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3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2章 和离

第172章 和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竟坏到这种地步吗……”佟锦眉间紧蹙,一时间有种无力为继的感觉。

    受太子一事牵连,韩府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只是韩府一向低调,韩老夫人与太后的关系又好,还有韩贵妃与几位皇子的关系,所以永兴帝对韩家向来照拂,只是这次,永兴帝见疑于太子,韩家做为太子最坚实的助力,自然是难逃猜忌,恐怕就连韩贵妃,为了保住几个儿子也不得不暂时与韩家减少往来,以免更添朋党之嫌,激怒永兴帝。

    “你回去回复母亲,便说明日上午我回去迎她,然后一同前往韩府。”

    清秋应了声,麻利地去了,佟锦则坐在位置上发呆,自己也说不清到底在想些什么。

    “公主,王妃来了。”静云进来回报。

    佟锦点点头,打起精神迎接王妃,出门的时候眼角瞄见静云似乎瘦了不少,心中便存了些疑惑。

    王妃来访,十次有九次都是怒气冲冲的,因为无人倾诉心事,王妃已将佟锦视为苦水回收处,并运用得十分自如。可今天,王妃怅然若失,进了正厅后便一副头痛难捱的样子,单手撑着额角,靠在椅上养神。

    佟锦便看向王妃身边的两个大丫头,“母妃这是怎么了?”

    伶冬与伶春互望了一眼,伶冬道:“回公主的话,王妃上午和小嗣子玩了一阵子,有些累了。”

    佟锦眼中多了些了然,挥挥手,“你们先下去吧,我陪母妃说说话。”

    伶冬与伶春便齐齐蹲身,行了礼后退出门外。

    佟锦坐到王妃身边,柔声问道:“母妃,你还好么?”

    王妃紧闭的眼中突然流下泪来。

    “兢兢业业,到头来,尽是成全了他人!”

    佟锦起身,半蹲到王妃面前,覆上她的手,“母妃何出此言?可是看到那小嗣子,想到驸马至今仍无子嗣?”她面露悲切之情,“我也想早日为驸马留后,可我与驸马聚少离多……”

    王妃睁了眼,用力地回握住她,“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触景生情……”

    心中之事到底难言,王妃思念几转,还是道:“想当年,除了青儿,我还有一位郡主的……已入了宗牒,可就在像嗣子这么大的时候……一场急病就去了……”

    王妃说话时面含悲色,虽说得并非是此刻真实的心情,却也是真情流露,心疼自己那个早夭的女儿。

    佟锦渐渐恍然,“所以母妃才容不得府里的几位庶出妹妹么?”

    兰青的几位庶妹在王妃面前无不是小心谨慎,甚至连院门都不敢出,这在贵女中间是极为少见的。

    王妃神色间多了些难言的情绪,但在佟锦面前她已表露太多,此时便不隐瞒,“我的大郡主也是聪明漂亮,凭什么……那些女人的孩子都活得好好的,只有我的大郡主……”

    佟锦叹了一声,少不得软语安慰,又道:“那时王爷也一定十分心痛。”

    王妃冷哼,“他若心痛,就不会这么多庶子庶女了!他根本就是冷硬心肠!”

    佟锦拍了拍王妃的手,“母妃生在富贵之家,又嫁得王侯之府,得了多少人的羡慕,可有谁知道母妃心里的苦处?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女人所求一生,为的也只是这么几个字罢了。”

    “愿得一心人……”王妃点点头,“这话说得真好,也真傻,只能做一句愿望说说罢了。”

    “母妃有些悲观了。”佟锦笑笑,“母妃怎么知道,王爷不是也这么想的?只是有时候,身不由己罢了,唉。”她叹了一声,“总归是命运弄人,若母妃与王爷不是生于王侯之家,若非王爷心念所牵一心要振兴平安王一脉,如今你们的关系也未必像现在一样紧张。”

    说来说去,又说回原来的话题,王妃脸色一黯,“是啊,可又有什么办法?兰绯越发的会讨人欢心,连带着季氏那贱人也在王爷面前频频露脸,实在让人……”

    “要是王爷也像韩老侯爷那样就好了……”佟锦仿似无心一叹,“听闻韩老侯爷卸去侯位后便与他的夫人周游山水,悠闲得不亦乐乎呢。”说完,也不给王妃反应的时间,又道:“可惜近来时局不好,韩家受太子牵连被皇上猾忌,韩林又不在京中,韩老侯爷不得不结束悠闲的日子回到京城,可怜韩家数十年的忠心与荣耀,得失也只在皇上的一念之间。”

    王妃怔怔地,许久没有言语。

    第二天一早,佟锦带人回到揽月公主府,来接揽月公主。

    揽月公主近月来一直跟着佟老夫人吃斋念佛,神情间的愁思苦绪消减不少,又因诚心礼佛,让她的眉眼间又多几分出尘的清灵之色,外表虽仍是柔弱之姿,目光中却多了些坚定,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精神。

    佟锦最近一次见到揽月还是两个月前,那时揽月便已与从前大不相同,此时再见,竟觉得她像脱胎换骨了一般,连说话的底气都足了。

    “看什么?不认识娘了?”

    佟锦失笑,挽着揽月的手臂缓缓朝府外而去,“真是差一点就不认得了。”

    揽月深深地吸了口气,长叹一声,而后笑道:“那么我现在这样,是好是坏呢?”

    佟锦耸耸肩,“再坏,还会比以前更坏吗?”

    揽月唇边笑意渐深,拍了拍佟锦的手,并未再说其他。

    她二人连袂出了公主府,正遇上佟府前也有马车停备,马车旁的一匹骏马上,一个伟岸男子如铁塔般矗然而坐,面容英挺神情冷肃,正是武威将军佟介远。

    揽月的笑意渐渐敛了起来。

    佟锦对佟介远早习惯了视而不见,径自上了自己的辇车,揽月却在车旁略有停顿,微有些迟疑地看向佟介远。

    佟锦当下无语,这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么……

    此时佟介远已下马过来,“公主……”他又望一眼车上的佟锦,面色十分复杂。

    “将军……”揽月开口,语气微颤,似是忍着心中强烈的情绪波动。

    佟介远破天荒地对揽月面露几分柔色,“母亲才听说公主要去探望韩老夫人,想要与公主同行,我正要过府与公主商量。”

    揽月垂下脸去,轻轻地点了下头,“母亲与韩老夫人神交己久,自是应该前去探望……”

    佟介远笑了下,“我送你们去罢。”

    揽月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渐渐收紧,在佟介远转身意要回到自己的坐骑之前时,突地抬头,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佟将军。”揽月闭了闭眼,“待探过韩老夫人后,我会入宫,求皇上赐我们和离。”

    佟介远身子一滞,他转过身来,面上带着挥之不去的惊疑神色,“什么?”他不确定地问。

    车上的佟锦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忍不住掀了车窗上的纱帘朝外张望,便听到揽月定了定心思,把刚刚的话又说了一遍。

    佟介远的唇角颤了颤,又瞥到车上观望的佟锦,面上猛然涌上极为难堪之色,硬声道:“公主莫不是嫌佟某如今失势,富贵大不如前?倘若如此,佟某无话可说!”

    揽月的声音中原还带着几分颤音,如今完全地稳定下来,她直视着佟介远,淡淡地道:“十数年夫妻,这便是你对我的全部评价,佟介远,我若是贪恋权势富贵,当年何必嫁你?”

    佟介远脸色猛然一黑,揽月却不顾周遭下人的目光,在清秋的扶助下上了佟锦的辇车。

    佟锦眼巴巴地盯着揽月,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太震惊了……

    揽月柔柔一笑,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走吧。”

    “娘啊……”佟锦干巴巴地叫了一句。

    揽月笑笑,“没什么,我只是想活得更像一个公主而己。”

    几个月前陶氏潜回京城报复佟锦一事,让揽月彻底放下了心底的那几分优柔寡断,反思自己这些年所做种种,竟只是为了一个毫不珍视自己的男人而活,觉得自己分外可悲,思考再三,终是下了这个决心。事前不管怎样都是害怕,可一旦开了口,却又发现这件事并没有这么可怕,反而又觉得十分的自在。

    这一路上,佟锦都处于对这件事的震惊之中,佟老夫人的马车并未跟上,应该是得知了这个消息,也在震惊。

    佟锦和揽月的辇车到了定北侯府外,同时两位公主莅临,定北侯府中门大开,已退下的韩老侯爷与三老爷韩冲亲自出府,迎接两位公主。

    “老夫人病情如何了?”揽月才一下车,顾不得客套,开口便问。

    韩老侯爷面色沉重地叹了一声,韩冲也是神色黯然,“情况很不乐观,御医已看遍了,只说让准备后事,我与大哥也再没什么办法,惟今之计,只看能不能先冲冲喜,让母亲撑到林儿赶回来。可是……”

    “阿冲!”韩老侯爷打断韩冲,“先请两位公主入府吧。”

    韩冲便不再说下去,“两位公主,请吧。”

    揽月心急如焚,抬腿便往府里去,佟锦想向韩老侯爷打探一下韩林的消息,故而脚步稍慢。几人进了定北侯府后,佟锦靠向韩老侯爷,正想发问,便见一个掌事模样的中年男人面色焦急地快步由外跑进府来。

    “老爷!恩国公府回了消息,水大小姐同意冲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