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4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7章 一个傻妞

第177章 一个傻妞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半天没敢吱声,最后扯了兰青上马车,慢慢腾腾地赶到京郊的一座村落之前。

    “这位可是佟姑娘?”最把头的院子里,一个中年汉子听到车声自房中出来,朝佟锦喊话。

    佟锦连忙应声,“我就是!”

    那汉子抬手示意她等一会,回屋披了件棉衣出来,“走吧,村长一直等着呢,三枷法师的吩咐,我们陈村上下都不敢怠慢。”

    佟锦才呼应了两句,便听身后幽幽传来一句,“连村民都知道你要走的事了?”

    佟锦缩缩脖子,假装没听着。

    “今晚就在这里休整一下。”佟锦在村长家门前跳下马车,“三枷常来给他们捉鬼,他们都很信那和尚。”

    兰青也下了车,但没说话,听从村长的安排进了后院的一个房间,随后回身,挡住意图跟进来的佟锦。

    “我记得我们似乎是和离了。”兰青挡在门前,面上带着明显的不满。

    佟锦咬了咬唇,转身在门前的一块青石上坐了,“哦,对……”

    身后响起关门的声音,佟锦本还期待着兰青会给她一个惊喜,先假意关门然后陪她一起坐下,可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偷偷扭头一看,身后根本没人,房门也关得严丝合缝,连一丝灯光都没透出来。

    这是气大发了吧?佟锦琢磨着,要是有人敢这么对她,敢这么先斩后奏敢这么随意地拿捏她,她肯定想和对方同归于尽了,现在兰青只是气一气,善良多了。

    “佟姑娘怎么坐在这?”陈村的村长端着两盘子饺子过来,“刚出锅的,快趁热吃。”

    佟锦接过盘子,又谢了村长一同过年的邀请,目送村长回了客厅。

    天色虽才刚刚擦黑,但远处已传来了炮竹的声音,夹杂着孩子的嬉闹声,格名的热闹,却又没有一点真实感。

    她的确是出来了,从那个她原以为毫无依赖留恋,只充斥着满心厌恶的地方走了出来。她从很早就开始计划一切,如今走得也算顺利,可总是算错了几件事,其中最让她难以释怀的,就是揽月公主。

    对这个母亲,佟锦很难对她有什么孝心,顶多不维持恶感,已是十分照顾她了。可揽月今天的表现,却一直浮现在佟锦脑中。

    闯上金殿,毫不犹豫地想要放弃一切和她一同离京,可最终,还是被她决然地抛下,她忘不了自己走出金殿的时候,被太监拦下的揽月公主,哭至失声的样子。

    深吸了一口气,让寒彻心脾的凉意冲淡眼中的湿热,佟锦又一股脑地把这气吐出来,猛然起身,朝紧闭的房门内喊道:“要不要吃饺子?”

    寂静片刻后,房门松动了一下。

    佟锦连忙端着两盘饺子顶开门进了屋,“可冻死我了。”

    兰青站在门旁,面色有些无奈,“我要是不开门你就打算冻死在门外么?”

    佟锦将饺子摆上桌子,揉了揉冻得有点僵硬的脸,笑道:“怎么会?我知道你会心软的嘛,我挨冻,心疼的是你啊。”

    兰青没什么神情地瞥她一眼,转过身去关门。

    “真的冷。”佟锦把手塞到坐到桌前的兰青手里,朝他眨眨眼,“坏了,我们又有了肌肤之亲,你可得负责任。”

    兰青看也不看她,扔开她的手,低头自顾吃饭。

    佟锦原是打算死缠着他的,可刚刚在门外坐了一会,心情有些低落,现在更是什么心思都没有了,草草吃了几个饺子,便一放筷子,“你吃完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我去找村长再借个房间。”

    “坐下。”兰青扬了扬眉,“有些事你不觉得应该和我说清楚吗?这半年来的事,就从你会驾车这件事开始说。”

    他面色淡淡,毓秀的容姿丝毫不因匆忙赶路而受到什么影响,想比起来,佟锦就显得有些狼狈,主要是因为驾车的原因,头发早颠散了,现在这是没有镜子不方便照,不过估计应该和疯子差不多。

    意识到他们之间可能会有的差距,佟锦低下头先顺了顺头发,才干咳了一声,“就是……闲得没事的时候,和王老实学的,他教的挺尽心的……”

    “你学的也不错。”兰青居然夸了她一句。

    不过佟锦可没敢把这句话真当成夸奖,心虚地笑了下,“路上我不是都和你说了……”

    “说的不够详细。”兰青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她,“太子和慎王之间的事,你插手了么?”

    “也不算插手吧?我算老几啊!”佟锦倒有自知之明,“不过意见倒给了孔梦云一点……孔梦云的父亲被皇上停了职,她十分担心,说到底就是受了太子的连累,那段时间但凡和太子扯上关系的人都多少受了些掣肘,像韩家就是如此,韩孔两家的遭遇,无非是因为他们太过出色,又围绕在太子身边,加上太后的能量,这样的力量让春秋正值鼎盛的皇上感到不安,所以才要打压太子党,捧慎王上位,形成一股对抗的势力。所以只要太子低调做人,把风头都让慎王去出,最好还能主动将自己的一些把柄送到皇上手中,就近受皇上监视,那么皇上自然就不会再见疑于他……”

    “所以才有了群臣上书拥立慎王一事?”兰青马上抓住重点。

    佟锦尴尬地笑笑,“我也只是借鉴一下历史,不会告我抄袭吧?”

    “历史?”兰青微愣了下,而后又点头,“你们那的历史?”

    “是啊。”佟锦立时摆开架势,“话说当年九龙夺嫡……”

    “还记得那天街上遇到的那个太监么?”兰青打断她,“那是太子的人。”

    佟锦有点错愕地看着他,“太子的人?太子的人,反过来揭太子的短?”

    “你想想,如果你不知道他的太子的人,他那天那样的行为,是不是受慎王指使,挑拔太子与臣子间的关系?”兰青问。

    “所以是嫁祸?”佟锦面露不可思议之色,“这岂不是把自己也搭进去了?还是说那件事其实是假的?”

    兰青摇头,“我试探过云继海了。”

    平静的语气,却不再像以往一样,叫他云师兄。

    佟锦有限的脑细胞飞速地消耗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太子想用这件事激怒皇上,毕竟……当年的事皇上算是主谋之一,必是最不愿人提起这事的,如今有人向我说出真相,我若按捺不住露出什么异样,岂不是要将皇上置于不仁之地?这样的罪名,慎王哪里承担得起?”

    佟锦恍然大悟,“而这件事又牵连太子,虽然有损太子威信,却可将太子与皇上置于同一阵营,所以太子才会不惜自污,也要走这步棋……哎?”佟锦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那是太子的人的?”

    兰青极轻地哼了一声,“是云继海告诉我的。”

    “啊?”佟锦又要动用为数不多的剩余脑细胞了。

    兰青浅吸一口气,“云继海应该也是在试探我,试我相不相信这件事。云继海是皇上的人,自然不希望我知道事情真相,说那人是太子的人,便是告诉我,这是太子的计谋,而并非是事实。”

    “有点复杂,你先让我想想。”佟锦揉了揉额角,“怎么越说越乱呢?”

    她纠结的样子让兰青失笑了下,“简单说起来,他们看起来很好,实则各自为政,互视为敌。”

    “也就是说皇上是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的!”佟锦终于想通了!

    兰青点头,“所有的事,都看在皇上的眼中,只是他权衡再三,觉得太子的位置还是不要动的好。”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你觉得,皇上为什么肯放我走?”

    佟锦现在可不敢说是因为自己的功劳了,眼巴巴地瞅着他,心里越发的没底了。

    “因为皇上虽然不愿动太子,但如你所说,太子声势过盛,灵力又强劲,皇上疑会放心?若是将来再有我相助,同根同源的灵药供给,太子的灵力将会极快地成长,这对皇上来说,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只是我这步棋是皇上一早为太子布下的,一时间皇上也不忍全然舍弃,这才仍让云继海教我,可皇上心里总是矛盾的,恰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傻妞冲到他面前,替他做了选择,他岂会不顺势而为?”

    佟锦的唇动了又动,心头涌起千种滋味,到了嘴边只变成干巴巴地一句……

    “谁是傻妞……”

    说完她又垮下双肩,“你是说,我这半年来所做的种种,其实都是白忙一场吗?”

    “怎么是白忙一场?”兰青偏偏头,眼波流转之间,一屡温柔终是泄出,“若没有你这么积极的准备的一切,我们如何能出现在这里?你只不过是将一切进程加快,替皇上做了选择罢了。有些事情的真相,远远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正如我们现在离京,也未必有真的逍遥日子。”

    “那份离解散,是假的吧?”

    佟锦干笑了一下,算是默认。

    “皇上不愿有人觊觎你的圣灵血脉,不惜瞒骗天下之人,可再厚的墙也有透风的时候,就像慎王从未放弃过争夺储君之位,而他新得的圣灵之子……那并不是一个身具圣灵血脉的孩子,而是不知通过什么办法动了手脚,再过两年等那孩子大些真正地接受武技训练时,便瞒不住了。除非这孩子到那时出了什么意外,又或者,慎王通过一些办法,真的得到了一个具有圣灵血脉的孩子。”

    佟锦听懂了兰青的意思,脸色渐渐泛白,兰青则越加严肃,连声音都冷下来,“你以为你出了京就是海阔天空,殊不知,你离京城越远,便越危险。佟锦,我和你说这些,是想问问你,你有没有将我视为你的丈夫?做事情之前与我商量一下,有这么难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