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42.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9章 “暂时”原谅
    隔着薄薄的衣料,兰青像含着一颗宝珠一般缓缓地吮、轻咬,突地,他又失了全部的耐心,反手扯开她的衣襟,摸到亵衣的下缘,一只大掌就那么探了进去。

    他的手指修长而灵动,触着那细嫩的顶端,轻轻地捻磨,快把佟锦的魂磨出来了。

    “青……”佟锦急喘着,不管不顾地张开双腿盘上他的腰间,“青……兰青……”

    兰青的回应则更为直接,健腰前挺,带着佟锦的双腿抬到一个羞人的高度,他的双手由上滑下,忙碌地应付着碍人的衣物,三下两下,他与佟锦间便已毫无蔽掩。

    感受着身下紧紧贴合的炽热,佟锦的身体细细地抖着,她急切地寻到他的双唇,紧抱着他,腰肢轻拱,磨蹭滋润着他,用行动告诉他自己的热情。

    兰青的喘息也变得细密,自佟锦的唇间吻至她的耳廓,轻轻地啃咬,直咬得佟锦颤栗不已,身子也扭得更为狂乱。

    “青……我……”佟锦实在是忍不得了,不顾心中羞赧轻声乞求之时,却忽觉身上一重,兰青的面颊紧贴着她的颈项,一动不动了。

    “兰青?”佟锦唤了他几声都没得到回应,心中一慌,费力又把他推回去,却见他双目轻合呼吸平稳,竟是睡着了。

    她就这么没有魅力吗?佟锦心中的挫败瞬时达到顶点,可再瞄到他剑拔弩张狰狞而立的真实反应,佟锦的身上又顿时染上一层红霞。

    “怎么……这样……”佟锦努力不去看他,可看到的一切又一遍遍地在她脑中回放,她想不通在这样的状态下他怎么能睡得着,只知道她越想,身子越热,腹中像是有团热火一般,无论如何也消弭不去。

    “兰青……”佟锦轻轻咬着下唇,注视着兰青的一双眼中水水朦朦,耳边只剩了自己喘息声,心中愈加滚烫,佟锦只觉得脑中一炸,跟着,一切都已失控!

    暗黄的灯火昏昏映照,简陋却布置温馨的木床上,两个身影紧致纠缠,娇小而丰腴的身影在精壮的身躯上青涩又急迫地起落,毫不压抑的动情娇喘,任谁听了,都忍不住的热火贲张!

    “你在做什么?”

    略显清冷的问话乍然传来,正一心沉醉在快意之中的佟锦吓了一跳,情至浓时的身体骤然一紧,低头便已对上兰青那黑亮的眼眸。

    “我……我……”佟锦的脑中还是一片空白,看着他清醒的眼睛,她的理智也随之回归。只是,仍与他紧密相连的身体却是愈发的敏感,她的腿根颤得发抖,却不敢动,生怕只要一下,她就能直达九霄,再不能翻身了。

    兰青的目光自佟锦的脸上缓缓下移,胸前、腹间,再到那布满泥泞的交合之处,眼底的颜色骤然一沉。

    他抬起手来,指尖慢慢而轻巧地拨开和着汗水黏散在她胸前的长发,盯着她红艳绽放的两朵花蕊,用指甲轻轻一划。

    “这么主动?嗯?”兰青不顾佟锦的轻栗,说话间猛一翻身,将佟锦压在身下,那傲然的炽热不仅没有退出,反而因这动作死死地嵌在佟锦的身子里。

    “呀……”突来的动作让佟锦再忍不住身体的颤栗,身子一飘,体内深处已疯狂地收缩起来,似要吞下所有侵入的物事。

    兰青低哼了一声,一双大手紧钳着佟锦的腰肢,眼中染满了深沉的颜色,眯了眯,不待佟锦的极致过去,身子便又是猛然沉下,继而狂肆律动起来!

    “别啊……”佟锦的身子抖得厉害,却又不得不被迫接受他的侵袭,一次又一次。到达巅峰的极致她已不知领略过几回,一双腿被他架在空中,脚趾都蜷得酸疼,可他却仍然不知疲惫一般,继续着他疯狂的节奏。

    在这样的折腾下,佟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再次魂归体内,仍能感觉到体内的满涨。他还没结束吗?佟锦忍不住瑟了瑟身子,这么久……她都有点疼了。

    迷糊之间,贴在身后的热源动了动,继而缓缓撤身。佟锦立时一动也不敢动,待他完全撤出,她才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醒了?”兰青的声音一如昨日,清醒而不带丝毫模糊。

    佟锦骤然红了脸,不仅是脸,羞得全身泛红,根本不敢看他。

    “醒了怎么不睁眼?”

    兰青的声音就在耳旁,离开的身体又贴合回来,佟锦的脸上烧得滚烫,突然又感觉到才被放过的身子,竟又被他缓慢而磨人地侵占进来。

    “别……我……”佟锦立时绞紧了身体,被折腾了一宿,她是实在有点受不住了。

    察觉到她的瑟缩,兰青的动作顿了顿,跟着便退了出去。就在佟锦稍缓一口气的时候,他的长指又抚弄上去,细细地摸了良久,咬着她的耳廓小声说:“都肿了,真可怜。”

    这样一句话,却是比任何的动作都要烫人,佟锦低呼一声捂着脸钻进被子里去,再不想见人了。

    兰青的指尖却在那软嫩的地方久久流连,直到连被子都掩不住那细密的低吟,他才撤了手,指尖自紧绷到极致的身躯上划过,寻到她的手,慢慢地拉按到自己身上。

    “怎么办?”他钻进被子,咬她的耳尖。

    佟锦简直要羞死了,身体被他撩拨得轻颤不已,手下还压着那如火的热源,随着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在告诉她他有多么的难以自抑。

    “怎么办?嗯?”他挺了挺身子,再一次宣示自己的存在。

    佟锦闭了闭眼,缓缓地收拢五指,随着他的指引,做着从未做过的生疏运动。

    他低喘了一声,慢慢地享受,直到最后她有些心急地加快动作,他才狠啃了她的肩头一口,拉开她的手,骤然冲进她的体内,交付一切。

    佟锦尖叫一声,感觉着那滚烫而激荡的瞬间,眼中突地一热。她紧抱住他,委委屈屈地哭出声来。

    她从没这么难过过,他的漠不关心,比任何的冷言恶语更让她难以接受,这次,她是真害怕了。

    兰青任她哭了一会,最后,还是没能狠下心,挫败地叹了一声,“知道错了吗?”

    佟锦马上点头,抱他抱得更紧,身体也紧贴着他,阻止他想要退出的动作。

    “我是……很有诚意的。”她脸上红了红,声音也低了一些,“虽然还是有点疼……但……总之你……怎么样都行……”说着,缩了缩身子。

    “这可是你说的。”他一反常态地没有怜香惜玉,禁锢了大半年的思念岂是几次亲密就能消弥的?

    随后数日,空虚了大半年的他终于得到餍足,宣布“暂时”原谅她。

    她真的再也不敢了。腰痛得要死的佟锦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随事随报,积极请示!

    “接下来去哪?”兰青中着中衣半倚在床上,悠闲至极的姿态,“你肯定早打算好了吧?”

    佟锦正坐在镜前拆开发髻,闻言手顿了顿,回过头来看着他,犹豫地道:“原本是打算去临阳的,那是安家的地方,我去了也能有个照应。”而且她早派了刘长空到临阳去做探查,看看能不能在那边做点生意什么的,就算不做大,她和兰青也得有点营生做。

    兰青扬扬眉,“现在呢?不想去了?”

    佟锦垮下肩头,“你不是说离京城越远,我们就越危险么?现在我们在京郊,还算是天子脚下,慎王不敢太张狂,可一旦我们南下……”

    “其实在哪都一样。”兰青缓缓地道:“慎王想要一个真正的圣灵继承人,这么多年想过的办法无数都以失败告终,而你是最适合的人选,他绝不会轻易放弃。现在他不动手,一是因为离京城太近,二是因为我们出京的时间太短,一旦时日稍长,就算我们留在这不走,他也会想办法悄悄行动,所以,在哪里都一样。”

    “那还是走?”佟锦迟疑半天也没拿定主意。

    “我听你的。”兰青挪了挪身体,“反正我只是一件行李……”

    佟锦大窘,又看他朝自己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脸上顿时浮起一层霞红。

    有这样的行李么……

    佟锦和兰青最终还是决定离开,先去临阳看看,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地方是真正安全的,所以也不必计划什么,只能时刻小心,走一步看一步。

    他们离开之前,三枷终于赶到了陈村。

    “太后觉得连年的征战杀戮太多,便在宫里做了一场水陆法会,整做了十日,原还以为你们早就走了。”

    “以为我们走了你还来?”兰青对三枷向来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客气。

    三枷安安稳稳地坐在村长家的主位上,朝兰青双手合十,“陈村与我寺渊源深厚,每年正月我们都会过来为其驱凶招福,并非专程来送公子。”

    村长在旁连声道:“是啊,法师每年都来的。”

    佟锦看着和尚手里新添的紫水晶捻珠,散发着微微的毫光,差点忍不住要戳穿他。什么渊源深厚,还不是因为之前落魄那几年只能来这驱鬼赚钱,觉得唬弄了村民,所以现在才想补偿一点。

    “哦对了。”佟锦道:“我让平安书局的老板又找了几本南洋的算经,已经付过钱了,原是想给你送到寺里的,现在不行了,你有空就自己去取吧,还是提我的名字。”

    三枷缓缓转动捻珠的手微微顿了下,抬起眼来,一双仿似能够看穿世情的眼睛盯着佟锦,半天没有言语。

    “干嘛?”佟锦问。

    兰青在旁淡淡地道:“大概法师觉得过意不去,想付你些银子。”

    三枷望了兰青一眼,继而飞快地垂下眼帘。

    佟锦却大感兴趣,“算一算我这两年给你找算经也花了不少银子,你要不要一次性全付给我?”

    三枷出奇地没有回嘴,垂目不知在想什么,只是浅浅地掀了下唇角,意思性地笑了一下。

    兰青看样子是想再说点什么,可看着三枷,微抿着唇转过脸去,不再开口了。

    气氛一下子沉了下去。

    “你这佛珠不错啊。”佟锦笑着开口,“是太后赏的吧?你一个和尚,却用尽人间奢靡,这样的东西拿在手里,就不觉得沉么?”

    三枷微怔,看着手中佛珠,隔了一会才道:“自然是沉的。”

    “那你就把它放下吧。”佟锦笑着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