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54.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1章 失踪
    兰青眉梢微动,有人大声笑道:“你大概还不知道,你那在大厨房的娘子,知道你颇受柳大小姐关照,便向柳协领要了笔银子,声称与你断了夫妻关系,然后带着她伯父走了。何执笔,你可当真艳福不浅啊!”

    这样的事兰青自然是不信的,不过想一想,又有些拿不准,谁知道佟锦的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她的烂主意多到数不完,也不知道是不是又玩了什么她自认为得意的计谋。

    出了这样的传言,兰青一定要到大厨房去看一看,不想到了大厨房,竟然真的人去屋空,接待他的胖大嫂一脸愧色,好像是她唆使佟锦“卖”了他一样。

    兰青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从胖大嫂的叙述中,知道是柳战先找上的佟锦,心里便有了八成的谱。想来是柳战提出了一些让她离开的条件,而她同意了。

    这必然是权宜之计,可兰青担心的是,他们离开之后,要如何再与他取得联系?云继海在外盯得很紧,他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稍有不慎,便可遭不测!

    如此一来,兰青更静不下心来参悟心法了,他想着是不是该出去找他们,又担心随意出去与他们失散,一时间,心思比以前乱得更甚。

    如此过了两天,兰青的心思一直定不下来,倒是柳如眉来了两回,都被他挡在门外,过了半日柳战便传过话来,让他晚上到别院去谈话。

    兰青简直有点哭笑不得,以前他是人见人嫌,就连最初平安王妃打算与佟家联姻,想求个庶女都求不来,如今却是佳人自动投怀,而他在意的那个人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觉得自己应该与柳战恳谈一次,不仅是为了柳如眉,更因为柳战武技不俗,并不像其他将领一样倦怠松懈,每日必会苦修灵力,这样的人,胸中必有抱负!留在灵山实在埋没了他。如果可以,他希望柳战可以奔赴边关上阵杀敌,也不负他刻苦的修习。

    眼见天色不早,兰青替自己收整了一番,正要出门的时候,门外传来急迫的唤声,“大郎……何大郎……”

    听起来像是胖大嫂的声音,兰青连忙过去开门,胖大嫂见了他眼圈顿时红了,“大郎,你可挺住……”

    兰青皱了皱眉,胖大嫂是厨娘身份,若无急事,是不可能被获准来到这里的,急忙问道:“到底怎么了?”

    胖大嫂摇摇头,“你听嫂子说,可别着急,那样没有情义的女人,没了也就没了。”

    兰青脸色陡然一变,“你说谁没了?”

    胖大嫂道:“就是你先前的娘子,她拿了柳协柳一大笔银子离开后就回了村里,昨天我侄女过来探我,说……说郑阿水家前两日起了一场大火,房子都烧塌了,没人逃出来……”

    闻言,兰青霎时间手脚冰凉,胖大嫂的声音在耳边也变得飘飘忽忽的听不真切。

    “……村里所有人都出去救,可火势太大,最后只抢出一具看不清样子的尸首,是男的,想来是郑大伯,至于你那没良心的娘子,该是早烧成了灰了。我寻思着虽然金娘不要了你,可你们总算夫妻一场,还是该来告诉你一声的好。”

    兰青许久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他的喉节动了又动,总是无法开口,前一场大火还历历在目,第二场大火便接踵而来,是巧合吗?天下间,哪会有这样的巧合!

    “那具尸首……”兰青抿了下干涸的双唇,“在什么地方?只……发现了一具尸首,是吗?”

    胖大嫂点点头,“的确只发现了一具尸首,其他的事我也不清楚了。”

    兰青艰难地点了一下头,“有劳了……我……”半晌,他也没想到接下去要说的话。

    胖大嫂同情地看着他,“不然你还是请几天假回去看看,毕竟夫妻一场……”

    兰青也不知道自己最后应没应下胖大嫂的话,回过神的时候,他仍站在门口,门外天色已暗。

    手心传来阵阵刺痛,兰青没有查看,只是紧握了一下颤抖的手,而后不带任何神情地踏出门去。

    月上树梢之时,兰青来到柳战的别院之前,门口站着两个守卫,见了兰青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并未阻拦放他进去。

    兰青进了院门,入眼便是宽敞的庭院,一个矫捷的身影在月光下辗转腾挪,他穿着沉厚的铠甲依然身轻如燕,铠甲随着他的武动发出阵阵金铁相磨之声,正是柳战!

    柳战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质朴无华,看似粗犷,却又给人以大巧不工之感,兰青凝神细看,越发觉得,柳战是一名难得的武将胚子,留在这里,实在是屈材!

    柳战待兰青看了一会,突然飞身过来,双掌瞬时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样气息,毫无预警地朝兰青袭来!

    兰青体内无法蓄聚灵力,如此一招,根本避无可避!可他也不见丝毫慌乱,手掌一翻,一股青色灵力自他指尖瞬间汇起,随着他甩出的动作,灵力以刀刃之状电光一般朝柳战的双手斩去!

    柳战忙不迭的后退,直退了几步,才面带骇然地抬起头来,“你到底是谁?”

    飞斩过来的灵力并不强大,可除了灵药师制药时会使灵力有短暂脱手现象之外,柳战还没见过灵力呈攻击状态脱手,这是要何等阶段的人才能做到?纵然是被喻为大周第一高手的永兴帝,要达到这一境界也是十分吃力之事!

    “你,究竟是谁!”

    兰青并不着急回答他这个问题,反问道:“郑阿水家失火一事,柳协领可知情?”

    柳战轻哼一声,“给你送信的厨娘,便是我让她去的,只是我没想到,你听到这个消息后会这么冷静。你刚刚看我练武时的专注,若非同为武者,决非能表现出来,所以我才会出手相试。”

    兰青点头道:“我想也是,你既拿了钱给他们,便不会多此一举,再下杀手。”

    柳战的面色更沉,“你似乎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早晚你会知道。”兰青说着转身朝门口走去,“我现在要离开灵山,需要你的帮忙。”

    他自信的样子让柳战十分不悦,“你怎知道我会答应?就凭你刚刚耍的把戏?是不是戏法也不得而知!”

    兰青停下,微侧回头,“我之所以断定你会答应,是知道你有多么爱护自己的妹妹!”

    柳战脸色猛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协领不是蠢人,何必什么话都说得这么清楚?”兰青面无表情,虽无恶形,但看起来很是带了些决然的意味,“我娘子和老师是因为你才会遭此大劫,你最好祈祷他们平安无事,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报复你。现在我要出去,你和我一起去。”

    柳战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如此几次下来,他的面色已因气愤而血红一片。

    兰青仍是那漠漠的样子,“如何?”

    柳战猛一甩手,大步超越兰青率先走出别院,朝左右大吼一声,“备马!”

    两匹骏马趁着月色一路急奔,通过重重关卡,终于驶离了灵山的范围。

    “多亏你父亲的令牌。”灵山之外,兰青轻拉马缰,“现在带我去郑阿水所在的那个村子。”

    柳战气到脸色铁青,“我妹妹到底在哪里!”

    兰青轻哼,面现一丝讥嘲之色,“我也想知道我娘子到底在哪里!听懂了吗?现在,带我去!”

    柳战一口钢牙咬了又咬,终是不敢拿妹妹的性命做赌注,甩鞭朝马背打去,如箭一般离弦而去!

    兰青紧随其后,仅过了一个时辰,一个村庄的模糊轮廓便在月下现了出来。

    “那里便是!你现在可以说出我妹妹的下落了?”柳战紧拉马缰,执意不肯再走,回眼一望,却是怔了怔。

    兰青苍白的脸上带着微微的茫然,眼底闪动的,竟像是无尽的恐惧,捉着马缰的一双手更是挣得指节泛白,不带一丝血色。

    “柳姑娘……一直在她应该在的地方……”兰青缓了缓,刚刚的脆弱茫然尽数消失,似乎一切都只是柳战短暂的错觉,“我没有挟持她。”他淡淡地说完,朝柳战道:“柳协领一身武技,留在灵山实属暴殄天物,若柳协领有意前赴边关效力,可入京去平安王府寻求平安王相助,平安王一脉虽已落没,但举荐个人,皇上还是会允的。”

    听他说完,柳战想了想,一双眼睛骤然圆睁!“你是……”

    兰青却已扬鞭策马,朝着那不知名的村落绝尘而去。

    柳战拎着马缰在原地转了又转,最终狠下心来,拍马赶上兰青。

    “这里的情况你不熟悉,还是由我带路吧!”

    兰青虽有意外,但没有拒绝,任他超越自己一马当先地进了村子。

    进了村子,二人的马速便慢了下来,兰青依着记忆找到当初居住的屋子,一见之下,心中冰凉一片。

    满院的焦木败瓦,断桓残壁,在清冷的月光映照下更显绝望与萧瑟,原本的房屋如今已是移为平地,院内的任何东西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可想而知,这场火到底烧了多大!

    “我猜想你大概会想过来认人,便没让村长将找到的尸首下葬,回报过来的消息是停在村口的一处空屋里,要不要去看看?”再次面对兰青,柳战的语气中少了些信心十足的自满,多了些不易察觉的沉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