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12.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9章 上风

第149章 上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没想到他的理由竟会是这样,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答他,不由怔了一会,才问道:“那你一直要见我,做什么?”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佟锦抬起头,隔着帏纱看着他,静待下文。

    “去看迎春。”他说。

    迎春?佟锦看看四周仍带着冬日萧瑟的景物,才是二月初的天气,去看迎春?

    看到佟锦神色间的狐疑,他轻笑,“想不想去?就在清源寺。”

    佟锦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副打扮混进来,想来是为了方便与她同行,前往清源寺的。

    佟锦本是有些意动和好奇的,可看他志在必得一副不怕她不答应似的模样,又不想去了,转身便往回走,“我可没说要去。”

    兰青愣了愣,两步追上她挡在她的身前,“你、你不喜欢吗?迎春……很好看的……”

    这是做什么?难道是在讨好她?佟锦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她从没想过,兰青也有如此口拙的时候,讪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似的。

    “就去看看吧?也……耽搁不了多长时间……”他越说声音越小,带了点试探,还有些紧张。

    “真有迎春?”佟锦怀疑地看着他。

    他马上点头,动作之大险些把帏帽甩下来。

    佟锦抿抿唇,“那……就去看看吧。”

    太好了!

    明明打定主意要稳重淡定一些的,可见她点头,刚刚还在悬崖边缘摇摇欲坠的心,此时心里却开了一朵一朵的小花,原有的阴霾瞬间被灿烂的阳光所替代,整个人都像要飞起来一般。

    兰青立刻急着去喊三枷,“和尚,走了!”

    又是出嫁前,又是去清源寺,佟锦觉得自己和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还真有缘!

    “嗯,要是真见到了迎春,就不和离了,行吗?”送佟锦登上辇车的时候,他低声快速地说了一句。

    佟锦看他一眼,没有言语。

    还有没有点诚意了?还没出发呢,就讲上条件了!

    “你不会在糊弄我吧?”佟锦睨着他,“现在这个时节怎么可能会有迎春?要是我到了那里发现你弄了些假花骗我,你以后也不用再费什么心了!”

    “啊?”

    帏帽后传来一声语意不明的惊叹,佟锦不再理他,转身上了车。

    就当去散散心吧,反正这几天也够累的,可不是一定为了他啊……

    “公主……”静云趴在车窗处偷偷朝外张望了一会,“你看公子动也不动的,八成他真安排了假花啊……”

    佟锦轻哼,“这时节,有真花才奇怪。”话是这么说,却也不自主地到窗口处瞥了一眼,正见到三枷目含悲悯地看着他,又听三枷说:“就算失败了银子也是要照付的啊……”

    佟锦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板着脸坐回去。

    是第一次吧?以前他们也有甜蜜的时候,但像现在这样,费尽心机地讨她的欢心,还是第一次吧?原来被讨好的感觉相当不差,难怪他之前那么享受。

    轻车简从地到了清源寺的时候,已是一个时辰之后了,佟锦下了车,深深地吸了一口山间倍加凛冽却又无比自由的空气。

    “先去吃素斋吧?”头带帏帽身穿僧袍的身影又靠过来,根本不在意他现在看起来有多么可疑,“饿了吧?”

    “不去看迎春了?”佟锦好整以暇地问。

    “吃完再去……”

    声音虚的……佟锦都不好意思戳穿他!

    与三枷和一众随侍进了清源寺,佟锦先去正殿进香,出来的时候环视一周,果然不见了那个打扮古怪的身影。

    “你们都在这等我。”佟锦交待了一句,只身往清源寺后山而去。

    虽然已做了些心里准备,可当佟锦走上山头,望见山腰处那片黄灿灿的“迎春”时,心中还是很受触动。

    不管怎么说,这是他的心意,虽然不够创新,连套路都是照搬她的,先是围追堵截,跟着共赏迎春,但这些对她来说,却是头一次感觉到他的患得患失。

    他也害怕失去她吗?看着山顶上背对着她、叉腰呆立的背影,佟锦停了下来。

    在这无人之处,兰青终是摘去了帏帽,可身上还穿着那淡青色的僧袍,一把长发垂于脑后,不伦不类的。

    他叉腰而立,直勾勾地看着山间的“迎春”,好半天都没动上一下,最后伸手抓了抓头……“啧!”

    怎么弄啊!亏他还以为这主意相当不错,肯定能让她感动呢!

    大步迈下山头,走到一丛迎春花枝前,随手揪下花枝上绑着的黄色纸条丢在地上,对着阳光认真地看了看枝头花苞的地方。

    只有枯枝一截,哪有什么花苞啊!至少还得一个月才能开呢!

    他退后两步,瞪着那一大片的假迎春头都大了,这不是自找苦吃么!

    直到今天,兰青才算明白了佟锦当时的心情。

    对方的高兴认同自己感同身受,对方的难过不快则比任何事情都更严重,只看她的笑就会无比的安心,受到她的冷待,那么便是最醇香的好酒,最美味的佳肴也难以勾起半点食欲、再开心的事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感受到的吗?她只拒绝了他这一次,而他对她的拒绝,却多到计数不清,原来一直以来,他都让她饱受着这样的折磨吗?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兰青回头,便见到佟锦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站定,蹲下拾起刚刚他丢掉的纸条。

    极度的尴尬自兰青心中涌起,以前受过那么多的调侃讥讽,都没像这次一样,让他恨不能找个地缝躲一躲。

    “不是,我……”想了半天,他颓然地垮下肩头,事实摆在这里,让他如何抵赖?

    佟锦的神情不恼不喜,拿着手里的纸条看了看,展了开来,见展开的黄色纸笺上写着一首诗。

    “不是梅花契分深,与谁共话岁寒心。隔溪竹外无人见,自有香来不用寻。”

    这首诗,是他送她的第一首诗。

    她扬扬眉,挥了挥手中的诗笺,“你只会写这首诗吗?”

    兰青有些讪然,“自然不是,这里……都不一样……”他说着信手又解下一张,走到佟锦身边,递给她。

    佟锦接过展开,果然是另一首不同的咏梅诗。

    抬起头,看着这半山坡的“迎春”,佟锦拿着诗笺的手微微收紧,“你做这些事,为什么?”

    兰青苍白清隽的脸上闪过一些不自在,“我知道你不安心,可又不知该怎么样才能让你安心。”

    “所以就用我的主意来哄我?”佟锦抬头,面上一片冷然,“你是不是打算把我送你的东西全都照搬一样,还回来?”

    兰青很想说不是,可想一想,又没言语。

    虽然不是那个意思,但他确实在做着这样的事。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兰青从没有做过这样刻意讨好人的事,他也不需做那样的事,可他现在很想做,却又做得很差。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啊,”佟锦看着那些枝头上的诗笺,原地踱了几步,“我当初还送了你一条绣着迎春的帕子,你还来吧,能在成亲前送我,我就考虑你的提议。”

    兰青顿时精神一振。

    “我以前送你那条可是我亲手绣的。”佟锦闲闲地加了一句。

    兰青立时点头,“明白了。”不就是亲手绣个花么!有什么难的!

    目送兰青匆匆而去,佟锦的唇角向上翘了翘,走进迎春丛中,解了几张诗笺,一张张地看过去。

    兰青曾送过她一幅卷辐,里面收录了约有百首诗,佟锦私下里也不知看过了多少遍,虽不能背得滚瓜烂熟,但也都有印象,而这里的诗,除了第一首,其他的却是面生,显然都是新摘录来的。

    叹了一声,佟锦停下手上的动作,在原地怔了一会。

    换作以前,她止不定会有多激动,现在心里也是真的高兴,也有马上与他和好如初的冲动,只是……他的心意能持续多久?他能保证再不说放弃吗?这才是她最怕的。

    回到禅室之中,佟锦叫过静云,“后山有一片迎春枝挂着这样的纸条,你和曼音去把它们摘回来,小心别弄破了。”

    静云立时去了,禅房内只剩佟锦与三枷,三枷看她手里捏得紧紧的那叠纸笺,说:“世间本就满布烦忧,拥有有拥有的忧,放弃有放弃的忧,既然同样是忧,何不让自己忧得快乐一些?”

    佟锦想了半天,眉间的郁结渐渐舒缓开来,最后朝三枷感激地笑笑,“你说的对。”

    同样是忧,何不遵从心底所想,让自己忧得快乐一些?

    佟锦觉得自己又复苏了,经过了短暂的消寂,她心里的迎春已经又顽强地发芽了。

    大婚前一日,兰石郑重地捧着一方漆盒送入公主府,他苦大仇深的样子,让人不得不怀疑盒子里装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禄公公开盒检查的时候还存了三分小心,结果只在盒子里找到一方叠得整齐的丝帕。

    这是……驸马给公主的信物?禄公公看着丝帕上那惨不忍睹的绣花,暗暗摇了摇头,这绣娘在哪找的啊?眼睛是歪的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