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1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7章 船戏你们懂的

第147章 船戏你们懂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今天受了天大的委屈,在殿中见兰青那样维护自己,本是满心欢喜的,此时却见他冷冷淡淡的,心里不由得也堵了口气,听他那么说也不和他搭话,转身便往出宫之路而去。

    没有软语温存倒罢了,现在这个样子,又是做给谁看的?佟锦直到上了马车心里还是郁郁不平,想到这一年来自己为他付出了多少,他又是如何闪躲避让,直到避无可避,这才接受了自己!多么无可奈何!亏她还一直以为他们是两情相悦,殊不知,他早就烦透了她吧!

    佟锦越想,心里的怨气越多,归根究底,她是不能接受兰青竟为了水明月一事与她撂了冷脸,她险些死在水明月手上啊!只凭这一点,她怎么对付水明月都不过分!

    这次还要她再低头吗?佟锦紧抿着双唇,眼里酸涨得几乎转了泪花。听着跟在车外的马蹄声,她一挣手里的帕子,“你回去吧!这么多护卫,不劳公子相送了!”

    隔了半天,马蹄声还是跟在车外,并没有离开。

    “走快一点!”佟锦朝车外的王老实头一回发了火,“你会不会赶车?不会就别耽误我的时间!”

    王老实一向不擅言辞,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佟锦并不是真的冲他发作,但心里仍是有些慌,连忙抖动缰绳,将马车的速度提上去。

    可马车的速度快了,车外跟着的马蹄声也随之加快,半点没有离开的意思,让佟锦又气又恼,一把拽开车窗窗帘,对着车外马上的兰青怒目而视,“我让你走你听不懂吗?总跟着我做什么!”

    兰青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哈!还问她怎么了!

    佟锦气得直磨牙,“兰青,你真好样的!敢情你就吃定我了是吗?你以为我什么事都得迁就你、不会和你翻脸是吧?”

    “翻脸也得有个原因!”兰青的脸色彻底沉下,“你又是为了什么?我知道你今天受了委屈,可也不是这样的发泄法,这样你舒服么?好过么?”

    佟锦怒极,“我这样不好过,难不成看你这样就好过了?我受了委屈?我真得谢谢你!你还知道我受了委屈?我还以为你只看到水明月名声尽毁遭人退婚,心里怜惜得紧呢!”

    兰青的脸色本就苍白,此时却染了一抹异样的潮红,像是气的,“你在胡想什么!从宫里出来就阴阳怪气的!我从未说过我心疼水明月,只是觉得今天的事十分蹊跷,你当我为什么能赶得及去救你?是她的侍女无意间听到几个宫人在密议要将你迷倒,她才赶来通知我,要不然,你以为你现在将会如何!”

    佟锦正当气头上,听了这话也是不由一怔,可缓过神来又是一声冷笑,“我怎么知道她抽的哪门子的风?我只知道她和慎王密议良久,然后就有了今日之事!就算她曾去提醒你,难道就能弥补我今日之辱?想一想,她还不如任我被慎王怎么样,起码我还能得个慎王王妃之位!不像现在,受她所害还要承着她的情!还要被迫看你们相知相惜的恶心场面!”

    “佟锦!”兰青一收马缰,原地停下,面色铁青,“你别太过分了!”

    佟锦正在气头上,回手把窗帘甩下,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公主……”同车的曼音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开口,“公子去救公主的时候,急成那个样子……还和拥上来的太监动了手,真是拼了命的……”

    听了曼音的话,佟锦哼了一声,可心里总是软了软,又听到再次追过来的马蹄声,心中稍宽,不过又想到他之前不悦的面色,显然是为了水明月之事,心里不由得又气起来。

    水明月就那么重要么?就算她算计了自己,甚至险些将自己陷于万劫不复之地,兰青依然还是会为她身处的境地而不悦,他到底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感受!

    这是佟锦和兰青第一次这么明白地因水明月而心生不快,也提醒了佟锦,水明月对兰青有情,而兰青对水明月未必就是无意!当年只是因为意外无法在一起,这么多年来,他们虽然看起来相行渐远,却并不妨碍他们在心中相互牵挂……是这样吧?

    那她呢?比水明月更委屈的她,竟得不到他一句关怀吗?

    才有松动的心瞬间又被怨忿埋满,佟锦狠狠地丢出手里的帕子,咬牙切齿!

    亏她还以为,兰青虽然别扭了一点,但心里总是爱她的,所以虽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她选中,也还是顾着她、答应了赐婚,所以才那么着急地赶去救她、验身时甘愿以身相替,结果呢!只要事关水明月,他就可以立刻放下这样对待的她,转而去为那个害她的人而担心忧虑!

    “我不想和你吵架。”车外传来他的声音,听得出,压着不知名的情绪,“你今天遭遇了很多事,心情不好是理所应当的,我送你回去,你先歇一歇,平复一下心情再说。”

    因为心存抵抗情绪,兰青在外说一句,佟锦在心里就无声地顶他一句,最后直到他说完也没听他再做什么与水明月撇清关系的保证,心中不忿越加浓烈,再次掀了窗帘,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对?你是不是觉得是我害得水明月这样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就算向水明月叩头谢罪也弥补不了今天的罪过?”

    兰青微蹙的眉头一直没有松过,“我没说你错。”

    “可你也没说我对!”

    兰青气得面色煞白,“你将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栽赃到别人身上,我还要支持你不成!”

    “我栽赃?”佟锦咬着牙冷笑,“那她呢?她不是子虚乌有,她不是凭空捏造?兰青!你巴不得我死是不是!”

    “我难道有说她对么?”兰青神情极恼,“你还讲不讲道理!”

    “你奈我何!”佟锦怒目而视,“我向来是不讲道理的!你不是今天才知道!”

    兰青气结,扯着缰绳的手捏得死紧!真该死啊!他还真就没有办法!

    他的沉默让佟锦的怒意空前高涨,“今天的事,休想我会后悔!”她咄咄开口,“这都是水明月应得的,你若怜惜她,就滚得远远的,不要让我看到!”

    “佟锦!”兰青催马上前,挡住马车的去路,待王老实急着将马车停下,兰青跳下马来,几步便掠至马车旁,跳上车来。

    车里的佟锦因为突停的马车差点摔了个仰翻,心中气极,才见车帘掀起一角便摸下头上的发簪丢了出去!

    “不准进来!你上我的马车做什么?这么多人看着,你是想害我再被人验一次身、受一次辱才好么!”

    她说话的时候帘外传来极轻的一声吸气,跟着便是王老实低呼,“公子啊,你的脸……”

    佟锦心中一滞,抢白的话立时停了下来,想出去看看他是不是被那发簪刮到了,又拉不下脸,不由得更气,连捶了两下车厢撒气!

    曼音见状悄悄地钻出去,继而惊呼,“公子!流血了啊!”

    佟锦再顾不得什么气不气的,马上起身去看,才由车内探出身去,腕上一紧,已被人牢牢抓住。

    佟锦挣了两下,兰青死不撒手,紧捏着她的手腕,“你疯够了没有!”

    语气之厉,从他们相识以来尚是首次。

    佟锦怔怔地,看着他一侧脸颊被发簪划出了一道寸许小口,虽渗了血,却远没有曼音说的那样严重。

    佟锦感受着腕间传来的阵阵箍痛,目光怎么也转不开去,就那么怔怔地看着他脸颊上的伤口,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上也似乎多了一道伤口,正在缓缓地渗出血来。

    “你觉得我无理取闹是吗?”憋了半日的委屈齐齐涌出,她开口,却没了高昂的气焰,有的只是无尽的心酸与疲惫,“到底是谁过分?兰青,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问出这句话,佟锦的眼角不觉微湿,所有想说的话一股脑地浮上心头,“要是有,你怎会这么对我?你看不到我对你付出了多少吗?为什么无论遇到什么事,你都觉得我是错的?是,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若不用那些心机伎俩,今日怎么可能还会好好地坐在这里?你心疼水明月,却不想想,若她成功了,我会沦落到何种境地!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在担心她,却对我不闻不问?我也是个女人,我也会害怕!我也需要安慰啊!”

    说到这里,佟锦已忍不住泪流满面,晶莹的眼珠自她的眼中涌出,划过脸颊,一滴滴地汇聚于下颔,再成串滴落。

    “兰青,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心里没有我,不然,你怎会这样对我?”佟锦感到腕间的箍痛越发加重,她放弃挣扎,闭了闭眼。

    好一会,她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渍,深深地吸了口气,语意渐现坚决,“你不是一直嫌我烦吗?以后不会了!我明天就入宫去求皇上收回赐婚,你放心,就算皇上不允,等我们成亲后我也会与你和离!兰青,我在你身后追了这么久,我真累了,我不再强求你了,我不想你人在我身边心里却装着另一个女人!你以后想怎么样随便你吧!我佟锦,不奉陪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