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51.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8章 如眉
    何执笔?佟锦在心里默默理解了一下,觉得那人说的应该就是她亲爱的何大郎同学,而那位“大小姐”,毋庸置疑,定然是那位统护千金无疑!

    秉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原则,佟锦半转过身子,压低了声音回了一句,“是!”

    她一连应声一边抬眼偷看,不巧却正撞在一个火气冲冲的丫头打扮的女子眼中,那女子冲过来,“看什么看?再看就挖掉你的狗眼!”

    “我又没看你。”佟锦撇了下嘴,转身就往分石处里走。

    丫头如此,小姐想必好不到哪去。

    那丫头没想到佟锦竟敢还嘴,愣了一下,而后两步上前,追上佟锦举手便打!

    佟锦哪肯吃这个亏!想她往日接触的不是昔日武尊就是圣朝双英这样的青年俊杰,住在宫中的一段时间里还受过专业的骑射训练,后来连赶车都学会了,又和武尊的大弟子同厨共事了半年有余,耳濡目染之下,想躲过一个小丫头的巴掌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有仇不报也不是佟锦的个性,躲过巴掌之后,佟锦化繁为简大招至朴,双手一推,便将那丫头从三级高的石阶上推了下去。

    那丫头痛呼一声跌坐在地,“你……你……”气得说不出话来。

    佟锦“嘁”了她一声。

    以往那遇过那么多“恶主”她也没皱一下眉头,何况只是个“刁奴”?

    “大小姐是哪位?”佟锦朝对面站着的几个女子扫了一眼,迫不得已地问出这个问题。

    本来这应该是个很容易的问题,可佟锦看了半天,对面四个人,有三个都穿着和那刁丫头一样的衣裳,应该都是婢女,那么剩下的一个就应该是刁奴的“恶主”了吧?可她怎么看,也觉得那个始终低着头,已经埋到身边婢女怀里的姑娘有什么“恶主”的潜质,倒像是被恶人吓坏了的模样。

    狠摔了一下的刁丫头飞快地爬起来挡在佟锦面前,如母鸡护食一般张开双臂,“你想做什么?这是柳统护的千金,不是你一个低下的杂工可以觊觎的!”

    还真是她?佟锦错愕地探长了脖子去看那个畏畏缩缩的姑娘,这才看清那姑娘脸上还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慌乱地眼睛,偶尔与佟锦的视线有所碰触,她便猛地哆嗦一下,整个人躲到婢女身后去。

    这是什么情况?佟锦扪心自问,难道她长得像老虎?怎么从没人跟她说过这事啊!

    那刁丫头正当指控的时候,由分石处内走出一人,那丫头即刻换上一副委屈的神色上前,“何执笔你出来得正好,这下贱的杂工意图调戏小姐,你快叫人将他捉住,送往统护面前治罪!”

    何执笔自然就是化名何大郎的兰青,兰青也是听人说这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这才出来看看,没想到,出来竟见到一个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佟锦倒是理直气状,见到兰青也毫不心虚,她撇撇嘴,抬头道:“何执笔,分明是这丫头在调戏我,我不从,她就恶人先告状!”

    兰青的眼角抽搐一下。

    “柳姑娘。”兰青轻轻吸了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向前走了两步朝那不敢见人的大小姐拱了拱手,“这位小兄弟是我的旧识,他绝不是贪恋女色之人,今日之事,或许有什么误会。”

    “什么误会!”

    那丫头还要再说,冷不防那蒙面小姐探起头来,“环儿!”

    丫头便闭了嘴,蒙面小姐仍是紧挨着身旁的婢女,目光飘忽不定,“既然……是……何执笔的……朋友……那一定……是……误会……”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已低不可闻,脸也险些垂到胸上去,一手双紧紧地捉着身边的婢女,力道之大,让那婢女微现痛楚之色。

    这是什么问题?佟锦瞥一眼兰青,见兰青沉着脸,心里不由得缩了缩,低下头去一副态度良好的样子。

    兰青再次抱拳,“多谢柳姑娘谅解,我与这位小兄弟还有事要谈,恕我不能奉陪了!”说罢,一拎佟锦的手腕,扯着她进了分石处。

    跟着兰青在分石处内左拐右走,直走到两排独立的厢房前,进了最西面的一间。

    “你还有单间?”见室内只有单人设施,佟锦又诧异又不满,“你一个小小的执笔为何会受到如此优待?说!是不是因为那个蒙面女侠,出卖色相换房子住?”

    兰青拴紧房门,回头白她一眼,径自走到脸盆架前扯下手巾沾湿,回来便朝佟锦的脸上抹去。

    “喂喂!”佟锦连忙避开,“我一会还得回去的。”

    兰青微一扬眉,“回哪去?”

    “厨房……”佟锦两个字出口已觉得不妙,顶着兰青幽幽的目光,硬着头皮说完最后一个字,“……嘛……”

    “你还知道你是从厨房来的?”兰青不顾她的反对擦去她脸上的炭灰,“私自探查灵山最重刑罚可定死罪,你知道么?”

    佟锦没敢搭腔,低着头装傻。

    “还敢恶人先告状?”兰青冷声一哼,擦到佟锦的双手,听到她的抽气声眉头一拧,硬是把她的手由袖中拉出来,强行打开。

    佟锦这双手,做过什么?以前就不用说了,根本连绣花针都懒得拿,这半年来因负责起厨房的事务,手掌便没有以往那么细嫩,不过她也注重保养,总不会太差。可现在,她的手心指腹上都布着一层薄茧,掌内又生了许多水泡,水莹莹光亮亮,看样子就是新磨的。

    余下的斥责,便全都和着浓浓的酸意,咽回到兰青肚子里。

    她想走,他是知道的。所以刚刚在见到她的一瞬间,他就明白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她是冲动不假,但绝非不知轻重,她乔装来到这里必然不易,又怎会随意与人起了冲突,对方还是一个一看便知身份特殊的官家小姐?她就不怕让人捉回去,暴露一切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巴不得把事情闹大,那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被人发现,护山军隶属皇上直接管辖,总统领是拥有直接上书权的,们这行人,一个过气公主、一个过气精英、一个过气武尊,哪个都和皇室脱不开关系,要是被总统护发现他们的存在,必然会上报皇上,那么说不定,皇上就会将他们召回京城。

    这又是她的自作主张,所以他十分恼怒!

    可现在他又觉得,他决定留下,又何尝不是自作主张?这两个多月来,他一心参详功法,根本没理会过她丝毫的想法,更从没去关心过,她这段时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权叔重病在身无法做工,为了可以在厨房安心立足,她势必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把权叔的那份差事兼顾才行。

    放轻力道,捧着她的手看了又看,兰青轻抿了唇,拉她到窗边去。

    他寻了一枚缝衣针,放在烛上烧炙一会,看她紧皱着一张面孔不敢睁眼,他手上动作不由放得更轻,小心地挑开那些水泡,最后替她上了些采石场里常见的伤药,以布条包裹得严严实实。

    “我一会回去还得推车呢。”佟锦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又牺牲不了色相,讨不到便宜……”

    “我替你推回去。”兰青垂着头靠过来,“柳姑娘是东区统护的女儿,名唤柳如眉,她自幼受了些刺激,很难与人正常交流。上个月,她随柳统护过来巡视,被一个不知情的工匠撞到,受了很大的惊吓,我正巧经过,便让那工匠离开,也不知为何……那日后她对我便另眼相待,连带着柳统护也对我关照有加。”

    他主动的态度让佟锦看他一眼,硬是敛回险些忍不住就要翘起的双唇。

    “还真让我说着了?”她低下头,“那个柳如眉……虽看不清样子,但身姿柔美,想来也是个难得美人……”

    话音未落,唇上已被人轻啄了一下。

    佟锦又盯着包得像熊掌似的两只手,“如眉姑娘的双手也定然不会像我这样难看……”

    又是一个轻吻落下,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人也定然是温柔和善的……”

    “锦儿,”兰青轻笑,“待过了十月,我们就离开吧。”

    佟锦愣了愣。

    “不用等你神功大成了么?”

    兰青歉然道:“那要等到何年何月?以前我只会说你,却不知我也是这样的人。不过近日我参悟到一个新的法门,总想试试,所以我们过了十月再走,行么?”

    佟锦用力地点点头。

    “我不是一定要走。”她抱住他的腰,“只是见不到你,不能和你说话,又听见人家说你时常有美相伴,我不开心而己。”她说着放软声音,身子的重量倚过去大半,“要是我能时时刻刻待在你的身边,谁管你在哪里……”

    甜暖诱人的情话,让兰青的身子都酥了半边,揽着她的腰,手上力道渐渐加重。

    “我真的没时间了。”佟锦突然甩开他,大步便朝门口走去,“不是说要帮我推车么?快走吧。”

    佟锦率先开了房门出来,兰青则在屋内又逗留了一会,这才面带薄红地跟着出来。

    “少得意。”他压着声音,“等我们出去的……”

    佟锦笑得贼贼的,她就等着,怎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