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4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5章 火起

第185章 火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有人在看了……”佟锦不太自在地动了动手指。

    “这种时候,应该说不出话来吧?”近在咫尺的面具之后,兰青的声音充满疑惑。

    佟锦脸上热了热,虽没有真正碰触,可众目睽睽之下……幸好还有面具遮着,否则他们怕不马上要成为有伤风化的典型人物。

    “看什么?”兰青终于抬起头来,朝四周一望,“没见过夫妻亲热么?”

    佟锦面如火烧,连忙扯了他快步挤出人群,淹没在另一片熙攘之中。

    “慢点走。”兰青拉了她一下,“怕什么?我们光明正大。”

    佟锦白他一眼,“我看你是忘了,我们是怎么出的京了。”

    皇上赐了他们和离,所以从某些角度来说,他们也不是那么的光明正大。

    “是么?”兰青轻哼一声,“你自作主张的事,我可不承认!”

    佟锦又没声了,经验告诉她,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惹毛他的好。

    “听说一会要放烟花的。”佟锦朝天上张望了一下,“也不知道在哪个方向,我们先去占个好位置。”

    “想看烟花?”他的声音有些飘。

    满心好奇的佟锦没有察觉,直到他挨过来,近到亲密无间。

    “那我们就快点回去。”兰青低头贴着她的耳朵,“我的锦儿想看烟花了……你不是说……最舒服的时候……眼前就像放了亮亮的烟花……那样么……”

    佟锦顿时臊得厉害,这都是每每激情之时他引着她说的,问到最细致,非引逗着她说出各种羞人不已的话来,他才会满意。

    “我才不要……”佟锦低着头,声细如蚊。

    兰青轻笑,“嗯,那就先在外面看烟花,然后回家再看。”

    当着满街的人说这个,佟锦简直要羞死了,伸出手去在他腰间连掐了几把,听他低呼几声,这才得了些平衡。

    七夕之夜,月朗星明,满目的花灯,熙闹的人群,乞巧穿线,流放河灯,让人目不暇接的各式活动接连展开,佟锦拉着兰青积极响应,每样都不落人后,直玩到烟花遍响月高风起之时,这才恋恋不舍地与兰青朝他们所居之地的方向行去。

    “来。”行至人烟稀少之处,兰青反客为主,带着她往一个巷子而去。

    “是近路么?”佟锦正摸不清头,猛然脸上一松,面具已被他掀了开去,跟着两片温热的唇落下,极尽所能地轻吻重吮。

    “如何?”他微抬了抬头,模模糊糊地问她,“这样子,说不出话来吧?”

    佟锦涨红着脸,低低地“嗯”了一声。

    兰青满意地笑笑,低头又寻到她的唇,几经辗转之时,佟锦只觉得腰间被塞了件东西,伸手摸出来,兰青也没有阻止。

    借着月光,佟锦看清手中的是一个拇指大小的胖娃布偶,绣工精致,可爱极了。

    “要放这。”兰青的手掌下探,最终贴在她的腹间,“那大娘说,恩爱的时候贴身放一晚,最灵了。”

    “什么……”佟锦蓦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掐了他一下,而后失笑,“你还信这个?”说完又真的开始担心,“你说……我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这半年来他们并未采取什么避孕措失,可她依然没有受孕。

    “你有什么问题?”他反问,“是我的问题,我还不够努力。”

    佟锦又涨得满脸通红,干脆转过头去不理他。

    跟他说正经的,他只会歪到床上去。

    兰青笑得有点贼,拉了她的手自巷子中走出来,时不时地逗逗她,一边朝自家方向走去。

    这可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一个七夕啊,他兴奋一点,怎么了?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佟锦拿着那小布偶看个不停,爱不释手。

    “经过观音庙的时候啊。”

    “我怎么没发现你不见了?”

    “你当时正忙着防范我们身边那个穿黄衣服的姑娘嘛……”

    “连她穿什么衣服你都留意到了!”佟锦勃然而怒,“还说没看她!”

    “……”

    两人牵着手,拌着嘴,乘着清朗的月亮,悠悠然然地前行,享受这难得的温馨与平静。

    “怎么了?”临近家门,佟锦四周看看,“好像人又多起来了。”他们所住之处虽不算偏僻,但也绝不热闹,虽然今天是七夕,但眼下天色已晚,灯集都已经散了,没理由人越来越多。

    又前进了一段路程,他二人发现经过的行人面上莫不带着紧张和慌乱,空气中似乎也带了一些说不明白的焦燥味道,兰青皱了皱眉,抓过身边一人,“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满面急色地朝身后一指,“没看见么?有屋子失火了,蔓延得很快,快回家去取水具,再不扑灭会波及到我们宅子的!”

    佟锦与兰青齐齐望去,刚刚因身前的宅院阻挡了视线,并未看到火光,此时却见到,月色之下,不远的前方空中升腾着雄雄火焰,阵阵烟气直冲云宵,而那方向……

    佟锦与兰青对视一眼,脸色齐齐一变!

    “许是谁家燃放烟火时落入了火星。”

    “老赵孤苦了十多年,近来好不容易来了几个亲戚,竟又发生这样的事……”

    “也不知有人逃出来没有……”

    佟锦与兰青急切地挤进议论纷纷的人群,入眼所见,便是已然烧得面目全非的一座宅院,火舌吞噬了一切,极尽肆虐,许多人手持水具在外围争相灭火,可火势太大,邻里的力量杯水车薪,火势随着时间的催化不减反盛,肆无忌惮地释放着它的灼灼火浪,又朝着周围的几座宅院扑裹过去。

    兰青与佟锦站在围观的镇民之间,久久未动一下。

    烧成这样,根本不可能进得去,而除非宅子里根本没人,要不然,里面的人也同样无法出来!

    时值盛夏,福海镇又邻近海边,气候湿润,纵然有火星意外跌入院中引发火灾,也决不该至成如此难灭大火!

    佟锦紧抿着唇,垂下的手一直在发抖,兰青握着她的手,手上劲道之大,勒得佟锦手腕生疼。

    适才的悠然、闲逸,似乎只是一场梦境,出门前的嬉笑告别,也如泡沫一般,在二人脑中迅速崩坏消失。

    “会是谁……”佟锦喃喃地,“是……”

    “噤声!”兰青低低吐出一句,而后拉紧了她,转身挤出人群。

    佟锦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脑中尽是权叔与衡初的面孔,权叔窃笑着向她传授“灶灰弹”的做法,衡初因兰青的进步而喜形于色……这半年来所经历的幕幕景象,瞬间充斥在她的脑中,根本无法挥散!

    佟锦跌跌撞撞地跟着兰青,也不知他将自己带到了哪里,只觉得眼前忽明忽暗,走过了不知多少街道,终于在一条小巷的尽头停了下来。

    兰青没有说话,停下后就忙着将小巷里堆着的一些杂物外移,利用杂物的遮挡,在巷子深处移出一处仅容两人的位置。

    “先凑合一晚吧。”兰青拉佟锦坐到自己腿上,“明天一早我回去探听情况。”

    佟锦木然地点着头,心中茫然一片。

    兰青闭上眼睛,沉寂许久,开口道:“应该不是慎王。”

    佟锦恍恍惚惚地,也不知自己点头了没有。

    没有丝毫怀疑,他们都认为这并非天灾,而属**!同样的,她也认为不会是慎王,慎王想要的,是一个可以孕育继承人的人,而并非一具尸体。

    “那是……”她艰难地开口,心中已有了隐隐的猜测。

    兰青没有说话,久了,伸手揽住佟锦的后颈压向自己怀中,“先别想了,等明天看看情况再说,他们也未必会出事。”

    就算他们真的在院子里,地下还有练功室可供躲避,就怕他们遭遇的并非只是一场大火。

    此时的佟锦脑中空白一片,就算让她想,她也想不出丝毫对策,只能听兰青的,靠在他胸前,听着他有节律的心跳声,让自己的心情缓缓回复。

    夜,从没这么漫长过,佟锦和兰青仿佛等了一个世纪,才盼来天边泛青。

    “这里应该是福海镇的东北角,继续向东,便能走出福海镇,再向西南行三天路程,便能到达临阳。”兰青拥着佟锦,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在这里等我三个时辰,不管有没有消息,三个时辰我必然回来。”察觉到佟锦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将她死按在怀里不让她起身,“要是三个时辰后我没回来……”

    “那我就去找你!”佟锦说得斩钉截铁,“我在这等你,或者我和你一起去,你选一个吧。”

    沉默,在他二人间顽固地持继着,最终佟锦合目轻叹,“我肯留在这等你,是怕万一发生什么不测成为你的累赘。但你也该知道,就算我现在答应你会离开,到时你不回来,我也必然不会走的。”

    “罢了!”兰青猛然紧抱了她一下,继而起身,“三个时辰,我必然回来!”

    除此之外,再无诀别之言!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小巷尽头,佟锦的身子骤然一软,险些跌坐在地。

    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他们这一别,便是永别了。

    是云继海吧?佟锦靠在墙角处,恨恨地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