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9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6章 三生之幸

第136章 三生之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彻底无言了。

    “当初是你主动拒绝的吧?现在又后悔了?”

    韩林一副头痛万分的样子,“不是后悔,当初我拒绝是因为她心里有人,我不想让她委屈,也不想让自己委屈。”

    “那现在呢?”佟锦可没忘水明月心里的“人”是谁。

    韩林不是滋味地瞥了她一眼,“你说呢?兰青为了你能放弃那么多,心里自然不会再有别人的,明月就算不甘心也得接受现实,只要他们不是两情相悦,我心里便能好过一点。”

    佟锦却有些惊讶,“你竟知道……”

    世子之位虽是兰青主动放弃,但对外并没这么说,而是直接由平安王上奏请求更换世子人选,外人便都以为老王爷是对兰青失望,这才换了继承人。

    韩林笑了一下,“别人不知道,但我们这样的人家还是能知道一些实情的,平安王妃不可能任由他放弃世子之位,可他就是不要了,其中肯定另有原因,加之现在他又跟着云先生日夜苦修,仔细想想也知道他为了谁。”

    佟锦想了想,没想到什么反驳的话,突然又想到,既然韩林想得到,那水明月是不是也想得到?所以她今天才语气泛酸地说出那番话,连素来保持的假涵养都不要了。

    佟锦沉默下来,韩林也跟着没说话,过了好一会,韩林狠狠地搓了一下脸,又伸了伸腰,人一下子放松下来,“我说,你刚刚也有点过分了啊,我家与恩国公府远没到定亲那一步,只不过是私下里商议了一下,现在被你说成退婚,她心里一定难受极了。”

    佟锦撇撇嘴,“重色轻友。”

    韩林抓抓头发,眼睛朝那几个禁卫那边溜了一圈,借着托腮的机会掩住嘴巴,低声道:“我今天找你主要是商量一下婚事,你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妙,慎王盯着你呢,我也不太妙,我爹铁了心思想让我娶你,我们现在是四面受敌,如果你觉得可行,我们可以先订婚,等到适当的时机再各奔前程。”

    佟锦从不怀疑定北侯府的能力,以韩家在永兴帝心中的地位,加之林贵妃和两位皇子的份量,求娶公主、甚至是身怀圣灵真气的公主也不是办不到的事,但她看着韩林,心中微感疑惑。

    “你的问题并不难解决吧?恩国公府是一个不错的联姻对象,我虽得皇上宠护,但娘家实力远不比恩国公府,相信侯爷未必非我不行,只要你表现得再强硬一点,这婚事也就成了,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韩林不说话,视线又溜到一旁去,直到佟锦问得狠了,才急了,大为不耐地道:“我是行了,那你呢?慎……”他看一眼禁卫们,重新压低了声音,“慎王你搞得定吗?要是皇上真的同意了你怎么办?兰青怎么办?”

    佟锦怔忡不已。

    她从没想过,这个认定和自己拜了把子、就要做一辈子兄弟的人会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他担心她无法应对慎王方面的压力,情愿以婚约断掉其他人的觊觎,但他就没想过,万一水明月在这段时间里也有了议亲对象,他怎么办?

    说出心中之想,韩林愣了一会,而后笑了笑,“她那个人……你别看她稳重端庄似的,其实脾气坏得很,心气也高,加上恩国公府那样的门第,想要找到个门当户对的对象议亲其实也不简单,现在又有今天你那一番话,她短时间内都不会有议亲的可能了。”

    佟锦原是想对他说说水明月或许并非他看到的那样,竟不知韩林看得比她还要通透,不禁更是疑惑,“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喜欢她?”

    “那你为什么喜欢兰青?”韩林反问,“在一些人眼中,他一无是处。”

    佟锦一下子就急了,“谁说他一无是处?他的好处外人岂会了解!”

    韩林苦笑一下,“还不是么,喜不喜欢这样的事也有原因吗?根本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就觉得这辈子要是能有她陪在身边,怎么样也值了……说起来,她小时候常想坏主意坑我,我受了委屈就回去欺负你,还好我醒悟得早和你拜了把子,要不然我这欺负女人的名声传出去可不好听。”

    他说话时的样子……就算上一次他为情而醉,佟锦看到的也只是他的不甘与负气,而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他内心的苦涩。

    虽然佟锦对水明月印象不好,如果可以,她绝不愿韩林娶水明月。但站在韩林的角度来说,水明月是他一直倾慕、一直念念不忘的人,作为他的好友,如果自己开口反对,他或许会听,但更多的会是将他陷入矛盾两难之中。认定的人是可以那么轻易放弃的吗?如果现在和她说,兰青曾为一些事阴谋陷害过别人,她可能会痛快的放手吗?两个人之间的事,他们合不合适、会不会美满,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任何人在他们中间都是多余的,况且,若说起心机重,她佟锦也没资格去说别人,目的不同罢了。

    “其实你想的也过于简单了,”佟锦提醒他,“以水明月的样貌家世,配个皇子都绰绰有余,怎会难以婚配。”

    韩林倒轻松起来,简单地一晃手,“不会,她早说过了,不嫁哥哥。”

    佟锦一愣,韩林又问起之前那事,“你怎么想的?不用考虑我,一切以你为先。”

    佟锦舒了口气,不再纠缠他与水明月之间的种种,低声将兰青与永兴帝的约定说出给他听。

    韩林呆了好一会,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就好,我又白操心了。”

    佟锦低低一笑,“能得你这分操心,我这辈子也算没白活。”

    韩林竟红了脸,立马站起身来,“净说没用的话,阴阳怪气的……”说着话,人已走远了,腾腾地下了楼梯,好像身后有恶狼一样。

    韩林走了,佟锦又独自坐了许久,想到韩林种种,心里不知为何涌起一股惋惜的情绪,却又不是因为水明月。

    这样的一个男人被别人得到了,无论是谁都会嫉妒的。

    回到公主府,意外地见到了柳氏。柳氏一身轻巧的装扮,不似往日那般光彩照人,带着两个丫头站在公主府前,也不遮遮太阳,晒得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佟锦坐在辇车上没有动弹,直到柳氏恭敬拜下,这才由静云扶着下了车,而后越过柳氏,直朝公主府而去。

    “公主!”柳氏略带虚弱地急呼一声。

    佟锦仍是未加理会,径自进了府中,待在厅中喝上一口沁人心脾的冰镇酸梅汤后,才与曼音道:“去问问她,来做什么。”烈日炎炎,就算是拒绝奚落,也得让自己舒服才行。

    曼音转身去了,没一会转回来,“柳姨娘说二姑娘出嫁在即,想求公主在二姑娘的衾被上绣一朵并蒂花,以示祝福之意。”

    佟锦失笑。

    柳氏现在定然恨死了她,却也知道顾全大局,想借自己的名头给佟玉帛抬身价,还真是忍辱负重啊!

    “带她进来吧。”

    得了吩咐的曼音没问什么,转身去了。静云却是急了,“公主,可不能答应她!”

    佟锦眼含笑意地看着她,“我以前还嫌你性子太闷,最近倒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静云扁扁嘴,“我都是让兰石气的,下次再见他,看我不……”

    正说着,曼音已领了柳氏进来,静云便住了口,随佟锦走到大厅门口去。

    柳氏被带到大厅前的庭院当中,烈日当头,避无可避,她轻薄的衫子已经现了潮意,神情却是诚挚恳切,一点挑不出错来。

    “罪妇柳氏,给公主殿下请安。”

    佟锦不问其他,只是道:“有什么事,现在说吧。”

    柳氏伏在地上,诚惶诚恐地自述罪责,又大赞佟锦上次罚她罚的好,让她幡然醒悟悔不当初!愿用一生偿往日罪过云云。

    佟锦听得有点犯困,就让人搬了椅子过来,一副耐心倾听的样子。

    柳氏说了一通,见佟锦毫无反应,便又说自己已去清心庵探过了老夫人和揽月公主,得到了她们的初步谅解。

    佟锦打了个哈欠,做势便要起身。

    柳氏忙道:“罪妇有一事相求,恳请公主看在您与玉帛同宗同源的份上,给她一分体面。”

    佟锦冷笑,刚刚脸上的困倦朦意一扫而空,“给她体面?给过她体面然后再让你用桐人咒我吗?”

    “罪妇不敢!”柳氏也是近来两天才想通,以佟玉帛之貌,肯定会受到太子宠爱,到时候她也会随之水涨船高,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佟玉帛嫁入太子府之后的事,眼下她们却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中,况且太子府里还有太子妃与其他姬妾虎视眈眈,不得已,她这才拉下所有脸面来求佟锦。

    “罪妇自知罪孽深重,可这与玉帛无关,求公主……”

    “你以为我这段时日为何不动佟玉帛,要平安地送她入太子府?”佟锦打断她的话,反问一句。

    柳氏的脸色渐显苍白,佟锦继续道:“不让她入太子府受罪,岂不是便宜了你们母女往日待我之情?你放心,孔梦云绝不会弄死她,让你不必承受丧女之痛,这已是给我很大的面子了。”

    东郭先生的故事佟锦很小就学过,善意也要看对象,狼就是狼,对一头狼讲宽容,只会是自寻死路,圣母也没有这么当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