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4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2章 拜师

第182章 拜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短短数句,直听得佟锦热血上涌,可她也没有丧失理智,急道:“听起来的确不错,可是……这个御灵师……要是那个……你懂的,要是真像你老说得那么强,你就不会至今还坐在这,也不会躲在王府做花匠一做就是十年了吧?”

    权叔长叹一声,“是啊,这是因为,我灵脉尽废,此生再无缘于武技,而御灵师,是我闭关十年,打破所有武技限制思索推演的唯一所得!”

    “思索?推演?”佟锦有点傻眼,“也就是说,您这个‘御灵师’,还只是理论阶段,是吧?”

    权叔摇摇头,“也不尽然……衡初……”

    衡初便站起来,凝神静气抱心守一,昏黄的灯光之下,一些莹亮的光点缓缓在他身边聚集,渐渐朝他的右手靠拢。

    如此景象,佟锦低呼一声,“这是……灵药师……”新婚之夜,兰青曾向她展示了灵药师御灵入药的技能,可那只是零星的灵力,而不像现在,灵力汇聚成片。

    兰青“嘘”了一声,跟着便听衡初爆喝一声,手边的灵力猛然聚集成团,又随着他的指引抛飞出去,“轰”地一声撞在四周的石壁之上,只让佟锦脚下发麻,半天耳朵都是疼的。

    兰青站起身来,怔怔地望着灵力轰出的方向,“不,这不是灵药师……”

    “当然不是灵药师。”权叔也站起身来,走到兰青身边,“想当年,我也曾想过转修灵药师,可惜周身灵脉全数枯萎,机缘巧合之下,竟让我从灵药师的修炼法门中发现了另一种汇聚灵力的方法。”

    “灵药师可自灵石或他人体内将灵力引导出来,再导入灵药之中。导出的灵力经由灵药师的体质的转换后,会变得性质温厚,所以借由灵药重回人体的时候,便不会对服药者产生侵害,反而还会起到稳固扩充气海的功用,而我的方法,却是反其道而行,去温留戾,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灵力的破坏性,便会有此效果。”

    兰青听得十分仔细,又道:“灵药师可以引导的灵力极有限,就算去温留戾,也决无可能会有这样的威力,想必武尊潜心十年,必然创造了汇聚灵力的不二法门?”

    “这是自然。”权叔看了看衡初,叹道:“衡初天资不高,故而成就有限,可若是由你来修习,将来,莫说是大周第一人,三国大陆,也只在你一指之间。”

    衡初惭愧地低下头,“弟子愚钝,有负老师期望。”

    权叔苍老的面孔现出几分心酸之意,他与兰青和佟锦道:“这个法门因是我气海已破的情况下创造的,所以只适合破去气海的人修习,正如灵药师一样,气海不破,大功难成。”

    佟锦一时间还没听出是什么意思,兰青望向衡初的目光却一下子有了改变,“难道……”

    权叔点点头,“为了全我之想,衡初……暗自废去一身灵力,甘愿成为试炼之人!”

    佟锦震惊得无以复加,自废灵力,这可不是像云继海那样,因为无可奈何才声称自废武功,昔日武尊的弟子,就算天资再差,也必然是高手级别的人物,可就因为要完成老师的目标,便放弃一切,这需要何等的决然?何等的信任?难怪权叔当年在性命悠关之时也不忘潜回京城,甘冒极大风险也要带出衡初不被云继海所害。

    “十年之前,我收到你灵力尽失的消息。”权叔看向兰青,“一个人的灵力,若无意外,是不会轻易失去的,除非是破了气海,又或者是灵脉枯萎,而你身为圣朝双英之一,是朝庭最看重的希望之人,又岂会不注重平日修习?为探知真相,我冒险乔装返回京城,并混入王府,成为一名花匠。”

    “我本意是想看看你的状况,若是适合修习御灵师的功法,便将功法传与你。当然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我希望你可以修成御灵师,扳倒云继海那个畜牲,将他所做恶行昭著于天下!可没想到……”

    “可没想到……云继海恐我与父王得知真相,将我控制起来……”兰青接过权叔的话,“甚至连外界的大夫也不许我看,想来先生当时是寻不到机会与我有所接触了?”

    权叔长叹一声点了点头,“天下间破云气海的人虽然不少,可如你这般资质的,万中无一!可修习御灵师绝非数日之功,云继海虽不是日日监控于你,但也没给我留下充足的时间,这一蹉跎,便十年光景。不过好在,并不晚。”权叔转向兰青,郑重地看着他,“现在你已知事情始末,你可肯认我这个老师?事先与你言明,我并非一意传功,将来你神功大成之日,是要扳倒云继海,替我与衡初挣回一口气的!”

    兰青,久久未语。

    他们出京,是为寻求一个平静的生活,若是答应了权叔,将来势必会卷入一个更为复杂的争斗漩涡之中,可兰青追寻十年的机会就在眼前,岂容错失?

    佟锦无声地握上兰青的手,察觉到他微微的轻颤,用力地捏了捏。

    这是她的态度。

    她不怀疑自己在兰青心目中的地位,可成为一个实战武者,同样是兰青毕生的梦想,她和武技并不冲突,若非兰青因丧失武技而受了太多委屈,她也不会兴起离开京城的念头,此时既然可以完成兰青的梦想,而她也可以接受,为何还要犹豫?她更不愿兰青可能会因为她的关系,而放弃什么。

    兰青的手抖了一下,感觉到她有力的支持,轻轻回握她的指尖一下。而后,他放手、转身,神态恭谨地跪于权叔面前,“弟子兰青,拜见老师。”

    幽幽的灯火之下,一个佝偻的身影前跪着一个腰杆挺直的青年,他们没有过多的话语,一个拜、一个应。

    佟锦的眼眶没来由地热了起来。

    “衡初去给佟姑娘安排住处。”权叔道:“我与你师弟有话要说。”

    “先生。”佟锦道:“先生唤我锦娘即可。”

    权叔点点头,“衡初在这里已住了二十年,对外另有身份,你平时尽量不要出门,有什么事,都让衡初去做。”

    佟锦郑重其事地答应下来,便随着衡初出了密室。

    南方的天气比京城温暖湿润许多,既然站在户外也不觉得冷,此时还不到傍晚,天边积聚着无数的晚霞,哪还有十数日前的冬日雪景?

    衡初领着佟锦到了后院,那里有几间厢房,但里面的摆设大都十分简陋。

    “老师十年未归,我一个人所住有限,所以许多东西都没有打理,要劳烦弟妹与我一同动手了,明日我再出去采买一些必用之物。”

    佟锦也不说废话,当即卷起袖子,与衡初一起将几间屋子收拾妥当。

    “老师居中屋正房,西厢是我的往处,你与师弟便住东厢,我在这对外的身份是久考未中的秀才,名叫赵知章,孤身一人,无妻无子,靠收镇外两亩薄田的地租为生。老师则化名为王权,身份是赵知章的表舅,因家乡遭了水灾,千里投奔于我,你与师弟,便做老师的儿子与媳妇,唤我表哥。”

    佟锦将这些话牢记于心,虽然她已打定主意不会出门,可凡事总有意外,设想得周全一点总没坏处。

    到了晚上,佟锦帮着衡初备了简单的晚饭,可最后也没等到权叔与兰青出来,只得自己先用完,便各自回房。

    因家具短缺,衡初便将自己正用的一些桌椅盆驾搬到佟锦房中,稍做布置,看起来倒也整齐舒适。

    佟锦坐于床边,闲着没事整理带出来的银票。

    既然是早做的打算,佟锦自然将一些重要东西随身安放,不过原是打算到临阳去与刘长空会合的,所以银票并没带多少在身上,但也足够未来一段时间安然度日了。

    许是这段时间连续的奔波,佟锦数着数着便睡着了,等她再翻身的时候,便挨到了一个暖热的身躯。

    “什么时辰了?”她咕哝着倚过去。

    长臂缠在她的腰上,低声答道:“快天亮了,再睡一会吧。”

    佟锦揉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你才回来?”

    “嗯。”兰青的手臂渐渐收紧,“不睡了?”

    他不断游移的双手很快让佟锦腰间一软,“诶……你不累么……”

    兰青自后抱着她,面孔埋在她打散的发中,用力摇了摇头。

    “锦儿……”他的探索越发的狂肆,“锦儿……”带着急迫的吻毫无预警地袭上她的后背,隔着衣裳微用了些力道地啃咬。

    “呀!”佟锦身子一缩,只觉得后背麻痒无比,可又挣不开他的钳制,感受着他有别以往的激动与兴奋,她强忍身上的颤栗,任他予取予求。

    “锦儿,锦儿……”

    疯狂的冲撞,险些撞飞佟锦的魂魄,被他粗蛮对待的地方隐隐作痛,佟锦还是极力打开身体,接受他的一切,亦感受着,他无法压抑、难以言表的激动和喜悦。

    “锦儿,有你陪着我,真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