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3章 心之所倚

第143章 心之所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凉风拂拂梅瓣零落,昭华殿前,两道身影相视而立,粉衣少女苍白着脸色,双唇连动,随着她的诉说,她身旁男子的面色已坏到极点!

    “你不信我?”水明月的呼吸略有些急促,掩在袖中的双手颤到发抖,“是真是假,你去看看便知!”

    话音未落,身旁之人已没了踪影,看着那急匆匆消失在宫门处的身影,水明月紧紧地咬着下唇,印出一丝血痕也不自知。

    再说佟锦,随着那宫女走了一阵子,见这方向并不是去清宁殿的,脚下便慢了两分,“我们去哪?”

    宫女回头笑笑,“公主在漪兰殿等候。”

    佟锦皱皱眉,漪兰殿离安和宫倒是不远,韩贵妃初入宫时就住在这里,后来韩贵妃成了一宫的主位,漪兰殿便空了下来,至今也没人入住。

    只是,佟锦和温雅相交这么久,温雅从未提过漪兰殿这个地方,怎么突然约她来此相会?

    佟锦刚刚心有旁骛,没有想得太多,此时却是警醒起来,借他人之名骗她赴约,这样的事她经历过,现在她身份敏感,更是大意不得!

    “你一直在温雅身边伺候吗?”佟锦不太在意地问道:“看你有些面熟,可是叫玲珑?”

    那宫女即时笑道:“是,奴婢正是玲珑。”

    佟锦的步子一顿,“你确定?”

    佟锦的异样早得了静云和曼音的注意,早在佟锦问话的时候她二人就在留意,如今两人一同上前站在那宫女左右,一副要拿人的架式。

    那宫女先是慌了一下,而后迅速后退,静云和曼音两个正想追上去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奔出几个太监,两下就将静云打晕在地,曼音身法灵活躲了过去,却也被远远地隔开,再顾不了佟锦了。

    佟锦扭头就跑,没出两步就让人扯了回去,继而颈上一痛,失去了知觉。

    热,哪里都热。佟锦再有了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胸口沉得发疼,身上绵绵软软又燥热难当,一种酥麻而难捺的滋味浸在骨子里,让她不自觉地寻求着,想到得到点什么。

    眼前模糊得像是染了水气,看到的东西都是散发着光晕的,晕晕颤颤,似乎和意识脱了节,所有的事物都到达了一个无法理解的程度,只能判断出她身前站了一个人,而那个人的双手抚在她身上,替她暂缓了身上持续上升的热度。

    被人触碰的感觉让她觉得舒适,她心里却是极为抗拒,好像有人不断地在她的耳边嘶吼着什么,可她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连一节手指都动不了,意识明鲜明时混乱,完全分不清幻想抑或现实!

    “青……是……是兰青吗……”身处于混沌之中,她无意识地问出这句话,说出他的名字,便觉得安心许多,如果是他……如果是兰青的话,她可以。

    抚在身上的手顿了一下,佟锦的身子更烧,脑中浑浑噩噩的,再无一点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热度一点一点地消褪下去,身体地各个关节都像被重物碾压一样疼痛,佟锦醒了,却不愿睁眼。

    虽没有经历过,但这样的状况,她又岂会不知自己遭遇了什么?她不愿睁眼,害怕睁开眼来,见到除了兰青之外的人,但,此时在她身边的又怎会是兰青?她这次,就是再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行了。

    想到她努力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要失去兰青,并且再无翻身之机,佟锦眼角一凉,成串的水珠便渗了出去。

    忽地,一块布料落到她的脸上,那力度,像是有人丢过来的,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盛怒的声音,“你下次可以再蠢一点!”

    听见这声音,佟锦的身体骤然一抖,耳边又传来在她听来仿如幻觉的声音,“不过你下次,还哪有这样的好运!”

    好运?佟锦猛地抓开脸上的布料坐起身子,双目圆睁,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人。

    兰青苍白的面色和尖削的下颔让他看起来多了些惹人心怜的味道,他的神情中蕴着怒意,长眉飞扬着,一又眼睛被怒火染得晶亮。他的视线与佟锦的目光相交一瞬,而后便转了身子,一言不发地就要离去。

    “兰青!”佟锦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明明身体还疼得难受,可她还是飞扑出去,抱住他的腰。

    虽然兰青马上停住,可由于惯性,佟锦还是被兰青带离了床榻,加上她死不撒手,以致整个人被拖到地上,发出好大一声。

    “你……”兰青微恼,想要斥她,可最终,那些话还是隐在了她压抑不住的哭泣声中。

    她缠过来,又哭又笑,“我还能和你在一起是吗?”

    欲要推出手因这句话而凝滞,兰青认命地闭了闭眼,这不是冤孽是什么?亏他之前还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维护自己的尊严,一定要夺回主动,可在见到她神志不清之时,仍念着他的名字,仍在问“是兰青吗”的时候,之前的种种,恼怒的、怀疑的、伤心的、不甘的……全在那一瞬灰飞烟灭了。

    不过说起来,妖怪做到她这份上,也真是挺没用的!

    “我没你那么大胆。”他神情清冷地撇开眼去,但终是不再抵抗,顺从地任她抱着,“违抗圣旨的事,我做不出来。”

    佟锦难过于他的语气,但仍是破涕为笑,埋在他的胸前,身体轻抖了半天,兀地放声痛哭。

    佟锦这一哭哭了个昏天暗地,不只是因为后怕,她似要把这段时间所受的种种全都发泄出来一般,一边哭一连抓紧了身前的人,把脑子里想到的话统统说出出来。

    说她是什么人,说她是如何来的这里,说她怎么遇到的锦娘,说她和锦娘的约定,说她为完成约定而做的种种努力,说她因锦娘的告白而功亏一篑,说她伤心、难过、甚至恨上了锦娘,说她怎么让锦娘丧失信念,说锦娘如何消失,说她重得他时的喜悦,说她失去他时的无助……

    她说得很快,也很乱,几乎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一直不敢抬头,不敢看兰青的反应,她想,就算他厌恶害怕,她也要抓紧了他,再不放手!

    当所有的事实全部吐出,随之而来的便是极为难熬的寂静时刻,久久过后,兰青推开她,“不知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如此荒诞之事,亏你想得出来!”

    佟锦呆了呆,她想过兰青听到这些后会有什么反应,却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他不信?对,这样的事很难让人相信,可他明明看到了锦娘,不是吗?

    佟锦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兰青负气地轻哼一声,而后开口,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警告,“你这些疯话最好别到处去说,不然就算你是和圣公主,也保你死无葬身之地!”

    佟锦怔怔地看着他,脸上还挂着泪珠,唇角却扬了起来,而后,止不住的笑意弥漫脸上,朝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对,我就是佟锦。”

    兰青转过身去,“我可不想再受你连累。”

    “嗯,”佟锦抹去眼泪,认真地说:“将来就算我因此出事,我也一力承担,是关是杀是烧,只朝我一人来就好……”

    “你闭嘴!”兰青不太耐烦,“没事了就快离开这,我们不见了太久会引人怀疑。”

    “哦……”佟锦这才有空看看自己,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但有些凌乱,明显不是她穿出来时的样子,她的心立时一沉。

    还是被人占了便宜吧?可兰青又说她没事发生,那……“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她问得有些忐忑。

    兰青犹豫了一下,道:“有人通风报信。”

    佟锦立时追问,“是谁?”

    见兰青皱了皱眉,佟锦马上换了问题,“那……我是怎么好的?”

    她那样的感觉,一定是中了媚药,如果不是别人,那……是兰青?

    佟锦的脸上红了红,兰青回答的语气却有些烦躁,“有蒋寒扬在,很容易就好了。”

    佟锦的心情便又落到了谷底。

    她觉得他是因为自己被人占了便宜所以语气不好,心中也不免黯然。这次事件的主使者必是慎王无疑,也不知兰青进来的时候慎王做到了什么地步,可这样的事要她问兰青?她问不出口。

    带着些难堪,她低头走到门前,心中的疑问在唇边转了又转,还是没能问出来。

    目送她出了房间,兰青也是极为不自在,主要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来得够及时,慎王连佟锦的面都还不没见着,可后面的事他就不好说了,要怎么说?说他本来是想以身为药替她解毒的,却听见她一直在念自己的名字,震动之下,竟下不得手了,只觉得这种事,还是留到某个特定的时刻好……

    尴尬地摸摸鼻子,兰青的手不觉移到胸前,那里似乎还残存着她靠在那时产生的温度。其实他也想抱紧她的,可转念又想到自己曾在她面前痛哭不已,那胆小怯懦的样子……他心中的懊恼劲儿就别提了。

    他是颓废了太久吗?还真够该死的!那样的事……如果他从前的灵力可以恢复的话,他宁可以全部灵力去交换时间的逆转,也不愿她看到那样无用的自己!

    不过,眼下还有另一件事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原来……不是妖怪啊……”他抓了抓头,神情中还是带着无法理解的茫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