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1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5章 打发

第155章 打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因为昨日才行大婚,兰青院子里的人佟锦还没见过,也只认得一个兰石,眼前这两个美婢想来是兰青往日的丫头,可奇怪的是刚刚起身收拾的时候又没见她们前来。而且……

    佟锦瞥一眼兰青,想看看他对这两个丫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介绍。

    这么貌美的丫头,只做丫头岂不可惜?尤其兰青又是在王府里长大的,有些事,应该早就经历过了吧?

    想到昨晚的事他可能早对别人做过了,佟锦不禁一阵气结,末了又觉得自己这脾气来得没由头,之前他们没认识的时候,兰青有多少美婢收多少通房和她又有什么关系?认识了之后,他若是随便将这些人打发掉,她未免又会觉得他太不负责任,难道奴婢的清白就不是清白,就可以任意糟践么?

    如此矛盾的心情在佟锦心间滚了个遍,心里总是泛酸,连带着看向兰青的神色也不怎么好。

    兰青经过最初的迟疑后,一双好看的长眉微拧,“你们怎么回来了?”

    两个美婢,馨竹看起来干练利落,瑶香则柔媚温顺,可两人并跪在一起,开口的却是瑶香。

    “回驸马的话,怡春园里人手足够,并无我二人的差事,王妃便让我们回来,请驸马另指出路。”

    佟锦听罢微微扬眉。

    她们是……兰青大婚前打发走的?现在又被王妃送了回来?

    “你们先起来吧。”兰青语气淡淡地,听不出什么情绪,转头与佟锦道:“这两个丫头自小服侍我,很有些苦劳,如今我成婚了不好再耽误她们,便让母妃帮我给她们配个人家,想来是一时没找到合适的。”

    他这一解释,佟锦唇角便见了笑,这是说……其实她们就真的只是丫头,对吧?

    不仅是丫头,还为了安她的心,早早打发了出去。

    那王妃又是什么意思呢?

    “既然是这样,不如我也帮着看看,下午我去找母妃商量一下,挑一挑人选。”不管王妃是什么意思,但送出去的人还想塞回来?哪儿那么简单?

    兰青没有表示异议,这让佟锦又格外满意,可馨竹与瑶香却一直跪在地上,并不起来。

    “公主殿下,”瑶香伏叩在地恳切开口,“婢子两个自幼服侍公子,所学所知无一不与公子有关,婢子们不敢有其他心思,只恐不能熟悉外界生活,恳请公主暂且留我二人两年再放出府去,公主恩德,婢子们感激不尽。”

    留两年?佟锦垂下眼帘,“驸马的意思呢?”

    “这样吧。”兰青想了想,语气温和,“一下子把你们放出去,一时间的确不能适应外面的生活……”

    瑶香白嫩的小脸上便见了笑容,虽低头看不真切,但总归是在笑着。佟锦觉得那笑容有点刺眼,眯了眯眼,挣开与兰青一直握着的手,假意整了整衣裳。

    兰青一愣,侧过脸来神色不明地瞥她一眼,才又继续道:“不过公主随嫁人员众多,清知园本就承载不起,你们继续留下也是无事可做,不如求公主将你们送往揽月公主府暂住,待你们习惯之后再行婚配,总之……我与公主断不会亏待了你们。”

    兰青这番话语气温和,却又满带不容人拒绝的坚持,馨竹与瑶香本是低着头,听罢错愕抬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她们本早就把自己看成了兰青的人,可也知道兰青尚了公主,往后恐怕没有她们的立足之地,故而当兰青将她们送到王妃那边时,她们虽然失意,却也还感激兰青,可后来王妃却又将她送了回来,这又让她们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有王妃的支持,那们她们或许可以……

    可她们没想到,兰青竟提出这么个方法。

    如此一来,她们便再无拒绝的理由,势必要远离兰青,还要到公主府去,离兰青就更远了。

    面面相觑一番,馨竹神情沮丧地动了动唇,像是要应下声来,瑶香却是不甘,先一步道:“多谢公主与驸马厚爱,既如此,我们姐妹不敢劳烦公主,还是回王妃那里去吧。”

    兰青点点头,“也好,这便回去吧,你们的婚事我会再与母妃说,不会委屈了你们。”

    馨竹与瑶香终于还是走了,走的时候神情寞寞,让人看了不免生出几分怜惜之情。

    还是得小心,她们不离开王府,那便是还存了不死心的念头。

    佟锦暗自琢磨的时候,兰青看看她,“满意了?”

    他之前说话时一直如春风和沐,此时却是半沉着脸,也没什么神情,眼中暗含着淡淡的不悦。佟锦便想起自己刚刚好像的确没太信任他,不由得有点心虚,主动上前拉住他,没头没脑地一指天上,“哎,驸马你看,今天天气不错啊!”

    “是啊。”兰青不为所动,“公主说怎样就是怎样,臣听着便是。”

    生气了啊……佟锦回头瞥一眼后头跟着的静云等人,一扯兰青的手,“进屋再说。”

    兰青这回倒是听话,不用她拉,乖乖地跟进屋来,还不忘回身关门,隔挡了一切探究的目光。

    “崔嬷嬷那边你是怎么办到的?”佟锦进了屋便急着追问,一副极为好奇的样子。

    兰青立于桌边,神情淡淡,“回公主的话,崔嬷嬷往后都要服侍在公主身边,太后难以永久照拂,与公主如何相处只看她如何选择,臣只是对崔嬷嬷晓之以礼罢了。”

    其实佟锦对崔嬷嬷一点兴趣都没有,只要崔嬷嬷的脑袋还长在正常的位置上,自然该明白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她这个公主不同于普通公主,对皇室的依赖性不那么大,生母更不在宫中,就算得罪过太后又能如何?她是和圣公主,只要她的血统存在一天,永兴帝就不可能不承认她的地位!

    低头挨过去,佟锦小心地扯扯他的袖子,声音软软地,“兰青……”

    兰青眼帘微垂,“撒娇也没用。”

    “那这样呢?”佟锦踮着脚尖揽住他的脖子,“我刚刚不是有意不相信你……”

    “这可是你说的。”兰青捏了捏她的下巴,“想想怎么让我消气吧。”说话间唇便压了下来。

    佟锦突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他这是……借题发挥吧……

    “我、我是公主……”她气喘吁吁地扭了扭身子,“我不传召,你……”

    “怎样?”他的手探在她的裙中,仔细地勾勒着,热尖已沾了湿热。

    他唇角轻翘,“要臣住手么?公主?”

    佟锦偎在他怀中急剧地喘息着,揪着他胸前的衣裳,身体被他手上的动作逼得轻颤不已,根本没法说出话来,只发出一些无意义的轻吟。

    他揽住她的腰,以防她滑坐在地,“公主……”他贴着她的耳侧再问一次,“要臣住手么?”

    “你敢!”佟锦涨红着脸,忽地抬头咬住他的唇,“你敢住手,我就治你奉尚不周之罪!”

    他轻笑,笑声极低,也极为愉悦。他本是想小惩大诫,罚她的不信任,并未想把一些事真的做完,但她的诚实,他爱极了。

    “臣谨遵……公主旨意……”

    虽然不想累坏她,但这样的旨意,要他如何拒绝?

    幔帐轻垂,室暖声暧。

    温柔地自她体内退出,兰青不掩爱怜地吻吻她满布薄汗的额角,“感觉好么?”

    “嗯……”佟锦闭着双眼,气息未定。

    “会很累吗?”他抚过她锁骨上的青紫印痕和肩头上的牙印,眼底情潮涌动。

    已极尽克制了,还是忍不住在她身上留下这样的印记,虽然她不说,但最后在他全力冲刺时她忍不住纠了眉头,是弄痛她了吧?

    “不……不是很累……还好……”她说着话,身体却未动,连眼睛也没睁开,“我刚刚……好像听到敲门声……”还似乎听到了静云的声音,但那时他们正当紧要的时候,哪分得心去理会?

    “嗯,你躺着,我去看。”兰青贴上她的唇,又细细地吻了一遭,这才起身着衣。

    佟锦迷迷糊糊地,已是困极了。

    本来么,昨夜那样激烈的情事之后她的身体已是十分疲惫,只是硬撑着起来去见王爷、王妃等人,刚刚兰青虽已极尽小心、极尽温柔,但最后的时候总是免不了有些失控,佟锦现在的情况,哪又经得起这样连番的折腾?但,身体再累再乏,得他一个吻,得他一句轻问,心里便总是甜的。

    这就是蜜月吧?无论怎么样都甜蜜。

    兰青到外室去开门,隐约听到了静云和兰石的声音,佟锦恍恍惚惚间也没听太清楚,过了一阵子,听到耳边有人唤她,像是兰青的声音,便挣扎着自睡梦中醒过来,可也不太成功,半梦半醒地和他说了几句话,便又沉沉睡去。

    佟锦这一觉直睡到日落时分,醒来时嗓子痒痒的,半眯着眼翻了个身,“兰青,我要喝水。”

    没过一会,手里便多了一个杯子,佟锦撑起身子一口气喝光杯里的水,才借着外室的烛光看清身边的人是曼音。

    “什么时辰了?”佟锦揉了揉额角,身上也酸软得要命。

    曼音低声答了,又道:“公主身子可还疼吗?驸马临行前特别找了一位懂按摩的嬷嬷过来,待公主沐浴过后婢子就请刘嬷嬷过来吧?”

    佟锦还是不大清醒,好一会才问:“临行前?他去哪了?”

    曼音在室内掌灯,映出一片温暖的颜色,曼音有些错愕,“云先生有急事要驸马出城去,驸马不是已和公主交代了么?”

    “什么?”佟锦有点郁闷,她那时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这边与曼音说着话,静云由外探进头来,“公主醒了?王妃着人过来几次,想请公主过怡春园去用晚膳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