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3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6章 离京

第176章 离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沉默、寂静、鸦雀无声,在这样的氛围下,佟锦也不指望谁能帮她的忙,扯了行李的腰带就往外走,边走边朝那太监道:“你回去复旨吧,告诉皇上,金口玉言的事,要是反悔可太难看了。”

    那太监已经风中凌乱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跌跌撞撞就往外追,“快拦住……”

    曼音在旁一把扶住他,“公公慢点,公公要拦谁?”

    静云也过来,“公公跌得不轻吧,快进屋去歇一歇。”

    那太监急得不行,但静云和曼音死抓着他不放,他也只能寄望府外等着他们的那两个御林卫了。

    再说佟锦扯着行李一路出了大门,对门前的两个御林卫一抬手,“快,把我的马车赶过来。”

    有一个御林卫险些就去了,还是被另一个拉了一把这才记起来,眼前这位,已经不是公主了。

    “这位姑娘,”但凡能成为御林卫的,都是家里攀皇亲有背景的,自然不会怎么客气,“皇上只吩咐我二人监督你出京,其他的事我们是一概不理的,还有,现在天色不早,你还是快放开兰公子,早点出京吧,省得我们动手,伤了和气。”

    佟锦一撇嘴,“放什么开?这是我的行李。”说完一指那块帕子,“看见没?太后亲赐,认得就离远点!”

    一个御林卫皱皱眉,看向那被人扯着显然很不爽的“行李”,“兰公子……”

    顶着手帕的“行李”面色铁青,瞪了那人一眼,没有言语。

    那御林卫有些为难,这显然不合规矩,但永兴帝也没真的吩咐,说带走个人就不行。

    佟锦这时也不知从哪里解了根带子,往行李的腰带上一穿,又穿回到自己的腰带上,把两个人连在一起,腾出了双手便去把马车慢慢地牵了过来。

    “你们要是不让我走,我这就满大街的撒泼打滚让天下人都知道你们公然违抗皇上的旨意,还要说皇上言而无信,一旦闹起来,不仅皇上面上不好看,你们办差出了这样的差错,一样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不过……我也不为难你们。”她又叹了一声,“大家都不容易,你们一个人送我们出京,一个人回宫去复旨,要是皇上反悔,我带着行李立马回来,这样如何?”

    那两个面面相窥了半天,又等来了终于摆脱了曼音和静云的太监公公,几个人一商量,都觉得这样比较稳妥。

    最后,太监公公和一个御林卫回去复旨,剩下的那个就跟着佟锦的马车,一路送到了城外。

    今天是大年三十,天寒地冻可想而知,佟锦的马车是太后所赠,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报复,总之佟锦就没见过这么寒酸的马车,四面露风不说,连个车帘子都没有,就差露天了,而那匹马老得差点让佟锦想去拉它。

    不过,聊胜于无啊!

    如今的佟锦今非昔比,没有丫头没有车夫,不过这也难不倒她,看她有模有样地坐在车上驾马,四平八稳的样子,让御林卫和那件行李都瞪了瞪眼。

    一路平安地出了京城,佟锦朝手上哈了一口气,呼出团团雾气,让她的面孔看起来有些模糊。

    “终于出来了,”她回头朝身后的人一笑,也不管那人有没有反应,转回身去深吸一口气,“好,继续前进!”

    跟在后头的御林卫连忙纵马上前,“还是先等皇上的旨意吧。”

    佟锦笑笑,“这老马走得这么慢,一个时辰也未必能走出一里路,权当锻炼了。”说完她抖了抖缰绳,叱了一声,那匹老马便慢腾腾地又开始前进。

    “你说皇上能放我们走吗?”佟锦一边驾车,一边笑着朝身后道:“我想应该差不多,皇上就算不嫌我烦,也会顾虑一下他的信誉。”

    身后寂静无声,好像空无一人。

    佟锦继续道:“你生气是对的,这段时间我瞒了你很多事,我没什么借口可找,就是不想在这待了,我怕告诉了你,你不同意,反而把我说服继续留下来,所以瞒着你,我又离不开你,所以必须带你一起走。”

    “我是个没用的和圣公主,整天又只会惹事生非浪费粮食,皇上和太后都看我不顺眼,让他们放我走,并不是很难的事。只是皇上想让你给太子做专属的灵药师,不出偏招,他是不会放你走的,我先撇清我们的关系,他就会放心给我离京的旨意,到时候我再捎上你,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他应该也会顾及点脸面。”

    “太后那边,我是早打过招呼了的,通过崔嬷嬷,我把想走的打算一早就告诉了崔嬷嬷,又让她透露给太后,太后一直没有反对,那么就是变相的同意,所以我和孔梦云串了出戏,让太后找到一个发落我的由头,再加上温雅旁敲侧击地暗中相助,所以太后才对我没有戒心,要什么她就允什么。不过她也够坏的,居然用块帕子为难我,还好我够聪明,是不?”

    “至于婆媳关系你不用担心,我和母妃的关系好着咧,你看她现在和王爷终日的游山玩水多开心?远离那些烦死人的朝中政事人际关系,王爷也能多活几年,不过这些都是我这做儿媳的应该做的,你也不用谢我了。”

    “禄公公我一早安排到了揽月公主府里,崔嬷嬷则向太后讨了恩赏,告老还乡了,静云回到她哥哥那去,就是曼音……本来静云说她和兰石相互有那个意思,可我问过她,她说不是。我在她房中留了她的卖身契和一些银子,但还是觉得对不起她,到最后她也不明真相,还为我们失和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现在还被我所弃……”

    佟锦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完全消失在寒风之中,她挺着身子专心驾车,除了时不时的扯扯腰上的带子,确定身后还有人在之外,没再说一句话。

    一个时辰后,入宫复旨的人终于赶上了他们。

    佟锦此时已哆嗦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上牙打下牙地问:“皇、皇上……怎么说?”

    那人同情地看她一眼,又将目光转向没有车帘的车厢之中,“兰公子,皇上问你,也想走么?”

    车内之人沉默良久,半晌抬眼,看着眼前期期盼盼的一道目光,想到那冻得浑身哆嗦还是努力挺直身子意图替他遮去一些寒风却根本没有丝毫效果的身影,闭了闭眼。

    “请转达皇上,”他淡淡开口,“我兰青无论身在何地,都誓死效忠大周,只要皇上需要,哪怕付出所有,我亦无怨无由。现在若皇上需要我回去,我就回去。”

    此言一出,佟锦冻得通红的脸上猛然一白,神情立时紧张了起来,“不是……”她想下车叫住那准备拨马回头的御林卫,却忘了自己和兰青还有一条带子紧系,才一起身就被拽了回去,差点摔下马车。

    手腕一紧。

    佟锦顺着自己的手看过去,忘了刚刚差点毁容于马蹄之下,瞬间笑成了一朵花。

    腕上的手撤了回去,佟锦的笑容却始终没有落下,盘着腿坐到四面漏风的车箱里,“算了,反正已经努力到这个地步了,要是还不行,我也认命了。”

    仍是没有得到回答,不过佟锦再没有刚刚的失意心情,滔滔不绝地回顾起自己这半年来的种种安排,不胜唏嘘。

    “水明月虽然嫁给了韩林,但还是住在奉安公主府里,也不给韩老夫人戴孝,韩林肯定是非常不爽了,不过皇上不许他回京,他也只干瞪眼着急,好在皇上根本无意重选太子,对韩家的掣肘应该也是暂时的,估计等开了春,皇上就会让他回京,说不定还会大加封赏呢。”

    “孔梦云的确是早产了,可不是我害的啊,那天我们也是一时急智,现在她生了个女儿,将来也就是公主,要是我们以后有了儿子,可让他离公主远着点……”说着说着,声音又小了下去,“哎,算算我们都成亲快一年了,我怎么还是没动静啊,是不是我们‘那个’的次数太少了……”

    身边猛地一阵咳嗽,似乎被呛了一下。

    佟锦抿抿唇,抬着头假装看外面的天色,“天气真好……阿嚏!”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佟锦先是在车上说,然后拉着兰青一起下车做热身运动,最后实在挺不住了,可怜巴巴地挨过去,吸着鼻涕,“实在不行了,好冷……”说完不顾兰青的意愿,强行霸占了他的胸前。

    天黑之前,再次复旨去的御林卫总算是回来了。这次回来,他什么旨意也没带,只是默默地叫走了原先守在这里的御林卫,而后,两骑绝尘而去,留下佟锦在原地莫名其妙了半天。

    “这是干什么?”佟锦抬头看看兰青,目光中带着一点压抑的雀跃,“意思是放我们走了?”

    回答她的只有寒风嗖嗖,佟锦终是急了,猛一推兰青,“你打算一直不和我说话么?”

    身前的人也终于有了反应,咬着牙根说:“我不是‘行李’么?说什么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