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5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3章 传递

第193章 传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搬到这个小院已有近半年的时间了,这半年来,她一步也没有离开过这个院落,院子精巧雅致,冬雪夏花,无不赏心悦目,可看在她的眼中,与那枯枝败叶、腐土污泥,并无差别。

    慎王为何还不放弃呢?难道他不知道,就算他有十个身具圣灵真气的继承人,永兴帝也绝不会传位给他么?他在永兴帝心中,或许曾有过可与太子争锋的地位,但时机稍纵即逝,从前他没能改变永兴帝的想法,以后,便再无机会了!

    人心不足,已可概括一切。

    伸手轻抚自己的腹部,佟锦闭起双眼,缓缓地舒了口气。

    佟锦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能从慎王每月前来以及自丫头口中听到的只言片语来推断自己距京城不远,她无时无刻不希望兰青会找到她,可她也知道,这只是她的一个梦想,她在这里,没人知情,就算兰青看到了那块布片,以慎王之能,也绝对可以把她藏到最隐密的地方。

    不过,慎王并不阻止丫头告诉她一些关于兰青的信息,比如说兰青功力已复重回京城,比如说他征战四方立下赫赫军功,比如说他倍受皇上赏识有意下嫁公主,还比如……他除了在刚回京时失落了一阵子外,再无其他举动,报至御前,也只说她丧生火海之中。

    佟锦知道慎王告诉她这些,是想让她死心,是想让她放弃离开的希望,是想让她安心地生下这个孩子,甚至是第二个、第三个。但她不信,兰青必然不会相信她就此死去,他一定在偷偷追查她的下落,所以,她纵然表面顺从,心里却无时无刻地不在想着逃走的方法,就算不能逃走,也要千方百计地传递消息出去,让兰青知道自己的所在。

    “夫人还是进屋去歇歇吧。”丫头红玉上前轻扶住她的手臂,“夫人就快临盆了,还是少吹风的好。”

    佟锦点点头,转身朝房间走去,又问:“前两天说的事,王爷答应了吗?”

    红玉道:“王爷说夫人身子不便,不宜去放风筝,夫人要是实在喜欢,不妨先让人做着,等将来夫人生产完,就能去了。”

    佟锦淡淡地笑了一下,“你们王爷也未免太过小心了,罢了,不放就不放,只是辜负了这大好的春风。”

    红玉抿抿唇,没有接话。

    佟锦也沉默下去,安静地回到房间休息。

    这段时间以来,她想方设计地要传些消息出去,从收集迎春到去清源寺求取算经,所有的办法,她能想到的一切可以证明自己存在的方法,她全都想过了,可慎王真不愧他的封号,谨慎至极!一些事他拒绝了,还有一些事他应下了,却再也没有下文。

    一觉醒来,佟锦身上还是懒得厉害,正打算再躺一会,外间的红玉已听到声间,进了内屋。

    “夫人,王爷来了。”

    佟锦转向窗外看了看天色,“居然这么早?”

    红玉笑笑,扶她起来,替她略作梳洗。

    “王爷倒是越来越清闲了。”出了内室,佟锦便见外间屋八仙桌旁坐着的颀长身影,强捺心中的不适,轻轻地道。

    慎王抬起头来,目光先落至她的腹间,轻笑了一下,“这得多亏兰青,近来他在边关频频大捷,父皇龙心大悦,对其他臣子也都宽厚了不少。”

    听他提起兰青,佟锦眼都不眨,“哦?他又上战场了?”

    慎王笑道:“是啊,现在‘圣朝双英’的名头响彻边关,赵明二军闻风即逃……太子果然闲德,竟得双英齐助。”

    他说话时一直笑容可掬,可佟锦却自他的眼底看到了无尽的冰冷与暴怒。

    “王爷何必生气?”佟锦慢慢走到慎王身旁坐下,“我倒不知道,兰青竟又投奔了太子?”她一直以为,他现在是为永兴帝所用。

    慎王冷哼一声,终是卸下了和善的笑容,“他从来都是太子的人,何来‘又投奔’之说?”

    佟锦讶然。

    “王爷竟不知道……”说到这里,她猛然停下,笑了笑,“罢了,王爷心思缜密,定然自有打算,我还是不要多说的好,以免又让王爷猜忌。”

    慎王定定地看着她,好一会,道:“你的确不应该屡次挑战我的耐心,你该明白,要你乖乖地为我生下继承人,我有得是办法,也大可不必对你如此礼遇,我这般待你,无非是念在往日的情谊,我们毕竟兄妹一场,我不愿把我们的关系弄得太僵。”

    佟锦垂目,心中暗笑,往日的情谊?他们之间,有这种东西吗?他之所以如此待她,无非是希望她可以心甘情愿地为他所用,继续为他生下具有圣灵血脉的继承人而己。

    “你刚刚的话,可以继续了。”慎王说道。

    佟锦没有拒绝,笑道:“兰青与太子间有着一个绝不可能解开的恩怨,兰青恨太子还来不及,怎会再帮他?我倒觉得,王爷大哥趁此机会,将兰青拉拢过来。”说罢,她将兰青如何失去灵力之事,原原本本地与慎王讲述了一遍。

    慎王越听越惊诧,最后腾然而起,“这是真的?”

    佟锦好整以暇,“王爷大可以认为我又在耍什么花样,我也不骗你,我的确难以忘情于他,所以不愿见到他迫不得已还得为仇人办事,与其如此,还不如投奔王爷,以兰青现在的实力,相信有他相助,王爷已得半璧江山!”

    慎王惊疑不定地望着佟锦,最后缓缓坐下,没有任何言语。

    “事实上。”佟锦说道:“这件事还是王爷身边的一个太监告诉兰青的,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直以为是王爷想要离间兰青与太子,才会故布疑阵,可后来自云继海处,兰青已知道了全部事实,所以刚刚见王爷竟不知道这件事,我才会觉得奇怪,难道那个透露消息的人,并不是王爷所派?”

    慎王的脸色渐沉下来,目光中仍透着怀疑,可神色间,已隐见怒意,忽地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佟锦慢慢地舒出一口气,又叫来红玉,“我饿了,置饭吧。”

    今天是个意外的收获,慎王本意在试探她,才会有意透露出兰青的消息,却不想终于让她找到了机会。

    兰青与太子不和,这个消息对慎王来说无比重要,她就不信,慎王忍得住不去调查此事,甚至,不去拉拢兰青!

    而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太子与云继海自然不会主动泄露秘密,那么慎王的消息来源,便可成为兰青的找寻线索!等了这么久,她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

    佟锦心中压抑不住的激动,可面上还得保持往日的平和,吃饭睡觉,不敢露出半点异样。

    佟锦心有所盼,每日都从希望中醒来,可又每每自失望中入睡,自她与慎王谈过之后,已过了整月,慎王没再来过,而她,也仍被困在这里。

    身子越发的惫懒了,佟锦临产在即,院子里的大夫稳婆一下子添了不少,还有几个老嬷嬷,据说是助她产后复健,以便可以更快地生下第二胎而准备的。

    一想到兰青很可能在她生产前找不到她,而她也将继续面临更可怕的事情,佟锦的心情便没有一日安稳。

    与她的心情形成反差的,是她的肚子,她每天急得要命,可她的肚子却异常安稳,已进了四月,还是悄无声息地,没有一点要发动的迹像。

    这可急坏了院子里的大夫,他们是得了死命的,务必得让佟锦在限定的时间生产,因为慎王府内已寻了两个与她月份相同的产妇,昨日报来的消息,其中一个已然生产,剩下另一个,已被严密地看护起来,只等佟锦生产完毕,便将孩子带入慎王府,偷龙转凤。可佟锦迟迟不生,势必给计划带来延误。

    “夫人,可有什么感觉?”一名大夫小心翼翼地为佟锦施针,希望可以刺激生产。

    佟锦百般不愿,却也没有办法,神情木然地摇着头,无论大夫问什么,只是摇头。

    “再这样下去,只能用药了。”大夫叹了一声,看着佟锦微现紧张的神色,道:“夫人,再不用药,胎儿也会有所不测。”

    佟锦闻言面色一白,急道:“那快用药,决不能让孩子出事!”

    几个大夫一互视一眼,转身聚到一处低声商议,正在这时,只听院然“轰”地一声巨响,所有人都被震了一下。

    佟锦觉得肚子猛地紧缩了一下,而后院外巨响接连不停,好像轰炸山石一般,声音竟朝她所在的院落渐渐逼近。

    佟锦万分紧张,猛地又想到一个可能,心中顿时升起无限希望,不顾腹中抽痛,起身便朝屋外跑去!

    丫头和大夫慌忙拦住她,此时红玉由外而入,惊慌急道:“快带夫人去秘道!”

    红玉是慎王的心腹,见她如此,佟锦哪还不知外面出了差错,更加不肯就范,发疯一般对周遭之人又抓又咬,用尽全身之力高喊一声,“兰青!”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