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21.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8章 敌人
    佟锦皱了皱眉。

    对于水明月,佟锦谈不上恨,但也绝不喜欢,又因为兰青的关系一直视她为敌人,相信她对自己亦然。可纵然如此,佟锦也不会去刻意无视水明月的优点,相反,她还会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小瞧任何人。

    在佟锦看来,水明月固然存在内心的阴暗,但这并不能掩盖她的光芒,她自信、从容,聪明,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气质,她善于掩饰情绪,懂得审时度势,更明白什么人需要拉拢、什么人可以无视,这样一个人,可以说天生就是该生存在深宅内院之中的,这是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女人,甚至因为她出身的尊贵,可以成为丈夫事业上的一大助力!

    曾经的水明月光芒万丈,就连公主也无法夺其锋芒,曾经的水明月人人追捧,上至皇家宗室,下至文武百官,不无巴巴眼望着、猜度着这样一颗耀眼明珠将会落入何等人家。

    结果呢?水明月殿前直指和圣温仪公主婚前不贞,险些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几乎所有人都在想,明月郡主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做下这样愚蠢的事?这样的事,不管真假,都势必削了皇家的面子,就算明月郡主再受宠,皇上与太后也绝不会容忍她与皇室威名作对,这么浅显的道理,谁不懂?

    可偏偏人人称道的明月郡主就是这么做了,不仅做了,还输了个体无完肤。

    许多人都知道明月郡主和温仪公主有私怨,起因就是兰青,当初温仪戏耍兰青向其表白,事后更以死致歉明志,言有幕后主使之人,虽从头至尾温仪公主也没说出主使者的名字,但已有许多人都在猜测,当初主使的人,就是明月郡主。

    正因有此事在前,所以当温仪公主说明月郡主对兰青不能忘情的时候,所有人都信了。少女思春本是情有可原,但被人当众揭发,就变成了一桩丑事,因此水明月的声誉一落千丈,恩国公府闭门谢客多日,就连交际甚广的奉安公主都消停了下来,许久未曾露面。

    保留了与定北侯府的婚事,已是皇上给奉安公主最大的体面了,人人都在叹息新继任的年轻侯爷未成婚便带了一顶精神层面绿帽子,却没有一人想到,水明月竟会在此时入宫,向太后离出这么一个请求。

    太后是水明月的亲外婆,待水明月一向宽和宠溺,虽怨水明月不识大体失了皇家体面,可外孙女的声誉也就此毁去,说不心疼也是假话,所以硬拦了皇上的旨意,不同意定北侯府退婚一说,想将此事放一放,等过个一年半载,风头过一些后,再让水明月与韩林成婚。

    “月儿……”寿安宫正殿之中,太后按着额角,又恼又怒,可看着外孙女摇摇欲坠的模样,终是再说不出什么狠话,长叹一声,“你心里想着兰青,我当你是往日难放,并不怪你,可不说他能否成材,只说他已然成亲,娶的又是佟锦那个不让人省心的,你便该将那想法放下了。”

    “韩林有什么不好?”太后缓了一会,问出一直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灵力过人年少有为,当年与兰青也是并称为‘圣朝双英’的,他这一辈中,也只有他将来的路最为长远,难得的是他对你的心思,这样的男子他人百求不得,你却为何三番两次地拒绝?”

    水明月最近急剧消瘦,原本丰润的面颊清减下去,她低头不语,凝滞的神情让她看起来有些颓然。

    得不到她的回答,太后的耐心也渐渐消磨,“你可知道皇上有多少次想把温雅指给韩林?我都念着你母亲的恳求,要给你寻一门称心如意的亲事,强把韩林留了下来,你却不知珍惜,如今竟又升起那样的想法,你是疯了么?”

    水明月仍是低头,闷闷不语。

    “出去!”太后终是失了最后的耐心,“以后非诏不得入宫!若非看在你母亲的份上……”太后的话没有说完,揉着额角,不耐地朝水明月挥了挥手。

    水明月在原地站了一会,见太后态度坚定,根本没有半分松动的余地,咬了咬唇,跪倒拜别。

    “月儿对慎王心仪已久,望太后顾念月儿一片深情,成全月儿。”最后的结束语却是与她今日的开场白一般无二。

    太后面上涌起一阵红潮,身旁的嬷嬷连忙朝水明月摆手,“郡主,老奴送你出去吧。”

    水明月起身,“不劳烦嬷嬷,我自己走罢。”

    轻巧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太后忍不住睁了眼,正看到那瘦挺的背影没入锦帘之后,想到奉安公主连日来的哭诉,太后心痛难捺,“这孩子……到底是着了什么魔?慎王……悦竹,你说这里面,慎王扮的是什么角色?”

    被唤悦竹的便是刚刚开口的嬷嬷,自幼服侍太后,素来是太后的心腹,可这次她也有许多事看不明白,奉安公主是太后亲生,是太子的亲姑姑,有什么近过这样的关系?连带着,恩国公也是坚定不二的太子党,而慎王却是太子最大的竞争对手,近年来动作频频,与太子的争锋也由暗处渐渐转至明处,两人早已是水火之势,这样的时候,水明月提出要嫁给慎王……心仪已久?悦竹姑姑微纠着眉头,恐怕明月郡主自己都没察觉,刚刚她说对慎王“心仪已久”的时候,眼中流露的,是最深刻的恨意。

    莫非……想到水明月曾指佟锦婚前不贞,悦竹姑姑心间狂跳,莫不是……明月郡主贼喊捉贼,又或者是被慎王所迫,与慎王早有了夫妻之实?

    不是不可能,可这样的话要如何去说?虽然她很得太后信任,但这样的信任也并非没有底线,悦竹姑姑自小入宫,深知伴君如虎的道理,所以有时候就算想到了,也要装作想不到,少说、才会少错。

    悦竹姑姑适时地沉默,李公公此时进到殿内,轻声道:“太后,温仪公主成亲三日进宫谢恩,正侯在殿外。”

    太后原本不耐的神情中又夹杂了一些头痛万分的样子,“她见过皇上了?”

    “还不曾。”李公公欠着身子和声提醒,“皇上还没下朝呢。”

    “先让她去见皇上吧。”太后微微蹙着眉,可转念又改了主意,“罢了,让她进来吧。”

    水明月与佟锦,这两个她喜爱和曾经喜爱的孩子,如今都不让她省心!

    水明月离开大殿的时候正撞上“候”在门外的佟锦。

    她没料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佟锦,后来想了想,记起今日是佟锦成亲三日、该入宫谢恩的日子,心中冷笑一声,却又无以为继,一时间怔在那里,竟不知自己是何样心情了。

    佟锦倒是没什么异样,还朝她笑了笑,“我还没谢谢郡主成全,要不是郡主,我也没这么快成为兰青的妻子。”

    水明月垂眸,长长的眼睫在她眼睑上映出一小片阴影。

    没有理会佟锦,从她跪在殿中,在圣前揭发佟锦的时候,水明月就心知肚明,她与佟锦,此生此世都不可能和平相处了。

    微垂着头,水明月绕过佟锦打算离去,冷不防佟锦退后一步拦在她的身前。

    佟锦的神情有点纠结,“你当我多事也好,但我还是想问,韩林有什么不好,你要如此伤他?”

    这件事,不仅太后不理解,佟锦更不理解。

    要说旧情难忘,水明月之前分明对兰青不闻不问,纵有挂念,也没到情难自禁的地步,况且她现在还提出要嫁给慎王。

    这件事怎么想怎么诡异,以佟锦的智商,根本理解不了。

    水明月的脸色更苍白了些,她翘翘唇角,毫不遮掩唇边的讥笑,“温仪公主似乎忘了自己正值新婚,如此关怀别的男人,就不怕再有非议么?”

    佟锦也笑,“除了你,谁还会这么蠢?”

    水明月的身子晃了晃,抿着唇角便要再次离去,连话也不想与佟锦说了。

    佟锦再次挡住她,“那我换个问法,慎王有什么好,你不惜放弃大好姻缘也要嫁给他?”

    有那么一瞬间,佟锦觉得自己看到水明月眼中迸出极为愤怒的神采,消减了身上大半的颓然之气。

    进殿禀报的李公公此时转出,“公主,太后宣您进去。”

    佟锦应了一声,再看水明月,只是冷冷地投来一眼,刚刚的极怒之势,似乎只是她的错觉。

    水明月趁着佟锦与李公公说话的时候迅速离去,最终也没说出答案,佟锦虽然为韩林不值,但也有些庆幸,再伤再痛也只是这一回,婚约不成,韩林以后却是可以彻底解脱了。

    佟锦对李公公笑笑,“多谢李公公了。”

    她这次得以听到这么震撼的消息,全赖李公公有意带她过来。

    李公公点头笑笑,却并不居功,这事对他来说不过是随手为之,却可因此在佟喜心中留下个好印象,说不定将来就有用处。

    李公公是太后身边的老人,地位超然,连黄存喜见了也不敢托大,可再超然,也总是奴才,如今皇上正当春秋鼎盛,太后却是有了年纪了,近来身体又常常不适,万一……他也没有什么所求,只望有朝一日不会被一道旨意打发殉葬,所以自打今年开始他便有意结交黄存喜,有时候,奴才是去是留,在主子嘴里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就看有没有人帮忙说项罢了。而前几日去平安王府,又让他无意间发现黄存喜与佟锦间似乎交情匪浅,这才又留了意,给佟锦大开方便之门,崔嬷嬷神情间的为难犹豫,他也只当没有看见。

    “那盒云片糕可是要呈给太后的?”李公公笑眯眯地一指静云手里的食盒,那是佟锦自宫外带来的,此时倒像是忘了,他适当地提醒一句。

    佟锦失笑,“公公怎知道是云片糕?”佟锦近来吃到的云片糕极为可口,早上知道近来吃食都是自家带来的厨娘在做,便不再客气,让她做了云片糕装盒,本是想着太后喜喜欢,要进给太后的,不想遇到今天这事,太后心情不好,东西带进去也未必能讨好,她便省了这遭麻烦。

    李公公笑答,“太后也常说我长了一只狗鼻子,灵得很呢。”

    “这并不是呈给太后的,要是李公公喜欢,尽管拿去吃。”佟锦虽不明白李公公为何对自己这般讨好客气,但如此表现,总归不会是恶意。

    李公公摆摆手,“老奴吃不得甜,没这福气了。”

    佟锦也不在意,让静云在门口放下食盒,带着静云与曼音,进了殿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