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3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7章 了结

第167章 了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两个月后。

    已是五月的天气,又是一年夏天来到。佟锦经过了三个月的“清修”,如今也总算得了永兴帝的特赦,得以重见天日。

    陶菊姑的伏法惹得永兴帝极为震怒,私自从流放之地跑回来,这是欺君之罪,还胆敢谋害公主,更重要的,居然还害得皇帝为了结案而草草抓人了事,虽然说季二之罪也没有平反,但毕竟大家心里清楚,永兴帝一时间也有点难为情,派人安抚佟锦之时也派了人来对平安王府大大封赏了一番,算是给了点补偿。

    当日过来宣旨的是黄存喜的徒弟小德子,黄存喜则因为善揣圣意抓错了人而被永兴帝找由头发落到冷宫去,说白了就是看到了皇帝出丑,就算是熟人,下手更要狠一点。

    佟锦因为这事对黄存喜心存歉意,颁完圣旨后特别叫了小德子过去喝茶,再三表示了对黄存喜的歉疚之情,又道:“陶菊姑一事闹得不小,若不上报给皇上,将来恐有别的麻烦,却不想倒连累了你的师傅。”

    小德子摸着袖子里那厚厚的一叠票子,嘻嘻笑道:“师傅说了,物盛必衰,凡事有点挫折倒是好事,如今万岁爷不过是心情不好,过几天又会叫师傅回去了。”

    佟锦点点头,倒也不是真的担心。黄存喜经营了这么多年,如今的身家摆出来,估计会挤进京城巨富的前一百名之列,就算真的被罢了职,凭他和永兴帝之间的情分,求个恩德出宫也不是难事,到时他反倒更加悠闲自由,只是他自己不愿罢了。

    果然,过了不到一个月,永兴帝就把黄存喜召了回去,又在黄存喜的“无意”提醒下想起佟锦仍在清修之中,气了这么久,火气早就散了,过了没几天便一道圣旨发下,放了佟锦出来。

    佟锦乍见天日,不必再每天和兰青隔门望月,心情自然极佳,倒是王妃的心情不太好,自永兴帝封赏过平安王府,又封了兰绯的长子为嗣子后,平安王妃的脸色便一日差过一日,尤其是季侧妃得了平安王爷的几分愧意,再度洋洋得意起来,更引得她咬牙切齿,终日不得安稳。

    “陶菊姑昨日在天牢中触壁身亡了。”

    这消息兰青本不愿告诉佟锦,可架不住佟锦每天询问,干脆便与她说了。

    佟锦抿着唇,定定地看了兰青好一会,“她可说是受了何人协助?”

    这次的事,他们一致认定,若非有人协助,陶菊姑绝没有这么大的本事由关外逃回京城,更别提悄无声息地隐匿进佟府,如今陶菊姑伏法,可她身后的人,却依然杳无音讯。

    兰青摇摇头,“或许我们也想错了,可能根本没人帮她,她本就对佟家十分熟悉,能混得进去,并不奇怪。”他边说着,边小心地隐下眼底的几许担心。

    陶菊姑临死前曾说,的确有人协助她,但她不会说出那人是谁,她要佟锦日夜担心,终生不得安宁!

    佟锦轻轻一笑,“嗯,也有可能。”

    “她是疯子。”兰青继续道:“边关那边的消息不是早报回来了么?潘珍珠虽是被人强行抢去做妾,可陶菊姑闹到对方府上也不是为了要替女儿出头,反是为了索要聘礼,如此几次,对方这才动了手,一切的事,都是她个性使然,与你何关?”

    佟锦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潘珍珠毕竟是被人强行抢去,想她当日多么的意气风发,却没料到竟是如此结果。”

    “那你后悔过吗?”兰青看着她,问道。

    佟锦想了良久,最终也没有回答。

    后悔吗?不,她一点也不后悔。人不管在何等的情况下都得努力地活下去,世事无常,不会有永远的顺境,只要还活着,就总得面对现实,怎么活、怎么努力活得更好,都是你自己的事,与他人何关?况且你做初一人做十五,报报相还,有什么错的?若是活得不好就要怪怨仇家,那么她这辈子也不用做别的了,只怨天由人和被人怨恨就好。

    可这番话说出来总是显得过于凉薄,佟锦不愿给兰青留下这样的印象。

    “念在陶菊姑毕竟与你和揽月公主亲戚一场,皇上特许她的骨灰可以发往关外,由你舅舅一家接收,以示天家恩典。”

    佟锦拧了拧眉头,“这又是谁的主意?”简直烂透了,岂不是要潘家人再回来报仇?

    兰青摇摇头,“许是后宫有人进言,皇上顾望大局,想不到一些细枝末节。”

    “他根本是为了自己面子好看吧。”佟锦有些不满,嘀咕了一句。

    兰青竟没有阻拦,还跟着点了点头。

    佟锦倒紧张了,放眼一瞄,好在只有曼音和静云这样的近身,不怕为外人听到。

    她紧张的样子惹得兰青轻笑,过后捏捏她的手,“别太紧张了,没事,我会看好你的。你这几个月来的样子,让我有些担心了。”

    一点柔情便自佟锦的眉间荡漾开来,这段时间里佟老夫人与揽月公主常来探她,就连佟介远都来了一回,可在他们身上,她或许能感觉到那些由衷或不由衷的关怀,却始终难以找到像现在这样,安心的感觉。

    “公子……驸马!”兰石一路小跑着过来,顾不得行礼,急道:“云先生来了,正在正厅中,王爷入宫不在府里,正由王妃与二公子陪着。”

    兰石心里对兰绯有疙瘩,所以除非必要,一律称之为“二公子”,兰青纠正多次也没改过来。

    兰青闻言叹了一声,看向佟锦,“我的假期恐怕也要结束了。”

    兰青上次回来是临阵脱逃,云先生忍到现在才找过来,已经算是仁至意尽了。

    佟锦跟着起身,“你又要离京了吗?”

    “不一定。”兰青握住她的手,“要不你和我一起去见见云先生?”

    佟锦连忙摆手,“母妃在那,我还是不去了。”

    兰青难得地脸上泛红,不再勉强,与兰石匆匆离去。

    说起佟锦与王妃之间,还得说到两个月前,那时兰青和佟锦怀着无比诚挚的心情让王妃说出心里的郁结,没想到却是因为那种理由。

    佟锦至今仍记得王妃说出理由后激动万分地喝道:“纵然我们平安王府势单力孤,可也是太祖亲封的皇族,岂堪如此侮辱?就算你是和圣公主那也不是你婚前不贞的理由!若此事是真,我不怕闹到皇上面前,势必为我儿讨个公道!”

    当时佟锦已有点被王妃的气势吓傻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兰青。兰青也是相当无语,叉着腰、歪着头和王妃对瞪了半天,平静地起身出门,片刻后回来,手里攥着一样东西,捏了又捏,终是掷于王妃面前,“看吧看吧,看清楚一点!”那时佟锦的头羞得都快低到地上了。

    自此后,王妃看见佟锦多多少少都有点尴尬,佟锦也是。

    不过佟锦还是担心兰青又被云先生悄无声息地拎走,便派了静云去盯梢,不想过了一个多时辰,静云没回来报信,反倒是曼音进来说:“三枷大师来访。”

    佟锦连忙起身相迎,等她到了清知园的正厅时,三枷坐在椅间,手里的茶水已下了半碗。

    自上次见面,佟锦已有四五个月没见过三枷,就连她大婚三枷也没来相贺,贺礼更是欠奉,还让佟锦念了他好一阵子。

    “大师最近哪里发财啊?”佟锦没好声气地进了屋,“哟,好像长胖了。”

    三枷不理她的揶揄,仍是一副高僧架势,“我佛慈悲,贫僧心无杂念,自然心宽体胖,反观公主神情萎顿,想来繁事绕心,不得解脱。”

    佟锦“啧”了一声,坐到主位上打量他半天,“兰青这次又给你多少银子?”

    她对外向来掩饰得很好,也只有在兰青面前会消沉一些,这和尚又不是真的开了天眼,他怎么会知道?

    果然,三枷单手竖于胸前,面露微笑,“不会比上次少。”

    “这败家爷们儿!”佟锦咬咬牙,“我好得很,不用你开解!”说完又探出头来,“他给你多少,记得分我一半。”

    三枷仔细考虑了一阵子,“驸马半月前就去预约,贫僧好不容易才排出空档……”

    “你怎么还这么抠呢?”佟锦挥挥手,“算了算了,四六吧!”说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当年,她和三枷第一日相识,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中。

    三枷微垂的眼皮毛垂得更低,掩下一些不欲为人所知的情绪,唇角轻扬,同样的愉悦。

    “公主恢复如初,贫僧便放心了。”

    三枷说话间站起身来,佟锦眼尖地看到他的袈裟扣子竟是一颗硕大的宝石镶嵌而成,不由得瞠目结舌。

    “你这和尚也太过分了……这么炫富,万觉寺的老和尚要被你气死了!”

    三枷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苦竹大师身康体健,日前还曾与贫僧**论禅……倒是太后娘娘近来身体不爽,常宣贫僧入宫于病榻前说佛,其间太子也二皇子频频相探,太后待太子亲善,却屡拒二皇子于宫门之外,皇上得知此事后,斥太子挑拨太后与二皇子祖孙情谊,罚了太子三日不得入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