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98.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5章 不欢而散
    陪席之上,鸦雀无声。

    以佟锦如今的身份,自是可以教训水明月的,可没人想到,她真敢这么做。

    佟锦说罢了那番话,看看周遭的众人,又看看脸色煞白眼底蒙雾的水明月,最后转向温雅问道:“怎么?我说得不对?”

    温雅没有话说,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佟锦说错了,她也不会去反驳她,因为她是公主,不能当众与另一名公主翻脸丢了皇家的脸面,这是顾全大局,更何况佟锦说得没错。

    这次的事,任谁都看得出是李莞和水明月挑衅在先,说佟锦会嫁给二皇子?且不说圣意如何,只说二皇子已有王妃,不说将来如何,至少到目前为止王妃还在任上,以佟锦的身份,岂有给人做侧室的可能?只凭她问出这句话,佟锦就可治她个不敬之罪!水明月却还跟着推波助澜,虽说佟锦的反击有些过分,但这事拿到哪里都是佟锦占个先机,真要辩论起来,水明月压根占不到一点便宜。

    水明月也是恣意惯了,在这个圈子里,就连温雅都听她的,她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目光焦点,人人避她让她,久而久之便觉得自己在众人间的地位有如长者,说什么旁人都是要听的,所以惯来地带了些理所当然,就算是说了重话,也是为别人着想,别人也是理应体谅的。

    这样的她何曾受过这样的训斥?不仅当着众人的面,更提及她最不愿提起的事,让她颜面全失,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水明月最终还是镇定下来,有那么一瞬,她恨不能冲出去不愿面对众人,可她忍住了,看着神情悠然,丝毫没有乍然身居高位的惶恐的佟锦,突地起身,在桌旁提裙下跪,着着实实地行了个大礼。

    “明月口出妄言,公主教训实属应当,还请公主原谅明月失言之过。”

    如此一来,并未注意到这一席上动静的其他人也都上了心,纷纷打听出了什么事。

    温雅见状皱了皱眉,才想伸手去拉佟锦,佟锦已站起身来,走到水明月身边,弯腰意欲扶她。

    “水姐姐折煞我了,我这公主身份如何得来大家都清楚,终日惶恐还来不及,怎敢教训姐姐?只是常常思及太后教诲,不愿姐姐因一时口误落人口实,这才冲动了些,原是我该请姐姐原谅的,姐姐如此,便是在怪我了……”佟锦说着话身子矮了矮,“我也给姐姐磕头赔罪吧……”

    佟锦现时身为和圣温仪公主,虽非永兴帝亲生,但其象征意义在现有的公主中无疑是头一份的,要是真让她跪下了,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止现在这样了。

    水明月又气又急,连忙抬手托住佟锦,又觉得佟锦身上轻飘飘的竟是没使一点力道,根本没有一点要下跪的真心!抬眼再看,佟锦正垂眼看她,眼中淡淡嘲意,又带了三分不屑。

    只有她会做人么?只有她会以弱示人么?只有她会博人同情么?佟锦努力弱化自己脸上的讽意,反手抓住水明月,用力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

    “姐姐大度,妹妹感激不尽。”字字句句,情挚意切。

    水明月的手腕被佟锦抓得生疼,再听到这句话,看着她真情切意的神情,一时呆在原地,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同样呆滞的还有与佟锦同席而坐的数人,她们都是亲眼见到佟锦如何翻脸的,虽然平时她们也见过表里不一之人,但像这样转变得毫不掩饰的,也只见过佟锦一个了。

    佟锦没有再次落座,而是端起酒杯遥遥地敬了七皇子一杯,预祝他生辰之喜,便与温雅道:“我还是先回去了,以免留下继续惹明月姐姐不快。”

    她一口一个姐姐叫得亲密有加,让旁桌不解真相之人俱都开口挽留,七皇子年少心盛,当下道:“明月妹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是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明月妹妹是吗?”

    水明月委屈极了,却也不得不点头应承,最后又向佟锦解释了一番,以示自己决不会再计较。

    佟锦拍着胸口,“这样我就放心了,真得谢谢七皇子替我解围。”

    七皇子朝她和善一笑,又偷着挤了下眼睛,让佟锦打了个冷战。

    她现在这么抢手了吗?

    倒也不是不可能,人家看不上她,也看得上她这一身的圣灵血脉,近来去佟府提亲的人几乎踏平了佟家的门槛,不过佟介远也知道如今她的婚事容不得他再做主,这才全都推了,而皇子之中有得是年纪小的尚未娶亲的,对她上心也不是什么怪事。

    不过这种事多了总是让佟锦心惊肉跳,就怕永兴帝一个不察忘了与兰青的约定,随便把她指了出去。所以说,努力还得趁早,她不能死守着与永兴帝的约定,也得想办法另寻出路才是。人家是皇桑,行与不行的还不是人家一句话么!到时候人家反悔了,难道他们还能打上金銮殿去吗?

    正暗自下着决心,又见七皇子面现笑容,朝门口望去。

    佟锦转头看向大门处,便见一袭暗红长袍的韩林由门外风风火火地进来,脸上带着汗,也不知由哪里赶过来。

    这次替七皇子提前庆生是小规模聚会,加在一起也不过十余人,此时除了几个皇子公主,其他人全都起身,以礼相迎。

    佟锦知道这是因为定北侯近来陈年旧疾频频发作,便有意让韩林提前承袭爵位,要是皇上允许,那韩林便是这一朝年纪最小的侯爷了。

    韩林待人向来亲和,从来没有架子,与众人嬉闹一番便落了座,又给佟锦递了个让她一头雾水的眼色过来。

    佟锦假装没看见,大庭广众的,就算韩林有天大的事她也不愿意惹这个闲话。

    一直到宴席快散场的时候,孔梦云忍无可忍地扯了她一下,“韩林的眼珠子都快抽出来了,他到底有什么事啊?”

    佟锦翻了个白眼,“谁知道,整天魔魔怔怔的。”

    孔梦云都看到了,旁人自然也有察觉,不过碍着身份不好明说。水明月却是倍感恼怒,一来佟锦刚教训了她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与人眉目传情;二来那人还是韩林,拒绝过她的人!

    “我身体不适,恐怕不能陪完全席了。”水明月骤然站起,朝着七皇子那边匆匆一拜,又狠瞪了韩林一眼,便急匆匆地离席而去!

    她一走,李莞也尴尬地起身,随便说了个由头随之而去。

    今天席间发生的事,不仅牵扯到了宗女不合,更似乎隐藏了一些听不得说不得的秘事,于是在有人起了头后,继而又有几位站起身来,做出告别之势。

    温雅也觉得留下去没什么意思了,便与佟锦和孔梦云一同向七皇子道了别,出了八仙楼。

    “今天是我有点冲动了。”佟锦在温雅上车前叫住她,“不过我忍了她那么久,她总该忍我一次才行。”

    温雅无奈至极,她今天之所以叫住佟锦就是希望她和水明月能好好沟通一下,两边都是朋友,她夹在中间也很难做好不好?没想到竟因此不欢而散。

    “罢了,以后我可不做这种浪费力气的事了。”温雅摆了摆手,算是与佟锦告别。

    佟锦有心与孔梦云再聚一聚,就见韩林也从八仙楼内出来,孔梦云叹了一声,“待我大婚之后再见罢。”

    看了韩林那不和她说上话誓不罢休的架式,佟锦也不得不点头,送走了孔梦云后就等在原地。

    韩林倒扭捏起来了,指了指八仙楼对过的逍遥居,率先走了进去。

    有禁卫跟着,他们自然不可能开个单间聊天,只在二楼随便选了个清静的位置坐了,静云曼音随侍在旁,几个禁卫守在稍远的地方。

    韩林看了看静云和曼音两个,挠了挠头,“那个……”

    佟锦做势起身,“不说我可走了。”

    “别啊!”韩林连忙打手势让她坐下,“皇上真有意把你嫁给慎王吗?”

    佟锦一愣,“竟真有这样的传闻?”

    韩林点点头,“我也觉得不可能,但这话传得有鼻子有眼,慎王妃还因此动怒,与慎王大闹了一通。”

    佟锦一惊。

    慎王妃的存在是她不可能嫁给慎王的主要原因,可要是慎王妃出了什么变故,比如说失德善妒之类……

    “你不用担心。”韩林敲敲桌面唤回佟锦的注意,“我爹有意让我提前承袭爵位,不过……”他竟然羞涩了一下,“我尚未成亲,我爹不能安心,所以……咳,所以奏请皇上请求将温仪公主下嫁给我。”

    佟锦指了指自己,“我啊?”

    韩林无语,“除了你还有哪个温仪公主?”

    佟锦皱了皱眉,“皇上答应了?”

    韩林也皱了皱眉,“你这是什么反应?”

    “我怎么了?”佟锦莫名其妙。

    韩林的两道长眉紧紧地爻在一起,瞪了佟锦半天,突然垂了头,“没什么,就是我爹说如果你能向皇上表明非我不嫁的话,那我们这事准成。”说完他又马上接了一句,“不过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已经向我爹回绝了。”

    “哦……”佟锦缓缓地点点头,迟疑地问了句:“那……这事跟我还有关系吗?”

    韩林气极,可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坐在那咬了半天的牙,“我和我爹说我要娶水明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