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1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6章 误解

第156章 误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位于平安王府后宅主位的怡春园内,由于迎公主入门,整个平安王府全部整修一番,怡春园自然也不会落下,如今处处粉饰一新,多年未曾动过的房梁画柱全都修描妥当,家具也换了一大批,更得宫灯高悬三日以表庆贺,只这些花销平安王府便支出甚巨,而王妃何氏为了找回世子易人而做的面子,更是补贴了不少的私房给清知园那边。

    王妃处处为兰青打算,不惜动用自己的私房嫁妆,更倾娘家全力才寻来十余块灵石,与府内原有的灵石凑成一车,无非是为了让自己唯一的儿子能在众人前得几分颜面、让自己的脸上有些光彩、让人知道,她的儿子就算不做世子,也依然是最优秀的那个,可现在,所有的所有,在今天早上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姐姐莫急。”侧妃季氏的笑容看在王妃眼中,与吐信毒蛇一般无异,“娶个公主做儿媳,自然是不同平常,平日里不给姐姐脸色看已是公主为人厚道了,如今这样迟到个一时半刻,实在是不算什么事情。”

    王妃被她嘲讽了整日,再稳的心性也磨光了,虽还能保持着平静的神色,语气却已有些不悦了,“伶冬再去看看,要是公主有事缠身,不来也罢。”

    身边的大丫头连忙应声退下,季氏神色暧昧,“不是说公主还没起么?年青人么,总是不知节制,晚一些也属正常。”

    王妃闻言吁了口气,垂着眼眸道:“看来公主是不会来了,妹妹要是有事,便先回吧。”

    季氏笑道:“我能有什么事,顶多是山月在我房中等着帮着捶腰,说起来山月这孩子也真是的,都已经是世子妃了,还是不改以前的习惯,倒让我这个侧母妃担了许多恶名,说我对世子妃不敬了。”

    兰绯的夫人季山月与季氏是同族远亲,为人圆滑乖巧,平日里对王妃和季氏都十分上心,做了世子妃后也不改以往,如今有她与佟锦做对比,季氏相当得意。

    王妃心头郁闷,却也不好发作,想到今天早上的事,她还是一阵阵的气苦。想她儿兰青虽是灵力全失,却也是丰神俊朗品质优秀,什么样的女子配不得?怎地就这么倒霉,遇上了佟锦呢?

    见王妃沉脸不语,季氏的笑意加深了些,抚了抚鬓边,叹道:“姐姐可是仍在为早上的事而伤神?妹妹劝姐姐一句,公主么,自然是有权利恣意行事的,莫说婚前已通人事,就算是豢养男宠,又有谁敢说一个不字?青儿这般无须与他人同侍公主,已是相当不错了。”

    “住口!”王妃终是沉不住气,“一把年纪还口出妄言!公主清誉岂容你来损毁?你莫不是想做第二个明月郡主不成!”

    季氏心中无声哼笑,语不饶人,“姐姐生气了?妹妹不过是说出事实罢了,公主清誉?她早上送来那样一方元帕,清誉何在?莫不是以为我们都不懂么?”

    自兰绯做上世子后,季氏虽还尊王妃为长,但实际上府里许多事她都要插上一手,不像以往那样听话了。今日要与佟锦见面,季氏早早便到了怡春园帮忙指挥安排,也因此发现了一件天大的八卦。

    新媳妇进门,按规矩是要取来元帕由婆婆验看的,可王妃身边的金嬷嬷自清知园回来便神色有些不对,见了王妃更是戚戚艾艾的不肯直说,最后实在瞒不住了,才奉上一方元帕,王妃一见脸上便变了色,急急地收起,可却也没瞒过季氏的眼睛。

    通常留有血渍的元帕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都会变成褐色的凝渍,就算时间再短,一段时间后血渍也会变色,可金嬷嬷收来的那方元帕上却是血渍鲜红,分明不是昨夜之物,若说这对新婚夫妇是今晨才行周公之礼也未尝不可,可事实真的如此吗?季氏偷偷派了人去打听,打听的结果却是,昨夜入了洞房后,公主和驸马就安歇了,并且动静不小。

    这件事在王妃心里从早上碍到现在,什么时候想起都是一阵阵的气闷。不是没想过兰青和佟锦有可能在婚前就发生过什么,毕竟十日前的验身风波刚刚过去,那时的佟锦确实是清白之躯,这短短几日,又是大婚在即的,公主但凡有几分理智也不会选在这时做出什么丑事。可转念又一想,就算公主肯,兰青又会这么做吗?自己的儿子难道自己还不了解?看似随和,实遇高傲得很,对这公主又曾是百般抗拒,怎会选在风波刚过这样敏感的当口做下这种事?思来想去,仍觉得是公主的问题,不贞的阴影也就此埋下。

    还有一个可能……王妃总是忍不住想,当日的验身,佟锦当真是清白的吗?明月郡主纵然没安什么好心思,但也不是冲动鲁莽的人,岂会不知一告不成的情况下会连累到自己?可她仍是那么做了,想来心里是有十成把握佟锦与人早有私情,但坏就坏在揭发的时机不对,众目睽睽之下,皇上岂会容人抹黑皇室颜面?验身的嬷嬷都是宫里的人,又是黄存喜亲自去唤的,就算真的查出来什么,又哪敢如实上报?如此想来,佟锦的嫌疑越发的大了,王妃也便越发心疼儿子,好好一个男儿,竟要身受这等耻辱!

    所以王妃才会让馨竹与瑶香回去,虽知此时决不宜与佟锦闹翻,可她心里的不舒服挥之不去,总得也给佟锦添些堵,可没想到,馨竹和瑶香回去转了一圈,屋子都没进,又被打发了回来。

    王妃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再看到窃笑不已的季氏,更是险些气到吐血,对佟锦的耐心便更差了些。

    佟锦赶到怡春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王妃与季氏在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王妃面色不佳。

    做为新媳妇,佟锦自是想与王妃打好关系的,虽然她进门王妃就给她来了个不大不小的下马威,但王妃毕竟是兰青的母亲,爱屋及乌之下,半点公主的架子也不端,进门便与王妃请安。

    王妃站起身来受了她半礼便侧过身去,眼底还是夹着淡淡的不悦,但总是打起精神笑了笑,“公主多礼了。”

    佟锦便拿出早已备下的礼物,“早听说母妃偏爱玉石,此次太后赏赐下来的东西里有几件上佳的,我便借花献佛,转送母妃吧。”

    佟锦送给王妃的是一对黄玉如意,玉质温润滑手,雕工流畅无痕,实在是上上的佳品。

    佟锦看看季氏,笑道:“只是不知季侧妃也在,没备下什么,倒是不好意思了。”

    以佟锦的身份,不唤季侧妃为侧母妃自然是合情合理的,只是总归成了一家人,如此未免给人以高高在上之感。季侧妃原先挂在脸上的笑容淡了些,连忙客气,王妃见状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此时天色已晚,佟锦因耽误了王妃的晚膳,便让静云下厨去加了两道小菜以示歉意,席间,佟锦有心活络气氛,加之从前做过功课,总能挑了王妃感兴趣的话题说一说。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还有季侧妃在旁,王妃不愿让她看了笑话,便也呼喝佟锦的话题,一席饭下来,倒也没有过冷场。

    季侧妃总是不甘,眼看王妃已被她撩拨得失了耐心,不想这位公主倒是有能耐,把王妃的火气全压了下去,这不是功亏一篑么?

    放下碗箸,季侧妃看着眼前语笑晏晏的一对婆媳心中冷笑,用帕子拭了拭唇角,挑起一抹笑容,“听说公主把王妃送去清知园的两个丫头打发了回来?刚刚我来的时候还见那两个丫头在哭呢。”

    原本和煦的气氛,顿时变得凝滞。

    王妃抿了抿唇角,避过佟锦的目光,不自在地抚了头上的凤头钗一下。

    季侧妃看在眼里,讥笑连连。

    佟锦倒是好整以暇,面色微沉地盯着季侧妃,语气平静无澜,“季侧妃,本宫在和母妃说话。”

    本宫二字一出,季侧妃蓦地变了脸色。

    若说刚刚送礼一事佟锦不是有心无视她,那么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地警告了。

    自兰绯登上世子之位后,季侧妃何时受过这样的语气?当下面色铁青,王妃心里却是爽翻了天。

    近来王爷对兰绯十分信任倚重,连带着对季侧妃都另眼相看,对她这个王妃却是不甚上心,上次康亲王做寿,她只是稍有不适,王爷便让她在家休息,带了兰绯与季侧妃赴宴,这件事至今想起,仍是王妃心头的一大郁事!本以为随着兰青的失势她也会在季侧妃面前一败涂地,却不想,今天这位公主儿媳倒是给她出了一口恶气!

    佟锦也实在是有意的,以她的身份,足可以在平安王府横着走了,根本用不着刻意去讨好谁,只是因为兰青的关系才想要和王妃结交,此时明知道王妃和季侧妃不和,她又岂会两面讨好?

    警告过意带挑拨的季侧妃后,佟锦转向王妃又是一派温和笑意,又语带委屈,“这事是我对不住母妃了,那两个丫头是兰青……是驸马自小的随侍,本也不该送走的,可驸马的脾气上来,我也没有办法,驸马还说要送她们到揽月公主府去,我想着这两个丫头是从母妃这回来的,贸然送走岂不是对母妃不敬,便没有同意,不想驸马因此与我生了气,急匆匆地走了也没与我交待一声,我心中忐忑,正不知该怎么办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