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0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5章 名声

第145章 名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四个太监在佟锦面前讨了没趣,又不敢对黄存喜怎么样,只得不甘愿地答应下来,在头前开路。

    黄存喜引着佟锦稍慢了一步,一路上并未再说什么,佟锦也没再问,专心想着一会应该如何应对。

    没一会,佟锦便到了昭华殿外,佟锦在外等候,黄存喜则进了殿去,没一会又出来传诏,让佟锦进去。

    佟锦入殿便见永兴帝面色不善地坐于高位之上,左右分别为皇贵妃与韩贵妃,殿间跪着二人,一个是兰青,一个日面色恍惚的水明月。

    兰青近来的脸色一直有些苍白,此时显然心情很差,更是显得面无血色,水明月则看也不看佟锦一眼,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佟锦上前,拜见过永兴帝等人,这才问道:“不知皇上急传温仪前来,是何要事?”

    永兴帝半晌没有答话,佟锦正想抬头看看的时候,皇贵妃率先开口,“温仪,明月郡主说你与兰青私下有染,可有此事?”

    皇贵妃这么说,却是把这事的责任都推到了水明月头上,让佟锦又是解气又是感慨,以水明月之智,今天这事做得实在没脑,在大庭广众之下告人有染,如此龌龊之事,对她自己的名声又能好到哪去?

    佟锦皱紧着眉头看向水明月,好一会,才众水明月躲闪的面孔上收回视线,“不知兰青公子如何作答?”

    韩贵妃抢着说:“自然是没有。”韩贵妃现在心里无比忐忑,虽然这是佟锦和兰青的私事,但今日之宴是在安和宫举行的,要是他们真的私下相会,她一个督管不利之名是逃不掉的。

    佟锦笑笑,“是啊,任何人都知道这样的事不合礼法,岂会明知故犯?明月郡主怎会有如此荒谬的想法?温仪再没学识,也明白何为廉耻,郡主言之灼灼,不知有何凭证?”

    水明月低着头不言语,皇贵妃淡淡地道:“你们各执一辞,要皇上如何判断?我倒有个法子,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跪于下首的佟锦即时面色一黑,兰青激动地道:“皇上!验身一事实在有辱公主清名,公主贵为和圣公主,清誉岂容玷污?请皇上传唤御医检验为臣之身,同样可有定论!”

    永兴帝的脸色此时也是万分难看,他本就恼于水明月不分场合于众人之前说出此事,现在皇贵妃又提出验身,这对一个女子,尤其还是一位公主来说,简直是莫大的侮辱,可若不验,又没法了结此事,此时听兰青一说,也在思考这方法是否可行。

    皇贵妃却道:“既为私情,纵然今日无事,也不代表往日清白。”

    兰青还欲再辩,佟锦开口道:“兰青公子……”她看着他,眼中满是安心,“为平他人之口,我愿验身以证你我清白。”验身一事对女子来说是侮辱,对男子来说,难道就不是?他那样的一个人,纵然失去一切也不愿丢弃骄傲的人,甚至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明确原谅她的人,能毫不思索地说出那番话,她还有何所求?

    “不行!”兰青极恼,“除非有确凿证据,不然岂能由人信口雌黄?我今日若怀疑皇贵妃,是否也可以枉顾皇贵妃之名节,同法效之!”

    “大胆!”

    “兰青!”

    皇贵妃与永兴帝的喝声同时传来,永兴帝语含警告,“此事关乎皇家颜面,不可轻视,朕虽相信温仪公主不会做那些有辱体统之事,但明月郡主素来谦诚,若非笃定,她岂会挑战天家威信、无故污蔑公主?为堵悠悠众口,也为向世人证明公主清誉,验身一事实为不得已而为之!”

    兰青气极,却也知道不能再继续惹怒永兴帝,这样的无力让他极度愤怒,双拳攥握的力道之大,似要握碎手骨。

    永兴帝不再多言,皇贵妃便交待两旁道:“去,传两个隐事嬷嬷来。”

    佟锦面色不好,神情却是坚决,“皇上,并非温仪不相信皇贵妃,而是为以示公正,还请皇上身边的黄公公亲自去请。”

    皇贵妃被兰青那番抢白本就不快,此时面上更是隐现薄怒,永兴帝仿若未见,朝黄存喜一点头,“去吧。”

    黄存喜应了声,躬身退下,不多时,带回两个四十多岁,形容干练的隐事嬷嬷。

    “两位嬷嬷均是出于太后宫中,现在负责秀女检选。”

    永兴帝点点头,抬手一挥,两位嬷嬷便朝佟锦齐齐拜下,“老奴失礼,还望公主体谅。”

    佟锦站起来,“二位嬷嬷何错之有?与我一样,不过是无妄之灾罢了,还望二位嬷嬷仔细查验,将真相大白于殿前,还我清名。”说罢,举步走出殿外。

    韩贵妃有些紧张,“皇上,臣妾担心公主公害怕,还是去陪一陪吧?”

    永兴帝点点头,皇贵妃见状也起了身,与韩贵妃一同前往偏殿而去。

    接下来的时间,昭华殿内一片寂静。今日原是年后最大规模的春日宴,许多外臣家眷与子女在场,出了这样的事,人人惟恐避之不及,但又无法离去,一个个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地尽量降低存在感。即使如此,大家却都心中有数,今天的事,无论是真是假,水明月在永兴帝心目中的地位将会大大降低,甚至还有可能因此获罪!于是有与奉安公主交好的命妇,早悄悄派人出宫,给自恃身份不会在开宴前出现的奉安公主夫妇传递消息,希望她能尽快入宫,保全水明月。

    整个大殿内安静得只剩呼吸声,时间如同凝固一般,殿中之人莫不感觉度日如年,终于听到殿外传来脚步声时,人人都觉精神一振,却又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

    最先进殿的是那两个隐事嬷嬷,她们叩拜过后,其中一人便道:“启禀皇上,公主确乃清白之躯。”

    此言一出,殿中有人松了口气,也有人暗自皱眉,此时韩贵妃扶着佟锦进来,眼圈发红,“清清白白的一个公主,只因小人之言便要遭此侮辱,实在是太过委屈了!”

    一旁的皇贵妃面色暗沉,一言不发地回到永兴帝身边,半跪下去,“臣妾听信小人之言,险些冤枉公主,还请圣上责罚。”

    永兴帝一摆手,“罢了,你也是为查明真相,相信温仪也会体谅。”

    佟锦便松了韩贵妃的手,跪下身去,“皇贵妃公正严明,难怪后宫中一片祥和。”

    皇贵妃面色稍缓,坐回原位与佟锦道:“今日之事实在委屈了公主,公主有何要求,本宫一定尽力弥补。”

    佟锦看看转瞬不眨盯着自己的兰青,抿了抿唇,“皇上,皇贵妃娘娘,温仪恳求将成婚之日提前,仪制一切从简,只愿不再发生今日之事,损害我皇室名誉。”

    佟锦的完婚之日本就定得仓促,此时发生了这样的事,佟锦又主动提出仪制从简,不免让永兴帝心生愧疚之意,略略一想,“既如些,便将婚期定于十日之后,不过,仪制方面……”

    “皇上,”皇贵妃面带微笑,“温仪乃皇上身边第一位和圣公主,公主出嫁,仪制岂可减省?此事便交由臣妾去办,一定不会再委屈公主半点。”

    永兴帝点头道:“如此甚好。”事情便算就此定下。

    佟锦与兰青叩首谢恩,他们起身后,仍跪于殿中的水明月便显眼起来。

    永兴帝看着水明月,眉间紧皱,“你又有何话说?”

    水明月紧咬下唇,神色颓然,半晌说道:“臣女鲁莽,险些陷公主于绝境,无话可说,愿受皇上任何责罚。”

    “皇上!”韩贵妃收起柔声细语,恼怒有加,“公主受此大辱,岂能以一句‘鲁莽’全然概之?水明月身受皇恩受封郡主,不仅没有半点宽仁之心,更罔顾皇室颜面,不仅使公主受辱,更将皇上置于绝情之地!此等不仁不忠之人,皇上断不可轻恕!”

    今天的事无疑让永兴帝也大失面子,不过水明月是奉安公主的女儿,永兴帝和奉安是亲生的兄妹,自然不能不顾及她的想法,于是向黄存喜问道:“奉安公主可到了?”

    黄存喜欠身道:“奉安公主刚刚入宫,现正与恩国公一同于殿外候旨。”

    永兴帝叹了一声,“传。”

    奉安公主在永兴一朝的公主中无疑是最受宠、最拔尖的,可这不代表她就刁蛮任性,相反,她很冷静,虽然早早地得了通知入宫,可她深知永兴帝不喜欢恃宠生骄的人,所以并没有贸然闯殿,而是候在殿外,乖乖地等着永兴帝传诏。

    她不知女儿今天怎么抽了风做下这样的事,可那毕竟是自己疼了近二十年的女儿,她怎会不急!

    奉安公主匆匆而来,可她的仪态没有半点缺失,依旧风华万千,只是面色不佳,拜见过永兴帝后,奉安公主站起身来,不问任何原由,手起掌落,“啪”地一声,扇了水明月一记狠厉的耳光!

    “孽女!受了什么邪障!竟做下这等逆举!”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