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1.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8章 僵持
    “我不会走的……”眼前被泪水浸得一片模糊,佟锦的心思却是更为坚定,“在你相信我之前,我不会走的!”

    兰青仍是以臂遮眼,偏了偏头,不愿再听她说一般。

    佟锦急道:“你不能一次机会都不给我!我们之间发生过这么多事,我们相知相处的点点滴滴,到底是真是假,你分辨不出吗?我一开始是抱有目的在接近你,但后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你!怎么开始就那么重要吗?仇人尚有可能言归于好的一天,我们只不过是有了一点点误会而己!我对你说的话、做的事都是出于一片真心,你真就这么不相信我,以为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吗!”

    “兰青……”

    “兰青。”

    “兰青!”

    “我就是分辨不出!”兰青被叫得急了,猛然抬头,脸上带着尚未干涸的水痕,神情激动又带着万分的脆弱,似乎轻轻一碰,他努力维持的最后一点尊严也会全部崩坏。

    心头翻涌着无数的话想对她说,想指责她,想拆穿她,想说出往日她的种种不良纪录,想告诉她让她别再说这些谎话,想说那天发生的一切他看得清清楚楚!想说他早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单纯善良的人,想说……若是她没有挑明这件事,他宁可做一辈子傻子,宁可不问不想,也要留在她的身边。

    “我……就是分辨不出……”千言万语苦涩地化于心头,最终,仍是只得这一句话。

    太累了。

    想留她在身边,却又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每一次收到她的消息他都带着惊惶,每一次见她,他都害怕下一刻从她嘴里吐出的是她不再需要他的话,他可以不追究她的身份,却无时无刻地不在想,她是被逼无奈才要的他,她是为了赶走另一个“佟锦”才接近的他。她的柔情、她的开朗、她的信赖,全是假的,所以她才能在和亲圣旨才下的时候决意一走了之,她不是佟锦,她根本不担心任何一个佟家的人,她可以放弃他们,正如她放弃他一样。

    早在那时起他就该醒悟的,他在床下,听到她和三枷说话,听她说要离开,那样的潇洒。可笑的是,他还为了她那些根本不在她心上的家人,想了一个又一个对策,不惜最终做出那样惨烈的抉择,她那时是怎么想的?是不是觉得他这个人,蠢到家了?

    他像失了全部的力气,没有一点精神地倚在那,神情却在一点点地平复。

    “我不会将你的任何事宣扬出去,你放过我吧……我求你。”短短几个月,已耗尽了他一生的力量。

    他平静的说话,却比任何斥责谩骂更让佟锦难受,她知道他为她付出了多少,也知道他将一颗真心毫无保留与防范地奉于她的面前,如今,他却将他的心渐渐封闭起来,不容她再窥视半分!

    为什么不愿相信她?她不甘心!她根本不会去做他害怕的任何一件事,可却想不出一句可以说服他的话。

    难道就因为有了个错误的开始,所以注定要有个遗憾的结局吗?她绝不接受!

    她抬手擦去眼泪,原本难过的神色变得平静下来,“你到底是因为不信任我,还是因为刑茉华?你瞒着我来见过她多少次?你对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是一心一意?如今找了诸般的借口,为的也不过是甩去我罢了!”

    兰青的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恼怒,但,只是一瞬。

    “随你怎么想。”他面色骤然变冷,“说完了你就下去,我还有事要做。”

    “我说过我不会走的!”佟锦面容坚定无比,“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却喜新厌旧想甩掉我?绝不可能!兰青!你永远别想甩掉我,我这辈子认定你了!”

    “那是你的事情。”兰青的手有些发抖,不知是不是被她无端的指责气的,“你不走是吗?我走。”

    他说着撑起身子便要往出口去,佟锦张臂抱住他,却被他甩到一旁。

    “兰青!”她环着在车壁上碰得生疼的手臂,咬着牙指着他,“我决不会放过你!”

    说完这话,她怒气冲冲地下了车。

    守在车外的兰石等人早听到他们在车里的争吵,虽听不太真切内容,却听得出他们决裂在即,一个个不由呆傻万分,此时见佟锦下来,兰青一个箭步拦住她,急道:“公主,刚刚的话是我乱说的,公子坐未来探过刑小姐,只是吩咐我来给庵里做些布施让庵主对刑小姐有些关照,今天公子本是要回京的,累极了睡在车里,由始至终也未踏进庵门一步!公主……”他说着竟跪了下来,“兰石对公主心怀怨忿,常常背后非议公主,情愿受罚,但公子对公主真心一片,他为了公主什么都可以放弃,公主,您别和我们公子置气,一切都是兰石的过错……”

    兰石平素对她意见不少,此时却抛开自己一切喜恶跪下来求她,这分情谊令佟锦感动,可看着没有丝毫反应的马车,佟锦狠咬下唇,“你放心,他想独善其身?门都没有!他这辈子,我佟锦要定了!”

    她从未相信过兰青会移情别恋,就像她仍然坚信兰青心底还是爱着她一样,只是他们暂时出了些问题,这是她当初种的因,现在有这样的结果,她受!可她不要就此结束!

    既然他现在不愿爱她,那就怨她吧,她绝不容许他们之间的羁绊消弭在两望无言的时间细流中,他抗拒她,她就偏偏要把他缠得更紧,直到有一天,他愿意给她机会,让她把全部的真心,一一剖现在他的面前!

    她一贯的坚强,来到这里近一年的时间,她什么都见过了,这次的事也不过是她要解决的众多事件中的一件罢了,她怕过什么?可是,怎么会这么难过?她明明那么努力地抓紧他,却因一个荒唐的错误,毁了全部。

    她还是佟锦,却又已经不是她,她脑子里满满的计较,心里却是空的,兰青在怕,她何尝不怕?她怕他这次是来真的,怕无论她再用多少手段,他也再不会拉着她的手,叫她一声“锦儿”。

    想到这里,她忽地脚下一软,若不是曼音及时掺扶,她怕是已经跌坐在地!

    手段?她竟到现在为止,想的还是对他用手段!思及上一次,兰青终被她那百折不挠的诚意打动,也不过是她对他用的手段而己!

    这样的她,他怎会不怕?

    “姑娘……”曼音声音哽咽,早已泪流满面。

    静云也哭着跪在佟锦身前,“是我的错,姑娘,你打我吧。”

    佟锦竟然还笑得出来,“我自己作孽,与你何关?”

    回京的一路上,佟锦的头昏昏沉沉的,也有些发热,她觉得自己快要病了,可就算这样,她的脑子还是在飞转着,她在想,兰青会不会去和永兴帝说,废除那项约定。

    这几乎是一定的事!要是没了和兰青的约定,永兴帝对她的态度将会如何?将她指给皇子?

    佟锦蓦地打了个激灵,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又与赶车的王老实道:“去宫里。”

    那样的事,她绝不能让它发生!

    佟锦一路直奔寿安宫,太后那时刚刚午睡起来,佟锦冲进去,并无一句交待,伏在太后腿上,无须刻意,只想到今天的事,眼泪便成串成串地落了下来。

    太后有些讶异,追问了一句,佟锦摇摇头,只是流泪,最后哭累了,挨着太后昏睡过去。

    太后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最近她与佟锦关系大为缓和,心中对佟锦也存了几分怜惜,便任她去哭,待她睡着了,又见她面色潮红才觉得不好,以手相试,竟是发烧了。

    太后连忙命人传唤御医,又让人将佟锦安顿下去,这才叫了曼音与静云过来,一问究竟。

    曼音与静云不敢透露佟锦私下相会兰青一事,可那几个禁卫却是没有这个顾虑,太后追问之下,便将自己所见一五一十地说了,虽不详细,但此事与兰青脱不干关系是一定的。

    兰青与佟锦的事,太后早听永兴帝提过,不然也不会无视所有想求她给佟锦赐婚的人,虽然觉得和圣公主配给兰青有些屈就,但兰青与永兴帝有约在先,她纵然再不满意也不便反对,可今日之事,却让太后看到了一点契机。

    让那些禁卫退下,太后没再有什么动作,起身去看佟锦。

    折腾了一个下午,佟锦已经醒了,不过一直烧着,太后见了她也没问今日之事,只嘱咐她安心在寿安宫休养。

    佟锦也没有多说,万分感激太后的安排,自此在寿安宫住下,除了前几日不能下床外,随后身体虽虚,但还是坚持每陪在太后左右。

    这段时间里,定北府正式向恩国公府提了亲,恩国公府没有不应之理,可听说水明月在家里闹得厉害,还借着入宫陪伴温雅的名义拒不回家,以示抗议。

    与此同时,太子府那边也出了差错,竟有谣言指太子承徽佟喜入府之时已非处子之身,太子不知真相受其蒙骗。

    佟喜遭此非议羞愧欲死,太子极怒,下令彻查谣言出处,太子妃领同两名太子良媛追查之下,竟查到远居偏院的佟玉帛身上。

    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佟玉帛虽再三高声诉冤,也是无济于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