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32.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9章 大局?呸!
    “你可还记得八年前,太子因先天所亏重病不起,以致体内灵气亏虚不继,当时云继海向皇上献策,只需由一位灵力高出太子两倍以上的高手为太子开拓灵脉,太子即可痊愈,皇上便传召你入宫全力配合云继海,不出一月,太子痊愈,灵力更胜从前,而你却在一年之后,灵力完全衰退,以至于今天不得不走上没用的灵药师一途。”

    那青年洋洋得意,神情中却没有丝毫的心虚之色,他睨着兰青,唇角高高翘起,“现在云继海假惺惺地指导你,还代师收徒,得了你好大的感激,可他是否告诉过你,当年正是他传给太子一门歹毒的心法,借你入宫之机吸取你的灵力,以致你气海全破再存不住一丝灵力,再由他以无数灵药暂缓你灵气消失的时机,直到一年之后,你对这件事再无怀疑,他才放弃用药,又惟恐你们自己寻到良医揭发了他,便布下谎言让你们不可继续寻医,兰青,这么多年,你可看过别的大夫?可笑你不明真相,还把仇人当恩人,一口一个云师兄地叫着,你回去问他,亏不亏心?”

    寻医一事一出,佟锦便见兰青的身体猛震一下,面色泛青,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青年,佟锦见状心神巨震,这分明……这分明是说中了兰青的心事!

    “再告诉你一件事吧,”那人笑道:“这件事皇上由始至终都是知情的,只不过,他为了保全他的太子,情愿牺牲你罢了,可怜皇上再英明,也还是一个父亲,你是大周的希望不假,但太子,却是他和他最爱女人生的儿子。你想想,若非如此,皇上怎肯将大批的灵石运往平安王府供你挥霍?说白了,他对你心中有愧而己。”

    这些话,字字句句,无不带着倒刺一样扎进佟锦的心里,或许是追寻真相的时间太久,也或许那人每一句话都带着极度的合理性,纵然佟锦不愿接受这件事由头至尾都是一场阴谋,但她心里实际是相信了的。她恍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攥握成拳,抖得厉害。

    “就算……事实是这样……”

    兰青的声音传进佟锦耳中,一如既往地平静沉稳,险些让佟锦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就算是这样,”兰青浅吸了一口气,神情冷肃,“皇上与太子是君,我是臣,能为君主尽忠,是为人臣子的本分!”

    那青年听了这话脸上立时现出极为嘲讽的神情,兰青继而又道:“况且这全是你的胡言乱语,自古阉人多乱政,包藏祸心,果然不假!”

    那青年脸色猛地一变,正要还击之时似乎又想起了一些什么,当下冷笑连连,“我是阉人不假,却深得主子信任,不像你们平安王府,被人抽筋扒皮,还要视人为祖宗,简直连阉人都不如!”

    他说罢,转身钻进车内,“大事在即,主子心疼我谴我离京暂避,我见你可怜才在临走前好心将真相告知于你,信不信,你自个决断吧!”

    话音才落,马车的车夫一甩鞭子,贴着兰青的衣角扯回了鞭梢,“啪”地抽在马背上,马匹吃痛,当即飞驰而去,没一会便不见了踪影。

    因时局之故,街上百姓大多行色匆匆,少有停留,兰青与那人拦街耽搁了这么久,也不见有人围观,现在那人一走,街上只剩兰青一个,更没人去靠近他,一时间,兰青独立街中,倒现出几分萧索之意。

    佟锦连忙跳下马车,奔到兰青身前,未及开口,兰青已与她擦身而过,快步而行,上了马车。

    佟锦连忙又回来。

    曼音知趣地坐到车厢外,佟锦挨着兰青坐下,握上他的手,才发觉他一直在不停地颤抖着。

    “兰青!”佟锦手上用了不小的力道。

    兰青看过来,神情如刚刚一样的淡然,若非佟锦抓着他的手上感觉到那微微的轻抖,说不定也会被他骗了过去。

    “回家再说。”兰青垂下眼帘,整个人靠向车壁,精气神一下子消减了不少。

    佟锦只能紧握他的手,期望能给他一些力量。

    那人是个阉人,兰青的话让佟锦终于想起那人是谁,便是慎王的贴身随侍,只不过平时里看到他的时候他都是穿着太监服饰,又都是低眉顺目的,何时有过这样张狂的时候?他到底有何倚仗?就算慎王如今得势,可兰青是王府的嫡子,他怎敢哄弄兰青下马行礼、当着满街百姓如此折辱兰青?更说出那样一番“事实真相”,还直言“大事在即”……几方面联系到一起,倒不像是临时起意,反而像是早有预谋,知道兰青回京的消息,特地等在这里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那些“真相”的真实性便有待商榷,只不过,慎王真的会用如此拙劣的手段来抹黑太子么?“泄密”的人甚至是他的贴身随侍,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慎王都难逃追责。

    佟锦心思烦乱,怎么也理不清思绪,最后忽觉手上一紧,回过神来,却是马车已经停下。

    “你先进去,我一会去找你。”兰青很快松了手,眼帘垂得更低。

    “我陪你。”佟锦已有些探起的身子又坐回去,“兰青,我们是夫妻了,有关你的任何事,我都想知道。”

    兰青是在意的,那番话,如果兰青真的如他说的一样可以坦然面对,他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换言之,他是相信了的。

    兰青没有回答,双眼缓缓合上,他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可佟锦看得到他胸口的高低起伏,他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直到他睁开眼来。

    在此之前,佟锦一直在猜测,调整过状态的他应该是什么样子?是无可奈何被迫接受,还是豁然一笑,继续接受灵药师的培训?亦或是精神崩溃,再无法面对自己?

    可兰青哪种都不是,他坐在那,后脑抵着厢壁,下颔微微扬着,一双眼睛直直地望着车顶,又好像在看更远的地方。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该怎么办?”

    他的声音中,甚至连刚刚极力隐藏的一丝怒意都已经消失。

    佟锦突然心中大痛。

    像兰青这样的人,本该有着最璀璨的人生,为何在给了他一切后,又一样样地将它们夺走,让他的人生如此波宕不定,甚至连最后一点愤怒的权力,都要无情剥夺?

    “我们走吧。”她喃喃地,“这里的东西,根本没有一样是值得留恋的。”

    兰青的眼里一瞬间多了些茫然,但这些茫然很快又被另一些东西压下,他重新握住佟锦的手,怔怔地看了他们交握的手一会,吐出口气,“走吧。”

    回到清知园的兰青,便像从不知道这件事、从没遇过那个人一样,行走坐卧待人接物一切如常,更在三天后动身启程出京,回到云先生身边。

    能怎么办?只要他还留在这、他的家人还留在这,他能怎么办?只能顾全大局,甚至为了大局,不得不心甘情愿地走到早已设定好的谋划之中。太子的专属灵药师?若太子的灵力来源于他,那么那还有什么灵药能比同根同源更好、更适合太子?所以云继海才会几次三番地说服兰青去做灵药师!

    “我曾怀疑过……替太子拓展灵脉之时我曾数度无故力竭,不过都是很快便恢复了。”

    “真正失去灵力是在一年之后,那期间我的灵力虽没有进展,但还算稳定。”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云先生替我调理身体,云先生曾说过,我这样的情况,不宜多个大夫相互插手,以免越治越糟,父王果然相信,再不提悬赏招医之事,可这件事,外人不会知情。”

    “气海已破……原来真有如此霸道的功法,能将他人之物据为已有……”

    夜半无人之时与兰青的私密耳语仍在耳旁,佟锦虽使出混身解数安抚兰青,可自己心底的翻腾却是任谁也止不住!

    夺嫡之争,阴谋连环,身边但凡所见无一不牵扯密情诡计,甚至连君王太子都不可尽信!都说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但哪有理由只许他们为己、只许他们利用陷害,旁人只能听之任之,再以一句“大局为重”便全然概括?

    佟锦心无天下,更无君上,从头到尾心中所想无非“活着”二字,公主头衔,满身荣光,闲来无事时玩玩尚可,可要她为了这些身外之物操心劳力拼命保全,她懒得费那个力气!

    大局?她呸!

    “请王妃晚上过来用膳吧……”佟锦说着话,思绪却不知飘到哪去,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看着仍在等着下文的曼音,愣了愣,“怎么还不去?”

    曼音也愣了下,跟着马上去了,佟锦又叫过静云,“明天叫你哥哥过来一趟……”

    静云柔顺地应了声,佟锦冲她笑笑,“静云,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可是心里有了意中人?有的话就与我说,如果可以,我定然成全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