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4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8章 平民生活

第178章 平民生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本来佟锦是想插科打诨地混过这件事,反正人都出来了,兰青就算气他能气多久?可依眼前的情况看,难了。

    兰青是真动怒了,而且气得不轻。

    “我是担心你不同意……”

    “你不问我怎知我不同意?”

    佟锦当时就急了,“我……我要是问了你,你不同意,我哪还有机会做些事?”

    兰青抿着唇,“因为你想做,你就能不顾任何人的意愿,一定要做,是吗?”

    佟锦垂头不语,心里却不服,直想着,她这么做也是为了他,要不然,何必费这么大力气花这么多心思?到头来居然还要受他的责怪。

    这样的态度看在兰青眼中更是把他气得不轻,“你一直都是这样,从我们相识到我们成亲,包括上一次陶氏下毒,你假扮有孕引她去害你,全都是自作主张,从没有一次听劝!这么多次,你究竟视我为何人、将我置于何地?”他越发地激动,站起身来目带恼意,“好啊,反正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关系了,你以后的事,更无须向我报备,同样,我的事情,也请你不要再插手!”

    兰青说罢拂袖而去,佟锦则坐在那里,一直低着头,没有出声。

    她错了吗?哪里错了?她做的事,所做的一切……的确,都是出于她自己的目的,可最终的结果并不差,不是吗?与人商量……他说得轻巧,要是遭到反对呢?事情难道就不做了?他们是夫妻,要是因此产生了争吵,情况岂不是比现在还要糟糕?至于别人的想法……她倒是真的从没想过,因为她根本不会在意。

    永兴二十二年的最后一天,佟锦听着屋外传来的鞭炮声,对着桌上剩下的饺子默默度过。

    活动一下僵硬的腰,佟锦自桌上抬起头来。昨晚太累,不知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了过去,屋里的炭盆早就熄了,与其说是睡醒了,不如说她是冻醒的。

    屋子里的情况和她睡前一模一样,兰青没有回来过,应该是又找村长借了屋子,睡到别处去了。

    她是有原因的啊!佟锦也觉得委屈,是,她的确是自作主张,的确是没问过他的想法,可是……可是什么呢?兰青的指控让她心虚,仔细想想,兰青说的没错,从他们相识起,她就一直在自作主张,主动招惹了他,又千方百计地嫁给他,何时征求过他的意愿?现在结果看来不差,也是因为他从没有真的计较,一直在包容她罢了。

    “佟姑娘起了没有?”一个和善的声音自屋外响起。

    佟锦过去开门,见到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是村长的夫人陈大嫂。

    “亲戚送来许多布料,我看佟姑娘没带什么行李,不如去选一匹,做些衣物,也好在参加婚礼时穿。”

    佟锦一愣,“什么婚礼?”

    陈大嫂笑道:“瞧我,忘了姑娘还不知道,是村子里的秀才成亲,就在初六那天,你夫君已经同意多留几天参加婚礼了。”

    “是么……”佟锦恍惚一下,“他、他在哪里?”

    陈大嫂道:“在正厅和老陈说话,来吧,一起过去吃饭。”

    佟锦便随着陈大嫂到了正厅之中,炭火把屋子熏得暖暖的,村长与兰青面对着面盘腿坐于石炕上,正在对奕。

    陈大嫂“啧”了一声,“你那么臭的棋艺还和人下棋,也不怕带坏了兰公子的棋艺。”

    村长连忙挥手,“别吵别吵,我就想到了。”

    陈大嫂看着棋盘上零星的几个棋子,一副了然之色,朝兰青道:“兰公子,真对不住了,村子里会下棋的人不多,他逮到一个会下的就要缠上人家,下得又不好,让公子见笑了。”

    兰青抬头笑道:“赵大哥心稳棋定,不失为一个好对手。”

    兰青容貌隽秀,如今洗去一身风尘,更显得清透英挺,此时灿然一笑,竟让陈大嫂怔了好一会,直到村长喊她去备早饭,这才连忙去了。

    “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村长又摸了摸下巴,憨憨一笑,“不过兰小哥的确有我当年几分风采……”

    兰青轻咳一声,继续专注棋局去了,从头到尾,好像根本没见着佟锦一样。

    “佟姑娘随意坐吧。”村长呵呵地笑着,“过几天咱们村子唯一的秀才成亲,兰小哥已经答应去参加婚礼了,你们就先在我这住下,反正天寒地冻的,多在家里待段时间再走……”

    村长说话的时候佟锦一直偷眼看着兰青,可兰青一无所觉,眼帘也不动上一下。

    佟锦和兰青就这么在村长家住了下来,村长家房间不多,但也不知道兰青用了什么理由,陈大嫂跑去和未出阁的女儿同住,腾出房间让兰青与村长出住,佟锦则还是住在原来的那个房间里。

    因为是村长的关系,所以过年的时候家里特别热闹,从初一开始就有许多人过来拜年,家里每天都闹哄哄的,让人不得安生,可村长和陈大嫂都惯了,每天要是没人过来反而觉得浑身不舒服,两个人也时常斗嘴,一天到头就没有安静的时候。老实说,这里的环境比佟锦境遇最差时还要不如十倍,可就是这么吵杂的生活与平实的环境,却让佟锦心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安稳感,每每看到陈大嫂凶完村长转身又满面笑容地去洗衣做饭,她都觉得,这样的人生,才是真正充实的。

    转眼,初六即到。

    成亲的是村子里唯一的秀才,村长很看重,头一天晚上就让陈大嫂过去帮忙,第二天一早自己也跑去,带着村民帮忙收拾院落,直到花轿由邻村抬过来,进了院子,又连忙坐到主婚人的位置,祝福一对新人。

    陈村的村民大都知足长乐,为人也十分热情,不仅出人出力对一对新人大加祝福,还对佟锦和兰青这两个外人热情有加,加上这几天在村长家里多有接触,无须刻意经营,与佟锦和兰青便都熟稔起来。

    “公子?”酒至三巡之时,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来到兰青身边,“真的是你?”

    兰青讶异了一下,“你是……母妃院子里的王花匠?”

    老者连忙点头,“成亲的是我外甥。”

    兰青道了声恭喜,又问:“你何时回京?王爷王妃可回府了?”

    王花匠摇头道:“我年纪大了,临走前向侧妃请了辞,等参加完婚礼就要回老家去。我离开前王爷和王妃都还没有回来。”

    兰青微有些失望,但也并没有流露太多,与王花匠道了谢后,又被村长拉着到处喝酒去了。

    兰青喝了不少,不过他酒品尚好,喝得再多也就是睡觉,等到散席的时候,他坐在桌边已快睡着了。

    村长连忙招呼两个村民架他回去,微醺的佟锦与陈大嫂相互扶持着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前方的人影,佟锦心里微微的不是滋味。

    这几天兰青果真对她视而不见,做什么、去哪儿,根本不会通知她,自然,也不关心她做了什么,两个人就像陌生人一样,只有在村长和陈大嫂面前,他才会略略主动一些,与她说两句无关的话。

    这样的态度,比以往任何一次更让佟锦难过。

    “今晚让他回去睡吧。”进了村长家,佟锦过去接手扶住兰青。

    有多久不曾离他这么近过了?出京时装疯卖傻的碰触不算,他们已有大半年没有靠过这么近了。

    感觉着他身上的温度,佟锦的心跳不由得快了几下,明明人就在身边,可对他的想念仍像潮水一般没过她的人、她的心。

    辞别了村长和陈大嫂,佟锦扶着脚步踉跄的兰青回到屋里,又勉强走了几步,佟锦是实在撑不住了,连着兰青一同倒向卧榻。

    佟锦也是这时才意识到兰青有多重,看着他身形纤长,可压在她身上,竟像有千斤的重量。

    “喂……”佟锦无力地推他几下,终是把他从身上推了下去。

    佟锦软下胳膊,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喘着气,不知何时,她的目光注视在兰青熟睡的面孔上,久久不能移开。

    昏昏的灯光下,兰青的唇上泛着柔和如珠玉般的色泽,着了魔似的,佟锦回过神时,她的唇已吮在兰青的唇上,轻轻吸咬。

    他的唇带着微微的凉意与酒气,却引发了佟锦无尽的热情。轻吻、细吮,她从没如此细致的亲吻过他,就算那时他们两心相依极度亲密,也不曾有过。

    回想他们婚后,相聚的时间反而更短,亲密的接触虽然只要发生必然是热情如火,可也因相聚的时间太短而变得少得可怜,让她险些成了怨妇。

    酒醉的兰青并没有睡实,佟锦吻了他几下,他便自动地回应起来,一双长臂紧箍着佟锦的腰肢,唇上的力度也跟着加重,他的喘息渐渐模糊起来,翻身将她压至身下,终是占了主动。

    他的唇烫贴着佟锦的脸颊、颈子,又急切地向下探寻,当他扯下二人的棉袍,隔着里衣吮住那柔软的顶峰时,佟锦难捺地喘了一声,伸手揽住他的后脑,紧抱着他,不让他退后半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