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1章 赐婚

第141章 赐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得了兰青的回答,永兴帝坐于御座之上,久久未语。

    虽然他是一国之君,但还是不免会遇到像现在这样势比人强的时候,他固然可以翻脸不认,可为了一个并无实战价值的佟锦而赔上皇帝的威信,不值得。

    沉吟过后,永兴帝看了看太后,“既然温仪坚持,那么……便由太后赐婚吧。”

    太后面色沉沉,心情始终不愉的样子,盯着佟锦看了一会,微微转过脸去。

    “既如此,便允了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虽然同意了,却包含了许多怨怒的情绪,让佟锦目光微黯。

    之前对太后所付出的种种努力,最终还是化为云烟,不过好在,她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只是……还不够!

    只没有再看向兰青,佟锦叩拜谢恩,听着兰青同样谢恩的话在身后响起,心里的不安没有一刻减弱。只是赐婚,在她和兰青真正成婚之前,还有无数个意外可以发生,她心里不安稳。

    二人叩谢过后,太后随即起身,佟锦起来有意掺扶,被太后避了过去。佟锦还是随着太后离开,途经温雅一席时,温雅与水明月起身,一左一右地拥了太后出去。

    寿安宫中,佟锦被太后身边的太监拦在殿外,虽没什么冷脸,却也说要等太后传诏才能进去。

    过了一会,水明月由殿内出来,面含讥诮,“太后说了,看你今天的精神头,病大概是好了,不用再住在寿安宫了,早点回公主府待嫁去吧。”

    佟锦轻笑,微仰着头看着站在石阶上的水明月,“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我今天所失去的,全部是我努力得来的,只要我还肯努力,将来定然还有重新拥有的一天,你又有什么?你连失去都不敢,竟还有闲心来看我的笑话?”

    这是佟锦与水明月自上次不欢而散后第一次这么说话,水明月再不顾自己的端庄仪态,冷笑连连,“我自然不如你有手段,太后皇上、兰青韩林,都被你玩弄于手中……”

    “水明月!”佟锦的声线猛然压下,“太后与皇上是何等的人物?岂会容人玩弄?还是说,你以为我的圣灵真气是假的,以为皇上与太后分辨不出,糊里糊涂地封了我为和圣公主?”

    提起身份,水明月自是不敌佟锦,当下气得连连咬牙,佟锦冷笑一声,“就算你见韩林误闯了招亲比试怀恨在心,又何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说起来,你似乎应该比我更应该回府待嫁,竟然拒绝皇上亲赐的婚事,你就不怕触怒了太后和皇上?”说着她轻笑一声,“倒也不会,以你对太后那样的逢迎拍马,太后也懒得怪你……哦对了,你不是‘拒绝’,你哪敢‘拒绝’呢?你是使小性子,一边说着不喜欢韩林,一边又为他加入了今天的战局而愤怒,矫情小气,真是丢尽了大周皇族的脸面!我劝你赶快回家待嫁,与韩林成婚后敛起性子别再胡闹,否则,你还真配不上韩林那样的人!”

    “你……”水明月自小被当作天之骄女一样供养着,与平常公主相比也不差上半分,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就是羡慕夸赞,何时有人对她如此讽刺、指责她不配谁?

    “你凭什么教训我!”什么端庄淑德,怒上心头,全都来不及兼顾,水明月气到面色发青,“你只是运气好罢了,除此之外,你的样貌学识,涵养人品,没有一样拿得出手!只会厚颜纠缠,千方百计的强求男人,简直无耻!”

    佟锦一掀唇角,“我就说么,你就是嫉妒我得到了兰青。样貌学识?涵养人品?你看起来倒是有的,那有什么用?结果还不是造就出你这个虚有其表的伪君子?与其像你一样活着,我宁可做个真小人,起码我敢遵从自己的内心,做我想做的事、承担我理应承担的后果!你呢?你要是真喜欢兰青,你来抢啊!可怜你要勇气没勇气,要魄力没魄力,连反抗都不敢,守着自己那点受人施舍来的可怜荣耀还敢沾沾自喜,你醒醒吧,睁开眼睛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轻蔑的话语落下,水明月的脸色已坏到不能再坏,想开口,却是气乱神昏,根本说不出什么话!

    “你们太吵了。”温雅不知何时出现在殿门之内,她神色颇有些复杂地看着佟锦,“太后说,你既然已预计好了这样的结果,那么也不算冤枉,以后不必日日进宫了。”说完,又转向水明月,“太后让你一同出宫,回府安心待嫁,莫要再生事端。”

    水明月的身子晃了晃,还想再进殿去,却被门前的宫人拦住,温雅叹了一声,也不知是在叹谁,转身进了殿去。

    这样的结果佟锦虽预料到,可太后一句话也不说就判了她的死刑,还是让她有点难过。

    没再像水明月那样候在殿前,佟锦转身出了寿安宫,出来便见黄存喜手持一卷圣旨,以宫门外等她。

    “公主接旨吧,皇上就不当面宣赐了。”

    佟锦跪下接旨,而后起身,对着黄存喜低声道:“对不住公公了,险些害了公公。”

    黄存喜的手轻抖一下。

    早在今日晚宴开始的时候佟锦就曾求过他一件事,要他在适当的时候去殿外转一圈,当时他还不理解什么是“适当的时候”,直到佟锦接了比武招亲用的弓箭,对他点点头,目光饱含深意,他才明白。

    那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出殿转这一圈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要是提前知晓,说不定他不会冒险帮忙。如今细细想来,今日之事,必然是韩林带了兰青事先守在殿外,待他露了头,便知道佟锦在殿内已准备妥当,可以登场了。

    如此一来,他虽不知情,可在这件事中,无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通风报信的作用!若此事被永兴帝知晓,他这太监总管,算是做到头了。

    事实上真相也就如黄存喜所想一般,只是过程更为复杂。佟锦不仅要说服韩林帮她,更重要的,她还得说服参战的七皇子,只有七皇子全力相助牵制住慎王,她才可能为自己赢取最大的胜机!

    这件事一点也不容易,韩林于其中帮了大忙,七皇子有自己的打算,最终同意了他们的计划,可直到最后一刻,七皇子仍以为是韩林要出手夺取彩箭,并不知道韩林身后还有一个兰青!

    兰青……想到兰青,佟锦的心里暖了一点,他还是没有拒绝,不是吗?这说明,他还是放不下她的。

    带着圣旨,佟锦没有一刻仪地出了宫,回到自己的卧室,身边再无一人的情况下,她才打开圣旨,寻找上面的日期。

    来年三月初一,距现在不足四个月时间。

    一般来说,公主出嫁因仪制之故至少要有为期半年的准备之期,其中还包含了修建公主府等事,现在日子这么仓促,重新修建公主府是来不及的,但永兴帝也没说不建,不仅要建,还得按和圣公主府的规格来建,如此一来,所需时日更多,便让佟锦婚后暂时居于揽月公主府或者平安王府,待和圣公主府建成后再行迁入。

    这得是包含了多大的怨气,才能让永兴帝下达这样的旨意?佟锦失笑,心里却万分期待,住在哪里,有什么关系?她只嫌日子过得太慢了。

    得到了赐婚圣旨后,老夫人与揽月都回了京城。此时的将军府里一片冷清,自佟锦一事时永兴帝发出“佟介远教女无方”的感叹后,佟介远就将柳氏送回了娘家,如今偌大一个将军府空空荡荡,比空宅强不了多少。佟介远因接连的事端在永兴帝心中的地位明显下降,这次他主动求旨前往边关平乱,几次上书都被永兴帝驳了回来,让他有些心灰,时常流连酒肆,一副颓败的模样。

    “家不可一日无主。”老夫人感慨一句,“这次回来,我们就不要走了。”

    揽月不知在想什么,半天才轻轻点了下头。

    因为佟锦的公主身份,出嫁时宫中是一定会有一份嫁妆送出来的,但揽月和老夫人还是加紧操办佟府的嫁妆,又派人前往平安王府,与之商定成亲细节,以及丈量房间,方便订制家具。

    平安王府此时一片混乱,和圣温仪公主,平安王爷怎么也没料到,这么一个宝贝公主会落到才辞去世子之位不久的兰青头上。

    这其中难道别有深意?莫不是圣上对平安王府替换世子一事有所不满,所以才行此举?与他有同样顾虑的还有才做上世子不久的兰绯,他终日忐忑,终在见到久不露面的王妃神清气爽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加紧地张罗兰青的婚事时,内心的猜度达到顶点。

    “大哥……”以他现在的身份,已是很久没再这么叫过兰青了。兰绯伸手替坐于对面的兰青倒了杯酒,他知道自赐婚圣旨发下之后,兰青在外受了不少的嘲笑,说他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以废人之躯还可得尚公主,此后便可夫凭妻贵,安享荣华了。这样的话传得不少,又十分难听,所以兰绯沉吟着该如何开口,又不触到兰青的伤疤。

    兰青的脸色这半年来就没有好过,此时越发的苍白如雪形销骨立,可他的精神却意外地好,似看出兰绯的心事一样,他轻挑唇角,形状完美如剑的长眉微微扬着,语含笑意,“你不必担心,我亲手放弃的东西,绝不会再要!”

    兰绯的手微微一抖,几乎拿不住手中酒杯。

    这样的语气神情,他已有多少年没在这个废人大哥身上见过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