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2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4章 嫌疑

第164章 嫌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些东西先放在这吧。”时刚过午,佟锦又犯困了,指着案板上做了一半的点心,“谁也不许动,等我睡醒了再做给驸马吃。”

    曼音当即应声,又谴了线儿在这看着,便跟着佟锦回房,服侍她午睡。

    佟锦这副没精神的模样看在崔嬷嬷眼中,心中不由一动,“公主这样子也有几日了,要不要请个御医来看看……”话说到这里,声音嘎然而止。

    崔嬷嬷自宫中出来,本就对女人的一些事情很是上心,原是心有怀疑,可算算时间,若是她的怀疑成了真,那她现在的这位小主子,恐怕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崔嬷嬷惊疑不定,佟锦倒没什么自觉,起了床后依然无所事事地“清修”,看看书赏赏花,吃吃点心喝喝茶。崔嬷嬷因这几日佟锦不再听她的话而心有不快,加上佟锦又只让她负责查验厨房食材的事,其他身边事务一律不许她插手,她心里便觉得佟锦还是不相信她,既然如此,她也无谓对佟锦尽心,于是便不再与佟锦说些什么着紧的话,可心里总是有事,便又让曼音换雪耳给佟锦吃,不让她再沾茶水。

    曼音莫明其妙的,但也照着做了,好在佟锦并不挑食,不管拿来什么全都如数吞下。

    看佟锦对自己的异样一无所觉似的,崔嬷嬷又急又恼,连带着这几日的脾气也跟着大起来,辜大娘直笑道:“嬷嬷不若也吃些雪耳,可以降火气。”

    辜大娘的经历坎坷,纵然如崔嬷嬷这般看尽后宫丑恶的硬心肠也不由为之感叹唏嘘,是而这些日子来待别人尚有几分严厉,和对辜大娘却总是放缓了脸色,一来二去的,辜大娘也察觉到崔嬷嬷面冷心热,两个人逐渐熟络起来。

    崔嬷嬷哼了哼,这事却是不能和任何人说,弄得她心里犯难。这件事若是将来被太后察觉,作为间谍被派到佟锦身边的自己无疑是最失职的一个,可若是现在就把这事报到太后那里去,是真是假尚难定论,如若一旦是真,太后也不可能拿有了身孕佟锦怎样,反倒是自己里外不是人。

    “老姐姐有什么心事难解?要是实在想不能,不妨与我说说?你看我,历经这样的事,不也是好好的活着?”辜大娘看崔嬷嬷脸色越加不好,开口劝了一句。

    崔嬷嬷看了眼辜大娘,心道你那哪叫什么“好好的活着”?不过这话却是不能说,只是脸色到底缓和了些,摇了摇头。

    辜大娘也不追问,一边做着手里的线活一边说:“想不通那便不要想了,左右是自己的事,实在不行就自认倒霉,也比这么纠着要好。”说完抬头看了崔嬷嬷一眼,见她仍是面色不愉,便笑道:“若是事关他人……尤其是事关主子,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有些事,主子未必不知道,只是不与我们说罢了。”

    听着她的话,崔嬷嬷怔了怔,觉得辜大娘是不是也看出了什么,再细细一想,也对,佟锦对她不信任,所以遇事不会与她交代,她怎知人家不是早就知情?说不定佟锦还在防着她,怕她把这件事上报给太后呢。

    如此一想,崔嬷嬷的脸色就又落了几分,辜大娘在旁看着满眼的疑惑,却也不再发问,由她自己去想。

    崔嬷嬷最终决定对这事视而不见,将来万一出了什么事,她在太后那边顶多就是个“视察不明”之过,好过两边得罪、两边不讨好,不过原先因佟锦听她劝告而产生的那点亲近之情还是淡了不少,每日虽也时常跟在佟锦身边,却再鲜少说话。

    又过了两日,佟锦嗜睡的病状明显加重,人也懒懒的,经常赖在一个地方一赖就是一个时辰,吃饭的口味也开始发生变化。

    “这是公主交代的梅子饼。”辜大娘亲手奉上一盘小饼,待曼音用银针银石一一试过,又先吃了一小块,等了一会确认无碍后,这才端到佟锦面前。

    佟锦拈起一块小饼咬了一口,皱了皱眉,“唔……不够酸,明天再多加些梅子进来吧。”

    辜大娘低声应下,又拿过另几盘小点俱都让曼音一一试毒过后,这才退了下去。

    公主疑似有孕,这个消息在清知园里迅速而无声地散布开来,只要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到,但既没人敢去问佟锦,更没人敢私下议论,人人都想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公主成婚才将将一个月,就算有了身孕,又岂会这么早就看得出来?

    因为没人敢乱嚼舌根,这件事被很好地控制在清知园的范围之内,又因佟锦“清修”的原因,清知园大门紧闭,除了静云曼音几个得了公主特许的近身随侍可以出入外,清知园里的人都像是与世隔绝一般,根本与外界通不得半点消息。

    “老姐姐……”这日辜大娘来寻崔嬷嬷,“可见到了禄公公?我找他有些要紧的事。”

    崔嬷嬷奇道:“你有什么事要找他?他侄子得了一个女儿,公主特许了他一日假期,让他去看看侄孙。”

    辜大娘有些失望,“我之前托禄公公买些药材进来,昨日见了他却是忘了问,那些药材我有急用……”

    崔嬷嬷面色一变,“这个当口,你还敢私自从府外买进药材,你胆子也真大!”

    辜大娘一愣,“有何不妥?”

    崔嬷嬷道:“公主前些日子被人毒害,还险些连累了太后一事你难道不知?现在风波未平,一个不小心,便要惹祸上身!”

    辜大娘吓得怔了半天,最后竟手软腿软,站都站不稳了,“这、这可如何是好?我原还剩了一些,为拿取方便就放在厨房……”

    崔嬷嬷眉头紧皱,“是用来做什么的药材?”

    “只是一些薄荷冰片等物。”辜大娘扶着门框稳住身子,“因做膳食我手上常有些烫伤,用这些东西磨了粉调成药膏用的。”

    “真是糊涂。”崔嬷嬷语气严厉,却也不带什么急色,她知道辜大娘很紧张自己的双手,平日里都小心地缩在袖中,前段时间还见她戴了一副棉手套,就怕出了什么意外不能再以手艺搏得立足之地,是而十分小心谨慎,倒也可以理解。

    “就算是普通药物,也不能放在厨房,好在只是些寻常药粉,一会取出来也便罢了。”

    话虽这么说,辜大娘还是受惊不浅,又道:“难怪我之前托付禄公公的时候他面现奇色,原来竟是我糊涂了……不行。”她转身就往门外走,“得赶快取回来才行。”

    她这一急,转身的时候未回留意趔趄了一下,崔嬷嬷扶她一把,“慌什么?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辜大娘却是心急如焚,“老姐姐,你可知道我历尽多少苦难才能成为公主家奴?我家数条人命的冤屈还指望公主替我沉冤昭雪,若因我一时疏忽让人怀疑我意图对公主不轨,我这辈子便再无指望,活着也是多余了!”

    “你先别急。”崔嬷嬷叹了一声,“你这慌慌张张的样子,现在去反而引人怀疑,左右我也要去厨房查验食材,便替你去看看吧。”

    辜大娘千恩万谢,也觉得自己的样子太过引人注目,当下便将药材放置的地方告诉了崔嬷嬷。

    崔嬷嬷虽然不太满意佟锦只派给她查验食材的活,却也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并不敢怠慢,每日清晨午后都会准时到厨房查验,食材的用取补充,都仔细地记录在案。

    崔嬷嬷到了厨房,仔细地查验了厨房剩余的食材后,便依着辜大娘所言在置物架子上看到了一个普通的瓷瓶,若是不仔细看,极易与案板旁其他装着调味料的瓶子弄混,不过这灶台是专门为佟锦使用的,也就是只有辜大娘在用,她自己明白装的是什么,倒也不怕弄混。

    崔嬷嬷回到房间的时候辜大娘仍在,脸色已好了许多,崔嬷嬷道:“那瓶子放在那并不显眼,因线儿留在厨房里看守公主的点心,我便没有带出来,你稳稳心神,将来找机会带出来也就是了,不用担心。”

    辜大娘点着头,“劳烦老姐姐了。”

    到了下午,佟锦起了床,又叫了辜大娘一起到厨房继续做中午没做完的点心,不想面团才揉了两下,辜大娘的手便有些发青,还带着微微的肿胀,吓得负责看守的线儿“嗵”地一声跪倒在地,“公主饶命,我守在这里寸步未离……哦,崔嬷嬷来过!”

    佟锦的脸色有些发白,盯着辜大娘的手,许久也没说上一句话。

    “公主……”辜大娘接触到佟锦的眼神,双腿一软跪在佟锦面前,双唇不停地颤抖,“不是我……”

    佟锦恍了恍神,想到这些点心是做给兰青的,心里便有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就算是个局,设局与真的有人下毒,两者的心情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找个大夫给辜大娘看看。”佟锦定了定神,缓缓开口,“这件事不可外传,曼音,你去叫驸马过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