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2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3章 设局

第163章 设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兰青站在门前,低声倾诉,将过去十余日的点点思念缓缓吐出,有些言语连佟锦这样厚脸皮的听了都不觉脸红,数次打断他,“你……别说了……”

    因为要“保护”公主的安全,王妃在清知园外又派谴了不少仆役把守,兰青站在那说话,虽然听到的人不会多,但也总会有人听到。

    兰青倒不满起来了,“你是我妻子,还不许我一诉相思之苦么?我们才刚新婚便要我离你而去,本就是极不人道的……”

    “兰青……”佟锦面如火烧,“你赶了这么久的路一定累了,先去歇歇……”

    兰青弯了弯眼睛,“嗯,那你好好静修,我先去休整一下。”

    兰青终是走了,让佟锦大松了口气,回过头,见静云和曼音也是一脸古怪神色,倒是崔嬷嬷不以为意,毕竟兰青说的也算是实情,而且相比起新婚夜那天坚持要洞房的举动,现在不过是嘴里说说而己……

    佟锦面色微菜地回了房间,又谴走了众人,这才托腮细想。

    是太热情、太不加掩饰了吧?所以觉得不对。

    兰青那个人,虽然闷骚得厉害,私底下也不乏火热的言语和举动,但在众人面前,他向来是沉着稳重,云淡风轻的。那今天这样……还和王妃吵了架,是为什么呢?

    佟锦想了半天,觉得应该和她这次的中毒事件有关,可具体为什么又说不出来,只能暂时观望。

    兰青修整了一下后,晚上又来了,这次倒没说什么,只在门外陪着佟锦坐了一会,虽不得见面,但这样的氛围让佟锦极为受用。

    接连几天,兰青都能想出这样或者那样的陪伴方式,有时候还会送一些小礼物,次数多了,佟锦便也想些回礼,夫妻两个你来我往,虽有一门之隔,但彼此间的那分心意却是浓稠厚重,无可比拟。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天边明月高悬,谴下随侍,夫妻两个隔着门扇共赏明月,佟锦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真会破坏气氛。”兰青轻笑了一下,“别着急,应该就快了。”

    “什么?”佟锦想了想,“你觉得想害我的人就在我身边?”

    “你觉得呢?”兰青的声音压得很低,在这样的月夜里听起来带着一种别样的沉哑,“你这人,平日里多不小心,想在膳食上谋害你,你必活不到现在,可那下毒之人却独独选在你要进宫的时候……”千忍万忍,他还是禁不住说了句,“吃食也是随便带进宫去的么?你平时百精百灵,偏偏有些时候一窍不开!”

    佟锦哑口无言,或许是新婚带给她的喜悦让她降低了一切戒心,所有的事情看在眼中都变得简单了许多,直到下毒事件的发生,才算是长了记性。

    “所以……下毒的人不是要害我,是吗?是知道我要将东西带进宫里……”

    “不,就是要害你。”兰青语气淡淡,却极为坚定,“要害的不是你的性命,而是要你生不如死。若太后真的因你出了事情……”

    皎皎的月光之下,听着这样的话语,佟锦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我……我并未与谁结下这样的深仇大恨……”

    “人心难度。”夜风轻轻,送来如此四字。

    佟锦沉默了一阵子,“可……我那天并未说东西是要带给太后的……”

    “你那天已用过早膳了,不是吗?”兰青毫不急躁,缓缓而述,“既已用过早膳,再做的东西必不是给自己吃的,就算不是太后,你拿给其他人吃……若是静云或者曼音吃了,你会如何?”

    佟锦怔怔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带出去的食物,必不会给仇人吃,如果真像兰青说的那样,她纵然不会自责而死,也必定伤心痛苦,难过一生吧?

    “这么说……是小厨房的人……”她讷讷地,仍是想不出到底与谁结了这么大的仇怨。

    “未必。”兰青语气悠悠,“清知园里下人众多,王府里的、你带过来的、还有宫里赐下的,谁都有可能。”

    “所以……”所以……佟锦心头猛然一紧,兰青近来的所作所为,在她心头刹时有了答案!她心中一急,顿时站了起来。

    “坐下。”兰青还是不急不躁的,“不会有事。”

    佟锦瞪着门板,似要将门板瞪穿,“我不会配合你的。”

    “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兰青的声音停顿了一会,“锦儿……”

    佟锦最怕他这样叫她,不由得撇过脸去,不受他的诱惑。

    “把手伸过来。”门外的声音近了些,似乎是他贴近了一点。

    借着月光,佟锦见到门页间那不宽的缝隙里探进一只手指,因缝隙过窄,只探进一点指尖。

    看着那白皙的指尖,佟锦心头又酸又涨,说不清是什么心思。

    害她的人不为取她性命,只为让她痛苦,如今她与兰青新婚燕尔感情浓厚,若是兰青因她出事……佟锦不敢再想下去。

    “不把那个人找出来,我做什么都不会安心。”

    缓缓坐下,同样探入手去,接触到他略带凉意的指尖,感觉到他轻轻的摩挲,佟锦心里微微一缩。

    “你和王妃吵架……”

    兰青难得地沉默了许久,“那是……其他的事情……”

    佟锦知道他说的是真正的原因,而并非向外界公布的那样,他是因王妃没有照看好她而动怒。

    佟锦心念飞转,还在想着如何能让他放弃原有的念头,便又听他说:“我早就说了,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包括成为灵药师、包括寻访那位高人,都不是为了别人……佟锦,”他鲜少这样正式地叫她的名字,“没有你,我所做的一切,都会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那很危险……”以身为饵,面对的又是不知根底的敌人……

    听她这么说,他的声音中便带了淡淡的不满,“会比你连原因都不清楚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更危险么?”

    佟锦无话可说,她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到底是谁要这么害她,简直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就算是柳氏……她抿了抿唇,“你说,会是柳冰云吗?毕竟佟玉帛是因为我……”

    “不排除这个可能。”兰青叹了口气,“你只需配合我就好,这几日待下人宽松一些,最好再做些吃食给我……放心,我会倍加小心的。”说着他轻笑,“你这么粗心,连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我怎么能不留着性命看好你。”

    佟锦看着门板间的那点缝隙,隐约的人影透了过来,怔忡良久。

    原来还是有人可以给她依靠的,她担心、她害怕、她想要他陪在身边,可同时又怕他回来也是难解死局,不仅让他担忧受怕,还怕他因此产生自己无用的想法,不是不信任他,只是……她曾了解过他的心有多么敏感,所以宁可独自承受,也不愿他产生一丁点无力的错觉。

    “放心,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我一直陪着你。”

    佟锦抬起头,睁大眼睛瞪着天上的月亮,努力忍回眼中升起的胀热。

    “兰青。”她细声开口,“你想知道……我那个世界的事吗?”

    月夜清朗,尚带初春寒意,分守门边的两人轻倚在门边,悄声细语,不知说出多少深情厚意。

    第二天佟锦起得很晚,日上三杆才打着哈欠起了身,又在曼音和辜大娘的服侍下用了早膳。

    自辜大娘能起床开始,佟锦的膳食便再不假手于他人,全部由辜大娘负责,由做到吃,辜大娘俱都随时侍奉,又有曼音试菜,佟锦膳食的安全性一时间达到了五星级。

    “今天驸马送来了什么?”佟锦随口问道。

    曼音道:“公主刚刚用的梅子茶便是驸马送来的,驸马说公主日夜忧心胃口不好,特别来给公主开胃的。”

    “他倒有心。”佟锦笑笑,“那今日我也给驸马做样吃食,辜大娘,你说做什么简单又好吃?”

    辜大娘围着面纱,平时虽侍候佟锦用膳,却鲜少说话,此时腼腆一笑,“做什么都好,最重要的是公主对驸马的一片心意……”说着话,眼圈不由红了。

    佟锦愣了愣,放柔声音,“可是想到了家人?”

    辜大娘连忙跪下,“让公主忧心了。”

    佟锦叹了一声,“你与我说说罢,那纨绔子弟家中有何背景,为何连官府都不敢管?”

    辜大娘一听这话,眼泪瞬间流下,“公主……”已是泣不成声。

    佟锦安抚两句,辜大娘的哭声渐渐平息了些,“公主近来杂事繁多,不必再为我之事费心,只盼这件事赶快过去,到时公主若仍怀怜悯之意,我定当如实相告。”

    佟锦点点头,为辜大娘的善解人意又多了几分好感。

    当日佟锦第一次动手做了些点心让静云送了出去,崔嬷嬷很不赞同,觉得点心有毒之事才过了几天,怎么还学不乖?连劝了两次,可佟锦都没有听,崔嬷嬷便不再劝说,只是冷了脸,不再理会佟锦的任何事。

    送去的点心很快收到了反馈,兰青高度肯定了佟锦的手艺,并鼓励她再接再励,佟锦也信心高涨,几乎每日都要做些点心小菜送出去,如此过了七八日,并无半点异样,让佟锦担心的同时也有些泄气。

    兰青却丝毫不受影响,照样每天成批的东西送进来,有时候是首饰,有时候是玉器,有时候是香囊,还有一些精巧小物,没几天佟锦就不得不另僻了一间屋子来装这些东西,不过对兰青的心意她总是难舍,时不时的就会去翻看一遍。

    “公主这几日似乎越起越晚了。”这日早上曼音扶起佟锦。

    佟锦半睁着眼,抬手摸了摸额头,“没事,可能是这几天连续观月,睡得晚了。”说着话又打了个大哈欠,人也恹恹的,没有半点精神。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