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2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1章 厨娘

第161章 厨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离开皇宫的时候,天上已飘了雨丝。

    这场雨来得悄无声息,就算坐于车中,也听不到雨点打在车顶的响声。

    出了这样的事,她自是不能再去探望温雅,拜别了太后之后,便踏上了回府的马车。

    同车而坐的静云与曼音见佟锦面色不变,都是无比佩服,她们自是知道佟锦绝不会去谋害太后,可遇到这样的事,也鲜少见人如此闲适的,不由得对佟锦更为佩服。

    待回到府中,佟锦直接回了清知园,静云二人自然也不会将今日之事到处宣扬,回到园中便将院门紧闭,谢绝一切访客。

    “你们出去吧。”佟锦坐在梳妆台前,轻缓而随意地拆下头上发饰,“去喝点珍珠末,定定惊,脸色这么难看,连我都要吓到了。”

    静云与曼音面面相窥,果然见彼此都是煞白着一张脸,当下便不推辞,双双出去。

    室内重归寂静,连呼吸声都缓细难闻。

    佟锦坐在椅上,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双手攥在衣摆之上,不经意间,指节已挣得泛白。

    怎会不害怕?就算她是清白的,但又岂知圣心如何?天子一怒,流血千里,伏尸百万,她没那个信心,确认自己不在其中啊!

    可她怎么能怕?今日之事,但凡她露出半分惧意,都恐被皇帝怀疑了去,届时连累的又岂是她一人一身?

    只有现在,只有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她才可以放任自己害怕一下,无边的恐惧如同潮水一样层层涌上心头,身上寒毛无一不竖,摆在膝上的双手无声轻颤,这颤抖又似会传染一般,双脚、双腿、乃至整个身躯!她周身轻抖,却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吭上一声。

    闭上眼睛,那急来的惧意在她体内盘旋半晌,终是缓缓褪去,佟锦深深地吸了口气,猛打一个激灵,睁开眼来。

    抬手,指间尚残余着一丝颤抖,她捏住髻上的缠金发簪,用力地捏了捏,稳住手,将发簪抽了出来。

    自行卸去繁复的发饰,佟锦站起身,走到门前。

    “让辜大娘来见我。”

    辜大娘便是她带到王府来的厨娘,是老夫人派给她的,今早的云片糕便是出自她的手中。

    清知园里原本的两个二等小丫头缤儿和线儿守在门前,缤儿闻言回道:“回公主的话,早上公主离府不久,辜大娘就病了,现在还躺在床上不能起来,原是回了侧妃要请大夫,可至今也没见大夫过来。”

    佟锦眉梢一跳。

    “病了?我去看看。”说着就往门外走。

    缤儿和线儿慌忙跟上,路上又遇见喝过定惊茶后匆匆赶回来的曼音,问明了事由,也不禁面色发白。

    “公主。”曼音拦下佟锦,“还是由奴婢先去看看。”

    佟锦想了想,轻点一下头,转身走向正厅。

    曼音快步而去。

    会是辜大娘吗?刚刚在宫里时佟锦还很肯定做下这事的不是水明月就是皇贵妃,可现在心里却有点拿捏不准,她刚走辜大娘就病了,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到底是病了,还是逃了?

    少时过后,曼音急步走进正厅,“公主……”她看了缤儿和线儿一眼,两个小丫头都十分乖巧,待佟锦略一示意,便俱褪出门外。

    “如何?”佟锦忍不住站起身来。

    “辜大娘的确是卧床不起,人也昏沉沉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不过依婢子看,不像是病了,倒像是中了毒。”

    佟锦面色微变。

    曼音儿时混迹于市井,见过许多旁人从没见过的龌龊事,她怀疑是中毒,便是有迹可循。

    “快找大夫入府医治,决不能让她出事!”

    曼音点头,“静云已去找了。”

    说完又看着在厅中踱步的佟锦,忍不住问道:“公主,可是有人想毒害你?”

    辜大娘只是个厨娘,无缘无故的,怎么会中毒?唯一的解释是有人在一些吃食里下了毒,辜大娘身为厨娘,许多东西都要先行试过,便跟着遭了殃。

    佟锦默声不语。

    静云自府外请来了大夫,确认辜大娘的确是中了毒,只是毒性虽巨,却因服食少量而不足以致命,但也需卧床一段时间,以好药调理。佟锦让曼音带大夫到厨房去,检验食材,最终在面粉里发现了异样,一小袋精粉里掺了足够份量的砒霜!

    好险……佟锦不能想象,如果今早她没有放下糕点,而是将点心呈给太后,又或者是自己吃了……想到离宫前偷眼见到枉死的雪弥周身乌青泛黑的样子,佟锦心头的怒火便怎么都压不下来!

    会是谁呢?与她有如此的深仇大恨,竟要取她性命?

    佟锦将自己的敌人仇人一一列出,从水明月到皇贵妃,从柳氏到佟玉帛,甚至连远放边关的潘珍珠与陶氏都想到了,却仍是想不出什么头绪。

    会是柳氏么?佟锦不确定,只是苦笑,原来她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竟结下了这么多仇家。看来永兴帝说的对,她的确是冲动激进,擅于与人结怨的。

    面粉中有毒的事佟锦并未张扬,直到黄存喜亲自来府中调查,这才惊动了平安王爷与王妃。

    黄存喜本是依着永兴帝的指示,来平安王府找替罪羊的,若无意外,便该是做糕点的厨娘,可没想到厨娘竟也中了毒,再查之下,便也查到了那一袋精粉。

    黄存喜是有点高兴的,因为这代表着,此次下毒整件针对的只是佟锦,而并非有什么多复杂的内幕,这样也能让皇上的心稍加安稳吧?

    顺着精粉一路查下去,从哪里领取、何人经手,在秘密而迅速的调查下,一个中年汉子显现了出来。

    那中年汉子名为季二,是侧妃季氏自娘家带来的陪房,在季氏身边颇为得力,在季氏的动作下,他今年才新掌的大库房钥匙,不想又是出了这样的差错。

    此案最终在季二房中搜中一小包砒霜而告终,到附近药店去查,也确有季二购买砒霜的记录,如此,季二被黄存喜秘密带走,走的时候人都是瘫的,那是吓的。

    事情总算有了定论,可,真相当真如此吗?

    佟锦与季二连面都没有见过,便没有结怨的可能,季二虽是季侧妃的得力臂膀,佟锦与季侧妃的相处也的确不甚愉快,可若说季侧妃因此想要谋害她,那也是一件很让人啼笑皆非的事。

    可是,谁在乎?

    平安王爷雷霆震怒,王妃趁机落井下石,仅一个回合,季侧妃便要深避宅院再无还手之力,唯恐皇上降下罪来,因她连累了自己儿子。

    当天晚上,辜大娘终于清醒了一些,佟锦不顾曼音等人劝告亲自去看,待见了辜大娘的面却是吓了一跳。

    辜大娘身形中等,遮住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个平常的妇人,可那张脸……

    说起辜大娘,原本也是出于富庶之家,与丈夫感情很好,身下还有一儿一女,可因家产甚巨,遭人觊觎陷害,被族人赶出家门,失了倚仗的辜大娘一家流离失所,又因女儿貌美,被一纨绔子弟强行抢去做妾,丈夫儿子上告不成被打成重伤关进牢里,最终重伤不治死于非命,女儿闻得此事直接撞了墙,辜大娘上门哭诉,反被那纨绔子弟一瓢热水泼在脸上,容貌尽毁。

    辜大娘几经周折上告不成,最后便来到京城,凭着一双巧手,专门往高门大户里投奔做工,便是期望有朝一日能为枉死的家人申冤。

    随佟锦陪嫁来的许多人都知道辜大娘的事,对她无比同情,又因她待人和善,所以许多人都忽略她扭曲的容貌,与之相交甚好,不过辜大娘仍是怕吓到旁人,平日里多以面纱围面,可如今躺在床上又是身体虚弱,却是不能及时掩盖面容,倒把不知情的佟锦吓了一跳。

    辜大娘十分局促,想起来,身子又不方便,便求静云拿面纱给自己。

    佟锦安抚下辜大娘,这才问起今日之事,辜大娘回忆道:“早前做点心的时候有一块不小心掉在地上,我不忍丢弃便拿来吃了,过后不久便觉得身体不适……”说着满布烫痕的脸上微微颤动了一下,“那些……那些点心可有人了?”

    佟锦摇摇头,辜大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床上,显然刚刚是过于紧张了。

    “只是有只猫儿吃了。”

    佟锦说完,辜大娘“啊”了一声,“早上我见厨房后院有几只小雀,便掰了一半点心喂给它们吃了……”

    佟锦看了曼音一眼,曼音悄悄退下,没一会回转,在门口处朝佟锦点了点头。

    从辜大娘处出来,曼音低声道:“我问过扫洒的丫头,的确在院子里见过几只死雀。”

    原来如此……因为只吃了一半,所以辜大娘所食毒素不足致命。直到此时,佟锦才算又信了辜大娘几分。

    辜大娘的确可怜,但可怜不代表她不会被人所用,如今佟锦身边有着一个看不见的、想要她命的敌人,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静云听了这话茫然了一阵,又看看佟锦与曼音,神情黯了黯。

    晚膳之前,有人回报:“王妃来探望公主,如今正在清知园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