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4章 告发

第144章 告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离开房间,见自己身处一个颇为陈旧的院落,房屋残旧宫墙斑驳,似乎许久没人踏足过一般。此时院落里并无他人,想到自己昏倒前静云和曼音也被人所制,不由万分着急,快步出了院子才记起应该向兰青询问,当下也顾不得尴尬,扭头又转回去。

    进了院子便见兰青也出了房间,四目相对,多少还有些别扭隔在二人之间,佟锦抿抿唇,“那个……静云和曼音,你见着了吗?”

    兰青愣了一下,眉间微蹙,“应该还在漪兰殿,我那时没留心她们也在……”说着话,人已率先走了出去。

    佟锦连忙跟上,待再出了院子回头看,才看清了这院落名为“暖心”,名字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怎么会破成这个样子也没有照看。

    暖心院距漪兰殿意外的近,转过一面墙角便见到对面的漪兰殿,此时漪兰殿外一片清静,根本不见什么人,倒是前方的安和宫内不时传来丝竹乐鼓之声,一片祥和之意。

    兰青脚步匆匆,佟锦比他还急,提着裙摆先他一步踏上漪兰殿的石阶,正想推门而入,却被兰青挡了一下。

    佟锦一个趔趄,抬头便见兰青紧皱着两着长眉,神情恼怒,“急什么?还嫌那迷药中得不够多是吗?”

    佟锦才有点抬头的不快便散了个无影无踪,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小声嘀咕一句,“不是有你在呢么……”

    兰青神色不善地回头瞄她一眼,佟锦缩缩脖子,想到自己被人占了便宜现在根本没有说话的立场,又垂头丧气了,垮着肩膀跟着兰青进去。

    他们进到漪兰殿的院中,还不待寻找,一个人影就冲了过来,兰青回手就把佟锦甩到身后,再看清来人,竟是曼音!

    曼音满面泪痕地冲到佟锦身边,“姑娘,姑娘,我好怕……”

    不知道为什么,佟锦就是知道,曼音不是在为自己怕,而是为她。

    抱住曼音稍加安慰,佟锦又急着问:“静云呢?”

    “在偏殿里。”曼音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她还晕着,我担心那些恶人再回来,暂时没敢动她。”

    曼音自小学过几天轻身的功夫,那时见佟锦被人制住,她跑也不是留也不是,干脆佯装被人打晕,与静云一同被关到了偏殿中。

    偏殿并无人把守,只是在门上上了锁,曼音悄悄地起来,透过门缝亲眼见到佟锦被兰青救走,又等外面的宫人全都撤走了,这才将发簪上盘着的铜丝展开了,探出门缝去开了锁出来。

    “我不知道姑娘被公子救去哪里,又担心那些人回来伤害静云,所以不敢贸然离开这里。”

    “你们没事就好。”佟锦拉紧曼音的手,与她一同云看静云,直到确定静云真的没事,心里这才松了松。

    “姑娘……”曼音扯了扯她,瞟着门口的兰青,小声道:“我有事情与姑娘说。”

    曼音的样子十分紧张,佟锦也不敢大意,可没让她马上开口,而是走到门口去,与兰青道:“今天的事没准还要再出什么风波,我想出宫去,不回安和宫了。”

    兰青想了想,点了下头表示同意。

    “那你帮我找温雅来,我需要她帮忙把静云弄出去。”

    “你要留在这?”兰青不赞同地拧起眉头。

    佟锦还想说点什么,兰青一摆手,“把她带到暖心院去,一般人不会去那里。”

    虽然佟锦不明白为什么“一般人不会去那里”,那明明离漪兰殿这么近,但兰青的意见她十分重视,留在漪兰殿她也的确心里有阴影,当下便与曼音合力将静云架起,分外小心地离开漪兰殿,回到了暖心院。

    兰青没再做什么交代,急匆匆地离去,佟锦掩好院门,这才回头对曼音道:“你想说什么?”

    曼音抓着佟锦,力道极大,“姑娘,我在偏殿里看到公子带走了你,你们走后没多久,明月郡主和慎王也进了院子,他们在屋子里说了很久的话,明月郡主才离开了。”

    听着曼音的话,佟锦的脸色一点点地沉了下来。

    是水明月?是水明月和慎王联手,想害她?

    佟锦一直以为,水明月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总归是有底线的,就像她不愿兰青对别人动情,宁可豁出面子去给他做媒拉线,也没有对当时仍算势单力薄的自己做像这次这样下三滥的举动。

    她是为了什么?就因为不服气?可就算再不服、再不忿,以她的心智,岂会不知与慎王这样的人合作无异与虎谋皮?况且此事风险之大,一旦出了纰漏,慎王怕是会第一个推她出来顶罪吧?

    佟锦始终有点不能相信,不仅仅因为水明月会不会这么蠢,更怀疑慎王有没有这么蠢,这样的事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他会找人合作?而且在整件事当中,他并没有可以利用于水明月的地方,甚至引自己入瓮打的也是温雅的名头,那么水明月在整件事中又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佟锦思来想去,心却是越来越凉。

    除非,这件事是由水明月构想的,是她去向慎王献的计!水明月……你至于做到如此地步吗……

    “你说……兰青带走我后……慎王才来的,是吗?”佟锦早捕捉到了这一句,扔下水明月一事,急于知道答案。

    曼音点头,“公子那时还与那几个太监起了冲突,不过好在公子也带了人来,虽然他们进来得晚了点,但到底还是把姑娘救出去了。”

    “然后慎王与水明月才来?”

    “嗯。”曼音无比愤怒,“他们是一同进来的,想不到明月郡主竟会做下这样的事!”

    佟锦没有言语,她丝毫不怀疑曼音的话,她既这么说了,那么水明月……定然与这件事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佟锦语气平静,不见一丝恼意,“尤其是兰青。”

    生气有什么用?水明月既敢做下这样天理不容的事,那么她将来有所回报,也理所应当!

    她们说完这事不久,便听到院外有人拍门,曼音过去听了听,回过头来面带讶色,“是黄公公。”

    “开门。”佟锦整整衣服,向院门处迎去。

    与黄存喜同来的还有四个太监,进来便冲向佟锦,将她制住!

    佟锦惊呼一声,黄存喜也怒喝道:“你们反了天了!皇上只让带公主过去,你们胆敢动手?伤了公主,我可不替你们担着!”

    那四人面面相觑了一番,这才松了手。

    佟锦得了自由立时抡起胳膊就扇了过去,也不知打的是谁,先打了再说!

    黄存喜笑眯眯地与那四人道:“我知道你们在皇贵妃宫里受宠,如今受了委屈,回去与皇贵妃好好交待一番,得些抚慰也就是了,怎敢与主子动手?”

    佟锦的眉尖跳了一下,看向黄存喜,黄存喜朝她欠了欠身子,“公主,皇上有请,请随老奴来吧。”

    佟锦心里有些不安,又是皇贵妃,又是永兴帝,这是出了什么大事?而且……黄存喜知道来这里找她,定然是兰青说的,那兰青呢?

    心里有太多的问题要问,黄存喜朝她轻轻一摇头,“公主稍安勿躁,老奴相信,公主是绝不会与兰青公子在婚前便做出什么有损皇室体统的事的,一会见到皇上,将事情解释清楚即可。”

    这句话包含的信息够多了,佟锦不再说话,专心思索着黄存喜给她的提示。

    婚前、有损皇事体统、与兰青,难不成……慎王算计不成,竟敢反咬一口,指责自己不贞吗?

    想到这里,佟锦恨得牙根发痒,好在兰青及时找了蒋寒扬替她解去药性,如若不然,她要是和兰青真的发生了些什么,就算他们已是未婚的夫妻,婚前失贞一事今日也必不会善了!要是再严重一点,被慎王一伙咬住,说她早与兰青有染合伙算计皇上赐婚,那她和兰青的后半生今天势必要交待在这了!

    这个时候,佟锦忽然想到曼音说的,慎王与水明月密聊许久才离开,难不成,就是在商议这件事?

    “不知……这等荒谬流言,是由何人传出的?”直到刚刚,佟锦尚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可现在,她的眼角突突地跳个不停,要是慎王在她面前,估计她早冲上去狂扇大耳刮子了!

    黄存喜也松了口气,之前虽然那么说,但佟锦与兰青都是青春冲动的年纪,谁知道有没有真的发生过什么?现在看到佟锦气得脸色铁青,这才相信他们之间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当下心中一松,笑道:“是明月郡主见到兰青公子与公主相携暧昧离去,故心生怀疑。”

    水明月!佟锦牙根一咬,果然是她!

    “姑娘……公主。”曼音急着要跟上,佟锦以目光抑止她,“皇上要见我,我去便是了……”她心念急转,语速便随之慢了下来,“你……照看好静云……她……她这体虚昏迷的老毛病,这次可险些害到我了,兰青好意帮忙,却也连累了他。”

    曼音停下脚步,抿着唇想了想,点头道:“婢子知道了,公主放心去吧,婢子一定照看好静云。”

    佟锦又对那四个眼珠子乱转的太监道:“你们带路吧!”

    黄存喜便让出去路,“你们先走吧,待会见到皇贵妃先行请罪,别因对公主动手一事累了皇贵妃的名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