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2.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9章 比武
    太子震怒之下将佟玉帛赶离太子府迁往别院,柳氏得知消息哭倒于太子府前,道出温仪公主曾放言要与准太子妃联手为难庶妹的消息,此次阴谋,必定是温仪公主指使无疑!

    她这是失心疯了,决意要挣个鱼死网破,最不济也要拉佟锦下水。

    佟锦面对这些纷言困扰无比,在一次皇室家宴上苦恼地说:“我这庶妹自小待我不好,现在见我得了太后皇上喜欢,总害怕我借机报复,现在闹得满城风雨的,倒真像我做过什么似的,还因此连累了太子妃,我的罪过大了。”

    太后的神情有些不快,“实在不成体统,一个和圣公主,一个太子妃,会联合起来去害一个小小的承徽?你那庶妹倒也看得起自己!”

    和圣公主是皇上封的,太子妃是太后选的,柳氏原是怕佟玉帛被赶出太子府后再无回府的机会,可现在这一闹,却是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同席的太子面显尴尬,永兴帝的神情也怏怏的,“这佟介远,实在教女无方。”

    一旁的二皇子慎王笑道:“从前咱们还羡慕太子得佟家姐妹相侍,如今看来,齐人之福也不是人人享得的。”

    太子面色骤暗,七皇子见状不服地顶回慎王一句,“二哥最近不也是后院失火么?竟还有心思来消遣太子哥哥?”

    慎王沉了脸,林皇贵妃叹了一声,“皇上不是不知道,烈儿的子嗣中至今还未发现身具圣灵真气的,便多纳了两房妾室,他那王妃素来善妒,最近又听了外面不少传言,便迁怒于那两名妾室,闹了不小的动静。”

    永兴帝目光一凛,“哦?什么传言?”

    佟锦听了这句问话,身子不由一颤,若是永兴帝仍将与兰青的约定放在心上,今日是断不会接皇贵妃这话茬的,现在他问下去,便是已撤了与兰青的约定,她的婚事,已彻底掌握在永兴帝手中了。

    同席的温雅皱了皱眉,看向佟锦,佟锦低眉顺目的没有半点表示,皇贵妃心情舒畅,暗道前两日佟锦差人来讲了永兴帝为何不给她赐婚的始末真相,原来是真的,如今却是约定已失,以佟锦主动告之真相来看,恐怕这位和圣温仪公主也是心仪慎王的,如此,何愁这婚事不成?

    皇贵妃以长者之态笑说了京中最近流传的慎王要迎娶和圣公主的传闻,永兴帝听完后果然没加以斥责,但也没有表示同意,毕竟,慎王妃虽有失德,但现在仍是慎王正妃,而永兴帝还另有几个没有婚配的皇子,佟锦花落谁家,都还是未定之事。

    皇贵妃说完传闻后,慎王当即起身表示连累了佟锦的名声,又苦笑自己家有妒妇,没有这个福气,至于尚无圣灵子嗣,更是不可强求之事。

    皇贵妃又适时地落下几滴眼泪,“没有圣灵子嗣,烈儿这些年受了多少冷眼?还有人怀疑他并非皇家血脉,这让我……”

    慎王与皇贵妃一唱一和,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意在何处,佟锦现在表面上虽仍是自由之身,但慎王与皇贵妃看中的人,别人想夺,也得有这个实力。

    家宴散席之时,皇贵妃特别叫了佟锦到身边,拉着她走了好一会这才各自上了辇轿,因佟锦此时仍住在寿安宫,温雅有心问她的心意也有诸多不便,便只能作罢,临去前频频以目光关切,水明月则颇有些兴灾乐祸的意思,数度拉了温雅说话,不让她和佟锦有过多的接触。

    佟锦对这些并非一无所知,但她一点都不着急。

    皇贵妃的心思谁都明白,永兴帝明白,太后更明白,但太后是绝不会让她有机会嫁给慎王的,因为太后是坚定不移的太子党,所以她才敢把自己已是自由身的消息透露出去。

    与其让太后与皇上拿主意,她被动地承受,不如让这个局面暂时僵持,只要太后与皇贵妃两相不让,那她就是安全的。

    第二天太后找了佟锦过去,说起有关传言的事,佟锦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只说一切让皇上作主。

    太后微有不悦,“若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婚事自然是长辈作主,但你身为和圣公主,岂能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皇上仁厚,会顾及你的。”

    佟锦想了想,“七皇子年少俊才,与太子殿下兄弟和睦,是个难得的良配。”

    太后笑笑,“你能这么想就好。”

    七皇子的外家是定北侯府,实力深厚,难得的是与定北侯府一样都是极为拥护太子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至今尚未封王,要是能促成他与佟锦的婚事,将来封了王位,那韩贵妃的地位便会有所提升,后宫之中便再不是林皇贵妃独大,有了韩贵妃与之抗衡,太后也能少为后宫之事忧心,专心辅佐太子。

    这是佟锦的猜测,但其实太后的想法更为深远,七皇子封王后,依靠母家的势力,其风头势必会与慎王一较高下,更甚者或许还会超越太子,但越是这样,便越不会得永兴帝全然信任,在七皇子的衬托下,永兴帝必会对太子更为惜怜,将来待太子实力稳固,再想办法慢慢瓦构韩家不迟。

    总的说来,韩家可用可弃,是相当难得的一个助力。

    “太后。”佟锦思索再三,“温仪鲁钝,皇贵妃心意切切,若太后有意与我赐婚,怕皇贵妃难以体谅太后,若因此引起后宫风波,实非温仪所愿。”

    太后微微沉吟,佟锦虽说的是皇贵妃,但实际指的是永兴帝。永兴帝今日对佟锦的婚事并未表态,这说明他并没有全然否定慎王这个人选,在慎王已有王妃的情况下永兴帝还会这么做,说明在他心中还是十分看重慎王的,毕竟,成年皇子之中,只有慎王身下没有身具圣灵血脉的孩子,这的确是会引起一些非议。若永兴帝有心将佟锦嫁给慎王,那么再听到相左的意见,定然会引得永兴帝不快,太后稳居后宫多年,最大的凭借就是与永兴帝相处融洽,自然不会在圣意未明之时贸然出手,与皇帝心生隔阂。

    见太后沉吟不语,佟锦起身,跪于太后腿边,“温仪有个想法,太后听罢若觉得不好,只当温仪没有说过。”

    在太后的刻意干扰之下,皇贵妃的心愿没能太快达成,但太后又没有明说反对,只说温仪之前的病势未愈,不宜在此时谈及婚嫁,这一等,便是一个多月过去。

    十一月的京城已是寒冬时节,为纪念开国战神诞辰,每年十一月初十这日宫内都会举行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到了晚间,前朝的庆事结束,各宫的妃嫔便会带着皇子和公主们与太后和皇上齐聚庆贺,除了过年、中秋和元宵、端午这样的节日,也就只有今天会举宫欢庆,算是难得的乐事。

    永兴帝今日心情极好,与众臣相聚时便多喝了两杯,回到后宫又见各宫齐聚,儿女子孙济济一堂,不由更是开怀。

    皇贵妃早想找机会让永兴帝应下慎王与佟锦之事,原来的慎王妃更是被寻了理由贬了位份,如今慎王正妃之位空悬,万事俱备,只欠永兴帝一道圣旨了。

    永兴帝对这件事本就没有太过反对,如今虽觉得对慎王妃一事处理得不好,但位份到底是贬了,已成定局,当下便朝佟锦看去。

    太后此时笑道:“温仪病了整月,这两天见了好,倒是也该议议这事了。”

    皇贵妃心中一紧,果然又听太后道:“不过温仪这孩子心气高,在哀家宫中住着,不止一次对哀家说过,以后要嫁个武艺无双的强者,哀家自小看着慎王长大,自是知道慎王武艺超群,只是不知温仪作何想法。”

    太后这番话,没有反对,但实则已是在明明白白的反对了,一时间殿内的目光都齐聚于佟锦身上,看她如何作答。

    佟锦按下身子刚动的温雅,不急不躁地起身,行于殿中跪下,“温仪常听人说慎王武艺超群,不在太子之下,但只是听闻,不知是真是假。”

    皇贵妃不满佟锦没有即刻答应婚事,面色微沉,“你要如何验证?”

    佟锦眉眼不抬,“温仪看到一些轶事中记载,民间素有比武招亲的习俗,温仪大胆,恳求皇上允许温仪在这大殿中比武招亲!”

    永兴帝对佟锦一直抱着矛盾的心态,一方面不愿给她太多特权,一方面又喜欢她的不按理出牌,当初那首讥讽武将的诗闲他闲着没事的时候还拎出来念念,觉得有意思。现在听了比武招亲这个说法,更是听出了兴趣,笑问道:“如何比法?”

    佟锦笑道:“温仪幼时曾与父亲学过几日骑射,温仪斗胆,请皇上赐箭,由温仪射出,此箭落地之前触到了谁,那人便是温仪的丈夫!”

    “简直胡闹!”皇贵妃沉声喝道:“满殿的皇子公主,皇上太后也在这里,你敢动箭?”

    佟锦抬头,直视皇贵妃,不闪不避,朗声道:“此箭即为招亲所用,必然会折去箭头以棉裹之,再请殿内已有正妻和尚未成年的皇子不要开温仪的玩笑出手夺箭,不管箭落谁身,温仪绝不反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