李莞好大没趣。

    水明月见李莞受挫,心中越发的不舒服。

    明明是最不起眼的人,明明是需要她的恩施才能出现在聚会上的人,明明是众人奚落笑弄的对象,如今却是摇身一变,变成连她在正式场和都需跪拜行礼的人。

    圣灵真气?她有何德何能得此天赋?水明月仍记得自己得知这一消息时的惊悚,震惊已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更多的……是什么呢?嫉妒?她会嫉妒她?

    “李姐姐虽是猜测,但这话说出来也是不妥。”水明月端庄的仪态素来无可挑剔,“得向公主道歉才行。”

    李莞一向对水明月言听计从,虽不甘愿,却也乖乖地道了歉,便又听水明月道:“公主身负如此机缘,又极得皇上重视,自然有无数青年俊才为公主倾倒,公主心里肯定也自有计较,从中选出最合适的人。”

    佟锦最不爱听水明月说话,好好的一句话也能被她拐出七八个弯来,拿着矫情当睿智,以为人人都吃她那一套?最起码现在的佟锦是不吃的。

    佟锦不闪不避,直视水明月,“那又不知郡主心系何人?说出来给我们听听,想来郡主得定北侯府拒婚后,心中肯定也自有计较吧?”

    水明月万没料到佟锦竟敢连一连遮掩都没有,就这么得罪了恩国公府!定北侯府拒婚一事虽然在私下里也有传闻,但毕竟是两家秘密之举,知道的人并不多,如今却是被佟锦明晃晃地公布出来!

    看水明月骤然苍白的脸色,佟锦神情安然,随口训道:“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看来你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还望以后谨记,莫要再这样失礼,从而失了皇家的体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