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2章 暗涌

第142章 暗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有老夫人和揽月公主帮着张罗嫁妆等事,最近难得地清闲了下来,她本是想让揽月开始学着看账和管理铺子,可揽月把面前的房契地契铺面合同往回一推,“这些你全带走,我有自己的俸禄,足够度日了。”

    佟锦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收了回去,她也觉得以揽月的性子根本没办法去管这些铺面,不过,揽月的这分情意她还是承的。

    过年之前,孔梦云难得地来了公主府,她是借着回家省亲的机会才偷了空闲,与佟锦多日不见,自然有许多话聊,不过说来说去,最后还是问到赐婚的事情上。

    佟锦对孔梦云向来没有隐瞒,便与她说了自己与兰青闹别扭的事,比武招亲是不得已为之,孔梦云听后久久无语,最后感叹一声,“你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就折腾吧。”

    对这话,佟锦深表赞同,孔梦云沉默了一会,又笑,“不过不折腾也显不出这分感情的可贵了。”

    孔梦云大婚后与太子相敬如宾,又因教养良好,将太子府内的事处理得井井有条,自然很得太子敬重。这原是孔梦云原来的期望,可当这期望达到时,又不免想要得更多。同样是花样的年纪,她看佟锦每日开心伤感、拼搏得极有斗志,再看自己,却像一个暮暮老者,每天的生活也是如白水一般淡而无味。

    “对了,”孔梦云摒去脑子里的杂念,“你那庶妹,现在安分得多了,上次太子本有意送她出府,她死活求着留了下来,大约是想着只要在府里就还有机会,我听说近来她常去探望阿喜,但阿喜从不见她。”

    佟锦失笑,“她大概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求到佟喜的身上。”

    “不过这阿喜倒让我刮目相看。”孔梦云倚靠在佟锦屋里的贵妃榻上,难得地不用端着仪态,“以前我以为她是个没主意的,但她竟那么快地出手解决了佟玉帛,干净利落。”

    佟锦有一瞬间的失神,脑子浮起那个微圆的可爱面孔,在人人避之三舍的火灾现场,只有她爬上墙头,赶进来救人。

    不管身边的环境如何,人的心志是不会变的,佟喜心志坚定行事果断,一直都是。

    “希望你们能一直保持同一战线。”佟锦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声。

    孔梦云没说别的,只是道:“目前看来都是好的,她很识大体。”

    佟锦微叹一声,她刚刚说那话已经是伸手过长了,孔梦云与佟喜现在同在太子府中,是战友更是敌人,根本没有一定的事,所以孔梦云不答应她什么。

    “佟玉帛呢?你没想法了么?”孔梦云把话题拉回来。

    佟锦轻笑,“你对她倒是很感兴趣。”

    孔梦云垮了肩膀,“我现在还有什么乐趣?巴不得能逮到一个不安分的,以娱闲暇罢了。”

    这话说得佟锦有些心疼,别人不知道,她不知道么?孔梦云外表看起来老实,实际上是最耐不住闲的性子,如今进了太子府,就像被关到了笼子里,每天看到的只有那见方的天空,只能自找乐趣。

    “我对佟玉帛还真没什么兴趣了。”佟锦感慨了一下,“当初……”当初她刚到这里的时候,“那时候我视佟玉帛为最大的阻碍,恨不得每句话都呛着她,每件事都逆着她,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我才高兴。可现在,就算她扑在我面前撒泼打滚,我也不会想看一眼。”

    孔梦云明白她的意思,她和佟玉帛,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了。

    当你是猫是狗的时候,会与其他的猫狗争食,当你变成了人之后,还会与猫狗一般见识吗?如果你还是放不下那些猫狗口中的食物,不能说你勤俭节约,只能说你还没有完全进化成人类。

    “算了,还是我自己慢慢玩吧。”孔梦云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我得回去了,你有空就去看我啊……对了,”她起身的时候顿了顿,“慎王那个人颇有些阴险,是不达目地势不罢休的那类人,他本是对你志在必得,连王妃都弃了,没想到现在生此风波,他必然不会甘心,你千万小心,成婚之前尽量不要外出,能避则避吧。”

    佟锦心中一动,“可是太子与你说了什么?”

    “是与阿喜说的。”孔梦云说这话时,语气中带着不自知的微微苦涩,“太子在慎王府里插了人,说比武招亲那晚,慎王回府后发了好大的脾气,还将一名姬妾折磨得死去活来,性情如此暴戾之人,岂会轻易放过你?”

    佟锦点点头,“你放心,我知道了。”

    说是这么说,可过了一段时间一直风平浪静的,佟锦便也没将这事真的放在心上。

    过年的时候,佟锦依例是要入宫向太后皇上请安的,本以为以太后之前的怒意还是会像去年一样不许她入宫,不料这一路却是通行无阻,一直到了寿安宫前,才有宫人拦住她,“太后今晨突发不适,太医嘱咐要安静修养,公主可前往昭华殿,今年的春宴由韩贵妃代为主持。”

    韩贵妃?佟锦有点讶异,这样的场合,就算太后身体不适,也理应由皇贵妃来主持早春宴,怎会轮到韩贵妃?

    那宫人却不多说,又仔细答了佟锦问候太后的话,便退了回去。

    佟锦想了想,比武招亲一事上,七皇子帮了大忙,如今韩贵妃代太后设宴,她怎么都应该过去捧场的,于是便转而赶往昭华殿。

    昭华殿是韩贵妃居住的安和宫正殿,安和宫内遍植梅花,此时院内梅花怒放,昭和殿殿门大敞方便殿内之人赏梅,装饰一新的大殿内已坐了许多人,等候午宴开始。

    佟锦远远地就看到了殿内靠近门边而坐的兰青,他身姿挺直地独坐一席,消瘦苍白的脸上带着笑意,双唇连动,不知正说着什么。

    多久没见他这样的笑容了?佟锦没有让门前的宫人唱名,带着静云和曼音无声地进了院中,她怕扰了兰青的好兴致,便想私下找到韩贵妃见个礼,表示自己来过就好了。

    佟锦经过昭华殿时,听到殿内传来阵阵的笑声,不由得极为好奇,能让兰青如此乐在其中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话题?这么想着,她便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在挨近殿门的门外站定,听着殿内的动静。

    “……现在兰兄恐怕已不屑再做什么世子了,和圣公主的驸马,岂不是比世子更有威仪?”

    佟锦眉间一紧,万没料到竟会听到这样的话。

    殿内此时又是一阵大笑,又有人说道:“驸马能得公主如此青睐,想必定有过人之处,何不说出来,也与我们传授一二?”

    “这如何使得?”一道饱含冷笑的声音响起,“逢迎拍马,牵女人裙角之事,岂是随便一人就能做得的?”

    哄堂的大笑,淹没了其他人的挑衅之音,也让佟锦气到浑身发抖。

    刚刚说话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比武招亲时帮慎王抢夺彩箭的九皇子!他倒真是慎王的好弟弟!这种尖酸刻薄,无教养到极点的话竟也说得出口!

    不过,佟锦虽是气极,却也不能进去,否则便更是坐实了兰青靠女人的口实!她又害怕听到兰青的反应,一时间又气愤又难过,竟然不知所措起来。

    突然,满含笑意的声音毫无压力地传了出来,“九皇子年纪虽小,但对这些事知道得倒清楚……看来经验丰富,理应由你这位前辈来向大家传授才是。”

    佟锦一呆,反应了半天,偷偷从殿门处探头过去,想确定一下刚刚说话的是不是兰青。

    佟锦偷偷摸摸的,第一眼看到了面色青黑的正在冷哼的九皇子,而后调转目光,正对上兰青瞟过来的视线。

    佟锦惊了一下子,立马缩回头去掉头就走。

    她竟然逃了?佟锦奔出了安和宫才感到懊恼,她不是一直想找机会见见他、告诉他全部的真相,消除他们之间的隔阂吗?她不是一直主动相逼,在这场持久的角力战中始终占据着上风吗?她在怕什么!

    暗呼自己的不争气,佟锦思来想去的,也还是没拿定主意现在就回去。

    要是再听到有人奚落他,她不保证自己会压得住火气做点什么,那样就让他难堪了。

    纠结在原地不断徘徊的时候,一个宫人碎步接近,到她身边深深一福,“公主,温雅公主有要事相告,请公主移步相见。”

    温雅?佟锦暂时放下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点头道:“她在哪里?”

    安和宫内,一抹碧色的削瘦身影立于昭和殿前,他容颜隽秀,面色略显苍白,精神却是极佳,黑亮的眼睛遍巡院内,却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人。

    轻风拂过,带着冰雪之意,又带来几片梅花花瓣,淡粉的颜色落在碧色的肩头,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长指轻动,将肩上的一片花瓣取下,托在手心里看了许久,叹息过后,蓦然收紧手掌,牢牢地攥握成拳。

    “兰青……”

    微微带着颤抖的嗓音,让兰青有些意外,他转过头去,便见一个神色复杂的美丽少女站在他的身侧,是水明月。

    “我有话对你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