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49.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6章 危险安全
    佟锦对心中的猜测异样坚定,此次意外,定然是云继海所布之局,除了他,没人更希望他们这些人死!定然是他发现了权叔仍然在世,情急之下杀人灭口!

    只是,他们究竟哪里露了破绽?他们来到这里半年有余,日日小心谨慎,如若云继海早已发现端倪,根本不必等到现在!可如果云继海并非早已发现,甚至是因为他们今日出行才露了行踪,云继海又怎会不一网打尽,等着他们回去再动手?

    心中不断涌起各种猜测,又不断被佟锦各种否定,等待的时光漫长而难熬,期待时间能尽快过去,可又希望它过得慢一点,让她能等到兰青回来。

    三个时辰,佟锦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一动也没有动过。

    时值正午,佟锦仰头看向天空,骄阳似火,晃得她一阵头晕目眩。

    扶着墙壁,佟锦勉力站起来,略略活动了一下手脚,抬腿朝巷外走去。

    就在佟锦即将走到巷口的时候,巷口处有人影猛然一闪,钻了进来。

    看清来人,佟锦险些跌坐在地。

    “你回来了……”她靠在墙上缓缓滑坐下去,不知何时,泪水早已夺眶而出。

    “快看看老师!”兰青额上满布汗珠,衣服也被汗水浸湿大半,他小心地将身上负着的人放下,正是权叔!

    佟锦早看到他背着人,可此时却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猛然地放松,让她的身体彻底停摆。

    兰青来不及解释,放下权叔后,他合起双眼,稍时,面上渐露狰狞之色,莹绿色的光点飞速地自他手边汇集成片,最终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灵力光团。

    他转过权叔的身体,毫不犹豫地,将掌中光团自权叔后背猛然拍入,权叔“噗”地喷出一道血箭,跟着,缓缓地睁开眼睛。

    “老师……”兰青的身子晃了晃,马上伸手撑住地面,让自己稳住。

    两人都回缓了一会,权叔四下巡视,虚弱地问:“衡初呢?”

    兰青摇摇头,“练功室中只看到老师昏迷不醒。”

    权叔本就颓萎的神情一瞬间变得更为苍老,“这畜生……这畜生……”他喃喃地,忽地流下泪来,“你衡师兄,定是已遭不测了!”

    “你们走后不久,我便前往练功室继续参详功法,过了一阵子,许多浓烟自练功室的气道内涌进来,我心知有异,便要出去察看,可练功室的入口怎么样也无法打开,后来我便昏了过去,直到你发现我。”权叔紧合双目,泪水流淌不停,“现在想来,必然是衡初遭了意外,惟恐我出来同样被害,这才堵了入口!”

    “老师……”兰青面色苍白,“我在院中……并未发现衡师兄的尸首……可能……来人没有发现老师,便捉了衡师兄回去拷问。”

    权叔渐渐冷静下来,点点头,“不错,的确有这个可能。如果是这样,衡初和那畜生必然就在福海镇中!”

    权叔句句畜生,可兰青和佟锦都知道他在说谁,显然,权叔心中也是认定,这场大火必然是有人存心谋害!

    兰青道:“如今之急,我们需要寻找一处安身之所,再去寻找衡师兄。”

    权叔点点头,才说了几句话的功夫,人已又靠到墙上去,虚弱不堪了。

    兰青歉然道:“老师浓烟吸入过多,若非硬以灵力相逼,恐怕很难消除,只是如此蛮横之法也伤了老师的脏腑……”

    权叔缓缓地摆摆手,“若不是你回去,我现在已然是伏尸一具了。”

    佟锦此时终于缓回一些力气,慢慢起身走到兰青和权叔身边,“不如我们去临阳投奔安家?到了安家我们再派人回来打探衡师兄的下落,而云继海纵然想加以暗害,有安家在,也不方便下手。”

    兰青摇头道:“老师的身体不适宜远地奔波,至少也要将养个三五日才能上路。”

    三五日,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也是太久了。他们三个人,只有兰青还有自保之力,一旦发生危险,佟锦和权叔都只有束手就擒的份,所以在福海镇停留的时间越久,他们被发现的机率就越大,也就越凶险。

    “去灵山吧!”权叔忽然道:“至多只要半日时间就可到达。半日,我还撑得住。”

    “灵山?”佟锦不解地道:“那里有重兵镇守,我们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权叔道:“每年夏天,都是灵石开采的盛季,每一年,都需要大量的人工入灵山补充人手,福海镇周边的一些村子里,许多人家都有人在灵山内做工,只要我们找到合适的身份,想混入灵山,并不困难。而灵山的护山军是皇上的直属护军,相信云继海就算有所怀疑,也很难要求搜察灵山,我们可以借由护军躲避云继海,最危险之处,也是最安全之处。”

    佟锦和兰青齐齐点头,这的确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只是如何取得另一个身份仍是一个难题。

    权叔咳嗽几声,“走吧,我既选在福海镇隐居,又岂会不留后路?赵知章与王权只是我们的其中一个身份,若出了意外,我们在附近的村子里尚有其他身份可用。”

    权叔说着,又现出极为心痛之色。

    佟锦不禁心中黯然,准备得再多,也不及变化来得突然,衡初如今生死未明,也难怪权叔会有如此神情了。

    定下计划后,各人又休息了一番,待权叔恢复了一些体力,便趁着初暮之色,分批出了福海镇,赶往邻近的村子。

    佟锦扶着权叔缓慢前行,兰青则隐在暗处,监视周遭环境。

    不过一个多时辰,他们便进了一个村落中最破败的一个院子。

    “也有十年没有来过了。”权叔叹了一声,指着院中的一颗枯树道:“向东走十步,地下埋了东西。”

    兰青依言而行,不多时便自权叔所说的地方挖出一个瓷坛。瓷坛里整齐地码放着十个银锭,共有百两之数。

    “拿二十两去见村长,就说郑阿水回来了,请他过来一趟。你可自称为我的侄女婿,锦娘就做我侄女。”

    兰青点头道:“那锦儿便唤郑金娘,我便叫何大郎吧。”

    金是锦的谐音,而何姓则是平安王妃母家的姓氏。几人将彼此的姓名各自记下,兰青便依权叔所说,赶往村长的住处。

    不多时,带回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阿水叔,真的是你啊!”那男子仔细辨认了一会,终于认了出来,“阿山叔呢?”

    权叔频频咳嗽,摆了摆手,兰青便接话过去,“岳父已于年初病逝了,大伯又被奸商欺骗赔光了银子,只能重回这里。”

    郑阿山,便是衡初在此的化名,也是“郑金娘”的父亲。

    那男子感慨地点点头,“阿水叔,我爹早在两年前就过世了,如今是我在做村长了。”

    权叔强撑起精神,与现任村长聊了许多陈年往事,渐渐取得他的信任,村长临走前一口答应替他们写引荐信,让他们可以到灵山做工。

    “阿水叔的身体不好,就不要去了,留在村子里,我和村民们会照顾的。”

    虽然多年未见,往日的情分加上如今的银两,让村长很乐于照顾权叔。

    权叔摇头道:“我年纪大了,不想再和家人分开,到时看看有没有轻巧的活计,要是没有,我就回来。”

    村长也不勉强,第二天便亲自送来引荐信,又道:“村里的胖大嫂如今在灵山东甲区里做厨房的小管事,我也给她写了封信,阿水叔和金娘便去找她吧,看看能不能在厨房里找点活计。”

    佟锦等人自然千恩万谢,村长又帮着找了辆骡车,将他们一路送往灵山。

    七月的灵山正是最忙碌的时节,人手时常短缺,佟锦几人手持村长的引荐信,很快便分别签了一份工作到十月的短工契书。分配工作的管事见兰青斯斯文文的,又识字,便不让他去做开采的工作,而是将他分配到分石处,负责记录捡选灵石的工作。佟锦和权叔因为胖大嫂的关系都得以进了东甲区的厨房,就负责协助胖大嫂。

    “你们可以住在灵山之中。”管事道:“住下的话每个月每人要扣五十文工钱,如果每日回家,则不能误工,每日必须要在开工前赶到,迟到两次便永不再用。灵山乃大周之根本,直属皇上管辖,若有夹带之事发生,哪怕是一石一草,那也是杀头的重罪!”

    最终佟锦和权叔选择住宿,而兰青则因要探听衡初的消息,只能在每日工作过后离开灵山,利用一切的时间,回福海镇去打探衡初的下落。

    仅过了短短几日,便有了眉目。

    有人在距福海镇十里之外的荒石滩上发现一具尸体,经官府对比调查,确认是家中才刚失火的“赵知章”无疑,奇就奇在赵知章只是个落魄的秀才,可却被人灵力透背一击致命,这分明是他杀,又联想到几日前的大火,一切都变得不同寻常起来,而“赵知章”也因此出了名,还上了官府警告百姓小心防范外来陌生人的公告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