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0.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7章 挑明
    这是佟锦第一次明明白白地告诉柳氏自己的打算,柳氏猛然抬头,脸色惨白,眼底闪动着不知是怨是恨的光芒。

    佟锦笑了笑,柔声细语地说:“如果害怕,她也可以不嫁。”

    柳氏煞白的脸色没法更难看了,她额上泛着汗珠,吐出的声音却比冰石更寒,“你这毒妇!”

    佟锦蓦然沉了脸,字字重音,“同样的话,送还给你!”

    柳氏晃了晃身子,“你不要得意得太早……”

    “放心。”佟锦起身,跨出门槛,站在屋檐下的阴影处看着柳氏,“戏还没开场,我会留精神仔细看的。”

    柳氏最终在两个丫头的掺扶下跌跌撞撞的走了,佟锦看着她的背影离去,心中并无半点同情,只觉得厌恶。

    以柳氏惯来的“不小动作不舒服”基因,佟锦以为她定然还要再起什么妖蛾了的,可一直等过了中秋,也没见柳氏再动什么心思。

    太子大婚过后两天,佟家两位承徽应诏入府,佟玉帛入府后便以身体不适为名主动提出暂居偏院,算是回避可能的遭遇的风波,倒让佟锦原有的一番打算落了空。

    佟锦原是想柳氏定然不会心甘,说不定还要撺掇佟玉帛向太子告状,如此公然与孔梦云为敌,太子必不会喜欢,孔梦云也就有了动作的机会。可如今佟玉帛远远避开,一时间倒让孔梦云没机会施展了。

    不过,孔梦云给佟锦传来一封信,上面写着“君子”二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佟锦自然不急。

    孔梦云大婚过后,佟锦也甚少出门去参加聚会了,以此避免一些来自于皇子们的不必要的困扰。

    兰青随云先生修习至今已近两月,为了让他安心学习,云先生月前带他前往一处秘密之地,极为难得才能回京一次,回来和佟锦也未必见得着面,只能传个只言片语,长时间的疏远,让佟锦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安。

    “去清心庵走走吧。”佟锦在家里实在待不住,便出了城,轻车简从地去了清心庵。

    清心庵的规模不大,但庵如其名,是一处极其清静的地方,平日里的香客也不多,少人打扰,非常适合在这里修身养性。

    老夫人与揽月在庵里住的十分悠闲,上午听经,下午就一起种种花草,老夫人喜植盆栽,佟锦便让人收集了不少大师佳作送过来,聊表孝心。

    佟锦与老夫人和揽月喝了一遍茶,正聊着家常的时候,曼音由外匆匆进来,见过老夫人与揽月后,才附在佟锦耳边道:“婢子见到兰石了,就在大殿前面,静云跟着他。”

    佟锦立时记起上次送老夫人来清心庵的时候,返程时也见过兰石,她还一直想着要问问兰青,结果一直没找到机会。如今兰石来了,兰青会不会来?抱着这样的想法,虽然不知他目的为何,佟锦还是起了身,由房中出来,直往大殿而去。

    佟锦快到正殿前的时候,远远地见到兰石正与庵主合十道别,静云跟在一旁,面带不满。

    兰石和静云没有留意到佟锦,拜别了师太后便朝庵门而去,一边走一边拌嘴,最后停在清心庵门前,竟快吵了起来。

    佟锦离得远,隐隐听到只言片语,待到门内,他们在门外的声音已听得十分清楚,忽听到他们提及自己和兰青,便慢了脚步,仔细听个分明。

    兰石的语气中满是嘲讽,“……对了,你们公主最了不起,了不起得要倒追男人,缠得我家世……公子好生无耐。”

    静云极恼,“那也不及你家公子,表面道貌岸然,却又瞒着公主偷偷摸摸的来探刑小姐,他是想受齐人之福么?要是他将来还想尚主,就让他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兰石哼笑,“你想得美,就算将来公子尚了公主,凭公主对公子的热乎劲,那也得是我家公子当家作主,刑小姐对公子一片真心,又险些成就秦晋之好,以后入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不说别家,只说佟府,佟大人同样尚了公主,可人人都知道他心系爱妾,这点连你们公主都一清二楚吧!”

    “你胡说!”

    静云一着急便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兰石又笑道:“再告诉你吧,我家公子对刑小姐也并非无意,要不然干嘛几次三番的过来探她?这段时日就算你家公主也难以见到公子一面吧?”

    “你、你真不要脸!”静云怒道:“你以为你家公子是什么稀罕宝贝?我们公主身负圣灵真气,整个圣朝不知有多少人求之而不得!上到二皇子下到韩小侯爷,哪个不对公主趋之若鹜?别以为公主非你家公子不可,韩小侯爷一片真心,已和公主恳谈过了,公主现在只是在考虑,还要不要你那个宝贝公子而已!”

    兰石也恼了,“你也就是……”

    眼见着他们越说越不像话,佟锦在门后轻咳一声,同时便听庵外传来一声轻斥,“兰石!”

    佟锦一愣,兰青竟也在外头?

    佟锦压下心中的怔忡,带了些惊喜地转过门扉,便见兰石正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而去,口中道:“公子醒了?”

    静云此时也见到了佟锦,连忙过来,“公主……”

    那边马车的车帘轻晃了一下,继而被人由内掀开,露出一张苍白清隽的容颜。

    兰青比之上次看起来更为消瘦,下颔尖削,挑着车帘的手指骨节分明,肤色也带了少见阳光的病态白晰。他以前也瘦,但瘦得健康,现在的他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佟锦从没想过他们会这么见面,更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他,当下紧走几步赶到车旁,急急问道:“怎会这样?你病了吗?”

    兰青笑了笑,笑容有些虚弱,“没有,只是最近太忙碌了,忘了休息。”

    佟锦大为心疼,当下上了马车,拉着他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仍是觉得他虚弱无比,不由骂起云先生,“他到底把你当什么?驴子也得休息啊!”

    兰青轻笑出声,“原来我是个驴子。”

    佟锦扁扁嘴,撇下心里对云先生的不满,投进他的怀里。

    他的怀抱依然温暖,带了隐隐的药香,又是与往日不同,佟锦想起那盒灵药,连忙问道:“现在修习得如何了?那灵药我找人看过了,已达中上品质,你第一次炼制就能有这样的成绩,实在厉害。”

    兰青拥着她,轻轻淡淡地笑了笑,身体微微后仰,倚靠在车厢上,并不说话。

    佟锦也沉默下来。

    他们都没有问及对方刚刚兰石和静云提到的事,虽然佟锦想问得要死,但思及最近她和兰青的相处状态,还是硬压了下来,纵然明白兰石说的未必是真的,可心里总归是不舒服。兰青也是如此吗?

    “韩林……”兰青终是开口,带着百般的酸涩,“他没有我好。”

    佟锦一下子就笑了,抬头看他,却见他面带着无尽的疲惫与无力,不由呆怔万分。

    “他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兰青轻轻地抚上她的脸颊,望进她的眼睛,现出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所以……不要放弃我。”

    他最后一句话,几乎带了乞求之意,佟锦只听他这么说就难过得要命,心里堵得难受。

    她想说,她怎会放弃他?可看到他苍白的脸庞与努力维持的笑容,所有的话,都像是对她的嘲笑。

    佟锦缓缓地离开他的怀抱,坐起身子,定定地看着他。

    兰青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全身无力地靠在那,目光微黯,带了些难以释去的疲累。

    “你那天,看到了是吧?”这句话在佟锦心头不知绕了几百几千遍,如今,终是问了出来!

    兰青纤长的眼睫轻抖了一下,突地笑了,笑容苍白,几近透明,“你说什么?我……还得回云师兄那去,我想我……”

    如此的卑微躲避,看在佟锦眼中,就像有人将她的心生剖如来一般,痛得难以复加,随之便是无尽的麻木,让她想动动手指都难如登天。

    他的矛盾,他的挣扎,他的纠结,都是她带给他的。

    “不管你那天看到了什么,”佟锦强忍着眼中的酸涨,“我对你都是真的。”

    兰青一下子抬臂掩住了双目。

    他靠在车厢的角落里,碧色的衣袖遮着双眼,一动不动。

    佟锦紧咬着下唇,“你信我,我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出于目的接近你,可我……”话说到这里,她再说不下去。

    碧色的衣袖下,两行清流缓缓滑落,随着他肩头的微颤,那些晶莹涌出更多,竟是止也止不住。

    “兰青……”佟锦眼里的泪水终是落下,“兰青……”

    “给我最后一点自尊吧。”兰青始终遮着眼,“不管你是什么,你的目的如何,我帮不了你了,你走吧。”

    若说之前他尚能欺骗自己,装作毫不知情地贪恋她的气息,现在却是再也不能了。他分辨不出她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分辨不出她还要他为的到底是他这个人,还是为了完成那个他难以理解的愿望。那天自山石缝隙中见到的场面是如此的真切,那些话也一直回荡在耳边,让他整夜的不能安睡,他不介意她是什么精怪,却怕她骗他。

    他已经一无所有了,所能坚守的,只剩这颗残缺不全的心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