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3.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0章 定局
    太后不知为何总觉得心中不安。

    相对于母家势力过大的七皇子,永兴帝更倾向于将佟锦嫁给慎王,这也是太后为何没有直接与皇贵妃为敌的原因所在,太后的步步计划都是为太子,要是因此而与永兴帝起了隔阂,反而会失去得更多。

    正因有这样的顾虑,所以在佟锦说出心中所想时,简直与太后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比武招亲,以武论胜!佟锦说七皇子虽然年轻,但一身灵力不在慎王之下,往日二人在私下多有比试,多是七皇子取胜,只要她在出箭之时偏向七皇子一些,七皇子便是必胜之局!如此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了结果,永兴帝也不好反悔,又能置慎王于败地,实在是两全其美的事。

    太后不知道七皇子的真正实力如何,却知道慎王灵力超群,虽有佟锦连番保证,还是将七皇子召来仔细询问,知道他很有把握这才稍稍安心,又暗中安排了一名灵力高手随侍在自己身侧,以防有变之时出手相助,只是,心里总是不安稳。

    放眼望去,除了后妃公主,殿内所坐的都是皇子,就算出了意外,佟锦的丈夫也势必会在这些人当中产生。除去慎王外,只有七皇子最为耀眼,同样是嫁给皇子,太后相信佟锦一定会做出最好的选择!可是,心里总是不安稳,这是一种奇异的预感,隐隐约约,却又不知错在何处。

    永兴帝仔细斟酌了一番后,终是给了太后面子。太后对慎王心怀成见,若是直接下旨赐婚,势必会引得太后不快,要是慎王在此次比武中获胜,那么相信就算是太后,也无话可说了。

    如此一来,比武招亲之事便算定下!

    黄存喜立时安排人去取弓箭,箭头折去以软棉包裹,再三确认不会伤到人后,这才呈了上去。

    佟锦试了试弓力,觉得可以接受,便朝黄存喜点了点头。

    这一个多月,佟锦以养病之名住在寿安宫中少见外人,实际上却是在太后安排的高手教导下学习射箭,不求百发百中,但至少也要能将箭真正射出去。

    那名高手是太后的娘家心腹,对佟锦的教导十分尽心,佟锦也不让他失望,或许是圣灵真气之功,佟锦修练起武艺竟十分顺手,不说一日千里,可这短短月余时间已达到灵力一层中段的实力,这样的速度,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只是圣灵真气虽然极易修习灵力,可佟锦已错过了最佳的习武时机,就算初时进境再快,也注定达不到太高的境界,又是引得高手无尽的哀叹与唏嘘。

    佟锦再次向永兴帝与太后行过礼后,在太后身前转过身来面向殿门,左手持弓右手取箭,对着端坐于大殿两旁座席间的众位皇子微微一笑,“还请皇子们不要让温仪失望才是。”

    话音未落,她挽弓上箭,食中无三指扣弦,开弓瞄准,而后三指迅速张开,从头至尾没有一刻迟疑,便见那彩翎短箭犹如一道流星,“嗖”地射了出去!

    在佟锦挽弓之时,两旁的皇子们还都是无动于衷,然而只在一个呼吸间,彩箭飞驰,右侧席间已有一个身影腾然而起,直朝彩箭抓去,正是七皇子!

    就在七皇子的指尖即将触碰到彩箭之时,对面飞射来一根象牙箸,精准地磕在箭身上,撞歪了彩箭的飞行方向,与此同时,七皇子身后随即跟上的九皇子手腕一翻,已将彩箭执于手中,而后又一抖手,那箭便飞射对面,朝一直稳坐的慎王而去!

    七皇子大笑,“二哥耍赖,还找了帮手!”说话间指出长虹,竟是动了灵力紧追彩箭而去。

    慎王见状不敢大意,在身前案几上轻拍一下,身体就势而起,袖风卷过彩箭同时一掌朝七皇子拍去。

    两位皇子在殿内争斗不休,那只彩箭也不时易手,上下抛飞间,惹得佟锦的心也跟着不断起伏。

    手稳一点啊……千万别落了地……

    佟锦紧张得双手发抖,手心里凉腻腻的全是冷汗,殿内旁人无不看得聚精会神,尤其太后与皇贵妃二人,永兴帝则是微感惊奇,若说七皇子的灵力不差,但没想到竟能达到与慎王一战而久持不败之地!

    殿间的争夺一直继续,转眼已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七皇子固然灵力不差,但应敌经验尚浅,时间一长便渐渐转为下风,太后焦急不已,正欲示意身旁高手相助之时,变故突生!

    殿内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那只彩箭最终的归属,谁也没有留意由殿外进来二人,那二人显然也没料到殿内情形,见七皇子与慎王缠斗,低呼了一声,“七皇子!”而后抢身入局,与七皇子共抗慎王!

    所有人都被这突来的变故惊得一震,水明月看清来人,脸色已是气至铁青,起身厉喝,“韩林!你已有婚约在身!还不回来!”

    来人正是韩林,从他杀入战局到水明月起身相喝,不过刹那之间,他却已与七皇子联手力压慎王,慎王手中的彩箭脱手,七皇子正欲抢夺之即,韩林一脚飞出,正踢在箭翎之处,蕴满灵力的一脚借力,那彩箭便如闪电划空,水明月话音落下之时,彩箭撞在殿前一人身上,随即落地。

    此番变数快若电光火石,任何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结局已定!

    韩林却似不知扰了什么大事,满面怒色,“慎王因何对七皇子痛下杀手!”

    满殿静谧,鸦雀无声。

    皇贵妃最先反应过来,“皇上,韩林无诏入殿,又干扰赛局,此次招亲只得作罢了!”

    太后面色沉沉,却也没有反应。

    永兴帝也是面色不郁,“禁卫何在?为何由人擅自闯殿?”

    门外禁卫即时跪于殿中,“启禀皇上,月前皇上曾赐韩大人武灵腰牌,持腰牌者于宫内通行无阻,任何人不得阻拦!”

    永兴帝面色一滞,近来韩林境界又有提升,为了方便他随时入宫参详珍藏典籍,的确是赐过他那样的腰牌。

    韩林左右看看,一头雾水的模样,“皇上,臣可是坏了什么事?”

    永兴帝挥手让禁卫下去,问韩林道:“你何故深夜入宫?”

    韩林跪下,“回禀皇上,前段时间七皇子隐隐觉得有突破之感,特要臣为其留意上好灵药巩固经脉,今日为臣终于寻到,心急之下便带着灵药师贸然入宫,本是来找七皇子,不想进殿便见慎王欲向七皇子痛下杀手……”

    “韩林!”皇贵妃沉声警告,“只是寻常比试,何来痛下杀手之说!如今七皇子可有半点损伤?”

    韩林无所谓地一笑,“那便是臣看错了,只是一时情急,还望皇上恕罪!”

    皇贵妃被他的态度激怒,“你贸然闯殿,又扰了温仪公主招婿,已是莫大的过错!”

    不待韩林说话,太后下首的韩贵妃柔柔开口,“皇上,臣妾想,韩林也不知道如今殿内发生的事,他出手也是顾全兄弟之情,有此结果纯属意外,还望皇上原谅他。”

    韩贵妃是韩林的姑姑,对他自然维护,韩贵妃所出的五皇子与七皇子此时也都跪于韩林身侧,一同替他求情。

    永兴帝看向太后,“太后怎么看?”

    太后却一直盯着佟锦,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是她的安排吗?太后真的不确定,整件事虽然突兀,但听起来合情合理,并不半点不是之处,若非说疑点,便是韩林最后踢出的一脚,怎么就那么准,让那箭有了归属呢?

    可佟锦面上一片宁静,像是这件事与她没有关系。

    “韩林年少冲动,所幸无人损伤,便罢了吧,不过……”太后淡淡开口,“今日是替温仪选婿,重在公平,如今出了变故,自当择日重选。”

    永兴帝微微点头,跪在那的韩林却差点跳起来,看着他满面急色地压着面孔朝佟锦使眼色,远站在殿门之处的兰青就像在看一出闹剧。

    裹了软棉的无头箭被韩林以十成灵力打在身上,差点撞到他吐血,如今那短箭正躺在他的脚旁,静静地,像是对他无声地嘲笑。

    他以为她说不放过他,还会像以前一样追着他死缠烂打,他甚至做好了摆脱纠缠的准备,不想,她这次却是改了路线,决心一局定胜负,也成功了。他们的对抗中,他永远是输家!

    没人留意他,就算他现在已经算是温仪公主选中的人,却无一人问起他,他们旁若无人地议论着如何取消这次结果,真是因“公平”所致吗?如果现在站在他位置的是韩林,他们还会这样看不到他吗?

    这就是她要的结果吗?将支撑他的最后一丝力量也击得粉碎,让他明白,只要她不放手,他连说“结束”的权利都没有!

    “那……便这样吧。”

    他听到永兴帝做了决定,早已麻木的心间泛起了一丝不知是喜是痛的感觉,他不由自主地抬眼,看向坐在太后旁,高高在上的少女,意外地见她也看着他,清秀的面上没有半点血色。

    种种计较,最终功亏一篑,是什么感觉?他问她。

    她微抿了唇,起身拜倒,语气平静如水,“皇上太后之决断温仪不敢有异议,可如今结果已出,温仪说过,不管箭落谁身,温仪绝不反悔!”

    太后的脸色骤然沉下,永兴帝也没了好耐性,“温仪,不许任性,退下吧。”

    佟锦跪在那,语气不见加重,可却任是谁都听得出她心意的坚决,“若皇上不愿温仪做个言而有信之人,现在便赐温仪遁入空门,长伴青灯罢!”

    永兴帝眉头一皱,皇贵妃已冷笑道:“温仪,你是在要胁皇上?”

    佟锦丝毫不为皇贵妃的语气所动,“我的一切都是皇上所赐,我用什么来要胁皇上?”

    永兴帝沉吟半晌,虽不悦,却也不能真的赐佟锦遁入空门,那便是自扇嘴巴,让人人都知道他这个皇帝出尔反尔。

    “兰青,温仪公主所说,你可赞同?”

    主动毁去他们之间约定的是兰青,要是兰青拒绝,那么佟锦也没有办法。

    兰青想到了这点,见佟锦听到此言后仓惶地转过头来,让他明明白白地看到她眼底的惧意。

    她这么害怕吗?是怕不能嫁给他就不能完成那个见鬼的愿望吗?完成那个愿望,对她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臣……”心,终究是硬不起来,在她那样的注视下,他缓撩下摆跪于殿中,内心一片澄静,“赞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