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36.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3章 太子府
    韩老侯爷步下一顿,与佟锦道:“请公主先随阿冲去探望母亲,老夫随后就到。”

    佟锦点点头,脚下步子始终也未见加快,就在这时,又有一人自府外而入,白皙俊秀,与人带着淡淡的疏离,便是恩国公府的大公子,水明辰。

    韩老侯爷迎上去,略一拱手,“水大公子,请正厅说话。”

    水明辰的眼角瞄过佟锦,却并不过来行礼,神情更冷淡了些,随着韩老侯爷与佟锦擦肩而过,恍若未见。

    佟锦也不指望他多有礼貌,毕竟她和水明月有过节,水明月如今名声不好更和她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也不太在意,只在心里问候了一遍水府众人,这才快步去追揽月公主了。

    韩冲一边前进一边向揽月交代老夫人的病情,揽月秀美的两道细眉紧紧蹙起,面上止不住的忧心神色,最后韩冲竟还劝她,“**凡胎,难免会有这么一天,公主待会见到母亲切莫太过悲伤,以免让她老人家难以安心。”

    揽月连连点头,又问道:“不知小侯爷何时赶回?”

    韩冲皱着眉道:“林儿领兵在外无旨不可入京,林儿已向皇上请旨,可皇上迟迟未复。”

    佟锦快步跟上,“前段时间皇上不还下旨召他回来么?”

    韩冲点点头,又露出分几不忿之色,“天意难测,一日数变!”

    揽月忙道:“韩三哥慎言。”

    韩冲长叹一声,再不说什么,只请佟锦和揽月随自己前行。

    韩老夫人的病情正如韩冲所说,十分严重,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有时根本认不清眼前之人,直抓着佟锦叫揽月,又道:“当年若非你一意孤行要嫁给佟将军,你早成了我的三媳妇了……”

    揽月在旁听了万分尴尬,韩冲更是轻咳一声,避了出去。

    韩冲出去不久又去而复返,面上带着即悲痛又欢喜的复杂神色,“母亲,林儿回来了……”

    佟锦一怔,便明韩冲继续道:“还要成亲呢。”

    韩老夫人浑浊的眼中瞬间划过一道明光,“快让他来见我。”

    韩冲眼里转着泪,安抚道:“林儿急着做新郎倌,赶到水家去提亲了。”

    “还是水家那丫头是吗?”韩老夫人吃力地点点头,“算了算了,只要他喜欢,我也管不得他许多了……”说着话,竟借着韩冲掺扶的力道,坐了起来。

    “林儿何时成亲?我得赶快裁制新衣才行……”

    韩冲说了最近的一个日子,老夫人面露欣慰之色,“好好,这孩子,只顾着看新娘子,连我这个奶奶都丢到脑后了……”

    老夫人只说了几句话,精神便又萎顿下去,韩冲连忙扶她躺下,“母亲好好休息,到了日子,母亲还要主持婚礼的。”

    老夫人点点头,马上便闭眼睡了过去,韩冲坐在床边陪了她一阵子,这才眼角泛红地与佟锦和揽月道:“水家已同意了冲喜一事,三日后,纵然林儿赶不回来,也会有人代林儿娶亲,母亲也总算见到长孙成家,心愿已了。”

    佟锦与揽月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以韩老夫人的情况来看,心愿已了,也就没什么牵挂再留在人世了。冲喜的目的本是为了延缓老夫人的生命,现在看来,韩家却似为完成老夫人的心愿而为,看来韩家也是认为,以老夫人现在的病情,就算是冲喜,也是回天乏术了。

    “水家可提了什么条件?”出门前,佟锦向韩冲问道。她总觉得水明辰入府时的神情,不像纯粹为商量婚事来的。

    韩冲摇摇头,“大哥未曾多说,不过……”他看一眼揽月,“总之我们与水家的关系十分复杂,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三日后若两位公主有空,可过府观礼。”

    想到韩林未必回来,过来看也只是看水明月,佟锦便犹豫了一下,倒是揽月公主爽快地应了下来,神情之中多有感慨。

    离开定北侯府后,揽月道:“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入宫一趟,三日后,我去找你吧。”

    佟锦真有点措手不及,“不用我陪你入宫?”

    揽月笑着摇头,“有些事总要自己面对,我依赖你也够久了,这件事便让我自己来吧。”

    看着揽月眉眼间的豁达,佟锦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想了想,便点头道:“娘说的对,有些事,逃避是不行的。”

    佟锦与揽月在定北侯府前分了手,佟锦坐在车上,终是吩咐道:“去太子府……探探太子妃吧。”

    她可以不管恩国公府开出什么条件才答应了冲喜一事,但对孔梦云,她却不能视而不见。

    大周的太子并不像佟锦所在的时空一样与皇帝同居深宫,而是另辟了太子府邸给太子居住,没什么为什么,就是这么规定的,所以佟锦一开始的时候还错愕了半天,太子独身在外,岂不是给了心怀不诡的某些人士许多机会?不过这么长时间下来,也没听说太子遇刺或者遇害,想来是因为太子武力值太高,没什么行刺价值。

    太子独立成府,自然也是有它的好处的,最简单的一点,可以让太子能更好地应对来自于各方的压力,比如说行刺、比如说弹劾,都可以让更好地发挥自己的能力与特长去应对这些事,而不必一味的依附皇父。

    不过,这样的制度固然可以强大太子的能力,但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不说以前,只说现在,太子党势力过大,多半便是托了太子孤身在外的福,方便党聚。

    太子府距定北侯府不远,不多时佟锦的辇车便停在了太子府外。太子府单独占了一片地方,并不与人比邻而居,建制宏大,但低调朴素,看不到一丝浮靡奢华的影子。

    佟锦让人上前报了名号,便静候在辇车之中,过了许久,久到让她都有点坐不住的时候,才见府门大开,迎出来的竟是佟喜。

    “太子妃母家府上出了些事情,昨夜整晚未睡,现在还未起身。”

    如今的佟喜已是三品良媛,看上去虽还是微圆的可爱脸庞,但神情自信举止稳重,一切都与佟锦印象中大不相同,想他日太子若能得登大宝,佟喜一个妃位是跑不掉的。

    佟喜并不待佟锦发问,继续道:“听说是太子妃的父亲孔大人被皇上连降数级,现带罪留任。”

    “可知道是什么事?”佟锦嫁人后常居内宅,外界的事情知道的不像以往那么多,更别提朝堂上的事了。

    佟喜摇摇头,“太子殿下与太子妃都未提起,我也不方便打听……”

    二人在正厅中正说着话,一个管事模样的婆子进得厅来,向佟锦与佟喜请了安,又道:“佟良媛,赵承徽又闹起来了,说是肚子不舒服,怀疑有人要害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佟喜眉尖微微一蹙,“请御医去看看吧,你再与她说,北院荒了这么多年,清静得很,也无外人,若她再疑神疑鬼,就搬去那里住吧,太子那里我会去说,整日的胡闹,也不怕搅了太子妃的清静!”

    那婆子领命便去,没有丝毫迟疑,一看便知是听惯了佟喜下令的。

    佟喜转过脸来,与佟锦道:“公主可要见见太子妃?算算时间,太子妃应该也快醒了。”

    佟锦点了下头,又问:“佟玉帛现在怎样了?”

    佟喜甜美的面孔上浮起一丝复杂的神色,“四月初的时候她有过一次身孕,不过又意外失去了,她现在整日郁郁寡欢的,躲在北院里不肯出门。”

    平淡的语气,所说的事情却是惊骇人心。佟玉帛自入太子府便开始失宠,若无步步经营如何会有身孕?而有了身孕后,又为何那么不小心竟将她这后半生的护身符意外失去?北院荒芜,这是佟喜刚刚才说过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到了佟玉帛这,便成了她心情不畅,不肯出门了。

    短短一年时间,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有人机关算尽还是竹篮打水,有人看似恳恳切切,一路平步青云。

    不过这毕竟是太子府的家务事,佟锦如今只关心孔梦云的状况,也不再多问,随着佟喜前往孔梦云的寝殿。

    在偏殿内等候许久,一脸憔悴的孔梦云才由人扶着进了殿中。

    佟喜连忙起身相迎,神情恭谨地将孔梦云扶入座中。

    孔梦云看向佟锦,没什么气力地笑了笑,“等久了吧?”

    佟锦已找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

    孔梦云如今体态丰满小腹微凸,竟已有了几个月的身孕。

    看佟锦怔怔的样子,孔梦云叹了一声,不用她说话,佟喜已带人尽数退出,房门大敞,只留两个小丫头远远地服侍。

    “你当初果真没介绍错。”孔梦云笑了笑,“阿喜是个很好的帮手,有她在,我省心不少。”

    “我却有点后悔了……”佟锦的话只说了半截,而后骤然站起,毫无预警地往外就走!

    “锦娘!”孔梦云双手撑着扶手,想要站起来,却没有撑动身子。

    佟锦背对着她停下,再开口时声音有些不稳,“我还以为这些日子我对你不闻不问,是我对不起你……”

    孔梦云低下头去,“我并非有意瞒你……我以前与你说过,不想太早有孕,不过世事难料……我也没料到,我父亲效忠皇上这么多年,皇上竟只凭一句揣测便降了他的职,还派人来斥责他……”

    孔梦云的声音越见模糊,佟锦总归是不忍心,转回头来,便见到一张悲戚的面孔,让佟锦的心也跟着一酸。

    要是以前……以前的孔梦云哪会做这样的表情?不过一年的时间而己,那个表面文静,内里闷骚的姑娘已经彻底不见了。

    “我这次来,是找你帮忙的。”佟锦突然觉得十分无力,对一切事,连带着想到自己的计划时那股兴奋劲都消失不见,只想着快点结束这一切。“或者说,我们可以相互帮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