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33.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0章 潜移默化

第170章 潜移默化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的话让静云有些慌,摇头过后又连连摆手,“我”了半天,最后双腿一曲跪在地上,“静云愿一生服侍公主!”

    佟锦过去扯她起来,“你现在也算是个小姐了,怎么还动不动就跪?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我可有待薄了你?若是有,你只管再说这样敷衍我的话。”

    静云的眼圈瞬间便红了,“姑娘,我没有……”

    佟锦拍拍她的头,“没有就好好说话,我刚刚问你的事是正经的,你好好想想。”

    佟锦才来的时候,静云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如今也是二八年华正值妙龄了,又没有奴籍在身,哥哥又是能干的,佟锦说什么也不能耽误她。

    静云定定地看了佟锦良久,眼泪汪汪地突地问道:“姑娘将来可是有什么别的安排?”

    佟锦也不瞒她,轻轻地点了下头。

    “不带我去?”静云的语气中又多了点哭腔。

    佟锦又点了一下头,“所以你好好想想。”

    静云抹了抹眼泪,低下头,半天也没再和佟锦说一句话。

    到了晚间,王妃前来赴宴,依旧是心事重重强压恼意的样子,佟锦见状笑道:“母妃可是又与季侧妃置气了?”

    一说起这个,王妃顿时咬了咬牙,“谁有那个闲功夫!那贱人……”说到这,王妃自觉失言,便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闷闷地执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倒让佟锦好奇了,以往王妃再气,也没见她如此失态过。

    “季侧妃复宠后气势更胜当初,如今驸马又不在府中,只得我与母妃相依为命,难免要看人脸色度日。”佟锦轻轻地啜了一口温雅早日送过来的玫瑰酒,温和润口,很是好喝,“公主府建了近半年,现在总算有了些样子,不如明日母妃就与我一起去看看,母妃喜欢哪里,我便让人在那里建所宅院,方便母妃随时过去散心。”

    虽然佟锦近月来一直倒霉,但托她这和圣公主名头的福,她该有的仪制一点也没落下,公主府也一直在赶建当中,与平安王府仅有一墙之隔。

    王妃闻言脸色更差,恨恨地一落酒杯,“我堂堂王府的王妃,难道竟要看那贱人的脸色,还要避到府外去不成!”

    佟锦叹了一声,“要怪就怪势比人强,不过好在王爷的总是还念着与母妃的情谊,季侧妃也不敢乱来。”

    “放……”王妃虽然及时刹车,但脸上的恼意骗不了人,她面上涌着一层恼怒的薄红,丰润美丽的面孔微微扭曲,“王爷也不知听那贱人嚼了什么舌头根子,今日竟到我院中怒斥了我一番!”

    佟锦没想到竟会是这样,以往王爷就算再怎么样,对王妃总是留下三分余地,就连上次王妃栽赃季侧妃一事,事后王爷也未再追究。

    “还不是季氏的那个堂兄!如今那人跟在太子身边正当受宠,连带着王爷对季氏的话也更偏信几分!”

    季姓一族本就是大周五族之一,侧妃季氏虽为庶女,但也是正宗嫡系的出身,是而她的兄弟与堂亲俱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反观王妃,虽也是出身书香名门,但毕竟不是五族之一,其母家又少参与政事,是而论起人际关系,还略略逊了季侧妃一筹。

    “王爷若是因此偏信季侧妃,那对母妃来说真的很不公平。”

    王妃更添恼意,只顾着生气,对面前的珍馐佳肴视而不见。

    “不过,母妃倒可因此放心了。”

    王妃的眉梢动了动,看向佟锦。

    佟锦笑笑,“王爷如今努力结交于太子,季侧妃的堂兄刚好有助于此,王爷便对季侧妃更加的和言悦色,表面上看是对季侧妃宠信有加,更另一方面想,王爷何尝不是看在那堂兄的份上才对季侧妃大加安抚?至于今日之事,更可能是王爷有意做给季侧妃看的……母妃想想,王爷近来是否有更需要那位堂兄相助之处?”

    王妃的目光微微恍了恍,“那季子岭是太子府詹事,太子身边一切事宜自然都要经他过问……”

    “这便是了。”佟锦将王妃面前的一碗燕窝朝她推近一些,“太子如今正值低潮之期,王爷虽一直支持太子,却也一直都不是最得太子信任的,而那位季詹事,却正是太子的得力臂膀之一,王爷自然要借助。母妃你想,这么多年来,王爷何时对您发过这样的怒火?您毕竟是王爷的结发之妻,有什么感情会比这来得更重?”

    王妃重重地拍了下桌案,“都是那贱妇……”

    “母妃。”佟锦止住她,“小心隔墙有耳,清知园也在王府之中,未必安全。”

    王妃冷哼一声,“你当我真的怕她?”

    佟锦轻笑,“母妃自然不会怕她,唉,我只是想到王爷一把年纪还要奔波忙碌,只是为了福泽子孙,就觉得十分心酸。”

    “福泽子孙……”王妃低声念了几遍,面上突现涩意,“是啊,他都一把年纪了,如此奔波,为的是谁?”

    佟锦垂了眼帘,吸一口佳酿,模糊地道:“为的自然是世子与嗣子……毕竟这才是平安王一脉的希望所在……”

    眼角瞥见王妃捏着酒杯的指尖渐渐泛白,佟锦又道:“驸马日前曾与我透露,将来是要做太子的专属灵药师,到时一个安稳是跑不掉的,母妃也可放心了。”

    王妃为自己添了一杯酒,再次饮下,落杯时眼中已转了水花,“灵药师……制一辈子的灵药,也比不上一场阵前杀敌,青儿就这么毁了啊!”

    佟锦心中即时涌起一股酸意,同时,还有着无比的决然与坚定。

    一场晚膳下来,王妃是被人掺着回去的,走的时候虽不发一言,可眼泛水光,神情异样悲戚。

    王妃很少这么真情流露,这要归功于佟锦的循循善诱,王妃性格要强,吃软不吃硬,又是个急脾气,几项加起来,已足够佟锦引导她的情绪。

    就寝之前,佟锦叫过曼音,“明日你去门房盯着,要是有邀请世子赴宴或是聚会的帖子,你便想办法先送到王妃院子里。”

    曼音应下来,又服侍佟锦上了床,这才退出门外。

    门外,静云等在那里。

    “今日是我值夜。”曼音以为她忘了,“你快回去睡吧。”

    以往在佟府时,静云曼音同为二等小丫头,那时算是最为亲近,后来静云赎了身,曼音也渐受佟锦倚重,两个人反倒没有以前来得亲厚了。

    静云摇头道:“我替你值夜吧,按照惯例,驸马走后第二日定会派人回来送信的,你在场会好一点。”

    曼音愣了愣,随即失笑,“你与兰石也算是上辈子的冤家了,见了面没有一次不吵的,这是又闹了别扭?”

    静云抿抿唇,“对,讨厌死了。”

    “那好吧,正好明天我也有差事要办。”曼音伸了伸腰,笑着说:“放心,我明天会帮你教训他的。”

    曼音的身影很快没入了黑暗之中,静云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夜色已深,她却没有丝毫睡意,倚到回廊的围栏上,怔怔地望着空中明月。

    第二天,兰石果然带回信来,在门房那里见到曼音便是一愣,随即笑道:“你怎么在这?那刁蛮丫头呢?”

    最近兰石但凡有信带回,都是静云帮着传禀的,以致曼音好几个月也未曾好好看过兰石一眼,如今一见,倒觉得有些不同了。虽只过了一年多,但以往那十七八岁的单薄身体已渐渐长开,肩头似乎宽了不少,连带着模样都不似以往那么清秀,变得像个大人了。

    “多日不见,倒长进了许多。”曼音捂着嘴笑了半天,“我记得我头一次去找你,你听到我叫‘石头哥哥’还会脸红的。”

    兰石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倒是一直都这样,温温柔柔的……”

    曼音笑弯了眼睛,“是啊,我很温柔的,石头哥哥,我带你进去见公主吧,之后我还有差事要办,你等等我,我有事托你。”

    兰石一口答应下来,便跟着曼音去见佟锦,趁佟锦看信的时候又忍不住四下张望,看了半天,回神的时候便见佟锦在看他。

    兰石神情一滞,马上问:“公主可要给驸马回信?”

    佟锦摇摇头,“你让驸马安心向学,杂事勿想,这几个字便不用写信了。”

    兰石应下来,又磨蹭了一会,这才走了,到门房那里等着曼音。

    过了许久,曼音这才回来,与他交待了一些拜托他的事。

    兰石一一应下,犹豫再三,最后实在憋不住,“那刁蛮丫头怎么了?刚刚在公主身边也没见她,是不是病了?”

    曼音忍着笑,“是啊,让你气的。”

    “我怎么她了……”兰石嘀咕了一句,神色悻悻地,因还要赶着出城不能再耽搁,与曼音道了别,没什么精神地走了。

    曼音朝着他骑马而去的背影凝望了许久,这才回了清知园,向佟锦复命。

    “早上伶冬过门房去查信,我假意撞到她,把世子的请帖混在了王妃的书信中。”

    佟锦点点头,“要是有机会,多让嗣子到王妃面前露脸,嗣子小小年纪就聪明可爱,相信王妃也一定喜欢……你去帮我把崔嬷嬷叫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